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不可预料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肯普法 书名:肯普法契约
    “嗯?奇怪了,怎么回事?”我站在提款机前面疑惑的说。

    “怎么了?”小辛从背包里探出了脑袋。

    “我记得我现在应该只剩下9000元了啊,怎么会有5万多,别和我说这是利息。”我指着屏幕上的金额。

    “呃…”小辛摸了摸脑袋,看来它也觉得很不可思议。

    随后我又查了查,除了“那个世界”有给我寄钱以外,貌似就没有其他人寄钱给我了。

    嗯?那是怎么回事呢?

    这个钱是我的没有错,但是多出来的部分从哪来来的?

    我想闭上眼睛进入任务系统查看我完成的任务时,后面传来了吵闹声:“他妈的,你好了没有!”“我靠,去钱你要十分钟么?”“小兄弟,快点好不好?”

    后群众的表尽显人生百态。

    无奈之下,我只能拿起5000块钱离开了银行,这些钱是我用来给林晓诗买东西的,她照顾永天很是辛苦。

    …

    “究竟买什么好呢?女孩子喜欢的东西我可不知道呢。”

    “那就买点游戏碟吧。”小辛再次把头探出背包。

    “谁像你啊,算了,买点零食好了。”

    精挑细选十几样零食和一些生活用品以后我来到了1920号病房。

    林晓诗应该已经在那里多时了,更值得一提的是南宫月也在那里。

    “顾行锋你来这里干什么?”南宫月从椅子上站起来,面带微笑。

    我摸了摸脑袋说:“看看永天呗…晓诗,这些是给你和永天的。”

    我从袋子里拿出商场里买来的零食、一些生活用品和四千多块钱的时候笑了笑。

    “那怎么好意思呢?”林晓诗没有接过去。

    “我和他是哥们,也和你是哥们,哥们之间是没有什么好见外的。”我找了一个比较说的通的理由。

    “你介意让毅萌和维士知道你的真实份吗?包括永天的事。”南宫月问晓诗,哦哦,这个问题很尖锐嘛。

    “这个…嗯,不介意的。”晓诗说话的时候看了看我,脸上出现了红晕。奇怪?我有做什么吗?

    得到同意后,我打了个电话通知毅萌和维士过来。

    没过多久,我听到了两个男生在大喊大叫,没错,他们来了。

    他们一冲进病房就爬在永天指着骂他白痴骂他傻,搞得南宫月和晓诗一阵奇怪。可是我知道为什么,理由和我一样:为什么不早点说你出事了?

    “这位是?”维士看着晓诗问道。

    “林晓诗,永天…的妹妹。”我帮晓诗回答了问题。

    “哦哦,是美…呵呵,辛苦你了。”维士好像意识到了这种场合不适合开玩笑。

    毅萌看着永天抓住他的手,沉默着坐在头,并没有说话,也许他在想关于永天的事吧。

    “会长,过来一下。”我拉着南宫月的手走出了病房。

    “不要叫会长,叫我南宫月…有什么事么?”南宫月靠在了病房的门前。

    “我知道肇事者是谁了,我现在正在考虑怎么样解决这个问题。”

    “是谁?”

    “金副市长。”

    “什么,”南宫月停了停,接着微笑的说:“来头不小嘛,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事?”

    我用手指头抠了抠墙壁:“我怎么知道怎么处理?正是因为我不知道所以我才来找你啊。”

    “他肯定知道自己撞了人,可是不敢承担责任,选择了逃避。光凭这一点我觉得我们就不能对他心软。至于你想怎么做嘛…我管不着,虽然我有说我会帮助你,可是我不想帮助这种方面的事。”南宫月看上去满脸无奈。

    “是吗?”我一时语塞了,本来想也许她能帮助到我什么,看来是我希望太大了。

    随后我和其他人道别了之后,离开了医院。

    我确实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种问题,那我该怎么办呢?放任不管那是不可能的,因为任务的完成有时间限制,可能我会得到处罚。并且我良心上也过不去。

    “哇靠,究竟该怎么办呢?”我对着电线杆猛敲了几拳,结果弄出好几个拳印。

    呃,好像做过头了。嗯…没有人看见,撤退….

    回到家里我才发现我刚刚的做法和那个金副市长很像,即使我这个错很小,但质也是一样的…

    我犹豫了一下,带上几百块钱,来到了刚刚的电线杆处,递给正好在那里巡逻的警察同志匆匆离开了。

    别说我是白痴,我只是不想做那种人而已。

    晚上,吃过晚饭之后我就去睡觉了,模糊中我感觉我好像起来过。

    …

    第二天我在厕所刷牙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敲门,我放下牙刷跑过去,打开了门,抬头一看,原来是老妈。

    “昨天你去哪里了?”我摸不着头脑,老妈昨天晚上都没有回家,而且连电话都不打给我。

    “不好意思啊,昨天晚上我要处理点事…”老妈走进客厅,我跟了上去。

    老妈喝了一口水之后说:“你老爸昨天晚上和我打电话,我要回美国去了,公司里很忙,你爸处理不过来。”

    回美国?中国才是你的家吧?崇洋么?

    如此之类的问题出现在了我的脑海里。

    算了,问太多也不好,我又跑回浴室刷牙。

    “锋锋,我们S市的金副市长和他儿子成植物了耶。”

    什么?

    含在嘴里的水“噗”的一下喷了出来,把镜子弄湿了一大片。

    “怎么回事?”我慌忙的跑到客厅,我并没有找他们麻烦啊。

    “嗯…”老妈翻到A1版,念着报纸上的内容:“昨凌晨三点,广东省S市副市长金耀国和长子金秋国,在家中受到不明人物的袭击…副市长金耀国和长子金秋国,被不明凶器所伤,中数刀…在搜查证据的过程中,发现金副市长贪污赃款数百万元,目前正由特侦组侦办中。另金秋国疑似犯多起刑事案件…被判死刑…”

    老妈后面的话我一句都没有听进去。

    这些事是谁做的?

    那么做这种事有什么意图?

    这代表着什么?

    正当我在思考这些问题的时候,我被老妈打断了。

    “你有心事吗?”老妈走到我边拍了拍我的背。

    “不,没有。”这些事不和你们说比较好。

    吃完早饭之后我带上了小辛前往银行,结果让我大吃一惊:

    您目前剩余的余额为:94000元。

    紧接着我走到一个没有什么人的地方,闭上了眼睛,进入了任务面板:

    任务编号:C07451

    状态:已完成

    任务内容:调查两年前的车祸…

    完成要求:查明真凶,许当场杀死…

    任务奖励:40000(已上调),获得危险感知。

    “难…难道说…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我做的?”我断断续续的从嘴巴里吐出了这句话,带来的,是无尽的恐怖…

    国际惯例:求票求收藏,顺便问一个问题,小肯我把《肯普法契约》变成第三人称的小说好吗?请大家在书评区回答问题哦~

重要声明:小说《肯普法契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