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变天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主物 书名:杀神榜
    瞬间杀一人!而且还是与慈善和尚战力相当的强者。如此可见,这位老人的实力确实恐怖无比。

    老人佝偻着躯,此刻的他如一个迟暮的老人一般,上无丝毫能量波动,与一个平常的老人无异,但只有见识过老人出手的陈宇与慈善才知道老人的实力是何其强大。

    陈宇暗暗心惊,一言不合便被无毁灭,此人非常危险!但随后他又坦然,如果老人要出手对付他,只需动动手指便可,但老人如今却并没有透发出杀意,陈宇想不清楚老人究竟要做什么。

    慈善和尚魔光冲天,他的周漆黑一片,完全看不清其体,形成了一种无形的屏障,隔绝一切有形之质。他踏出一步,声音如同万丈深渊一般森寒,道:“你是何人?”

    老人似许久没有活动过一般,伸了伸腰,抬了抬胳膊,晃了晃腿,才慢悠悠道:“你们两个小家伙打架把我吵醒了。”

    老人的动作让人感觉无比滑稽,但却没有人敢笑出来,见识过老人出手的陈宇强忍住了笑意,他可不想被无毁灭。

    雪白一片的骨地上一阵微风吹过,很冷!但不是风吹的,而是老人的话语让人感觉很冷!老人居然敢称慈善为小家伙,不知道他的年龄究竟有多大。

    慈善魔光涌动,话语更加森寒,仿佛从九幽地狱传出一般,杀气透发而出,他冷笑一声,道:“很大的口气,但不知道是否真有如此能力。”慈善一步百丈,瞬间出现在老人面前,一道乌光瞬间扫出。乌光闪烁,伴随着恐怖的厉啸声,如万千鬼神在嘶吼一般,扫向老人。

    罡风浩,吹散了老人额前的一丝散发。恐怖的能量波动在天地间浩,慈善出手毫不留,充满澎湃能量的乌光带万万均之势横扫而出,向着老人的头部扫去。

    似乎近在咫尺,又似乎远在天涯。老人不动如山,静静地立在虚空中,双眼微抬,眼中充满湛湛神光,只见他缓缓抬起右手掌,向着虚空轻轻作握拳状。乌光随着老人的拳头握紧,全部涌向了老人的手中,仿佛老人的掌心中拥有一个无底黑洞一般,竟然将乌光完全吸收了!而后,一股令人无法抗拒的力量澎湃而出,如惊涛拍岸一般,直接将近在咫尺的慈善推出数十丈外。

    明明如此缓慢,让人看得清晰,但却又真正的将慈善的攻击化于无形之中,并且将慈善推拒出去数十丈外,老人实力强大得让人惊叹!

    老人衣袍猎猎,无风自动,他淡淡道:“拥有不错的实力,只可惜这具体不适合你,哪里来,回哪里去吧。”

    慈善周魔光汹涌澎湃,如惊涛骇浪一般,让人感觉无比沉重,莫大的威压透发而出,让旁的陈宇不倒退百丈远,他冷笑道:“你有办法让我回去吗?你的实力纵然强大,又能奈我何?这副躯体我要定了,想救他吗?哼!”

    慈善话语过后,早已残破不堪的大袍一挥,带起一片魔云转逃遁。魔云翻滚,罡风浩,慈善经过对老人的实力探测,深知老人实力实在强盛无匹,如与之真正交手,无丝毫胜算,唯有逃离此地,方为上策。

    “你不可能逃得出这里,这里的一切皆由我掌控。”一道彩光划破长空,将逃出百丈外的慈善锢在虚空之上,而后,彩光裹着慈善落入下方一座房舍之中,随后,老人的声音传出,道:“若肯离去,便任你离去。”

    慈善上的况似乎与陈宇猜测的并不相同,但老人如此做,肯定已经知道慈善的况,陈宇虽然好奇,但也不敢随便出口相寻。开玩笑,两名强者,一名被瞬间灭杀,一名被锢,也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出来,陈宇可不想在这样的地方被杀死或老死。

    再结合老人的行为,此地遍地的白骨与老人的话语,“你不可能逃得出这里,这里的一切皆由我掌控。”似乎这三者之间有什么联系,想想其中的关系,陈宇寒毛不竖了起来。

    这时候,陈宇发现老人似乎正注视着他,想想他的种种行为,陈宇冷汗冒了出来,道:“老人家我可只是来看闹的,并没有打扰你。”

    老人并没有答话,依然在注视着他,看得陈宇毛骨悚然,陈宇离去,但又想到老人的强大实力,凭自己的修为根本没办法离开这里,便怎么也不是办法,只能让自己任凭老人“观赏。”

    不知道过了多久,陈宇只感觉过了一个世纪般漫长,岁月似蜗牛般挪动,久久不到尽头,老人才目露疑惑之色的喃喃道:“很奇怪。”

    陈宇当真想一掌把他拍死,如此对一个人“观赏”如此之久,最后只冒出一句很奇怪?让陈宇异常恼火,鉴于双方实力相差甚巨,陈宇只能隐忍,道:“老人家你奇怪什么?”

    “哦,没什么。”老人闻言,才恍然大悟一般,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陈宇攥着拳头,指节泛白,噼啪作响,却又奈何不得,只能深吸一口气,努力平静一下心,继续问道:“老人家,那我现在可以走了么?”

    老人大摇其头,一副罢不能的样子,还一边道:“不行,不行……”

    陈宇再也忍不住了,这老家伙太让人不爽了,就算被杀死,也不能被气死!陈宇手持一口方剑,迅速冲了上去,瞬间杀向老人。虽然陈宇知道自己并不能杀死他,说不定还会因此而葬送了命,但陈宇只为了出一口恶气而已。

    “砰”

    但事实总与希望相差甚远,一道无形的屏障不但挡住了陈宇的去路,且让陈宇几乎撞得头破血流。陈宇不大骂:“老家伙你究竟想要怎么样!”

    “年青人你太冲动了,让你先冷静冷静。”一道彩光将陈宇笼罩了进去,而后将陈宇扔到了旁边的一条小溪中。

    小溪清澈见底,溪中正悠然嬉戏的鱼儿被惊得四处乱窜。陈宇全湿透,他跳上岸大骂道:“老家伙你无耻,仗着你实力强大为所为,士可杀不可辱,不要以为我好戏弄。”

    老人一步踏出,瞬间便到了陈宇的面前,速度奇快无比,简直让人乍舌。他道:“怎么?你不服气?如果你有比我强的实力,你依然可以将我**于鼓掌之间。”

    陈宇暗暗发誓,如果有出去的机会,一定要好好修炼,将来把这死老头子蹂躏得要圆要扁。现在也只能想想,陈宇收敛了一下怒气,道:“你究竟想要我如何?”

    “研究。”

    “我X%#¥……”陈宇飞遁而去。但又瞬间又被锢了回来。

    “你对这上面的刻痕是否有印象?”老人锢着陈宇,来到一座高大的古老建筑前,对陈宇问道。

    高大的古老建筑耸入云霄,通体黝黑,上面刻满了各种奇异的花纹,古朴沉重的气息铺天盖地而来,如匍匐着的巨大猛兽一般,震撼人的心灵,让人灵魂都在颤栗。同时,一股亲切感从陈宇的内心深处浮现而出。

    刚才陈宇慑于老人的变态实力,根本没有注意到这座古老的建筑,如今,他却真正感受到了古老建筑物的与众不同,与那熟悉的气息。

    陈宇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古老建筑,双眼湛湛光芒透发而出,连接到了古老的建筑物上,仿佛沟通了天地本源,一股奇妙而又玄异的感觉充斥在陈宇的心间,久久不息。

    金光涌动,陈宇周布满了金色光辉,在其体外腾腾跳动,光辉如耀眼的阳光一般,璀璨无比。陈宇静立建筑物前,一动不动。

    一一夜后,陈宇才从那种奇妙的感觉中清醒过来,一股奇异的能量充斥全,瞬间将老人加在陈宇上的锢冲开了。陈宇体中的骨骼一阵噼啪响动,疼痛的感觉充斥体的每一寸地方,让陈宇忍不住仰天长啸。

    老人感觉陈宇上的锢被冲开后,立时感到不妙,但又无法阻止,一股特别的能量将陈宇笼罩了起来,外人根本无法窥探,老人只能焦急的在外等待。

    能量罩内,陈宇全散发出金色光芒,道道能量光束将其全贯通,能量的膨胀感与体骨骼变化发生的疼痛感让陈宇异常难受,似乎有爆体而亡的危险。

    澎湃的力量的陈宇体内不断冲击,汹涌的能量如翰海一般,深不可测。璀璨光芒照耀十方,让这片天地仿佛多了一轮太阳一般,强烈的能量光束席卷上高空,光芒千万道!

    三过后,所有能量渐渐收敛,陈宇张开双目,两道冷电瞬间出,光彩夺目,冷冽无比。周浮现出一道道朦胧的影迹,似人似妖,似龙似兽,无数的灰色魔影浮现在陈宇的周,最为清晰的是一条刻满了无数古老神纹的黝黑铁索,它穿过各道魔影,重重叠叠,仿佛将之牢牢地牵连在一起一般。

    “哗啦啦!”

    万千魔影浮现,刻满了无数古老神纹的黝黑铁索被挣动得颤动起来,发出哗啦啦的响声,他们似乎在挣扎,在嘶吼,在咆哮……

    风云变幻,大地震颤,虚空中无尽乌云翻滚而来,道道惊雷闪现而出,仿佛天崩地裂一般,让茫茫白骨地都猛烈的摇动了起来。

    “喀嚓……喀嚓……”

    白骨地中,一只雪白的骨掌挣动了一下,而后,雪白的骨掌撑住了地面,在一阵骨骼的摩擦声中,一具残破的骷髅竟然从白骨地上站立了起来!

    仿佛起到了一个效应一般,白骨地上无数具骷髅开始挣动起来,缓慢地从地上爬起,骨骼摩擦发出的声音不绝于耳。片刻后,白骨地上出现了一片茫茫的白骨大军,他们手中持掌各色残破古兵,仰天挥舞,似乎他们也在咆哮!

    眼见茫茫白骨地一阵乱,老人大惊失色,仓惶逃窜,消失在茫茫骨海之中……

    陈宇仿佛对外界完全没有任何感觉,他手举自配带的那口方剑,方剑直指南天,他仰天长啸。乱发飞舞,衣袍无风自动,此时的陈宇透发出的恐怖能量让躲在远处的老人都在心惊,此刻的他如一名古代帝王一般,磅礴的威压浩八方,仿佛要传向整个九州。

    陈宇周浮现出的万千道魔影越来越清晰,巨大而又刻满无数古老神纹的黝黑铁索发出一连串的响声,哗啦啦作响,如一条神龙一般,连接着每一道变得越来越高大的魔影。

    “轰隆隆”

    整片九州大地在震颤,乌云翻滚,雷电轰鸣,天空暗淡无光,尽是无尽的黑暗,一幅如末来临一般的景象呈现在所有人眼前。九州所有人皆震惊无比,众多平民百姓赶到各处庙堂祈祷,企求天神息怒,莫要降灾难于世间。

    九州各地一片恐慌,众多人民四处奔逃,躲过这一场末浩劫。祭祀,观星师等不断举行各种仪式,晓知天下之事,浩劫之时,做好各种抵抗措施。

    与此同时,九州各处凶地白骨累累,他们皆自沉睡中清醒过来,手持各色残破古兵,直指南天,不断挥舞。吼啸之音如实质化一般,响彻整个九州!

重要声明:小说《杀神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