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惊人的真相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肯普法 书名:肯普法契约
    (最近的是永天章节,可能大家会觉得,有点无聊。wWw.没有办法的哦,我要让一个人...剧透了,呃,总之呢,永天章节是铺垫。等永天的事结束了之后呢,就是大家非常期待的外国战斗啦~~~~还是一句话,求票票求收藏求推荐~完毕)

    “两年前的S市洪华路,一个宁静的夜晚,一名少年的生命差点消失在这里。虽然死神与他擦肩而过,他并没有命丧于此,可是命运带给了他无尽地痛苦。”我背了一遍任务的开头简介。

    也不知道是谁写的任务简介,那么烂,牵扯到的任务内容并不是太多。

    两年的风雨并没有洗去这里的血迹,我俯下去看着那些血迹,希望能从中得到什么内容。

    “不可能的啦,你太天真了。没可能凭这点就得到什么资料的。”

    “那你说该怎么办?”

    “从周围入手,那里不是有一家小卖部吗?你可以去那里问下。”南宫月指着一个不太显眼的地方,我顺势望去,果然有个小卖部。

    “那个,打扰一下,能问个问题吗?”我问正在玩游戏的一个青年,看上去二十出头,上的服装搭配和外貌很不协调。

    “他妈的哪个家伙啊,我在玩游戏,吵个毛啊,”那个青年不耐烦的转过头来,可是看到我之后表马上变了一个样,露出了和维士见到我一样的兴奋的目光:“小姐,有什么事?尽管问。”

    美女的力量是无穷的,事实再次验证了这句话。虽然我不愿意承认我是美女,但是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我想问一下,你知道两年前这里发生的车祸案件吗?”

    “你算是问对了人啦,那个时候我正在看书,被一个急刹车的声音吵到了,我很气愤地跑到外面去,可是看到一个初中生血模糊的倒在路边,样子好恐怖。他旁边有个女孩子在哭。”不会搭配服装的青年做了一个被吓到的表

    “然后呢?”

    “我拨了120,叫救护车过来,没过一会儿医生们把那位初中生救走了,那个女孩子也跟着去了。”

    “那你知道他被送往哪里了吗?”

    “呃…好像是…S医院。”不会搭配衣服的青年想了想说。

    “好,谢谢了。”

    “你能告诉我你的联系方式吗?”

    “不能,拜拜。”我扭就走,这种人最近遇到太多了,要联系方式的方法一点新意都没有,不过如果是以前的我,见到美女可能也是用这样的方式吧。

    南宫月见我问完后,跟着我一起来到了S医院。一路上她并没有说话。

    S市很大,也很繁华,在中国的发达程度排名绝对是前三。虽然发达,但是素质低的人还是有很多。

    医院的患者即使在工作,也非常的多。我们找了一位白衣天使问了那个伤者所在的病房。当然,过程十分的麻烦,护士问这问那的,幸好南宫月的嘴巴很厉害,很快就摆平了这位白衣天使。

    “1920号病房…在这里。”南宫月推开了门,我和她走了进去。

    病的周围摆满着各种的电子仪器,上躺着一个少年,脸色苍白,显得十分憔悴。尤其是他的体,可以用皮包骨来形容了,看上去很可怜。可是我却发现他很像我认识的一个人。

    但是,是谁呢?

    我靠近那个少年,盯着他看,希望能从他脸上知道他的名字。

    年轻的脸蛋上却透露出本不属于的苍白,瘦弱的手臂无力的摆在上,如果远远望去,可能你会觉得他正在睡觉。是的,他是在睡觉,一睡就睡了两年。

    “我觉得他很像我认识的一个人啊…”我指着上的少年说。

    “谁?”南宫月问道。

    “不清楚,只是觉得我肯定见过他,而且关系好像还很要好。”我肯定的说,是的,他好像是我初中认识的人…太瘦了人不出来。

    “陈永天?”南宫月俯看着一张纸,貌似写有患者的名字。

    “对对,就是他…哎?你在说什么?”我好像听到了不得了的东西:“你在说一遍。”

    “陈永天。”南宫月确定自己没有看错。

    不可能啊,永天还在上学,同名同姓也就算了,可是长相一样的话,实在是不可能,这又不是小说。

    “你是…是骗人的吧,不要开玩笑了好不好?”我感觉我的笑容有点扭曲。

    “没有啊,你自己来看。”南宫月举起了那张纸。

    上面写的三个字,不管我怎么看,绝对是:陈永天。

    “等等…现在永天是否是永天我现在还不清楚,也就是说…”我把头转向病上的那位少年。

    虽然和初三的时候比起来,瘦了很多,但是肯定是他。

    怎么会这样?那现在的永天又是谁?

    “咔——”病房的门被推开,进来的人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1.64左右,材非常的小可,给人一种很想保护她的感觉,可是她是谁?来这里做什么?

    “锋哥?!”女孩看到我叫道,然后脸色大变马上用手捂住了嘴,转想跑。

    出于本能,我马上冲上前抓住了她,然后关上了门。

    “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是顾行锋?”我问道,南宫月也一直看着这个女孩。

    “…不知道。”这个声音听起来也有点耳熟。

    等等,她右手袖子里的东西是什么?我马上揭开她的袖子,结果我看到了蓝色的手环,而且有一个细小的疤痕,那个疤痕和我在高一的时候和永天打闹不小心弄伤他的疤痕一摸一样。

    “你是谁!”我感觉我浑在颤抖。

    “好吧…”女孩停了停:“我不是永天,对不起,我一直以来都在骗你们。”

    她说完眼泪就掉了下来,对于流泪的女生我也不好说些什么,向来我不就擅长处理这方面的事

    事的变化总是进展的很快。

    “你能告诉我,你的真实份吗?哥们。”我拍了拍她的肩膀,我觉得这样比较好,叫哥们会让人很舒服,毕竟怎么说她也是和我们生活了好一段时间了的,而且相处的不错。

    “我…我是永天的妹妹,名字叫林晓诗。”她显得特别的委屈,是啊,我刚刚的口气太冲动了,我承认,我有错。

    永天曾经好像跟我说过,他有个妹妹,不过当时我认为他是开玩笑的,竟然是真的!眼前的这个女孩只有一点点和永天相似的地方。

    “你为什么不告诉他们永天的事?”南宫月发话了。

    “哥哥他都是因为救我,我当时太贪玩了,结果…结果他被车子给撞了,”林晓诗用手擦眼泪,我递给了她一张纸巾,她接着说:“他在昏迷前跟我说,不要让你们知道,他不希望你们担心他,如果他死了,就说他去了国外…他还有一句话没说完,就晕了过去…”

    我转头看了看躺在上的永天。

    永天,你这样做不值得啊。有病有伤的老是自己一个人承担,到现在也是一样啊。

    “可是并没有如他想的一样,他没死,成为了植物人,你就…”南宫月走到她跟前,轻轻的抱住她。

    “是的…我在想哥哥也许会醒来,然后我就扮演他来替他上学,因为他还有苏醒过来的可能,只是时间不清楚。”林晓诗的表让人看起来很心疼。

    后面我有和她聊了一下,才知道这两年来她吃了不少苦啊,光是扮演她哥哥做不属于女生该做的事已经很辛苦了,不过还好成为了肯普法,从一定程度上减轻了一些压力。

    “你爸妈知道吗?”我问了一个很白痴的问题。

    “知道,他们同意了。”

    永天的父母也和我、南宫月的父母一样,时常不在家,更重要的是永天他们家是离异的家庭,具体原因我不是太清楚。不过每周他们会相聚一次,当时他们听到这个消息,肯定是被吓坏了。

    “这两年你上万学后都直接过来照顾永天?”我问。

    “是的,不过没关系,我要照顾到哥哥好起来。”林晓诗含着眼泪笑了笑。

    真是难为了她了,一个十几岁女孩子要做这么多事

    “你为什么和平常的时候不一样,其实我很早就觉得“永天”的不一样了,不过现在应该叫林晓诗了。”

    “化妆什么的,这个我很在行。”

    后来经过了解,才知道她每天都要抽出个时间来化妆,以保持和永天很像的样子,化妆终归化妆,是不可能从一个人变成另外一个人的。从很多方面就能察觉出来,不过她在表演永天的猥琐方面倒是演的很好。

    他们的兄妹之让我非常的感动,她照顾了她同父异母的哥哥两年。这两年的艰辛是常人无法想象的到的。

    “那个…我们还算是朋友吗?”林晓诗轻轻的问了一下。

    “不,不是朋友。”

    林晓诗的眼神黯淡了。

    “是哥们。”我说。

    在我们告别永天的妹妹晓诗之后,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从她那里,我了解到了很多事

    冲着永天是我哥们这个理由,这个任务我必须要快点做完,还永天一个公道。

    “今天就做到这里好了,有一个好的状态是关键。”南宫月牵着我的手说。

    “是,你说的很对。”刚刚在病房时我就变回了顾行锋的样子,我继续说:“可是我心里总是有个东西堵着。”

    “你流眼泪了?”南宫月停了下来。

    “没有啊。”我也停了下来。

    “这不是吗?”南宫月用手擦了下我的脸,这个时候我才意识到我刚刚好像留了眼泪。

    “不是…”我抬头看着星空。

    天空总是这样一种颜色,可是每次带给我的感觉都不一样,有的人总是在抱怨天气不好或是什么不好,其实,是他们心态不好而已。

重要声明:小说《肯普法契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