第八章 千金散尽……就没有了

    什么叫睁着眼睛说瞎话?来来来,我告诉你。

    三天后的黄昏,也就是我们进驻强弓镇弓箭手塔楼的第四天,塔楼铁门扎扎开启,告诉全城居民一个信息:遭到恶魔族劫持的强尼.法克大人安全得救!

    中央广场上人山人海,红旗招展锣鼓喧天,全城士兵换上白底、蓝色和天蓝色条纹相间的神圣狮鹫帝国专用礼服,手持鹫尾号排成整齐的方阵静候两旁。两米宽的红地毯从塔楼大门处延伸到广场尽头,那里用毛竹临时搭建起一个礼台,以蓝纱金绸装饰,台上高悬巨幅神圣狮鹫帝国旗帜,磅礴大气。德华.罗切斯特男爵大人在简.罗切斯特男爵夫人的陪同下扭立——大家知道,罗切斯特男爵大人有条腿不大方便——台中央,一天蓝色礼服仪表堂堂。

    我和瑞西紧随强尼.法克大人后,亦步亦趋踩着红地毯走向礼台,每走一步两侧士兵便举起鹫尾号鸣号示意,一路走来整个场面煞是壮观。两边是士兵们的表也好看的紧,站我们左边的对我们挑眉弄眼,嬉皮笑脸,站我们右边的则横眉冷对,怒目而视,让我不感叹……

    咳,文化水平低,感叹不出来,于是我扭头道:“瑞西,我想尿尿。”

    瑞西紧张的左右看看,低声道:“我也是……”

    都怪该死的大胡子老米,说你呢!别以为缩人堆里我就找不到,还笑!早上谁尽扔些汤汤水水上来,是你吧?我夹夹大腿,心下忿忿,今天一整天我们吃的都是诸如血燕银耳羹啊,蟹羹啊,三鲜木樨汤什么的,一点干货没有,你喂猫呢?

    大胡子老米不知道我正往他头顶倒狗血,笑的那叫一个灿烂,令我怀念起两位长着菊花脸的大人。

    两百来米的红地毯很快走到尽头,罗切斯特男爵大人首先拥抱了自己勇敢地侄子,并当场发表了**洋溢的讲话。大人表示,每一位从法克家走出的男儿都是正直的,勇敢的,百折不挠的,勇于斗争的,他作为强尼的长辈与有荣焉。

    大人指出,每一个强弓镇人都应该学习强尼.法克大人坚忍不拔的与恶魔——说到这里男爵大人的脸色似乎不太好——作斗争的优秀品质,为实现四个现代化做出应有的贡献。

    大人强调,人类与恶魔的战争是艰巨的、困难的、长期的、充满牺牲的,我们要把保家卫国放在第一位,卫国才能保家,他好我也好,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结束了对小强哥归来的烈欢迎,男爵大人望向我们,嘴角一扯露出满口大白牙,“噌”闪过一道耀眼的光芒,消失在牙缝中韭菜叶子上。我觉得尿意翻腾,虽然小强哥早和我们打了保票,保我们无事,可说是一回事,站在这位怒火中烧的父亲面前又是另一回事了。

    男爵大人风度翩翩道:“两位就是打~跑~万恶的魅姬,救~出~我侄儿的勇~士~吧?”大人断句不太准确,重音也读得很奇怪,实在不是一位贵族大人应有的风范啊。

    我摇摇头,小心赔笑道:“凑巧,嘿嘿,凑巧,我们也是……恰逢其会啊……”

    罗切斯特大人冷哼一声,被夫人隐蔽的在肋下一把掐,立即收拾表温柔道:“好,好,英雄出少年啊。我,德华.罗切斯特男爵,表彰汝等为强弓镇新十佳好少年,奖励金币十枚,还望你们再接再历,再创佳绩!”又压着嗓子森道:“你们明天就给我滚回去,这辈子别让我知道你们再出现在城里。”

    这就算放过我们了?我们长出一口气,连连点头,心说下次你请我也不来,开玩笑,下次万一把您老那只好腿也砸成粉碎骨折,只怕你夫人都要找我们拼命了。

    大庭广众之下,几位贵族大人和两个小平民演完一出样板戏,心怀怨恨的贵族大人拂袖离去,顺便将小强哥拖走面壁三个月,可怜的小强哥双脚被俩彪形大汉攥着,一边徒劳刨地一边大喊:“沃克!瑞西!别忘了给我介绍阿纳金大人!不然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声音渐渐远去,激起我们两鸡皮疙瘩。

    大人们走了,士兵们的活动却刚刚开始,华丽的仪仗服被系在腰间,袖子卷的老高,平端鹫尾号就像端着短枪,千把号人隔着一条红地毯互相僵持。广场外看闹的市民兴致勃勃,纷纷开出盘口郑重讨论今天哪帮人会占上风。我们被夹在中间不敢动弹,谁知道他们要干嘛,导火索的活计可不是那么好做的。

    “哈哈哈哈哈……”大胡子老米人未到声先至,作豪迈状上前一把扯住我们,“走走,我家小少爷对两位钦慕已久,可惜小少爷脱不开,今天就有我做东请二位好好玩玩。”

    好人呐,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呃,是救苦救难艾尔拉斯在上,送来好心肠大胡子老米一只,助我们脱离苦海。悄悄离开中央广场,我握着老米的手感动道:“这几天多亏你了。”

    老米爽朗道:“我老米别的不好说,就是对得起朋友,道上兄弟谁不叫我义气老米!”

    道上是哪?我暂时抛开这个问题,关心道:“老米,广场上不会出事吧?”

    “每天都要来一出,没事儿。这几天也就是阿黛尔小姐和大人不在,闹的凶些。”老米毫不在意。

    瑞西突然插嘴道:“沃克,我们去找哈特爷爷和阿纳金大人吧?”对啊,小强哥说他们会被阿黛尔小姐的侍卫报复,不知现在还活着么?我有点担忧。

    老米闻言大包大揽道:“都交给我了,我先安排你们住下,过会儿就把你们同伴找来。”

    我们依旧住回原来那家旅馆,老板对我们万分。他是个有生意头脑的人,小心灵通,知道因为我们的缘故强弓镇封城四天,导致客商们又滞留四天,使他家今年急弟上涨至少五个百分点,大喜之下依旧留给我们三个房间,同时提供水、三餐、卫生纸三进房服务——唯一遗憾的是在住客商对我们不怎么友善。

    解决完个人问题,享用过老板半价提供的烤羊排大餐,天才刚刚擦黑,我和瑞西正在房间里玩“用你的嘴捉住我的嘴”的游戏,就听大厅里响起熟悉的哀号。

    “小沃克!你这小王八羔子,给我滚出来!”中气十足的老哈特。

    “老板……先给点吃的……我们都三天没吃东西了……”说话这么低调一定是我们亲的英雄战旗执掌者阿纳金.穿越者大人。

    “哈哈哈哈哈……老板,好吃的尽管上,都记在我账上。”豪迈的大胡子老米。

    到了大厅,入目所及令我们大吃一惊——俩老头浑**,只披一顶泛黄的白亚麻斗篷蹲在椅子上,各捧一碗玉米面糊糊往嘴里倒,神奇的是村长大人居然还能唱歌:“手捧着面糊糊……菜里没有一滴油……”老米还在一旁劝解:“今天只能吃这些,不然会吃坏胃的。”

    看来两人除了被扰之外倒是没受什么虐待,不过我依旧满怀愧疚——你知道我是个敬老尊贤的人,当下不安道:“阿纳金大人,村长大人,都是我们连累了你们……”

    俩老头茫然抬头,作弱智状,让我顿时觉得自己智商不太够用,莫非我说的话他们听不懂?

    半晌,老头干涩道:“小沃克啊,有件事你得有心理准备,你的装备大概……可能……也许……说不定……”

    “没了就没了吧,”我安慰可怜的老头,“被人抢走也是没办法的事。”瑞西帮老头捏起肩膀,用实际行动表示内疚。

    “啊?啊!她们就是在抢劫!”神奇老头闻言义愤填膺,“我又不是第一次去了,我知道行!你们给我评评理,两天八十个金币,这不是抢劫是什么!”

    阿纳金大人也嗯嗯啊啊补充道:“我也就是去见识一下,据说别的穿越者在那种地方都会碰上好事,哪想到能花这么多……”

    义气老米这时也为难道:“沃克老弟,不是我不帮忙,实在是没那么多钱……一会儿他们就来要账,这五个金币就当友支援了……”说着摸啊摸啊摸出五枚金币。

    我们越听越糊涂,他们和我们说的怎么不像一回事?瑞西不疑惑道:“阿黛尔小姐敲诈你们这么多?”

    “如果是阿黛尔小姐下手倒好办了,男爵大人都不追究,他们没那么大胆。”老米苦笑,“他们欠的是……卖钱……”

    “咚!”瑞西手一哆嗦,神奇老头嵌进墙壁。

    原来进城第一天晚上,色老头哈特耐不住寂寞,揣着二十个金币潜入强弓镇最大的青楼找乐子,阿纳金大人纠结一晚后第二天一早也追随先烈的脚步踏上征程——据大人说他们穿越者家族成员在青楼、饭店、拍卖场、奴隶市场等场所必然有好事发生,他只是去实践一番。既然是强弓镇最大的青楼,收费可想而知,两人醉生梦死两天两夜才发现已然消费整整八十金币……于是被扒光了衣服扔进地下室做苦力,反而幸运躲过阿黛尔侍卫的满城搜捕,是福是祸嘛,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除了苦笑,我们还能怎么办?瑞西数了数上家产,城外盗贼那儿“缴获”的、剿灭盗贼奖励的、卖洗衣杵所得的、男爵大人奖励的,扣去这几天住店吃饭所用,一共还剩四十七金币六十银币二千零二十一铜币,合辙金币五十五点零二一枚,加上老米支援的五金币和老头原来带着的二十金币,还清欠款后我们还剩……二十一个铜板。

    “还有的剩嘛~哈哈哈~”老头恬不知耻乐道。

    我强忍心中悲痛,诚恳道:“老米你放心,我一定努力赚钱还你。”

    老米佯怒道:“和我义气老米还说什么还钱!好歹我也是法克家族的汉子!”

    我和瑞西肃然起敬:“敢问您是……”

    “我是法克少爷的远方堂叔,米.法克!”大胡子满脸自豪。

    “你叫米.法克!”我再次重申,我们从来不骂人……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者出来了别害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