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日不动 书名:纵横魔兽
    从黑夜到黎明,有那么一刻总是显得比平常显得更加漆黑,也让人恐惧。

    仲楠带着兰心杰他们爬上了塔楼,看着已经杀到前面去的蜀军,一时间刀风杀气似乎都已经远远离开,成为不可触及的背景。

    无聊归无聊,但是跟游戏人物实在没什么好说的,况且魏延在这里,这家伙可不会像阿二一样傻不愣登的,所以仲楠跟兰心杰也不好过多谈论什么。除了毕恭毕敬站岗的哨兵和弓箭手,这些乱世的主角们默默无声,持续了好久。

    “大人们不去打仗了吗?”阿二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话,仲楠本来已经趴在塔楼上的矮桌边快睡着了。

    “呃……”仲楠绷了绷布满眼屎的眼皮,这游戏世界也忒真实了点。他只知道平常玩魔兽时野怪到点了都会自动睡觉,没想到真的成为了其中的一份子了,也会这么困。

    揉了揉眼睛,他稍稍坐直了一点,浑浑噩噩中好像脱离了自己的世界忽然一下子贴近,只听见“轰隆隆,轰隆隆”的巨响,说巨响有点夸张,但是人的呼噜声能有这么响,此起彼伏交相辉映也的确有几分功力,不简单啊。

    黑胖子兰心杰跟极度疲倦的魏延都已经瘫倒在地板上呼呼大睡,难得仲楠这样也能睡着。看来使用一次华佗的大绝技能“普济天下”是极耗精力的啊。

    “打仗?”仲楠伸完懒腰,又扭了扭脖子,“不打。”说完感觉不对,自己这可是在蜀**中,而且也算得上统帅阶层,好像不能随便说不打吧。

    于是立马补充道:“本大人刚才跟魏延将军对抗吴国甘宁,筋疲力竭,打不动啦。”

    “噢。”

    阿二支吾了一声,然后回过了头,去看启明星划破天空前的战斗。

    蜀军已经杀到了很远的地方,从这里只能隐约看见一丛明亮的火光里无数的人影乱舞鏖战。

    “主公跟赵云将军恐怕已经杀到了荆州城了,想不到主公竟然如此英明在这么危急的时候赶来营救咱们,如果不是这样,咱们这塔这桌子都得被吴贼抢走啦。”看了半晌,阿二不知道打什么注意,又冒了一句,看来这家伙精神很好啊,不知道在莫名其妙地兴奋什么。

    仲楠已经在延续睡意,搭不理地嘟囔了一声,权当是抚慰一下阿二那僵硬而又弱智的心灵吧,不过有一个人却听了进去。

    仲楠头埋在臂膀里,一下子清醒了很多,因为原本魏延跟兰心杰交错的呼噜声中有一个深长而混乱的声音猛地停住了,就好像忽然之间被人扼住了喉咙。

    就在阿二讲到“营救”这个词眼的时候,就好像耗费了极大精力之后睡在美人的温柔乡里的魏延睁开了眼睛,那猛然停止的呼噜甚至呼吸好像犀利的急刹车,意味深长。

    如果没有兰心杰还跟死猪一样打着呼噜,这突然僵持的气氛真要把人一鸡皮疙瘩都激起来。

    “对……对不起,小人把将军吵醒了。”仲楠听见阿二给魏延在赔罪,他埋着头,虽然被魏延那突兀的呼噜搅得彻底没了睡意,但一时还不想坐起来。

    “哼!”魏延没有张嘴,鼻子里重重喷出一股浊气,鼻息与怨气混杂的味道。魏延这家伙其实是一个憎分明的人,长沙斩太守救黄忠被诸葛亮看做“脑后有反骨”的证明,可是在仲楠这个现代人看来这一来说明魏延有识人之明,知道刘备是豪杰,二来,这家伙是大丈夫,当断则断,即便要背负背主杀主的名声也要救下黄忠一同投效刘备。

    但是今天刘备原本可以救下魏延却直接放弃他选择支援赵云,会不会让他心寒了呢,毕竟赵云没有遇到生命危险啊!从前的冷眼相对不受重用,无疑已经让他产生怨念,现在的魏延心理到底产生了什么变化?

    在仲楠心里,魏延也只是一个游戏人物,但是在这个世界,对蜀国魏延还是不折不扣的一个悍将,他救下魏延可不希望他背叛蜀国啊,如此还不如不救。仲楠这个乱世的局外人怎么说也是冒了好大风险来着。

    仲楠正盘算着,只听见一阵“哗啦啦”的响声,塔楼的地板有点轻微震动,看来魏延起来了。

    他走向了塔楼的瞭望口,那里的哨兵早就躲到一边去了。

    冷风吹来,仲楠坐不住了。他转念一想,的,跟这些个游戏人物有什么好伪装的,他能起来,我怎么不能。

    干脆,仲楠“唰”地站了起来。魏延回头,有些意外,不过很快跟他十分郑重地行了礼,虽然仲楠在蜀国的地位比魏延高,但一个武将这么恭敬对待一个文官其中的尊重不言而喻。

    “呵……”仲楠要来个开场白,正要清嗓子,冷不丁该死的阿二不知又从旁边哪个角落冒了出来,说,“大人,你也醒啦。”

    这没头没尾地话让正在酝酿腹稿的仲楠生生咽了一下,这木头阿二到底搞什么鬼,刚才又是问他们去不去打仗,又是说刘备打到什么荆州,估计就是原本蜀国下路末端的据点。

    难道这家伙还想去帮刘备打仗?白天的时候怎么没这么积极,的,带他出去一趟还打上瘾了不成?

    仲楠想了想,不由地不爽起来,阿二暗示他去加入刘备军打仗在他眼里就是一个弱智游戏人物要他去拼命,这,这简直太二了嘛。

    索不鸟他,仲楠口气不好地随口说:“阿二,你有什么事吗?我跟魏将军消耗太大已经没力气参战了。”

    他知道魏延是肯定不会反对的,果然魏延没有说话。

    不过阿二愣了一愣,却说:“是,大人,小人也没力气了,跟那个吴国大个子打了一仗十分吃力。”

    听了这话,魏延眉头一耸,缓缓沉下,其实在他看来何止是吃力,简直是要命,虽然甘宁临死受到吕蒙救援但是生命也不会回复多少——游戏中那个治疗波也只是群体回一点血,凡是到了“群体”就远没有单体效果强,但是甘宁毕竟是魔免重甲,即便是魏延被仲楠使了一招普济天下回了点血,也是群体回血,救急可以,真要他再跟甘宁拼,肯定是打不过,毕竟分没了,雷玉的效果很弱小。

    所以他叫阿二后,其实等同于叫阿二送命,牺牲他救仲楠和魏延自己,这个小兵阿二能回来已经让魏延很意外,很吃惊,也很满意了。

    仲楠却不是这样的想法,他知道“船长”的能耐,阿二只要想逃,甘宁绝对留不住的。

    不过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即将发生的事……

    魏延正好无聊,心也不好,干脆借题发挥训训阿二:“说,你能逃出来,是不是舍了同伴临阵脱逃的?”魏延知道阿二就算不逃,那些个“同伴”在吴国阵营里面迟早要死在聚拢过来的吴兵手里。不过人总是有变态心理的,游戏人物也不例外,他就是要在心不好的时候听听属下诚惶诚恐的赔罪,所以很多时候,就像学生被老师训导,属下被领导批评,这时候被训的人“认罪”诚恳不诚恳,思想觉悟深刻不深刻不是关键,关键在你的话能不能让上司满意,就这么简单。

    但是阿二接下来说的话,非但让魏延满意,还把仲楠都吓了一跳,这一次连兰心杰的呼噜都停止了。这一点都不奇怪,跟阿二的话比起来,大家甚至都没有注意到咕隆隆爬起来的兰心杰的存在。

    阿二说:“不,将军,我不是逃兵,吴兵实在太多我真的救不了那些弟兄,最后剩下我一个,我才……跑的。”

    这句话还不太可怕,至多让魏延惊叹了一下阿二的战力,仲楠一点都不奇怪。

    可怕的是,阿二似乎觉得这还不能让魏延满意,毕竟最终他还是跑了,所以他立刻又补充了一句:“不过,我……我斩了吴贼阵中的那个大个子,拿着泛蓝光的长刀的那个大个子……”

    泛蓝光的长刀的……大个子,难道是甘宁?仲楠鬓角的冷汗直接就冒了出来,口干舌燥,而魏延竟然蹬蹬蹬踉跄两步坐在了塔楼的小板凳上,心跳咕咚咕咚。

    不过转念一想,不可能,这么个籍籍无名的小兵怎么可能杀得了甘宁?就算是甘宁负重伤也不可能!

    正要出言训斥这个虚报战功的家伙,忽然“咣当”一声,不知阿二从哪个胳肢窝里掏出了一把狭长且邪气的长刀,那刀有点像苗刀,或者本武士刀的样子,说他是剑也不算太过分。

    仲楠跟魏延一眼认出了那的确是甘宁的武器,信了,也服了。

    “小人要认罪……”阿二忽然装起乖来,“我的刀不结实,被这兵器砍几下就断了,所以……我用了关将军留下的刀,那个……青龙偃月刀。”

    靠!仲楠抹了抹眼睛,看着阿二变戏法一样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关羽的那把刀面平滑,到光耀目的长刀。

    难道这就是魔兽争霸中英雄的物品栏?可是怎么用的,说起来他仲楠,不,是华佗也比船长更像英雄吧,可是来这个世界也有好些子了,却一点没发现物品栏的存在。

    仲楠神奇无比,这么久了,他几乎以为物品栏是不存在的。魏延跟仲楠的心不同,他口大力起伏,久久才平定下来,抬起了手指着阿二,不过又缓缓放下了手,隐隐中他甚至感觉到了一股颤抖中的激动。

重要声明:小说《纵横魔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