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节 风流情债难苦诉(2)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牧童译丛 书名:第三者潜入
    他摘下墨镜,用他那仍然充满魅力的一双眼睛盯着杜文娟片刻。忽然,他一把抱住女人,狠狠地摔在上。

    “啊,不行,不可以啊?”

    王力伟根本不予理采女人的低声呼唤,用可怕的力气,非常粗暴地把杜文娟的衣服扒开。

    “不行,绝对不行”女人凄惨地挣扎着,而王力伟却毫不留,依然我行我素。罩之类的东西,他根本就没有耐心一一解开,而是狠狠地一拽,便仍到底下去。见到女人仍然在使出吃的力气反抗,他索躺在女人的边,用腰部压住她的右胳膊,在用自己的左手握住女人的左胳膊。这一下,杜文娟的双手便失去了自由。继而他用右腿牢牢地按住女人的双腿。巧妙地动作彻底束缚了杜文娟。他用自己的右手自由自在地扒掉女人上唯一的一件避羞物。

    现在对于杜文娟来说唯一的就只剩下一张嘴了。但她又不敢放声大叫,她现在是进退两难。

    “别这样,王力伟,这绝对不行,绝对不能这样?”

    女人上的衣物终于被扒光了。他开始自下而上地抚摸起女人的体。杜文娟死死地贴住两条腿,妄图守住最后一道防线。然而这是徒然的。只见他用自己的膝部重重地顶了一下女人并拢的膝盖中间。女人便通的呲牙咧嘴,立刻翻开了双腿。男人不失时机地翻骑在女人上。杜文娟闭了一下眼睛,狠狠地朝男人的脸上吐了口唾沫。白色的唾沫向王力伟飞去,正好粘到他鼻梁上。他猝不及防,怔了一下,有节奏地**的下动作戛然而止。杜文娟不失时机地从他的低下挣脱出来。几乎与此同时,杜文娟的脸蛋上被男人粗大的手掌狠狠的扇中。杜文娟象一团被破麻布似的滚落到下。这一一巴掌实在打的不轻,打得杜文娟两眼直冒金星,头晕眼花。

    “你,你他吗算什么东西,敢打老娘,老娘和你拼了”

    男人又飞起一脚,重重地踹在女人的腹部。

    “啊...”她不由自主地哀叫一声。来自腹下撕裂般的痉痛使杜文娟连气都喘不过来。她双手捂住腹部同充满恐惧的眼神看着王力伟。男人以前那一双美丽的眼睛里,此时,喷出一道道凶狠的光芒,使得女人毛骨悚然。杜文娟感到如果对方再来第二脚,自己恐怕连命都难以保存。面对突如其来的一正拳脚相加,吓得杜文娟一时不知所措。

    “过来”

    她哆哆嗦嗦地爬到边,握住男人伸来的手,吃力地躺在他边。现在的她和刚才简直判若两人,对男人的命令百依百顺,唯命是从。

    杜文娟的防线彻底被击溃了。说来也怪女人因恐惧而僵硬的子,经男人一整抚弄,便徐徐作出反映。她开始吐出兴奋的呻吟,伸出手脚胡乱地纠缠着男人的体。来自异的刺激远远超过来自恐惧和耻辱的刺激。

    她希望这种状态永远持续下去。

    当杜文娟兴奋得神魂颠倒之际,她上的负荷忽然减轻了。两个人第二次狂欢结束了。狂欢一结束,恐惧与耻辱又袭击了她。她不由地流出了眼泪。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看到男人没有任何反映,杜文娟止住泪水,穿上衣服。她下了,坐到沙发上不安地望着王力伟。王力伟仍躺在上,向天空吐着烟圈。

    “王力伟...”冲破令人窒息的沉默,杜文娟轻轻地喊了一声王力伟的名字。而男人没有任何回应。

    “你到底是什么人?”杜文娟不死心地问道。

    “......”

    “你,你难道是专门欺负女人,从女人上骗钱取财的下流之辈吗?”

    “......”

    “你怎么不说话呀,你究竟想要我干什么呀?”

    “你没有必要知道这些”

    “你要这样一直欺负我吗?”杜文娟假装楚楚可怜地说。

    “你,以后随叫随到就是”

    “不行,从今天以后,我们不会再见面的”

    “我奉劝你最好还是乖乖地听我的话”

    “你到底想把我怎么样?”杜文娟真想大哭一场。

    “一直到我不在需要你的时候。也许是一年,也许是十年”

    “不,这是不可能的。你到底想要什么?”

    “除了你的子,我什么都不想要”

    “你时不时需要钱?要钱,你尽管跟我开口就是”

    “我不需要钱。要钱,我随时都可以弄到手”

    “收下吧,这是十万元支票,已经签过字的,只要拿到银行就行。你拿上吧,就算是我的一点心意”杜文娟从挎包里拿出一张支票,放在桌子上,说道。

    “不必了,你给我收起来”

    “这是给你的”杜文娟刚要站起来。

    男人伸出食指叫道:“我还没有许你回去,游戏还没有结束。脱下衣服给我过来”。

    “我要回去,我没有时间陪你玩啦?”

    “不行,在我还没有许你离开的那一刻,你是不可以离开这里半步的。脱掉衣服上,这次我们将换一个方式,慢慢来玩儿。”

    “不行,我,我必须回去”杜文娟的声音已经是有气无力了。

    “怎么,难道还要我亲自请你到上去。杜文娟,我警告你,我的耐心是有限,你做好不要让我再重复一遍”

    杜文娟彻底绝望了。衣服再次离体而去,被她的主人无的抛弃。

    杜文娟从王力伟那里放出来,已经是晚上的十点以后的事了。

    经过长时间的残酷折磨,杜文娟已经筋疲力尽,走起路来都摇摇晃晃地。她现在的心沉重无比。一想起将来要发生的事,她就毛骨悚然,心惊跳。

    没想到这次的避暑之旅,竟然会惹出这样的祸根。这真是引火烧,给自己带来灭顶之灾。杜文娟在诅咒着自己。

    夜深人静,再加上大雨天,街上已经看不到出租车的影子了。杜文娟只好一步一步慢慢走回自己的家中。

    杜文娟一**坐在丈夫对面的沙发上,长长地吁了口气:“回来晚了,对不起”。

重要声明:小说《第三者潜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