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袭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主物 书名:杀神榜
    陈宇杀机尽现,杀气让附近的气温直线下降,大娃子后说话的那名护卫也同样直视着陈宇,气氛非常凝重,随时都可能血溅五步。大娃子深深了解陈宇的格,他站起来,挡在陈宇前,他对陈宇道:“陈兄稍安勿燥,咱们好好说话,别动不动就拔剑,咱们是文明人。”

    陈宇看到了大娃子对他使眼色,这件事似乎另有隐秘,陈宇暂时将怒气压制了下去,没有暴起杀人,他平静道:“对,咱们是文明人,但似乎某些人并不是,我不想见到他们。”

    陈宇想找个借口支开大娃子后的两人,从刚才他们的表现看来,这两人根本就不是大娃子的护卫,陈宇想问清楚大娃子,得知事的真相。但他想不到的是,大娃子后的那人闻言,对大娃子道:“此人如果阻我等大事,必先诛之,无须与他多说。”

    大娃子脸色沉,没有说话。这两人完全没有将大娃子放在眼里,话语中更有命令的意思,似乎是来监视大娃子一类的人物,陈宇也同样没有说话,紧紧地盯着那两人,似乎想看透他们后的那层神秘面纱。

    “你们先出去,陈兄是我的老朋友,叙叙旧是要的,这里没有需要你们的地方了。”大娃子面无表,挥了挥手,表示让那两人离开。那两人深深地看了一眼大娃子与陈宇,而后走了出去。

    等两人离开后,陈宇在屋中与大娃子详谈了近一个时辰,让陈宇知道这件事已经不再单纯为婚而已,婚只是一个谎言,真正的目的是把小彩当成祭品献给某个大人物---幽冥魔教教主,冥皇。

    “为什么会选上她?他们为何又会与你走在一起?”陈宇直视大娃子,他怀疑是大娃子的主意。

    大娃子似乎知道陈宇的想法,他摇头道:“他们需要一个借口,我需要实力,双方不过是一场交易而已,如果没有我,他们依然有别的合作者,我为什么不答应呢?至于为什么选上她,是他们中的一名弟子推荐的,具体况,我并不知晓。”

    陈宇杀机尽现,问道:“是谁?”

    “他们你惹不起,还是算了吧,一个女人而已,不值得为她丢了命,即使你想改变,也改变不了什么,这已经成为了定局,只要时辰一到,他们必然会出动的,以你一人之力怎与他们对抗?”大娃子企图劝阻陈宇。

    “如果你的亲人朋友遇到这样的事,你会坐视不管么?”

    大娃子沉默不语。

    一个时辰后,陈宇离开了大娃子的住处,往自己居住的村子方向走去。当陈宇走进大娃子的村庄不远的一处密林时,两道影突然从两棵古树后走了出来,挡住了陈宇的去路。

    这两人正是在大娃子处见过的两人,两名幽冥教徒,陈宇平静地看着他们,似乎对他们的到来一点都不惊讶。两名教徒中的一人对陈宇道:“阻我教之大事者,必诛之。”

    陈宇闻言,大笑三声,道:“就看你们有没有那个本事!”

    刷刷!

    两道影冲出,形包围之势向着陈宇进。陈宇静立场中,不动如山,直到两道影突然显现前,交错攻来,陈宇方才动作起来,他形一闪,消失在了原地。

    速度快到极致,陈宇还是第一次达到体武境界后施展全力与别人战斗,他体内的血似沸腾了起来一般,他突兀地出现在一人背后,一掌拍出,拍向那人后背。

    能量波动浩,陈宇不再留有余力,此刻他迫切想体会一次真正的战斗,一场生死之间的战斗!

    “当!”

    两名教徒一击击空,正错愕然间,一人感觉后背传来阵阵凉意,他想都不想,瞬间回用武器抵挡。却不想陈宇的掌力非常,一声金属交击的声响传出,那人手中的武器被陈宇直接一掌拍碎了。

    断裂的一柄利剑纷纷扬扬掉落在地,那名教徒顿时脸色巨变,他迅速抽后退,退开了数丈远,方才躲过了陈宇接下来的一击。

    那名教徒左手虚扶着右手,一滴滴鲜血沿着右手五指滴落而下,掉落在林间厚厚的枯枝败叶间。那人攥着武器的右手竟被陈宇的一掌震得虎口崩裂,鲜血缓缓流淌而下,他盯着陈宇,震惊道:“体武境界的修者?”

    另一人见状,连忙来到那人边,阻止陈宇的继续追击,两名教徒并肩而立,紧盯着陈宇。

    陈宇没有说话,一步上前,直接杀了上去,即使他如今没有武器,但他全都是武器,达到体武境界后,他的体经过了一次蜕变,比以前强大得实在太多了,完全可以硬撼一般的武器。体武境界就是普通人与修者之间的一道沟壑,只要跨越了过去,将完成一次意想不到的蜕变。

    陈宇战意高昂,双掌连续拍动,拳影重重,攻杀而去,他尽地挥洒着武意。体武,顾名思义,就是用体去感受武之精髓,如今的陈宇完全进入了一种无我的境界,招式发挥得淋漓尽致。

    那两名想袭杀陈宇的人不断后退,他们难以抵挡陈宇的疯狂攻击,陈宇双手散发淡淡金光,如一双佛手一般,一掌拍过,高大的参天古树都要倒塌,可见其强大的威力。

    “喀嚓!”

    “啊!”

    一声骨骼断裂的声响与一声惨叫响起,清晰可闻,其中一名幽冥教徒被陈宇一掌拍断了一条手臂。那人用另一只手抱着断臂,转想要逃离,但陈宇却再一次攻了上去,完全没有给予他任何机会。

    另一人想要过来援救,但却被陈宇一掌拍退了出去。能量波动在密林中浩,陈宇追杀着两人走进了密林深处,森然的杀气让林中各种鸟兽纷纷逃窜。

    形势成一面倒的状态持续发展,三人在林中不断穿行,堆满了枯树枝叶的密林并未阻止到他们的脚步,两名教徒急速逃离,陈宇在后不紧不慢地追赶。这是陈宇有意而为之,因为在外杀了人可不好掩埋,也容易让人发现,他虽然敢杀这两人,但却不想让他们后的势力寻到踪迹,因为他们后的势力实在太大了。

    进入密林深处后,陈宇再也没有顾忌,速度发挥到极致,出手更加狠辣,在修者的世界中,仁慈是所有强者的墓志铭。陈宇一步踏出,数丈距离瞬间便到,他追上了那名断臂的教徒,右手扬起,一掌拍向前拍去。

    一股磅礴的大力涌动而来,那名教徒大惊,他完全没有想到陈宇能够瞬间便追了上来,仓促间,那名教徒举起仅剩的一只手臂,一掌拍向了陈宇袭击而来的右掌。

    轰!

    两只手掌碰撞在一起,两股大力在林间浩,附近的几棵古树瞬间崩碎,落叶纷飞,洒满整片空间。陈宇倒退了两步,立住了形,而那名教徒则直接被剧烈的能量撞击了出去数丈远,在空中便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片片血雨洒落林间。

    双方实力相差悬殊,毫无疑问的,陈宇占据了绝对的上风。陈宇没有停留,继续追赶而去。那名教徒体仍未接触到地面,陈宇已冲上前来,左手扬起,手掌散发出淡淡的金色光芒,璀璨耀眼,如利剑划破长空一般,斜斩而去。

    “噗”

    一颗人头斜飞了出去,鲜血自断颈处喷洒而出,空中弥漫起阵阵血腥气息,一具无头尸体坠落在地面。一切只发生在电石火花间,陈宇没有手到任何阻碍,继续追击另一名教徒。

    远处的另一名教徒将眼前景象尽收眼底,陈宇的强大实力让他无比恐惧,眼见同门被杀,他将速度发挥到了极致,速度撤离战场。

    但是,他毕竟没有深厚的功力,又怎能逃脱陈宇的追杀呢?最后,另一名教徒倒在了林间,鲜血将林地染红一大片。

    陈宇站立场中,战斗的**让陈宇直仰天长啸,他心中突然出现一个疯狂的想法,他走到尸体边,捡起掉落在地的一柄利剑,而后掩埋了尸体,走出了密林。

    陈宇决定要进行一场大袭杀!这是一个无比疯狂的决定。

    大战并没有在陈宇上留下任何痕迹。待夜幕降临,圆月高挂时,他穿上了一宽大的衣服,头戴斗笠,将体形与面容遮掩了起来,而后步入了邻村之中。

    月黑风高杀人夜!

    邻村中,陈宇从大娃子口中得知,这里有一个幽冥教的秘密据点,陈宇的目的地正是那里。一处荒凉的地区中,一间间破败不堪的房屋林立,这里是一片荒芜之地,村民们曾传言这里经常出现不寻常的现象,所以没有什么村民敢来这里。

    一座简易的房屋中,门外站立着两人,正四处巡视。陈宇收敛全气息,让体机能调节至最低状态,一丝气息都未发出,他无声无息地向着那座房屋潜行而去。

    刷刷!

    两道寒光突然从黑夜中闪现,如死神的代言人一般,无声无息地将两条命带落下间。

    放下手中的两具尸体,陈宇步伐缓慢,寻到一处高墙,而后翻越了进去。这一晚,陈宇仿佛成为了一名死神,一间间房门被无声打开,一颗颗人头被无斩落,鲜血仿佛成为了死者的眼泪,正在述说着曾经的冤屈。

    当陈宇无声推开一道房门时,一道长虹突然划破虚空,冲天的光芒绚烂而又充满杀机,照亮了整片房屋,向着陈宇狠狠地劈来。

    陈宇反应迅速,他举剑相迎,手中长剑淡淡金光在闪耀,被陈宇强横的真气灌注之下的长剑光芒绚烂,仿佛无坚不摧一般,逆空而上,迎了上去。

    “当”

    两剑相击,震耳聋的声响在屋内浩,能量汹涌澎湃,两扇房门瞬间被无匹的能量所粉碎,化成点点木屑在空中飘

    这时候,房间附近的人终于发现了异常,纷纷冲了出来。一名中年人从房内走了出来,刚才出手的人便是他,中年人对陈宇喝问道:“你是何人?为何来我等之地,杀我等之人?”

    没有任何言语,陈宇手持长剑直接杀了上去,他不想放过这里的任何一个人!屋内顿时刀光剑影,绚烂的能量攻击冲击四野,房屋咯吱咯吱作响,而后轰然倒塌,里面的人全部冲了出来。

    “你为何杀我等?你知道我们是谁吗?这样做对你没有好处,你年纪如此年轻便能达到体武境界,不如加入我们,荣华富贵享之不尽。”一名青年见识到了陈宇的实力,起了招揽之心,走出人群,惑道。

    “杀你没道理。”陈宇不想与他废话,一剑劈出一道剑芒,剑芒绚烂而又迅捷,照亮整片夜空,冲天而起,斩去了说话那人的半截子,肠子肝脏等洒落一地,鲜血更是喷涌而出。

    “啊!”见陈宇如此铁血手段,狠辣而又不讲理,闷头坑杀,其他人都疯狂了起来,纷纷杀向陈宇,刀光剑芒绚烂无比,冲天而上,照亮了一方天空,仿佛一条条彩带在附近飘扬。

    绚烂的光芒照耀一方天地,森冷的寒光不断闪烁,鲜血喷洒,在地面汇聚成一条溪流,向着远方缓缓流动。

    疯狂而又激烈的战斗持续了大半夜,天空渐渐浮现一丝鱼肚白,一道黑影站立在一片废墟之上,陈宇全染血,血红一片,手中持有一口断剑,剑上躺满了鲜血,正随着剑端滴落而下,附近的地面上,数具尸体堆积,鲜血仍然从尸体中不断流出,将这一片地域染红了。

    血流成河!如修罗般的场景让人胆寒。陈宇扔掉手中断剑,利剑在这场战斗中经不住能量的冲击而断裂了,可想而知这场战斗的激烈,整座房屋中的人没有一人逃走,全部被陈宇所袭杀!但他没有任何喜悦,因为他错漏了一人!

    陈宇从这些人的口中得知,他们这一队人的领队在外面并没有回来,这让陈宇非常意外,这样的结果是陈宇没有想象到的。

    这是一件麻烦,如果他调查起来,很容易便知道事的真相,毕竟有不少人曾见过陈宇与大娃子见面,而后这一队人就被全部灭了,任谁都联想得到是谁做的。

    陈宇离开了这里,但他并没有走多远,他来到一处想回到那片废墟的必经之地,隐藏在一处断墙中,他准备再次进行袭杀,将他们这一队人全部埋葬在这里。

重要声明:小说《杀神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