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我是亲兵

    最近十几年神圣狮鹫帝国算得上歌舞升平,加上我们强弓镇地处帝国腹地,周围十里八村的村民谁也没见过真正的亡灵。见过恶魔的倒不少,十四年前那场大战大家都还记忆犹新,基本上每个村子都有那么几家人的顶梁柱死在恶魔手下。照理说大家对恶魔的惧怕应该远比亡灵高,可事实是恶魔族在十几年前那场仗中打得太烂了,半年不到就被撵的差点丢掉老窝卡勒贝斯,最后好不容易施展谋害死阿历克斯陛下又被赶到的龙骑士先知蒂耶鲁大人虐的差点灭族,要不是第七龙当年在谢戈尔的封印工程没搞好,路况实在不行(就是恶魔几乎出不来,我们也几乎不进去),现如今恶魔族也得享受濒危珍稀动物待遇。因此大人们在吓唬小孩子的时候往往会说:“小王八羔子,再闹!再闹就让僵尸出来把你吃掉!”

    幸好慈祥或者说扮红脸的妈妈总会温柔安慰道:“老王八羔子,有你这么骂儿子的嘛!宝宝乖,僵尸在地底下呢,僵尸出不来,妈妈给你蒸鸡蛋糕。”

    小孩子一茬换一茬,曾经的小孩子变成大人后继续用这种方式教育继往开来的小孩子们,也造成了一代又一代人的心里影,认为会“出来”的“亡灵”是很可怕的,最起码会吃掉我,像我这样只有老哈特骂没有妈妈安慰的小孩受害尤其严重,于是在语无伦次之下冒出这样一句。

    显然瑞西也是受害者,浑一哆嗦贴到我背后,像一只瑟瑟发抖的小猫。请原谅我词汇的匮乏,因为我实在想不出一个貌似泰坦巨人的剽悍女子缩在你背后寻求保护的样子——说实话效果也不好,瑞西足足高我大半个头,再怎么缩也掩盖不了她伟岸的躯。

    英雄战旗真不愧被称为“亚莎的恩赐”,能给执掌者强大的力量,就这么一会儿对面溺水男穿越者大人居然撑着战旗颤颤巍巍地站起来了。他把脸皱成包子褶状——后来我才知道大人这是在微笑——道:“这是哪?”

    发现这个名叫穿越者的将军大人貌似没有吃我们的想法,反而有那么一点扮小丑逗我们乐的感觉,我定定心神道:“珐玛村”。

    将军大人点点头,继续皱脸道:“能给我介绍一下这里的基本况么?”

    看到将军大人对我们这些小农民这么有礼貌,我和瑞西胆子渐渐大了起来。瑞西直腰板俯看着大人——将军大人实在是太矮了——道:“过去一点是麦德村,再过去是艾迪村,再过去是塞文村,再过去是雷欧村,再过去是艾斯村,再过去是……”

    “咳咳,”大人打断心的瑞西,“很抱歉,呃……我想我好像失去了点记忆,对这个世界有点搞不清状况,所以请你们说一说这个世界的况,而不是给我指路。”

    这个世界?瑞西很茫然,我也很茫然,从小到大我最远只到过一次强弓镇,瑞西还不如我呢,我们哪里知道什么世界?我犹豫道:“大人,这个世界……叫强弓镇,我们离镇子……呃……世界的中心有一百多里地,走上一天才能到……”

    将军大人可能有点不高兴,他的脸色有点发青的迹象,握住旗杆的手上青筋暴起,所以我识趣地不再说话。大人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道:“这块大陆叫什么?”

    我们茫然摇头,听都没听过。

    “大陆上有多少国家?”

    我们继续茫然摇头,要不是十四年前国王的军队来征兵,我们甚至不会知道原来我们的国家叫神圣狮鹫帝国,我们的国王叫阿历克斯。

    “有多少种族?”

    茫然摇头。

    “有多少职业?”

    摇头。

    “……”

    ……

    大人终于暴跳如雷,包子褶瞬间变成一朵盛开的烂菊花:“别人穿越随便遇到一个老农民都会告诉他这里是XX大陆是个剑与魔法的世界有X个国家X个种族X个职业X个级别XX特点XX美女怎么我就碰上你们这两个傻大个!你们到底知道什么!”

    见到这一幕我和瑞西同时大喜,我喜是听大人说“老农民”而想到我心目中神奇的老哈特,估计他知道大人的答案;瑞西则是看到大人袖口滑下来一条半尺多长的鲫鱼,喜滋滋地跑过去捡起来抱在怀里。

    这时大人突然愣住了,盯住瑞西使劲看了好久,脸上表十分莫测,好像每年天我们搅的那个肥料缸里发过酵的大便。

    “嘶……你是女的?”大人干涩道。

    感将军大人是个近视眼?看着局促不安的瑞西我当仁不让跨前一步为她辩护:“大人,瑞西是全世界最漂亮的女孩。”

    大人看看瑞西的脸蛋,点点头,再看看她的板,终于抱住旗杆嚎啕大哭起来:“妈妈……我想回家……”

    虽然听不懂伟大的将军大人到底在说什么,显然他的见识是我们远远比不上的,我们还是把又一个被强壮的瑞西刺激成悲剧的大人领回村子,在我们看来这种况由村长出面应该比较合适。嗯,老哈特是一个见过世面的神奇的老头。

    夜幕开始慢慢降下,神奇老头与将军大人蹲在从麦德村嫁过来的珍妮寡妇家院子外,各捧一碗米糊糊吸得呼呼作响,嘴里还不停嘀咕着什么。大人好像越来越沮丧,老哈特则心很不错的样子,不时朝珍妮家院子里吹一个响亮的唿哨,然后乐的老脸皱如菊花,倒是和将军大人相映成趣。不想从天而降一滩污水,浇得萎缩二人组满头满脸,乐极生悲的村长大人愕然看着手里大半碗混杂着污水的米糊糊,酝酿好久扭头看向我,一声“小沃克”叫的那叫一个**。

    我赶忙把自己的晚餐一股脑倒进嘴里,开玩笑,那盆水又不是我泼的,有本事你找珍妮阿姨去啊,趁小瑞西回家去了又想抢我的晚餐?

    沉思不已的将军大人好像还没清醒过来,一口一口轻轻松松把刚刚还是半碗现在变一整碗的神奇米糊糊喝下肚。从这一刻起我真正开始佩服大人,为伟大的英雄战旗执掌着,丝毫不肯浪费一粒粮食,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这是以世界百姓兴亡为己任,置个人生死于不顾的国际主义精神!我觉得大人与我、瑞西在对待食物的态度上是有共同语言的。

    大人喝完污水粥,好像决定了什么,猛的站起摘下腰间的钱袋塞给村长老哈特。老哈特的脸刹那间从大波斯菊变成小雏菊,流着哈喇子把钱往手上倒。金币!居然是金币!珐玛村的人只有在十四年前征兵的时候才见过金币长什么样,而今天,金币的光芒重新照耀在珐玛村——珍妮寡妇家的院子前。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神奇老头手上起码超过二十枚的金币,我心中泛起不祥的预感。在什么况下将军大人会把相当于一家人一辈子收入的二十多枚金币送给一个猥琐老头呢?我思来想去不得要领,但能肯定的是大人能从老哈特哪里买到些什么,那么我们来数一数珐玛村村长大人的家吧。

    村长头衔一枚,完全没用,这个小官也只在我们珐玛村吃香,以将军大人英雄战旗执掌着的份根本看不上。

    良田五十亩,其中我只种十亩,还有四十亩是瑞西抽空帮我种的,是的,种四十亩田对瑞西来说只是休闲活动。也不对啊,难道说将军大人想亲自种地?

    茅草屋三间,破旧家具若干,这更不靠谱。

    一百年以上羊皮纸制《神圣猎鹰帝国纪(卷七十九)》小半本……我还是别傻了。

    那么……或许……最后……老哈特可以卖的东西就是……我?

    “小沃克~~~~~”猥琐老头深呼唤我。

    我扭扭捏捏走过去,忐忑道:“什么事?”每次老头这样叫我都没好事,那不祥的预感愈发严重了。

    “是这样的小沃克,”老头搓手道,“伟大的阿纳金.穿越者大人将在我们村住下,这是我们珐玛村,葛雷领,乃至强弓镇的荣耀!”

    原来是这样,卖房卖地投资房地产嘛,我心放下一半,旋即又提起来——不对啊,村里的地又不值钱,哪里花得了二十个金币?

    “可是——”果然还有下文“现在的阿纳金大人太不符合他的份了,他需要一名强壮英勇诚实公正的年轻人做他的亲兵——作为珐玛村最有权威的村长,我向大人推荐了最符合要求的人,就是你啦!小沃克!”说着老头作大哥状拍拍我肩膀。

    这说的是我?确定不是瑞丝特.麦德女士?等等!按他的话说,意思就是……我一把抓住哈特衣领拽到面前,恶狠狠的道:“老头,你把我卖了?”

    老哈特风轻云淡道:“这钱可不是我自己用的,你需要一装备,知道么,亲兵的装备!”

    听到这话我犹豫了,作为一个年轻人多多少少有些出去闯一番的心思,即使阿……阿……刚刚老头说大人叫什么来着?哦对了,阿纳金大人。即使阿纳金大人准备入住珐玛村,即使也许他一辈子都不会离开最后变成和我一样的农民,即使阿纳金大人全部家也只有二十多枚金币——他钱袋里只有这么些,即使大人长得实在惨不忍睹……可追随大人的话,我的生活总算有了些变化不是?这是个好的开始嘛!更何况老头子说了,那些钱是给我买装备的!

    我咧开嘴帮神奇的村长大人捋顺衣服——顺便把手上的米糊糊渣擦干净——道:“那么从现在开始我就是阿纳金大人的亲兵了?”

    神奇老头悠然点头,一努嘴:“还不去向大人效忠?”

    我回过头,啊!英雄战旗执掌者阿纳金.穿越者将军大人正用希冀的眼光向我看来!这一刻我完全忽视了大人硕大的额头、稀疏的眉毛、绿豆眼、朝天洋葱鼻、大龅牙、厚嘴唇和满脸的青痘——貌似我还是没忽视——单膝点地郑重道:“以光明之龙艾尔拉斯之名,沃克.法姆向阿纳金.穿越者大人献上我的忠诚。大人手中战旗所指前方,便是吾等铁蹄践踏所向!荣耀即吾命!”

    瞧瞧!瞧瞧!这话说的,多漂亮~我好不容易才从《神圣猎鹰帝国纪(卷七十九)》里背下来的,今天终于派上用场了,气派!

    大人也很满意,将战旗搭在我肩上严肃道:“我,战旗执掌着阿纳金.穿越者,接受沃克.法姆的效忠,荣耀即吾命!”

    我们对望片刻,惺惺相惜之油然而生。旁边村长老头却咳嗽不已,立刻引起我们的怒视。

    “咳咳……我说……刚才那是骑士老爷向领主大人的效忠词,咱不够级别啊……”老哈特以袖遮脸,显然羞与我等为伍。

    阿纳金大人和我顿时满脸黑线。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者出来了别害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