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出现第一个红色肯普法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肯普法 书名:肯普法契约
    时间离校庆越来越近,而关于校庆的讨论也是越来越火,无论走到星明私立高中的哪里,都能听到关于校庆的信息。Www.而小区的人们也都在交谈这些事,有的人还是毕业于这里的。

    “嘿,哥们,据说学生会会长南宫月要担当主持哎,而且还会参加一些比赛!”“纳尼!那我得向老爸借个摄像机拍下我的女神!”“混蛋,她是我的!”

    刚刚还是哥们,现在就马上在教室里打了起来,理由是:“南宫月是我的!”。我微微的叹了口气,我是越来越怀疑我当初怎么手气那么差,进到了这种重点班。虽然班上成绩好体育棒,但也用不着这么幼稚吧。

    我成为肯普法已经有六天了,有时候觉得很惊讶:哇,时间过的这么快啊!除了得到了一些能力的提升和与永天的一战后,并没有再发生什么事,一切和平常一样。

    难道肯普法的生活大部分都很平稳的吗?

    我在确认周围没有一个人注意到我的时候,偷偷低头看了看手环。黑色的未知金属、完美的工艺技术,给人一种视觉的享受,看着它会觉得很满足,而它上面的符文,又给它平添了一种神秘色彩。

    “哇啊啊啊啊!”手环突然没有预兆的发光了,使正在欣赏它的我吓了一跳,周围的人都看向我,我装作像是什么都没发生的一样跑出了教室,永天也跟在我的后,看来他也发现手环发光了。

    我们迅速的跑向顶楼,因为只有在那里变比较安全。

    一束温暖的光线包裹住了我的全,当它如潮水般退去的时候,我已经成为了肯普法的状态,转向永天,他也已经变完毕。

    “看来有敌方的肯普法出现了。”我缓缓说道,心中产生了一股想战斗的**。

    “是,而且在那里。”永天指向比男生部大几倍的女生部,我顺势望去。

    “跟好我,”永天一个冲刺,直接从男生部的顶楼跳到了女生部的墙壁,然后踩着墙壁向上跑,并回头大叫:“快点啊!”

    我看到永天的示范后,体再次自动的动了起来,我一个飞跃,然后在空中张开了双臂,竟然向女生部的顶楼直接滑翔过去,踩到墙壁的一瞬间,双手突然产生了一道看不见的气流,直接把我推向楼顶。

    “喔,好厉害哎,这是什么招数?”永天爬上来之后问道。

    “我也不知道啊,内脏狮子跟我讲过,这好像是元素里的风元素,你是刀能力,貌似不能学。”

    “呵呵,我知道啦…现在不是谈这个的时候,我感觉敌方的肯普法在那个羽毛球场里或者是器材室里。因为我刚刚感觉到空气中的波动,”永天严肃的说:“找到她后是杀了她还是…”

    “看况,要看是什么人了。”我冷冷地说,毕竟像这种东西是无法预料的。

    我们兵分两路,我去羽毛球场永天去器材室。

    我来到了羽毛球场里,发现并没有看到一个人,于是我自言自语道:“看来永天的第六感不…”突然我感到后的气流产生了变化,于是我瞬间拔出冰剑,往背后一挡,攻击我的人发现我接住了她的攻击后马上收回武器,往我的部刺过来,我一惊,本能的下蹲,让我躲过了这一攻击。

    “嗯,黑色的肯普法,呵呵,好手。不过你能接下我下面的进攻吗?”她半开玩笑地说。

    又是银光一闪,我用冰剑接下了一击,但是,十分的勉强,因为敌人的出手实在是太快了!

    “接不住的话,”女声从我左耳朵响起:“是会死的哦!”虽然声音很惑,但是却充满着杀意。

    我马上做出了反应,迅速的后退了两步,大声叫:“你是谁?”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是杀死你的人,你记住这点就对了!”

    语毕,一个女孩飞速的向我冲来,因为速度太快我暂时没有看清楚她的脸,我急之下大喝一声:“黑炎!”一团黑色的火焰状物体从我的左手出,直接击向女生。

    “碰——”当我以为伤害到她的时候稍微松了一口气,可没想到她竟然直接用武器削断了黑炎,黑炎的残余部分直接融化了她后的墙壁。

    凌厉的攻势再次向我袭来,好像刚刚的那一斩废了不少力气,但是我终于看清楚了她的武器——蓝色的长剑。

    我一面面对的她的进攻一遍在思考应对方法的时候,我上的伤口数也不断的在增加,虽然很浅,但如果在深点估计我就得死了!

    “好啦,不陪你玩了,菜鸟。”在我防不胜防的角度上,蓝色长剑刺向我的喉咙。

    我还想挣扎抵抗,但是好像为时已晚,在剑锋马上就要刺入我喉咙的一刹那,上课铃打响了,剑停住了。我看清楚了女孩的脸,高挑的鼻梁,雪白的皮肤,配上一副水灵的眼睛,让人觉得非常的……想被她踹两脚。

    “……”

    “……”

    我们两个什么话都没有说,静静的保持着刚刚那个动作。

    “会长?”我惊讶的叫道。虽然头发的颜色有小小的变动,但是我还是看来了!我根本料到到刚刚那个恐怖的女人竟然是学生会会长!而且是平时看起来很文弱的学生会会长南宫月!

    “可恶!”南宫月收起了蓝色长剑:“上课铃响了,我才会放过你,你给我记住!你的命,是我的!”

    “哈?”

    说完,她就跑出了羽毛球场。

    我瘫在地上,看来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这句话绝对是至理名言啊!

    我数了数伤口处,七道。起码没有死,这倒是让我觉得十分的欣慰。突然,原来握在手里的毫无征兆的碎掉了,我吓了一跳,因为我并没有想要收回冰剑。她的力量根本就是压倒的,我几乎没有胜算。

    而且,她留下的那句话,我想想都觉得好恐怖啊…

    “我找过了,器材室里没有…嗯!锋,你怎么了!”永天看到我的窘相紧张的跑了过来。

    “她太强了,你和我都不是她的对手!”

    “NND,不会吧,她是谁啊,你知道了没有。”

    “学生会会长…”

    “什么!”永天听完我的话也瘫在地上,因为南宫月也是他的女神啊。

    …

    “我靠,顾行锋,你怎么迟到啦!还有你,陈永天,做为数学课代表竟然没有来上我的课!给我解释清楚!”老刘看到我们两个大发雷霆,顺便一提,我现在不是肯普法状态。

    “呃,老师,这也不是我们想的,因为我体不适,而顾行锋陪我在楼顶上坐了坐。”永天说道。

    “哪里不舒服?

    “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不舒服。”永天轻声说道。

    “…滚出去!”老刘咆哮了。

    “哈哈哈哈哈,这两个白痴。”班上的同学嘻嘻哈哈的嘲笑着我们,谁叫永天的借口那么烂呢。还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不舒服,你当你是女人啊?哦,其实这么说也不算错啦。

    下课后,我和永天站在办公室里做着每个学生都要经历的成长教育——罚站。而且还是手提两桶水的罚站。

    这时候会长出现了,她温柔地问我们是怎么回事,可是我看到她我就吓的说不出话来,永天呢,就向会长编了一个借口想让她帮个忙。

    “刘老师,这个不好意思,他们两个是因为我让他们去帮我做点私事才会迟到的,这不怪他们,要怪就怪我吧。”南宫月可怜巴巴的看着老师,可是我觉得好恐怖。

    “哦,是吗,不怨你的,你们都过来,”老刘把我们叫了过去:“我不希望你们下次再犯同样的错误,如果你们再帮学生会会长的忙,一定要说清楚,不要开玩笑。”

    “是。”

    “好了,我不为难你们了,走吧。”老刘挥了挥手,其实有时候他也是很可的。

    在路上会长对我说:“我帮助了你们,你们拿什么谢我呀?”

    “锋哥,你是老大,我听你的。”这个时候永天非常自觉地把这个位置让给了我,他可是一个小气鬼,一毛不拔。

    “呃…这个…那个…”我挠了挠头,我只是想赶快摆脱这个恐怖的女人。可是宽大的袖口却掉了下来,露出了我的黑色手环。

    “啊!是你!”会长惊讶的看着我,这也是理所当然,刚刚打完一场事关生死的战斗,结果又突然见面了。

    “我错了我错了,对不起,呜呜呜呜…”我耍起了无赖,因为人那么多她毕竟也不能拿我怎么样。

    可是让人难以预料的局面出现了。

    会长也不断地对我说对不起,这样的场景引来了许多人的驻足围观。这些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们开始发表了自己的见解,集体认为是我对会长做了什么对不起人民的事

    我拉起会长赶快跑开了那个地方,而永天则没有跟上来,这个家伙怕被卷入不好的事件。

    …

    “那个,不好意思,我不想攻击你的。可是…”会长一副难过的样子,这让我心都软了。

    “可是什么?”

    “我一变成肯普法格就会大变,喜欢战斗,具有攻击!”

    “…”

    这难道是内脏狮子说的格改变?被选为肯普法的人,如果是男人,就会变成女人,而女人,则会格大变和外貌改变。

    平时处事冷静的会长,一变之后就会成为暴力狂!不可思议啊!

    哎,谁叫我要踏这条浑水呢,我安慰了下会长,说了声没关系后快点离开了,谁知道她什么时候会突然变成暴力狂呢?

    睡觉之前,我在记本上留下了这样的一句话:“生活充满着雷雨,一会儿落雷一会儿下雨,我刚刚被雷劈到,接着又被雨淋湿,当我换好衣服再次出门的时候,又被雷劈到,继续被雨淋…”

    (加油,票票给给小肯吧~多推荐点朋友来看~)

重要声明:小说《肯普法契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