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节 风流情债难苦诉(1)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牧童译丛 书名:第三者潜入
    酷的大地终于降温了,又到了树叶凋零的秋季。

    秋风瑟瑟,秋雨绵绵的九月下旬某一天。一个披雨衣,面带墨镜,手提旅行包的大汉走进XX城市最豪华的WH饭店。他直接穿过前厅直奔总台。

    “给我预订一个房间”他在订单的姓名栏里添上自己的名字“王力伟”,三个字。

    “您的房间是0615号”

    他接过房间钥匙直接走向电梯。

    到了十层,他走出电梯来到法国餐厅。在那里他订了一桌(小桌)很名贵的法国菜肴。整整花了他一个半小时的时间,才把它吃完。

    用完餐,他并没有直接付餐费,只是在餐单上写下自己的姓名。收银台的小姐接过签单对照一下住宿单上的房间号码和顾客签名后,报以微笑。

    不久,他便来到自己登记的房间。

    王力伟打开窗户放眼望去,马路一角一览无遗。他掐灭手中的香烟,拿起电话听筒,按动了键盘。听筒里传来银铃般的少女声音。

    “喂,请问这里是杜文娟女士的家吗?”

    “是的,请问您是哪一位?找我们夫人吗?”

    “是的,麻烦你叫一声杜文娟女士,好吗?谢谢你”

    “您是谁?是哪一位?”

    “我是你们夫人的好朋友,请你换一下她,谢谢”

    “夫人正在休息”

    “叫醒她吧,就说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电话,非要她亲自接起不行”

    “夫人吩咐过,在她休息时,任何事都不要打扰她”

    “哟,好美的声音哦。我有很重要的事,你还是把她叫醒吧,麻烦你了,美丽的女士。谢谢”

    “嗯...那好吧,您稍等”

    听筒里传来杜文娟不耐烦的嘟囔声。

    稍后传来杜文娟傲慢地声音。

    “你是谁?”

    “非常抱歉打搅了你的午休,实在对不起”

    “你是哪位”

    “你应该就是杜文娟女士吧?”

    “嗯,你是....”

    “我是王力伟”

    “......”

    “还记得我吗?”

    “你,你怎么知道我家的...”杜文娟用颤抖的声音问道。

    “我何止是知道你家的电话。我还知道你丈夫叫刘强,现年三十八岁,是国内某著名大公司的常务副总。你丈夫长的一副书生样,材瘦小......还要我继续说下去吗?”

    “够了,你别在说了”

    “不要这么紧张吗,听到我的声音,你应该感到高兴啊”

    咔嚓!电话中断了。男人露出狰狞的笑脸,按一下重拨键,电话很快就通了。

    “喂,单方面挂断电话,是不是缺乏一点修养?上回是不辞而别,如今,又是撂下电话。你太不像话了”

    “请你以后不要再往我们家打电话”

    “杜文娟女士,你听着,我现在要请你回来,马上出来。否则,我就马上直接到你府上登门拜访”

    “不行,这万万不行”

    “那我现在就立刻到你府上,你先等等我,我一会儿就来,哈哈....我...”

    “等等,你现在在什么地方?”杜文娟似乎下定决心,连忙说道。

    “WH饭店0615号房间”

    “不行,那里不可以,我们应该换个地方?”

    “杜文娟女士,以后当着我的面,你最好不要说不行之类的话。赶快来这里,我不想在重复一遍”

    这一次,是男人单方面撂下电话。他悠然地脱下衣服,走进浴室。为了好好地享受这一顿美餐,也为了对方,他觉得必须以干干净净的体来迎接她。

    她从来都没有接到过如此恐怖的电话。睡意早已烟消云散,她浑冒出冷汗,眼前一片模糊。她想尽力保持镇静,可七上八下的心里却怎么也平静不下来。

    她随手拿上一件衣服,揣上十万元的一张已经签好的支票,匆匆忙忙地走出家门。家中的豪华小轿车已经让丈夫开到公司去了。如果是在平时,她只需要一个电话打过去,丈夫就会命人把车送回来。这次杜文娟根本不敢这样做,即使有那辆车在,她也必须打出租车。

    望着窗外瑟瑟的秋风,她顿时感到自己眼前的处境非常危险,非常悲惨。

    WH饭店不分昼夜,门庭若市,熙熙攘攘。站在这宏伟的建筑前面,很多人都会产生一种畏缩感,觉得自己无比渺小。在这里,家境寒酸的工薪们吃上两杯酒就会花掉一个月的工资,一杯饮料再加上一首醉酒歌女的靡靡之音就会花掉他们几月的工资。

    杜文娟一改往贵妇人般的风度和威严,惊慌措施地穿过了饭店大厅。她不敢经直走到电梯口。因为她知道丈夫的公司就在离这座饭店不到五十米的地方,且她的丈夫也经常出入这座饭店。

    她先是坐到大厅角落的沙发上仔细地观察一阵周围之后,认定确实没有老面孔后,才站起来。她心里准备对付现在最糟糕的局面:在电梯门口处碰到丈夫。我必须面带笑容,使自己看上去很开心,然后,走上前去,主动和丈夫打招呼,要显得亲点。如果丈夫要问我到那里去,那么我就回答,是到茶座中会个老朋友。最后抚媚地瞟他一眼,装成时间来不急似的,迅速走上电梯。

    幸好,电梯里只有她一人。她按下标有“6”的升降键盘,屏住呼吸盯着电梯显示器上的数字。当电梯升到6层时,自动门无声地打开了。她长长地呼了一口气,走下电梯。

    铺上地毯的走廊死一样的寂静。借着走廊的灯光,杜文娟观察了一下空无一人的走廊,她咬咬牙齿,往十五号房间走去。

    既然事已经发展到这一步,想回头那是不可能的了。既然已经来到这里,就跟那恶棍讲清楚,不准他再往家里打电话,杜文娟心里想着。

    杜文娟来到五层房间门前。她强迫自己颤抖的手,喘着粗气,按动了门上的门铃。

    铃声未落,门开了。恰好这时走廊那一端传来说话声。杜文娟来不及多加考虑,急忙一闪,进了房间。

    “关上门”杜文娟轻轻地推了一下门。房门便无声地被关上了,并自动锁住。

    王力伟只穿短裤斜躺在上,咧着嘴笑了笑。他仍然戴着墨镜。

    “久违了,我美丽的女士。欢迎你来到这里,呵呵”

    “你为什么要见我?”杜文娟用不安地眼神看着王力伟。

    “你着急什么?我们坐下来,再慢慢细聊,有的是时间”

    “我没有那闲功夫。快说,你到底找我是为了什么?”杜文娟站在原地一动没动地盯着王力伟说。

    “你要理由是吗?理由很简单,我想你,我非常地想你”王力伟懒洋洋地站起来说。

    “别靠近我,我们的关系早在那天晚上已经不存在了,已经结束了。请不要再拿那些事来要挟我,我不怕”

    “干嘛这么正经?”王力伟向杜文娟走来。杜文娟向后退一步靠在墙边。男人手抬起来向杜文娟的脸上摸去。杜文娟浑的汗毛都竖起来了,活像无数的虫子在脸上爬动,吓得杜文娟慌忙打掉王力伟的手。

    王力伟面带笑容,用手指指窗外,说道:“那个大楼就是你丈夫上班的地方吧?”

    杜文娟连忙一个箭步抢过去,拉上窗帘。

    “你太卑鄙了,你到底想在我的上得到什么?”

    “你真的想知道我想在你上得到什么吗?你真的想知道?”

    “你说啊,到底是什么?”杜文娟发疯似的说道。

    “你的**...”

    她顽强地遥了遥头,说:“这是绝对不可能的!我们之间是不会有第二次的。我是有夫之妇,请你理解我的苦处”

    “理解”王力伟冷笑着打开桌灯,干脆脱下上仅有的短裤。他走过来用手轻轻地抚摸着杜文娟的头发。杜文娟浑颤抖着。他的两只胳膊搂住了杜文娟的肩膀。她仍然一动不动。

    当他的脸庞向杜文娟的嘴唇贴过来的时候,她突然用力推开男人,用颤抖的声音说:“别,你别这样。别,别碰我,求求你了”。

重要声明:小说《第三者潜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