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血浪滔天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主物 书名:杀神榜
    老人震惊的话语让陈宇更加迷惑,他道:“什么永恒之塔?什么逆神者?这些到底是什么意思?”

    老人异常兴奋,他似乎非常口渴,将几案上的香茗一口气喝光,然后兴奋道:“嘿嘿,多少年了,多少年没有见到一个逆神者了,哈哈……今天终于见到了一位!”

    “你的父母是谁?姓陈中的逆神者中似乎也没有几个,是陈萧?陈凌天?还是陈浩阳……”老人兴奋异常,滔滔不绝地问题铺天盖地一般,让陈宇不知所以。

    最后,陈宇终于打断了老人的话语,道:“前辈,你先跟我说说什么是逆神者?我的父母只是两名普通人,并不是你所说的人,你根本没有听说过他们的名字,所以就算我说出来也没有什么用处。”

    “普通人?不可能!这么浓重的逆神者气息根本不是普通人能够拥有的,嗯?还是你的父母也是逆神者们的后人?”老人又在喋喋不休的自言自语。

    “嗯,不好意思,一时太兴奋了,我原以为这世间早已沦落,没有任何一位逆神者的存在,想不到却让我遇见了一位,哈哈,看来香火依然不灭!”

    老人继续说道:“原本有些我不方便告诉别人,因为某些人物依然在寻找着逆神者的后裔,逆神者后裔实在是太少了,而新诞生的逆神者却很容易受到某些势力的追杀,或被某些强者直接抹杀!夭折率实在太高了,我们耗不起。”

    “但是,你是逆神中的一员,命运已经注定了你今后的方向,而我,在这里必需让你清楚逆神者的立场与如今的局势。首先,你认为,“神”是什么?”

    神,是什么?

    陈宇愣了一下,而后沉思道:“我认为,神,是传说中的至强存在,是天地间最为强大的生物之一,但后世中依然传有神的传说,他们无所不能,挥手间天崩地裂,世界尽掌其中。从各个观点看来,我认为,神,只不过是比人类强大得太多的生物而已,并不值得千万人顶礼膜拜,可以说,神,是实力恐怖得变态的人!只要是修者,皆有可能成为所谓的神!”

    陈宇说出了自己对于神的理解,老人却一副果然如此的表,道:“果然是逆神者的后裔,如果连这些都不了解,根本不可能成为逆神者之间的一员,你已经是一名合格的逆神者了。”

    这样就算合格了?让陈宇愕然,他只不过是讲出了自己对神的理解罢了,听老人的语气,似乎老人也是他自己口中所说的逆神者,这完全是前辈教育晚辈的口气,虽然老人有这样的资格,但却让陈宇有些不爽。

    “到底什么是逆神者?请讲重点可以吗?”

    “噢,重点!重点就是,神比人更能忽悠!”老人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慢悠悠地说道。

    陈宇为之绝倒!而且郁闷之极,这就是答案?陈宇想继续询问,却见老人又道:“自古以来,神被称为万千人类所膜拜的神明,传说,他们无所不能,能够趋吉避凶,化灾难于无形,庇佑人类,种种关于神的传说将神披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使得如今的人们信以为真,但真实的事件却只流传于传说之中,谁又能真正的见证过神帮助过人类?神话,毕竟是被神化出来的产物,所以说,谁更能忽悠,便可以被称为神!”

    老人的话语虽然有点让人感觉不可思议,但细想之下却的确是存在某些道理的,谁真正见证过神帮助过人类化解灾难?

    前一年,陈宇住于黄河下游的一座村落中,发生了一次百年难得一见的旱灾,人们不断祈求天神降雨,却依然没有半点雨滴曾落下,黄河在那一年的旱灾中也干涸了,庄稼等粮食损失惨重,没有足够的粮食,使得人们在那一年的冬季过得异常困苦。

    如今是初冬时期,今年夏季之时却因降雨量过多,黄河泛滥,附近的小村庄被黄河淹没其中的不尽其数,又曾得到过神的帮助?

    神,的确是被神化出来的产物!更简单的说,神更像是一个摆设,摆在庙堂的摆设,根本没有任何作用。神话,可以是某些人或者某些势力通过某种手段创造出来的神话,所谓的显现神迹,从而招揽无数的信徒为之效力。

    这不可谓不是人类的悲哀!

    无数的信仰如果被辩证,无数神话将不复存在,人们依靠自己的双手,创造财富,养育妻儿,孝敬父母,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那将是多么美好。

    但是,这只是一个假设,根本不可能实现的假设,神话在人们的心中早已深根固蒂,无数人因信仰而疯狂,因信仰而存在,信仰,早已刻入他们的骨于血之中,根本无法改变。

    神,只不过是一种欺骗的手段异常高明的人罢了!

    “逆神者,顾名思义,便是反抗所谓的神而存在的一个组织名称,这个组织并没有固定的形式,是由无数的反神派组成的一个组织。这个组织的存在只是为了保护人类不被所谓的神话而迷惑,我们试图灭杀所有的伪神!也就是制造神话,显现神迹等人,但是,效果却并不明显,我们并没有什么优势,神话已然无法破灭,更重要的是,由于我们触动了某些人的利益,曾派无数信徒们围杀过一批逆神者!”老人的神有些怅然,但双眼却异常明亮,出两道寒冷的目光,紧攥的拳头让陈宇知道,老人非常愤怒!

    “可恨啊!同为人类,却因为信仰而互相攻击,互相厮杀!我们的人不愿与信徒们交手,一味的躲避,却不知,他们的野心与信徒对信仰的崇拜程度,成为了那一批逆神者永远的坟墓!可恨啊!”老人双拳攥紧,仰天长叹,双眼中晶莹一片,强大的气息压落而下,让陈宇异常难受,不倒退了出去。

    两滴晶莹的液体顺着老人那干皱的脸庞滑落而下。老人竟然哭了!回忆竟然如此不堪回首吗?让这位看起来什么都不在乎,天塌下来也当被盖的老人露出柔弱的神态?

    陈宇看在眼里,但却不加追问,每个人都有他的秘密,他不想触及老人的伤痛。

    老人似乎还没有回过神来,依然在回忆着,“逆神者,是人类的希望,却是强者的坟墓。无数强者加入其中,无数强者也陨落其中,无数的强者也因看不到希望而离去,为神而来,为神而去,逆神者,悲哀的代名词!”

    陈宇静静地聆听着,老人继续道:“无尽岁月过去了,沧海桑田,无数同辈中人或已成黄土,或进军更高的领域,逆神者也成为了历史的尘埃,随风而去了。当今世上,让人有所畏惧的逆神者虽然依然存在,但却寥寥无几了,他们各自为政,所做的事也大不相同了。”

    老人突然转过头来,凝视着陈宇,道:“如今,我看到了你,希望的火种依然没有熄灭,你上那纯正的逆神者气息是连我都没有的,曾经将命葬送在我手中的所谓的神数之不清,但我依然没有如此浓重的逆神气息,你上的是深入到骨与血的真正逆神气息!”

    从老人的话语中,陈宇明白了很多,同时也了解了逆神者的意思,他见到老人如此兴奋,虽不想拂了他的意,但陈宇依然解释道:“前辈您可能看错了,我只是黄河下游的一个小村庄的一户普通人家的孩子,我并不是您所说的逆神者后裔,至于我上为何有你所说的逆神者气息,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我却知道,我并不是逆神者。”

    “混帐。”老人大喝一声,双目含威,怒声道:“你上充满了逆神者的气息,这是你无法否认的,就算你认为不是,但在熟悉逆神者的人面前你能反驳吗?如果遇到崇神者,你必死无疑!”

    崇神者就是崇拜神明的人,他们的信仰坚定,对于与神有一丝不敬者皆用铁血手段将之抹杀,维护神明在人类心中的地位,他们对信仰是深入到骨髓的,无人可以撼动。

    陈宇顿时感觉头痛无比,按照老人的说法,他如今就算不是所谓的逆神者,但在别人的眼里,他就是一名深入到骨髓里的逆神者,而且还有随时被崇神者追杀的危险。

    思索了良久,陈宇叹息了一声,不得不接受这突如其来的一个份,他向着老人无奈的问道:“那怎么办?你有没有办法帮我掩盖了上的逆神者气息?”

    老人见陈宇接受了眼前的事实,松了一口气,道:“掩盖你的气息不难,但是会对你的体造成一定的伤害,也就是为什么许多人宁愿被人熟悉气息追杀而不掩盖逆神者气息的原因。”

    “我宁愿活着就好。”陈宇很无奈,无缘无故惹上了一,简直倒霉透了。

    “跟我来。”

    老人领着陈宇回到了通天塔的后方,黝黑带有神秘古老纹路的古老通天塔透发出一股古朴沧桑的气息,如一只远古巨兽一般,气势磅礴无比,震动人的心灵。

    “放松你的体,在封印你的逆神者气息时,实力,灵觉等会下降许多,这是必然的,但你不用担心,这只是暂时的,等你以后解除封印,这等问题便迎刃而解。”

    “什么时候能够解除封印?如何解除?”陈宇问道。

    “只要你想解除,随时都可以,但我希望等你到足够强大的时候,才解除封印,不然,以你上的气息,定会招来杀之祸。”

    封印开始,老人双手不断划出一道道玄秘的轨迹,神光耀眼,如一轮太阳一般照耀天地,宁静的骨海被披上了一层淡淡的霞光。

    “起!”老人一声大喝,黝黑的通天塔上一层层的神秘古老神纹浮现而出,形成一幅星辰图一般,在天空不断轮转,星光灿烂,照耀大地,而后向着陈宇笼罩而去。

    轰隆隆!

    募然间,天地一阵摇颤,一股血腥气息铺天盖地而来,同时,通天塔上翻起了重重血浪!

重要声明:小说《杀神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