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回乡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主物 书名:杀神榜
    陈宇离开了华山,他准备先回到故乡再作打算。数后,望着奔腾咆哮的黄河,陈宇心潮澎湃,曾经他经常来到黄河边,望着万里奔腾的黄河,独自一人静坐良久。

    黄河奔腾不息,如惊涛骇浪一般,滚滚而流,气势宏伟磅礴。感受着黄河独有的气息,陈宇站立良久,方才离开这绵延千万里的黄河,往自己的故乡行去。

    陈宇住于黄河下游的一个小村庄中,村庄简洁朴素,人们生活虽不富裕,但却能够自足,他们从没任何烦恼,朴素的村民们生活和谐,村庄气氛非常活跃与温馨。

    当陈宇走进村庄时,有不少人都向他问好。离开了村庄也有很长的一段时间了,陈宇仿佛有种游子归来一般的感觉,他大步向着村庄里面走去。

    村庄中并没有太大的变化,村口一潭平静的湖水在阳光的照耀下泛起梦幻般的光彩,碧绿色的湖水清澈见底,可以见到许多鱼儿正在欢快地嬉戏着。碧湖旁两岸栽满了柳树,柔软的柳枝随风飘,纷纷扬扬,美丽的景色让人神驰目眩。

    附近许多村民正在农田灌溉,旁边许多小孩子正嬉戏笑闹,村庄中的气氛显得非常温馨。

    “小宇,你去哪里了,最近怎么没见你和小胖他们一起玩呀?那些家伙没有你可没人镇得住,尽给大伙儿捣乱着呢。”一名老人坐在屋门前的一张石椅上,向着陈宇招手。

    陈宇闻言走了过去,问候道:“老人家如今天气转凉您要多穿点衣服呀,不然生病了可不好。”然后继续道:“我最近有点事,离开了这里一段时间,小胖他们最近怎么样,给您捣乱了吗?我给收拾他们去。”

    老人慈祥的笑了笑,道:“借他们胆子也不敢给我捣乱,但是别人就不一样了,隔壁家的黄大叔可就麻烦喽,他家的小彩似乎被小胖给拐跑了,现在正头痛着呢。”

    陈宇闻言也露出一丝微笑,对老人道:“呵呵,他们没给别人捣乱就好,小胖有本事的嘛,居然连小彩都给拐到了,老人家您多穿点衣服,别着凉了,我现在就找他们去。”

    小胖是陈宇小时候的玩伴,可以说是从穿开挡裤开始便打架打到大的朋友,虽然小胖体形较为壮硕,但依然每次都被陈宇揍得大声讨饶。小彩则是经常跟着陈宇与小胖胡混的一个小姑娘,聪明灵慧,可是却用不到在正务上,并且非常贪玩,经常怂恿陈宇小胖等人干些恶搞的事,让村民们头痛不已,可以说是与陈宇小胖这对三人组的军师级人物。

    回想起往事,陈宇不露出一丝微笑,往事如风,这一晃便已经将近二十年了,往事早已经随风而散,但他们友依旧,更加的浓厚了。

    刚离开老人的住处,旁边的一座房舍中便传出了陈宇熟悉的声音,他向着发出声音的地方走去。来到近前,一扇漆红木门半遮半掩,里面传来争吵的声音,陈宇推开木门,走了进去。

    “老丈人,你的女儿我要定了!管你同不同意,反正生米已经成为熟饭都吞肚子里去了,哪里还吐得出来。”一名材魁梧的男子站在大厅中,冲着房内大声说道。

    “你要死呀!胡说什么?”旁边站着一个清丽的女孩,乌黑的长发随意披散在肩头,俏的容颜清丽脱俗,让人有种宁静的感觉。

    一名中年人突然从房内冲出,怒目瞪圆,盯着魁梧男子道:“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说就说……”魁梧男子想要继续说下去,却被人打断了话语,后传来声音,“呦,小胖一阵子没见,居然牛X起来了,居然敢到别人家里婚了,品德实在不行啊。”

    小胖是小时的称号,也可以说是小名,魁梧男子正是与陈宇一起长大的小胖,他小时候胖呼呼的,所以被称为小胖,但经常与陈宇打架当锻炼体后,子便渐渐魁梧起来,如今全的肥都便成了扎实的肌,但村民们依然称他为小胖,因为从他小时候便喊着长大的称呼又怎么会那么容易改变的?但同时,这样称呼起来也显得比较亲切,不会那么陌生。

    “你二大爷的,爷我说话你插什么嘴……”当魁梧男子转喝斥时,看到了一名年轻人走了进来,当他看到走进来的陈宇时,嘴巴都成了“0”形,而后讪讪道:“小宇,你回来啦。”

    “我要是没回来,黄大叔还不被你给气个半死?对老丈人说话要客气点,明白吗?我不是经常教你要文明点吗?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我看你就非常有流氓的潜质,当个有文化的流氓,以后震慑邻村的那些流氓头子这个光荣的任务就要交给你了,所以你首先要学会文明,明白吗?”陈宇对着魁梧男子说道。

    “是是……”小胖忙不迭的点头,似乎把陈宇的话当成了圣旨。

    “陈宇哥!”旁边的女子小跳着跑到陈宇边,秀发飞扬,一双充满灵气的大眼睛满是喜悦之色,此人正是小彩,她对陈宇甜甜的喊道。陈宇对着她微笑道:“小姑娘要嫁人喽,呵呵。”令小彩羞得面红耳赤。

    “小宇你回来就好了。”旁边的中年人黄大叔他似乎松了口气,但眉宇间带着的愁意却仍然挥之不去。陈宇看在眼里,疑惑道:“黄大叔您怎么了?小胖跟小彩结成连理本是好事,您为什么却如此忧愁而不答应呢?让小胖搞得像抢亲似的,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哎……”黄大叔重重地叹了口气,小彩闻言也低下了头,陈宇知道肯定发生了什么事,他对着小胖问道:“小胖你说,爷们就要有爷们儿的样子,别像个龟孙子似的!”

    小胖似乎被陈宇激发了血,他怒目而瞪,骂道:“还不是邻村那狗的三娃子,他大哥大娃子说他是时候成亲了,便要帮他物色附近几条村子的未婚女子,找一个当三娃子的媳妇,但是,他娘的,他居然挑上了小彩!我能不急吗?我向黄叔求亲,想尽快跟小彩结成连理,让那混蛋三娃子找条狗娶去,但是,黄叔却不答应!”

    短短的话语中陈宇已经知道事的大概了,邻村的大娃子是一名流氓头子,势力在附近几个村庄也算排得上号了。他也明白黄大叔为什么不肯让小胖娶小彩的理由,邻村的大娃子已经发出话了,说要小彩当他的弟媳,而如果黄大叔让小胖娶了小彩,那就是摆明了跟对方硬干,邻村大娃子势力雄厚,黄大叔根本惹不起,但同时也不想把小彩嫁过去,如今只能一拖再拖,没有任何办法。

    了解了大概况,陈宇怒火汹涌,双眼中淡淡金光浮现,杀气是不容掩饰的。旁边的黄大叔看出了陈宇异样,劝解道:“小宇你别冲动,你不在的时候,他可以欺负我们,如今你回来了,他也要看看你的面子不是?别为了一时义气而堕入万劫不复的境地,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陈宇从小喜欢打架,打架都打到了附近的几条村庄去了,村庄中年龄跟他相差不远,甚至比他大几岁的人都被陈宇打怕了。大娃子同样如此,所以尽管他如今当成了流氓头子,但依然没有找过陈宇的麻烦。

    陈宇积威已久,附近村庄中的流氓都从不敢来招惹他。几年前,几名从偏远地区来到这里的人看到这里湖光山色,景色宜人,村民朴素,便在村庄中欺凌弱小,过着作威作福的生活,但这件事被陈宇知道后,陈宇直接打断他们一条左臂和一条右腿,让他们爬着出了村庄。

    这件事更加震慑了附近的流氓,所以陈宇住的这个村庄是附近最太平的一个村庄了,只要有陈宇在,没有人敢来这里撒野。

    “这口气我们一定要出啊!以前你在的时候,他都不敢放一个,你才走了一段时间,他就成王了?这口气无论如何我也咽不下去。”小胖脾气火爆,听黄大叔这么说,顿时反驳道。

    “陈宇哥,小胖哥,你们都别冲动,先听我爹说的,暂时不要轻举妄动,再看看他们的反应如何再作打算吧。”小彩也劝解两人。

    陈宇眼中金光消失,杀气收敛,他似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般,平静地道:“嗯,这件事就听黄大叔说的吧,暂时先放下了。”然后他拍了拍小胖的肩膀。

    小胖会意,并没有多说什么。几人在黄大叔家叙旧,陈宇将他上华山看到的美丽景色详细的讲给他们听,令他们羡慕不已,当然,陈宇并没有跟他们说华山强者聚集与白骨地中的奇异景象,因为这些事他们就算知道了,也没有什么好处。

    正午时分,陈宇在黄大叔家吃过饭,便起告辞。刚走出门口,小胖便从后赶来,他兴奋道:“小宇,咱们是不是去大干一场?他妈的,老子一阵子没打架,子都开始退化了,这次一定要把他们干得哭爹喊娘!”

    “你们两个又要去打架吗?你们去我也要去。”小彩也从里屋走了出来。

    “女孩子家去什么……”小胖刚想拒绝小彩,却被陈宇打断了话语,陈宇道:“你们两人都别去,我这次不是去打架,而是去当说客的,你们跟着去瞎闹什么?”

    说到这里,陈宇突然狠下心来,道:“就算你们去了,能帮到我什么?只能当我的累赘罢了,你们都留在这里,等待我的好消息就可以了。”说完后,陈宇头也不回,转离去。

    小胖与小彩愣了在当场,他们从没有见过陈宇像这个样子,说他们是他的累赘。陈宇脚步加快,快速地离开那里,他不敢去看小胖与小彩的表,他感觉自己的话语太伤他们的心了,但又不得不那么做,因为陈宇隐隐感觉到,这次事件没有那么简单。

    第二天一大早,陈宇打开屋门,准备出去,却看到屋外站着两人。小胖与小彩并肩而立,陈宇刚打开屋门,小胖与小彩便走上前来,小胖最先开口,对陈宇道:“我相信你还是以前的你,我不知道你究竟怎么了,但你不让我跟你一起去,那我不去就得了,你不想说的,我也不会问,我们是兄弟,是朋友,你不该说那伤人的话语。”

    “陈宇哥,你肯定知道那里很危险对不对?你不想让我们冒险对不对?我们相信你还是以前那个陈宇哥,每次打架打在最前面,被打时总是当我们的挡箭牌,然后把对方赶跑的陈宇哥对不对?”小彩面露委屈之色,泫然泣,眼中点点晶盈在凝聚。

    “对不起。”陈宇无言以对,当说出那句话时,他后悔了,但说出去的话如泼出去的水,根本没有回旋的余地,如今他们能够谅解自己,陈宇郁闷的心也一扫而空,他道:“这件事我感觉没有那么简单,但一切都只是在猜测阶段,我这次去只是探个究竟,不方便带上你们。”

    两人闻言大喜,小胖一拍陈宇肩膀,哈哈笑道:“你小子就早该这么说,搞得我昨晚睡不着觉。”小彩却对着小胖一挤眼,微笑道:“都说了我的苦计有效吧?从小到大从未失灵过。”

    陈宇哭笑不得,这两人……居然算计起他来了!原本的三人阵营,如今却成了两个阵营,而且另一边还有一个军师,这仗以后没法打了!

    三人又聊了几句,小胖与小彩便回去休息了。走出屋子的一刹那,陈宇双眼淡淡金光闪耀,杀气弥漫而出……

重要声明:小说《杀神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