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第二次大危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日不动 书名:纵横魔兽
    汉水营地。

    蜀魏两国高高的塔楼沉陷在密林的蓊郁之中,遥遥对峙。虽然嘹望的哨兵无法准确观察到对岸敌人的动向。但是一旦有人想要越过汉水攻过来却可以迅速察觉,所以塔楼是绝对不可能闲置的。

    现在也是这样,但是在塔楼上的人却不仅仅是嘹望的哨兵。还有暴怒的张飞,无奈苦笑却动弹不得的文官马良,以及三两个跟随张飞征战多年的亲兵。

    马良上暂时还没有伤痕,毕竟他的份超然,是诸葛亮十分看重的下手,所以张飞暴怒之余还没有完全失去理智。

    可是这个由于缺乏锻炼且因年纪渐长导致肌松弛,眼角下垂的谋士现在披头散发的样子也好不到哪里去。

    他穿着真三国无双中马良的战衣,有些类似魔兽争霸兽族先知的造型,可是衣着显得老旧,看来他是一个懂得节制的人,也无怪乎刘备会派他来稳定张飞。

    虽然是一个普通的谋士,披散的干枯头发中间,黯淡并且夹杂银丝说明他也在为蜀国的未来焚烧心火,但是……

    “哎,翼德,你何至于此,不说现在劫曹营胜算极微,况且主公三道令下达,军营里哪个不知?即便我兵符给你各部将领忌惮于令未必肯跨汉水远击曹营啊!”虽然被绑在塔楼背向魏地的柱子上,经受着冷风,马良沉默良久还是忍不住又开口了。

    量变导致质变嘛,对张飞这家伙只要你沉得住气,他终究会拿你没办法。其实现在曹营的主将或许也是捏住了张飞这个弱点。

    “哼!”冷哼一声,横生的胡须跟犬牙交错的大烂牙之间突然喷出了一口酒气,张飞确实感觉到自己有点没办法了。

    铠甲穿在上,他随时准备出营厮杀。可是现在怒火攻心,已经烧到了头发,索脱掉了头盔喝着闷酒。

    “个熊,你……你……你,就不兴说点别的?”张飞“哗”地一声,恨不得用大嘴把陶杯的粗糙抹平般吞下了一大杯酒,这种行军随带的酒因为保存不当早就已经散失了很多酒精,现在味道淡得乏味,“把兵符给我先。”

    “又来了……”马良心里念叨,说了老半天每次张飞结尾必定会补上一句“把兵符给我先”,跟野蛮人讲道理,心理博弈是没有用滴。

    可是他也是一样,还是那句:“不行!”义正言辞,只要拖得过一时,他被张飞监塔楼的消息传回本部大营,以诸葛军师的智慧肯定会说动刘备前来取缔张飞的统领地位,自然危机就解除了。

    “我草!”张飞也不是呆子,他也知道大哥很快就会来,如果不赶紧要出兵符,抢先洗劫曹营占个头功免不得一顿训斥,板子。更何况,因为二哥关羽战死憋得龇牙咧嘴的肝火也需要发泄,同时还可以振奋低落的蜀军士气啊!

    “啪!”鞭声振响,猛汉张飞雄起,不知道是铠甲沉重还是酒稍微过了头,十分稳重的四角大凳竟然被那一股爆发的气势推倒了。

    一直肃立旁的张飞亲信心里不暗自扑腾了一下:“叼了!”

    他们是张飞的亲信自然了解老大的脾气,除了主公刘备,神将关羽,这家伙可是连诸葛军师都敢冲的,现在显然酒量已经到位了,那……

    不过这“亲信”二字不是白叫的,这是蜀军营地他们跟在张飞旁当然不是怕马良偷偷溜之大吉,能被张飞一对一紧迫盯人跑了的也不是凡人了!也更加不是来保护张飞,猛汉是专门当保镖出入保护刘备诸葛的,各种暗杀都懂也会防备。

    那他们来干嘛的?

    他们等的就是这个时候——拉住张飞!打个小兵没关系,马良可不能乱动。

    果然他们动手了:“将军!”借着张飞起那微微一晃,他们已经迎了上来,顺手带住了老大,平常张飞还是拉的住的,随着年纪慢慢长了,他也已经渐渐懂得控制自己脾气的重要

    可是现在不同,这家伙现在急了。

    狗急跳墙,张飞急了就要打人!

    “滚开……”大舌头,带卷了,双臂一振,两个亲兵已经被震开去,不是他们也颇有几分力道跟手,说不得要被甩到高塔下去。

    于是扶住塔楼的时候,视角高悬,晃晃悠悠,心已经沉了下去。

    今天难道不能善了了?

    塔楼下其实已经围聚了好一拨士兵了,楼下几个他们亲近的兄弟已经在驱赶,可是没办法这么大的事盖不住的,更驱不散。所以也只能由得他们在楼下眺望。

    也就是说只要今天张飞动手,怎么赖都不可能赖掉,说马良自己走路摔的?瞧,楼下一大帮的士兵可都看着呢。

    张飞是急了,可是他也早已经成熟了很多。

    说实话今天他不真的想打人,不过一点手段还是要的。吓吓马良,说不定他就交出兵符了。

    “不知道这鸟人把东西藏到哪里去了,怎么掘地三尺也找不到。”张飞暗自嘀咕嘀咕,甩手一鞭子已经抽在了马良脸颊旁边,不过没有击中而是打在了立柱之上。

    张飞佯装醉意上来,辨不准方位,因此没有打中马良,不过马良一介文官心已经凉了半截。

    “这他妈的,真不是人可是共事的……”马良现在如果有兵符说不定就交出来了,以张飞这个样子他即便有兵符,出征前已经被刘备叮嘱过,并且又有三道金牌压阵,张飞想要调动三军依然很难。更何况,刘备的恐怕已经踏上了赶来的行程了。

    不过,要交出兵符是不可能的。

    因为,他根本没有带来,这一战,不,这一次行程主公的意思是避免硬战,小摩擦避免不了,却不可以与魏国发生战争。

    出兵的目的其实很明确,维持蜀国的表面实力,不造成兵败如山倒的局势。毕竟孙吴虎狼在侧,立刻再跟魏国开战,蜀国没有这种能力,更耗不起。

    所以,连续几鞭佯装没有打中后的张飞有些气馁了,看来马良的嘴够紧。

    可是就在忽然之间,他那粗壮有力的右臂随意一甩,竟然习惯地打了一鞭——正抽佯装打不中后,多年军旅征战锻炼出的炉火纯青的手感随意反撩,一下子就撕破了马良上那件陈旧的袍服……

    消息传到赵云耳中的时候,赵云正在交待阿二好生保管关羽遗物事宜,等稍稍安定下来就派他送回大本营,交给主公处置。

    可是他看见仲楠进来了,旁跟着喽啰兰心杰,这家伙最近跟魏延学了几手硬气功着实有点架势了。

    不过不仅仅是架子而已,兰心杰的爷爷是老党员,他从小就注意到有一个体十分硬朗的老伙计老看望爷爷,据他的老爸说那是参加过越战和朝鲜战争的老兵。

    兰爸爸那一手硬气功,二指禅的功夫就是他调教的,那老头却不让兰心杰爸爸叫他师傅,说是因为他教的不过一些入门法,算不得真功夫。

    可在他爸年轻的年代少年人练功十分盛行,凭借着“名师”的指点和青年血,一口气把近三十年都坚持下来。

    这两三年兰心杰也在老爸的指点下积累了一点底子了,所以虽然营养不错,体有点脂肪,但是实际上整体素质还是十分优异的。

    不过这点不仅仅是架子的架子,却让魏延不由地低看起了兰心杰,原以为华佗的“亲随”是一个不错的武士,却似乎没有多大本事。

    闲话不多提,赵云听仲楠说完张飞绑了马良的消息之后,营栏之外马声嘶鸣,又一个急报来了。

    下路跟中路汉水营地的距离远远短于通往刘备的主干道,所以当赵云接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刘备恐怕还在不慌不忙地整顿兵务,准备出发。

    消息令人吃惊,中路汉水营地,哗变!

重要声明:小说《纵横魔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