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对战(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肯普法 书名:肯普法契约
    南宫月的脸上充满着浓浓的杀意,和平时判若两人。

    我握紧了冰剑,毕竟我不能伤害她,她只是陪我对练的一个女生而已。

    “我让你,你先动手吧。”暴力南宫月满不在乎的说,我对她的口气很不爽。

    “恭敬不如从命。”我拔剑对她刺去,可是她却随意的一挡,接下了我的攻击。

    接着我又瞄准她的腰部刺去,而且在攻击的时候还做出了几个虚式,我以为这次能够伤到她的时候,结果还是被她给挡开了。

    “你就这点本事?”暴力南宫月用鄙夷的眼光看着我,继续说:“你很想知道对吧?为什么我和刚才那么不一样。”

    我没有说话,一直盯着她。刚刚我对她的攻击完全是用上了全部的力量,可是她对我的攻击好像根本就不在乎。我的自信就这样一下子消失了。

    “我并不是你认识的那个南宫月,但现在由我来代管她的**。每当战斗的时候,如果她无法击溃对手将会由我来继续,假如我有强烈的战斗**,那么我也可以直接控制她的体…我们就像是两个人,不过是用同一**的两个人。”

    这难道是传说中的自卫格?看来之前的一切可以解释的通了。

    “小菜鸟,以你目前的水平是打不过我的,算了,我也没有和你玩下去的兴趣了,希望下次再见面的时候你能让我稍微惊讶一下,我对你很感兴趣…”暴力南宫月说。

    没等我问问题,她的眼睛再次变得十分空虚,不一会就恢复平常那清澈如水的眼神。

    “她又出现了…你没事吧?”南宫月收起飘雪,走近了我。

    “没有关系。”

    我的大脑里出现任务已经做完了的提示。

    “时间已经快到了,走吧。”南宫月挽着我的手臂。

    我们四处找了找永天,可是他不知道跑去哪里了。无奈之下只能离开旧机场,回到候机厅。

    靠在椅子上,我无聊的等待着爸妈的归来,刚刚翻过围墙的时候我就刚好解除了肯普法状态。说实话,其实他们回来不回来都一个样,那么多年了我还是能把家里弄的井井有条,这点相信很多人都做不到吧?

    虽然他们基本不管我,不过在闲暇的时候还是会想起他们,现在甚至有点迫不及待的想见到他们,也许是因为亲吧。

    “啊,老妈!”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影。

    “哈哈,几年不见长高了。”老妈拍了拍坐在我旁边的男孩。

    “…我在这里。”我也拍了拍老妈。

    “哦,原来小锋锋在这里啊!”老妈一点也不为认错了儿子感到愧疚。旁边那个男孩惊讶的看着我们两个,他好像有点怀疑我们是不是母子。

    “哎,老爸呢?”

    “哦,公司里出了点事,他没有办法回来。他应该在咒骂老天不公平吧。本来他想留我一起陪他,可是我逃的比较快,受罪让你爸受罪好了!”老妈嘻嘻哈哈地说着,年纪那么大了,还跟个小孩似的。

    “这位是…”老妈指着刚刚一言不发的南宫月说:“你女朋友?”

    “不是啦,你脑袋在想些什么东西啊?我们学生会会长。”

    “你和学生会会长有一腿?”老妈眯起了眼睛。

    “…”

    “默认了?儿子你好厉害啊,泡到这么漂亮的女孩!真不愧是我儿子!”

    对于这种老妈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呢,沉默是个很好的回答方式。

    “那个阿姨,你在美国的哪里工作?”南宫月找了个不冷不的话题,她刚刚为什么没有反驳我老妈?哦,也许是她觉得反驳了没有用吧。嗯…很聪明。

    “我和他老爸在美国纽约开公司。”老妈摸了摸我的头。

    “哦,好厉害啊!”南宫月惊叹道,不过在我眼里看起来有点假,你家不也是在国外开公司的吗?应该算不上厉害的吧。

    一路上这两个女的叽里呱啦的在那里讲话,我根本没有插嘴的余地,我很想问我老妈一声我是不是她亲生儿子。

    回到了家里,本来我还以为可以和老妈叙叙旧的,结果南宫月也跟着我们,而老妈好像很喜欢她似的,有讲不完的话。我好像成为了一个多余的人。

    看着她们两个,我叹了一口气,跑楼上找内脏狮子聊天去了。

    “小辛,出来吧。”我叫出它取的名字,因为叫内脏狮子有点绕口。而名字则是参考狮子王的主角辛巴想出来的,别说,它们还真有点像,只是一个肚皮完好,一个肚皮破了露出内脏。

    “我觉得史泰龙比较好听。”内脏狮子知道那是我给它取的名字,于是从底下爬出来。

    “还阿诺.施瓦辛格呢。”

    “那个也不错!”

    “好啦,不开玩笑了,你知道我找你是干嘛的吗?”

    “难道是买了新的游戏光碟?给我。”小辛伸出双爪,满脸期待的样子。

    “不是,我希望你能帮我改造下这个手环,我想通过手环来领取任务。这样不论是对你、还是我都有好处的。”

    “好吧,我就知道有那么一天,记住,如果你开通了通过手环来领取任务的模式,那么很可能就要和其他国家的肯普法对战,还要牵扯到一些国际问题,你确定吗?”

    反正南宫月也接受了,应该是经过了思考了之后所下的决定,那么应该是利大于弊,那我也接受好了。

    “确定。”

    突然,我被一束白光包围,不过我一点也不担心,因为这是正常现象。

    “好了…”小辛说完就倒在了地上,好像刚刚的手环改造花费了它很大的力气。

    我轻轻的把它抱到上,给它盖上了被子。我自己都觉得自己有点傻,也许你会觉得:它不过是个玩偶哎,用得了这么夸张吗?可是它毕竟是因为我才累倒的,所以我有义务这么做。

    弄完这些事后,我闭上了眼睛进入了任务面板,那种感觉十分奇妙,无法用言语形容,虽然陌生,但是却给人一种归属感。

    各种各样的任务十分整齐的排列在我的脑海中,而且上面有难易程度的标志,我发现我现在最高能做B级任务,但是十分的困难,有死亡的可能。无法查看B以上的任务。

    大多数任务都是金钱奖励,只有极少部分的任务是能力奖励,虽然可以兑换成金钱,不过少的可怜。

    而且也没有看到什么我感兴趣的能力,比如说黑客啊、原子弹制造与维修之类的。(作者:你的好究竟是什么?)

    也许更好的奖励在B以上吧,在国内没有什么B级任务,而在国外却非常的多,看来放假的时候我有必要出国一下。因为我发现了一个不错的奖励——剑术领悟。可以使掌握者用做好的方式去攻击敌人。

    毕竟,我对剑术的掌握还是不够好,特别是和暴力南宫月对打时候完全就不能伤害到她,这有点伤害到我的自尊心。

    随后我再查看了下其他任务,发现并没有什么比较好的奖励,于是我睁开了眼睛。稍微清醒了下头脑就下楼去了。

    “小锋锋,你女朋友很好玩啊。”老妈喝了一口水。

    “我说了她不是我女朋友,我们是普通同学或者是领导和下属关系。”我辩解道。

    “你要好好对待她啊。”老妈放下了茶杯。

    “…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我一**做在了旁边的沙发上。

    “当然有啊。”

    南宫月看着我笑了笑,但是我觉得那个笑容好像藏有谋,我打了个冷颤。

    “老妈你不调整下时差?”我问道。

    “不用了,我在美国的时候调整过了。”

    老妈竟然想的那么周到,不过话说回来,你回来是看我还是南宫月?

    不管呆在家里的哪里都很无聊,我就给毅萌和维士打了个电话约他们出来。毅萌我从小学就开始当同学,当到现在,算是一种缘分了。而维士则是我上初中时认识的,开学没几天我们几个就成为了死党。(包括永天)

    我出门的时候我老妈竟然没有注意到我,搞得我好心寒啊。

    “把我们约出来有什么事?”毅萌推开了包厢的大门后马上问我。后面跟着个猥琐的影,没错,是于维士。

    “坐过来在说啦,有必要那么急吗?”我拍了拍我旁边的椅子。

    他们两个没有说话,来到我指的椅子上坐下。

    “要什么?我请客。”我问。

    “我不用,刚吃完饭。”毅萌摆了摆手。

    “那么,两杯Royal。”我对服务员说。我不需要问维士,因为维士每次来到有卖咖啡的地方都会要一杯Royal,我没有尝过,所以我也点了一杯。

    于维士看着我,笑了笑:“你记得啊?”

    “当然。”

    “…最近我在想一个问题,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留意到永天?”过了一会儿我提出了我的疑惑。

    “怎讲?”毅萌用手托住了下巴,每当他思考问题的时候都会做这个动作。

    “感觉他从初中毕业以后发生了很多变化,有的地方变的很奇怪,像高方面。”感觉矮了一点我用手比划了一下,继续说:“特别是声音,和初三的时候差别好大!虽然声音有点哑,但有点像女生的声音。”

    “是,这个我也发现了,”维士挠了挠脑袋继续说:“他从以前开始就不太正常,到现在变得更加不正常了。”

    “你后面的那句话我很赞同。”毅萌接着说。

    “不要开玩笑,我是说真的,刚上高中的时候我见到他愣是没认出来,我还以为是个女生,最后是他先认出我来的。虽然说,人是在不断变化着,可是那种变化也太多了点吧?感觉像是换了个人,只是有的地方有点像。”

    “也是。”维士说。

    “那么他是不是有什么秘密没有告诉我们?”毅萌终于说出了我想说出的话。

    我笑了笑,丁毅萌,你的思维方式和我很像。

    (不好意思哦,停更了几天,小肯的爸爸体好多了,大概下周可以恢复一天一更,请不要吝啬票票哦,故事已经基本铺垫完成了,接下来的剧会很好看哦。喜欢《肯普法契约》的大大们,希望你们可以向边的人推荐推荐~~~~砸票票吧~)

重要声明:小说《肯普法契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