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通天塔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主物 书名:杀神榜
    “吼!”吼啸声震动九州。九州各处死亡凶地沸腾了起来,无数白骨自沉睡中苏醒,仰天长啸,传出实质化的吼啸之音,响彻整个九州。无数九州人民尽皆颤栗,死亡音律传八方。九州上空魔云翻滚,雷声轰隆,太阳早已被黑暗所吞噬,如今除了雷电闪烁出的暗淡光芒,九州大地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

    许多潜修的强者们纷纷自入定中醒来,观看着这一次的天地异象,他们喃喃自语,若有所思。

    恐慌在蔓延,无数人仰望高天,口中念念有词。此时,结束这场浩劫,似乎唯有祈祷,别无它法。如此景足足过了十五,十五后,魔云渐渐消散,吼啸之音也渐渐销声匿迹,无数白骨又从新躺回冰冷的地面。九州才终于再一次恢复了曾经的平静。

    许多人民以为自己的祈祷启到了作用,纷纷建设庙宇,供奉天神。无数的神庙建立在九州各地,香火鼎盛,灯火辉煌,人流不息。但只有修为高深的强者才知道,九州似乎进入了另一个时代……

    白骨地中,陈宇面露疑惑之色,低头沉思,但许久都仍未回忆刚才发生的事,他只知道,他的修为提升了,自习武境界进入了体武之境,这一境界,才是真正踏入了武的领域,无数人在此一关中止步不前。

    运转功法,一股暖流瞬间充斥全,淡淡金光自体内溢出,朦胧的光辉洒落全,让他看起来如一尊神像一般,神圣庄严。陈宇感觉到,他的体比之前强大了许多,全充满了澎湃的力量,他运起功法,集于口腔中,一声震动天宇的喝喊过后,天空出现了一道实质般的气流,如涟漪一般传开去,附近的飞鸟全部化成一团血雾,飘在虚空中。

    充满了力量的体让陈宇大喜过望,但眼前一切似乎更加值得引起他的注意,陈宇迫切想知道眼前这座巨大的古老建筑物究竟蕴涵着怎样的秘密。

    静静地观看着眼前的古老建筑物,陈宇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但他却想不出其中究竟。好奇心使他靠近布满各种古老神纹的古建筑,陈宇伸出右手,缓缓贴上古建筑的墙体上,一瞬间,一股柔和的能量从古建筑上通过陈宇的双手传递到上,柔和的能量似有一种魔力一般,深深吸引着他,让他不能自拔。

    良久后,陈宇抽回右手,一股难言的绪充斥他的膛,让他有一种想哭的冲动,悲凉,沧桑,绝望……种种负面绪缭绕在陈宇的心间。

    绕着古老建筑向一旁走去,陈宇想要了解这座古老的建筑物。通体黝黑的古老建筑耸入云霄,让人一望不到尽头,黝黑的墙体刻满各种古老神纹,充满了古老与神秘的色彩。良久后,一尊巨大的石碑映入了陈宇的眼帘。

    一尊巨大的古老石碑耸立在古老建筑旁,巨大的石碑足有数十丈高,宏伟而又高大。沧桑古朴的气息浩大无比,石碑之上刻满了刀剑般的刻痕,除此之外,几个巨大的古老文字显现的石碑中央,虽然陈宇看不懂,并且字体的颜色已经脱落,字体已然显得有些模糊,但一股精神烙印却印入了他的脑海。

    通天塔!

    陈宇异常震惊,石碑所指的肯定是旁边通体黝黑的古老建筑物,这座古老建筑竟然名为通天塔!难道真的可以通天吗?

    天,乃是人们经常所说的天堂,在修者的世界称为天之所在,是一处美丽而又富饶的地方!传说中,天之所在灵气氤氲,鲜花芬芳,瑶草铺地,美丽的景色让人神驰目眩,是一片富有传奇色彩与所有人向往的美丽地方。

    无数人为之疯狂的地方,想到可能入口就在面前,陈宇如何不震惊?他满怀激动的心,大步向前走去,他想知道所有人都为之向往的地方究竟是怎样的一处所在。

    片刻后,一座巨大的古老石门挡住了陈宇的去路,他来到古老的石门前,仔细观看。古老的石门高大无比,呈敞开状,想必另一扇石门就在对面。古老的石门同样有数十丈之高,散发出一股沧桑久远的气息,石门残破不堪,上半截似乎被一股强绝的力量所摧毁了,只余下半截残破的石门耸立在那里。

    这一路走来,所见到的都是如此巨大的古老建筑,让陈宇感觉自己仿佛来到了一座巨人国一般,自己是如此的渺小。

    那里面可能就是通往天界的门户!陈宇兴奋得想要大叫,父母双亡的他,如今已经没有任何牵挂,自父母逝世后,陈宇便开始将所有心神投入到武学中,转移自己的悲伤绪。

    在一次机缘下,陈宇寻到了一处地方,从中获得了最初级的武学功法,从此,陈宇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武学之上,希望摆脱父母离去的那份悲伤绪,同时,他想让自己强大起来。当陈宇在华山之巅见到如此多的强者,那种睥睨天下的气势似给他的内心点上了一把火,熊熊燃烧着。

    如今,进入天界的门户正在眼前,让他如何不激动,如何不兴奋?

    越过敞开的残破石门,眼前的景象却让陈宇整个人愣了在那里。

    无数人形骨架手持各种残破古兵遥指石门方向,静静地立在那里,虽然他们没有任何生命迹象,但却让人感觉他们依然还活着一般,一股无形的气势威压八方!

    一具具雪白晶莹的骨体到处都是裂痕,似乎只要轻轻一碰,便会碎裂一般,但他们那股强者的威势依然存在。死而不倒!强者姿态尽显其中。同时,一股冲天的杀气透发而出,直冲云宵!

    凌厉的杀气仿佛自亘古传来,浩瀚无比,令附近的气温如冰天雪地一般寒冷,威势惊天地!

    轰!

    突然,一股实质般的杀气余波冲击向陈宇。陈宇大惊,想要后退,却为时已晚,凌厉的杀气余波无比凶猛,刹那而至,将陈宇直接冲击得倒退出去数十丈外,他脸色顿时苍白无比,感觉五脏六腑一阵翻腾,连连吐出三大口鲜血。

    “赶快打坐调息。”一股柔和的能量突然自后背流入了陈宇的体内,柔和的能量自后背而入,途经四肢百脉,在陈宇经脉中缓缓流淌,让他的体顿时感觉一松,陈宇连忙盘膝坐下,调养体内受损经脉。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周围漆黑一片。一团篝火升腾而起,照亮了附近整片地域,篝火中发出一阵树枝被燃烧的噼啪的响声,除此之外,四周一片寂静。陈宇睁开双眼,望着眼前篝火旁的老人道:“谢谢前辈救我一命。”

    在陈宇遭受重创后,一股柔和的能量涌入陈宇体内,帮助他调息的人正是眼前此人,挥手间让一名强者灰飞烟灭,将慈善锢了起来的古怪老人。

    不管之前双方有什么过节,但陈宇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既然老人救了他一命,陈宇也要道一声谢的。

    “你是不想活了,还是觉得活腻了?居然在这里乱跑,差点就丢掉了你的小命,虽然你的小命不值几个钱,但对我来说还是有点价值,这次就算了,下此可别想我救你。”篝火映照着老人的脸庞忽明忽暗,看不清其表

    刚刚对老人有点好感的陈宇顿时感觉自己是否表错了,他苦笑了一声,道:“前辈救了我一命,如果前辈有需要我的地方,请尽管吩咐,我如果能做的就一定会做到。”世界上最难还的就是人,陈宇并不想亏欠别人。

    “但是,希望前辈能够告诉我,这里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所在,这里的如此多的枯骨究竟是怎么回事?通天塔是否真的能够通往传说中的天之所在?”陈宇对这里充满了好奇,但同时,这里也充满了神秘与危险,让人无法窥探其究竟。

    始时,陈宇感觉老人残暴嗜杀,一言不合便无将一人摧毁,所以,陈宇认为这么茫茫白骨地便是老人的杰作。如今,陈宇见识到了更为恐怖的景象,那股仿佛来自亘古一般的庞大杀气,即使是眼前的老人,恐怕也难受承受得住,陈宇不对自己的猜想感到怀疑。

    这里的一切究竟是否眼前此人所为?如果是,眼前老人实力岂不有通天之能?如果不是,那究竟是谁人有如此大能,做出此等惊天动地之事?

    这里的一切,似乎只有眼前的老人才能解释清楚。

    老人伸出枯瘦的手给篝火添加了一点柴火,而后平淡道:“这里,或许是曾经的一处通天之所吧。”

    “或许?”

    “是的。”看到陈宇疑惑的神色,老人继续道:“我并不属于他们中的一员,也就是说,我跟你们一样,是偶然发现并且进入了这个地方,而后因为对这里的一切产生了兴趣,留在了这里,探索其中奥秘,但是,直到现在,我依然没有完全了解这里的一切。”

    陈宇静静地听着老人的诉说。

    “嗯,大概一百多年前吧,还是……嗯,两百年前左右,由于时间太过久远,我早已经忘记了准确的年份,当时,我来到了这里,看到了这里的一切,从那个时候起,我便开始不断地尝试破解这里的一切隐秘,但到现在为止,我仅掌握了部分线索,仍有更多不为人知的秘密可能等待着后人的发掘,也可能永远的埋葬在那滚滚的历史洪流当中了。”

    陈宇彻底被震撼了,老人究竟有多大的年纪了?竟然连准确的时间都无法记住,只知道,老人研究这片骨海般的所在已经很长时间了。

    听老人诉说了很多,陈宇明白,这一切都不是眼前老人的所为,这里在更为久远的年代就已经存在了,老人也只不过是如陈宇一般,是这里一名匆匆的过客罢了。

    两人都对此地一知半解,一切都是从表面上推测出来的,不能证实。最后,陈宇问道:“那刚才我受到的攻击是什么?”

    老人伸出枯瘦的手掌指了指残破石门的方向,道:“你感受不到惊天的寒意与杀气?这些人生前定是绝世的强者,而且并不是如今世人经常挂在嘴边的绝世强者,那些欺世盗名之辈,那些人我直接一根手指就能戳死他!这些强者是真正的,经过鲜血洗礼的真正强大得近乎逆天的存在!可以说,这些强者被称为神也不为过!”

    陈宇对老人流氓的话语感到汗颜,或许世上只有老人这一级数的人才能够如此评论那些绝世强者吧?陈宇望向远处,那里正是耸立着残破石门的方向,在那里,陈宇的确感觉到了滔天的杀气与森然的寒气,仿佛那里是一片生者勿近的死亡之地一般,透发出一股妖异恐怖的气息。

    神吗?的确只有神,才能拥有如此强大的实力。

    陈宇经过试验,凭他如今的修为,集中全力量都无法让古老的石门哪怕增加一点点痕迹,可以想象,石门有多么的坚固,但是,如今的石门却是崩碎了一大半的,这需要怎么样的实力?

    “不仅是你,就连我,想让这扇石门留下点滴痕迹都不能做到,靠,真他娘的邪。”老人说着说着,又露出了他坯子般的话语。

    离开了石门的地方,陈宇与古怪老人出现在另外一个方向,他们不敢再靠近那一片区域,经过老人的描述,石门前无数的白骨所散发出的杀气似乎只是针对于石门,仿佛石门内有某种神秘的力量与之抗衡一般。

    当时陈宇只是越过石门,出现在外围,并不是在石门内,所承受的杀气余波依然差点让他葬送了命,如果处石门内,那会如何恐怖?

    恐怖而又充满神秘的通天塔!强大而又不知份的已逝强者!两者将这片土地更添神秘的色彩。

    陈宇与老人回到了两人第一次“见面”的地方,而后走进了一间房舍之中,点上照明的油灯,屋中顿时明亮了一些。

    普通的房舍,一张椅子,一张桌子,一张,别无他物,非常简单与整洁。点点火光在摇曳,照亮了整间房舍。

    突然间,墙角一片影中出两道幽森的光芒,陈宇顿时有种被野兽盯上的感觉,望之让人生寒。

    “慈善他怎么了?你要把他怎么样?”在这一段时间的接触,陈宇知道,老人只是脾气有点古怪,话语有点坯而已,其它方面还算可以,至少陈宇知道老人并不是滥杀之人,老人如此做肯定不会是为了杀慈善。

    老人找了张椅子拉过来,一**坐下,而后道:“没什么,想让他体内的魔物自己离开而已,不然,这具体以后就不是原来的主人了。”

重要声明:小说《杀神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