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上好的精铁洗衣杵谁买?

    “哇哦!”瑞西惊呼,她被强弓镇大大小小的石砖楼房震惊了。Www.

    “哇塞!”我流口水,我被街两旁零零落落的小吃摊子惑了。

    “哇呜!”老头心痛,为我们在城门口上交的四个铜板进城费默哀。

    “哇哇!”阿纳金大人为什么哀号我就不清楚了,只听他不时念叨:“水泥砖,靠……卫生纸,靠……银行,靠……休闲会所?!靠……我啊!怎么连茶馆和说书的都有?老天……你让我怎么赚钱……”

    我顺着大人的目光看去,笑道:“大人,这人说的是一位叫唐纳森的僧侣受光明之龙感召成为英雄战旗执掌者之后,带领他的三位弟子去西方法师国学习魔法的故事,据说现在我国的魔法师学习的魔法都是唐纳森大人传播回来的。这个故事很有名,大人要不要去听听?”

    正说着,说书人说完一段,开唱段尾曲:“独角兽,蹄朝西,颠簸唐纳森,小跑三兄弟……”一时阿纳金大人内牛满面……

    眼看时间不早,我们随便找了家看起来比较精致——俺今天是有钱人——的旅馆投宿。为大人亲兵的我当仁不让而出道:“老板,要三个……咳,要四个房间。”这么好的机会,我居然不能和小瑞西同处一室……呜呜……

    谁知旅馆老板愁眉苦脸道:“实在抱歉各位,最近镇外盗贼猖獗,很多来往客商不敢出城,小店只剩下三个房间了。”

    我登时大喜道:“真是太……遗憾啦,那就三个房间吧。阿纳金大人,村长大人,你们看?”故意漏过瑞西的意见,小女孩脸皮薄,可以原谅嘛~

    大人无所谓的点点头,老头则要先弄清楚一些实质的问题:“一间房一天多少钱?”

    “不贵,真的不贵,一天五银币。”中年发福的老板谄笑道。

    “五银币!你怎么不去抢?”这下不止老哈特,我们四个一起大怒。

    老板搓手道:“问题是,抢没这来钱快啊……”

    最终我们还是屈服了,老板说的没错,最近城里旅馆那叫一个火爆,幸好盗贼已经被瑞西剿灭,明天客商们应该陆续离开了。

    夜半无人私语时,我嘿嘿笑道:“小瑞西,来,让哥哥我亲一个。”

    瑞西扭捏道:“不要嘛,我们还没结婚呢……”

    看着神力无敌瑞丝特在我面前软弱的样子,我不大发:“桀桀桀桀,小妞,今天你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咚!”一尺半长三十公分粗的洗衣杵正正捣在中央,穿过单褥子板直接插近地板里。瑞西羞答答道:“你睡那边,不准过来。”

    我嘴唇,觉得腿有些发软,于是一夜无话。

    清早,我顶着黑眼圈和瑞西坐在旅馆大厅吃早饭。听老板说村长大人昨天晚上就出去了,没在旅馆住,这让我感动不已,连觉都不睡帮我去张罗装备,我以前是不是误会他的人品了?而阿纳金大人起的比我们还早,天没亮也跑出去了。英雄战旗执掌者阿纳金.穿越者大人的份对我们而言毕竟有些距离,人家刚来那会儿还穿着贵族的服饰呢——虽然只是睡衣,连鞋都没有,所以大人要去干什么实在不是我们这种小人物能够过问的。

    看着来来往往的客商我们心痒难耐,丰盛的早餐吃在嘴里味同嚼蜡,街上还有更好吃的不是?几口吃完一抹嘴逛街去者!

    “瑞西,我要吃这个!”我伸手轻轻一指,瑞西立刻挤开人群,抗回二十笼香菇鸡包。

    “这个也要。”我又一指,瑞西分开人流抱回四十个炸糯米糕。

    “还有这个。”瑞西拎回六十个小粽。

    “这个这个这个……”我们一边吃一边听人高谈街头趣闻,胃口大开,林林总总又买了共计八十个糖油饼、一百个煎蛋、一百二十个煎饺。从此以后哥再没有出现在这条小吃街上,但强弓镇小吃街永远留下了哥的传说……

    刚走出小吃街,我们正吃得高兴呢,就见远远飞来个包的影,没等我们反应过来已经“砰”一摔在地上。这声“砰”好熟悉啊,我和瑞西对视一眼,到底在哪里听见过呢?

    空降男艰难的撑起子,茫然问道:“劳驾,这是哪?”

    “法克!”咳咳,我们真的不是在骂人,因为这位天外飞仙先生居然就是强弓镇镇长罗切斯特男爵大人的侄子,强尼.法克,不过这时的他没穿“白袍银盔”小将装,难怪我们没想起来。拥有如此强悍背景的法克大人竟在自己的地盘上被人搞得这么狼狈,绝对是年度十大新闻之一。

    刚才他那声“劳驾”让我们对其好感大增——昨天的十金币也不无作用,说不得就得管管这闲事了。谁料街边小贩们动作更快,呼啦啦一堆人涌到侄子大人周围作义愤填膺状:“保护大人!”

    “谁敢动强尼大人一根指头,我猪冉第一个不放过他!”猪贩子冉.阿让嗓门最大,力压群雄。

    “兰斯,皮吉,带人防守东面和南面,阿劳拉,汉克,带人防守西面和北面,我来组成头部!”小吃街小贩联合会主席吉斯颇有威望,几下将乌合之众们组织起来,井井有条——我和瑞西差点被“不明真相”的“心群众”挤到街旁店里去。

    街头脚步声响起,出现一群衣着华贵的侍卫模样人物,打头一位贵族小姐,俊脸威严凌厉,端的也是虎背熊腰一表人才,光看神与强尼大人有五分相似。

    顿时满街冷场,不知谁一声发喊:“是阿黛尔小姐!”忠心耿耿的小贩们纷纷施展祖传绝技瞬移、瞬步、顺口溜,转眼消失得无影无踪,空旷的大街上只剩下强尼.法克,阿黛尔小姐一众和我们两个闲人。

    这位阿黛尔小姐我们是知道的,她父亲和继母的传说曾在强弓镇广袤的土地上广为流传。阿黛尔小姐的父亲就是我们伟大的强弓镇镇长德华.罗切斯特男爵大人,男爵大人早年丧妻,人到中年看上了自家的家庭教师简小姐打算续弦。不料简小姐是个有主见的人,放下一句“人生而平等”离家出走。直到某天罗切斯特领主府失火,男爵大人在火灾中瞎了一只眼,残了一条腿,简小姐才施施然跑回来心安理得的当起了男爵夫人。老百姓大多为男爵夫人的行为拍手叫好,还有人专门为男爵夫人写了本小说以纪念之,也有心理暗的猜测男爵夫人是位懂得预言书的强大巫师,预测到庄园要失火先一步跑出去避难,至于真相为何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简.罗切斯特夫人带过来一个小孩,是她亲姐姐的遗腹子,就是强尼.法克大人,强尼的父亲据说也死在十四年前那场大战中。阿黛尔则是男爵大人前妻所生,所以和强尼从来不对付,两人明争暗斗十多年,报销的家丁、狗腿子只能用“打”来计数。这不,估计今天强尼.法克大人早上出门没带侍卫,被阿黛尔小姐逮住了吧。

    “我们帮忙不?”瑞西是个心肠的姑娘,敢于与恶势力作斗争,见可怜的强尼落难于心不忍。

    我咬咬牙道:“帮,瑞西,下手悠着点,别打坏了人。”对面不过十几个侍卫,这点人数上的差距我还不放在眼里,瑞西绑住两只手都能解决,关键对方是镇长的女儿,动静大了我们就得交代在这儿了。

    瑞西给我个了解的眼神,走到法克大人前挽起袖子抽出一尺半场三十公分粗的精铁洗衣杵喝道:“上好的精铁洗衣杵,十二个金币,谁买?”

    谁说瑞西没脑子?谁说的?她占着马路中间子一堵,谁都绕不过她伟岸的躯,而且她只是在推销她的洗衣杵而已,这样一来对方要不就先动手,背个袭击无辜市民的恶名,要不就花十二金币买下她的洗衣杵,这事儿哪个没脑子的肯干?

    对面侍卫们如临大敌,连忙亮出手中兵器——那种一个手指头粗细头上还顶个圆球球的花剑——又连忙缩了回去,这玩意戳人对面那位估计不带疼的。阿黛尔小姐勃然大怒,上前也亮出利器喝道:“我买!”

    果然是利器!十二枚金币在阿黛尔小姐手中熠熠生辉,还真有这么没脑子的……倒是瑞西不知怎么往下接了。

    我扶着法克大人在背后悄悄道:“卖了,多数会儿钱。”

    瑞西心领神会,一把抓过金币:“嗯……您看,这块金币上的花纹不太清晰啊,这块也是。呀?这块缺了个角?这还有这块,怎么徽章不是狮鹫是只大老鹰?”

    阿黛尔小姐咬牙切齿忍无可忍,再亮利器:“再加十二金币……”

    二十四枚金币的巨款砸下来,不要说我了,就连瑞西都差点忘了自己姓什么,仰天长啸道:“哇~哈哈哈哈哈~痛快,真是痛快!”眉开眼笑收起金币(这个步骤不能省略)递过洗衣杵……

    “当!”“啊!……”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者出来了别害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