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对战(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肯普法 书名:肯普法契约
    果然,如南宫月说的一样,周三我们全校放假一天,原因我就不在重复了,我很早的起了,因为我不想被我爸妈骂。

    肯普法的状态是很不稳定的,如果处于睡觉的状态那么,有可能会突然变回来或者变成肯普法。

    我看着镜子里的女孩笑了笑,她的出现确实给我带来了一些麻烦,不过总体而言还是不错的,比如说超能力再比如说…

    我穿上了姨妈从本给我买来的KAPPA出了门,内脏狮子也想和我一起出去,可是我怕它给我添乱子,就断然拒绝了它,而且只许它呆在楼上,不能发出一点儿声音,因为老妈回来如果发现这个奇异的玩偶不知道会吓成什么样子。

    当我来到车站的时候却发现了两个影,一个是陈永天,还有一个是南宫月。可是从远处看,永天的形有点像女生,可是他现在并不是肯普法状态。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对于一大早就在车站见到他们我当然感到很疑惑。

    “当然是等你咯。”永天靠在了栏杆上。

    “等我做什么?”

    “你不是要去机场见你爸妈吗?”南宫月拿出了她的手机,看了看时间:“不过你起的也太晚了点,他们的航班应该快到了吧。”

    “…我又没有叫你们和我一起去。”这两个人还真是自作主张耶,要去都不和我说一声。

    “不要介意的啦,”永天停了停继续说:“你应该为会长能陪你而感到荣幸才对。”

    “…”

    因为怕来不及我乘出租车到达了城东的机场,不过边比出来时多了两个毫不相关的人。

    看着屏幕上的班机列表,发现爸妈的那一班机延误了三个小时,貌似在美国那里出现了什么问题。

    既然来得很早也没有事做,反正我也没有吃早餐,于是我和南宫月、永天就在肯德基找了个位置坐下来,当然,是由我付钱。他们的理由是因为是我要来接我来父母,不是他们来接他们父母。

    来到柜台点了几份餐,交钱后把食物带到了位置上。

    南宫月说:“既然还有时间,那么吃完等你完早餐,我们一起接个E级任务吧。”

    “任务可以自己接?你应该没有带上你的玩偶吧?”我嘴里嚼着鸡问道,永天也放下了新奥良烤翅,显然他也听到了南宫月的话。

    “当然可以,哦,也许你还没有问你的内脏狮子,手环的能力吧。”

    “确实没有问。”她说的这番话引起了我的兴趣。

    手环除了给予我们能力、告诉我们即将变,难道还能给予任务?!

    这个太让人激动了,有时候我还在想是不是如果没听到内脏狮子说出来的任务,是不是就不能完成了,虽然它会提醒我,但我还是会担心。

    “这样,你和永天回家以后和你们的玩偶们说一下,希望能通过手环来领取任务,那么,它们会花几分钟的时间帮你们改造手环,之后你们就可以通过手环来领取任务了。”

    “怎么改造?”

    “不知道,那个时候有一束白光包围了我,当我回过神来之后,发现整整过了五分钟。”

    南宫月这时候偷偷亮出了她的红色手环,继续道:“你可以通过意念来由选择的领取任务,任务的内容会出现在你的大脑里,如果你不喜欢,则可以换掉一个。比如说我现在要接取一个E级任务。”

    南宫月闭上了眼睛,一会儿,我看到她的手环微微的闪烁了一下。

    “然后你去完成就可以了,目前你们可以领取的任务都会在大脑显示出来,大到国家小到个人。有些任务是强制的,必须要接受,不然无法接取下一个任务,可能还会得到处罚。”

    “什么处罚?”永天问道。

    “这个具体不是太清楚,好像是对你精神或**上进行处罚吧。如果你要试试我不介意的…”南宫月为微笑的看着永天说。

    永天嘿嘿的笑了一下,看来他是随便问问。

    “任务的难度越大,那么奖励也就越丰厚,值得一提,你甚至可以不要金钱奖励,改为能力奖励。比如你不会开车,那么如果你得到了驾驶汽车的能力,那么你就能熟悉的驾驶汽车了。即使你原来碰都没碰过,很棒吧?”南宫月喝了一口可乐。

    “可是应该不能自己选择能力的类别吧?”我问。

    “不会,不过只能选择任务给出来的几种。”

    原来小小的一个手环竟然隐藏着这么多的秘密啊,我竟然没有发现!

    我看了看我的黑色手环,没有错,我的生活就是自从有了它发生了一些改变。

    当我回过神的时候我却发现桌子上的食物都消失了,只有我还咬过几口的汉堡还在我的前面。难道又是南宫月一个人吃掉的?这也太夸张了吧。

    我怕她等等没吃够把我刚刚的没吃完的汉堡也吃掉,我赶快抓了起来几口吃完它。

    “好了,陪我做任务去吧,内容很简单,练习能力两小时,奖励1000元…我已经和你们共享任务了。南宫月闭着眼睛说。

    我的大脑出现了这样一行字:是否接受共享E级任务——能力加强?我当然接受了。这种感觉非常奇妙。

    “行了,找个地方变成肯普法吧,然后在把任务做完,估计你爸妈也应该到了。”南宫月说。

    我点了点头,永天跟着来到了男洗手间,里面一个人都没有。

    很快,温暖的白光包围了我的全,当我从朦胧中清醒过来的时候,我已经变成了肯普法状态。而我也看到永天上的蓝光正在慢慢减退。

    “好了,走吧。”我走出男厕所,结果不料撞到一个男人。

    “小姐你…”

    “走错了,抱歉。”我拉着永天没有回头,我感觉我脸上有点烫。

    奇怪,我是男人啊,干嘛要不好意思?而且永天脸上也冒起了红晕,我突然想起,好像从高中开始,每次永天去上厕所的时候都关上门,而且从厕所出来的时候脸上会很红。这个家伙真的有些奇怪。

    “可以了,走吧。”南宫月看着我们两个说。

    南宫月带着我和永天来到了离机场不太远的旧机场,因为新机场的建成,导致这边的旧机场废弃了。

    我们轻轻的跳过5米多高的围墙,来到了机场跑道。

    “就练习下自己的招数好了。”南宫月指着跑道上说。永天离开了我们自己去练习他的刀法,好像是不想让我们看见。

    “我想和你对战训练下,可以不?”我说出了我的想法。

    “可以喔,可是我的剑不会留的。”南宫月拔出了那把我很久没有见到的蓝色长剑。

    “你的蓝色长剑有什么特殊能力吗?为什么攻击的速度那么快。”我说出了我的疑惑。

    “这不叫蓝色长剑,这叫飘雪。只是我出招收招的速度比较快而已,我不会放水的,开始吧。”南宫月轻轻的抚摸了下飘雪,平静的说道。

    我将右手举起,慢慢的凝结出冰剑。经过这段时间的练习,我发现,凝结的时间越长,冰剑的也就越为坚韧!

    “你要注意了,我不是当时的那个菜鸟了。”我对自己还是比较自信的,当初我只是刚刚得到肯普法的力量,并没有时间适应这股力量,就和南宫月发生了战斗。

    而最近每天的练习,让我掌握了许多之前不知道的东西。

    “那么,我要去了。”会长说完话之后消失在我的眼前。

    我敏锐的发现我右侧腰部的气流发生了明显的变化,举起冰剑向那个方向一挥,挡下了她的第一次攻击。而我们两的剑只是轻轻的碰触了一下就分开了,看来她发现这招已经被我看破。于是马上掉转剑锋朝我面门刺去,可是我举起左手迅速让左手上裹上了一层冰然后拍向飘雪。

    这一次的攻击又被我化开了,不过南宫月的招式还真是狠啊。如果中一刀估计就爬不起来了。

    如果不扭转趋势,可能受伤的还是我。虽然变成为肯普法后刀伤的疼痛在变回去之后不是那么明显,可是还是不那么好过的。

    我将一层黑色火焰缠绕到了冰剑上,然后对着南宫月的位置奋力一击,她马上做出反应,用巧力拨开了我的冰剑,然后再度朝我的面门刺来,不过我扭头一偏,躲开了这招。接着马上一挥冰剑,南宫月马上跳了起来。

    “黑炎。”

    我发出了冰剑上的火焰,南宫月看到黑色的火焰向她袭来之后,并没有像上次一样砍断火焰,而是硬生生的顶下了那道攻击。

    这个是我没有料到的,为什么她不斩断黑炎?

    “不错嘛,这招厉害,进步竟然这么快。”南宫月摔到地上之后马上爬了起来。

    “你没事吧?”

    “现在可是战斗的时候呢。不要同敌人。”南宫月冷冷的说。

    我觉得她其实能在肯普法状态能控制好自己的绪了,如果说要变的那么也就是动作的细微之处。难道她变成肯普法之后并不会具有暴力倾向?

    那她为什么不在那个时候杀了我呢?

    当我再思考她的变问题的时候,突然她向我发出了剑雨般的攻势,而我急忙的采取应对,在抵挡攻击的同时找寻破绽压制她的动作。

    …

    在交战过程中,忽然,我发现她的眼神突然变得有点空虚,接着她的整个人的气质完全变了,变成了之前我见到的那个南宫月,那个充满攻击的南宫月。

    “哟,好久不见了嘛。”南宫月突然说。

    什么好久不见,之前和刚刚不都在一起么。

    “哎呀,忘记说了,我现在不算是南宫月,我只是代替她交手的人而已,就那么简单。”她理了理头发。

    看来后面的战斗和刚刚的并不是一个级别了。

    (今天看到有两位朋友的评论小肯我看了十分伤心,有的人说我抄袭原著?有的内容相似也算抄袭?好吧,我问你,你说别人说过的话算不算抄袭?何况我只是在朋友家看过一次小说而已。究竟我是不是抄袭,接下来你们看看就知道了!感谢一直支持《肯普法契约》的心读者们!下面的故事就开始真正的进入正题了!

    PS:我小说的设定是和那本本小说的设定有类似的地方,但请不要谣言,我抄袭,本来我书名和契约者并不叫肯普法的,只是我觉得很好玩,于是就用了。不喜欢可以不看,但是不要侮辱作者和读者们!我们不是烧饼,好不好看大家自己心里清楚!

    那么,请期待下面精彩的故事吧!)

重要声明:小说《肯普法契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