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平野之战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漠河沧浪 书名:授天
    第十五章平野之战

    “施前辈以为这平野一战该如何打?如果他们坚守不出的话,那你这一镇的奇兵可能有腹背受敌之忧吧!”司马赋忽然问道,因为他明白三天之内若是攻不下平野城,以平野为据点的话,这种命运将会毫无疑问的被实现,虽然攻下平野城,亦是腹背受敌的命运,但是起码可以保证进可据退可守。

    “然而纵然这两千兵马机动够强,倘若腹背受敌的话,将只有一种命运,不,或许是两种,全军覆没、或者被冲散,只是若是这两千兵马一旦被敌军冲散就再也形不成有效的战斗力,结果还是..”司马赋耸耸肩没有在说下去了,他看着施无计一张沉下来的脸,和远处青薇看着孩子的恬静的侧脸形成强烈的对比,他忽然觉得自己应该把这份恬静继续守护下去..

    施无计一颗心彻底沉下去了,司马赋说的没错,三天,若是三天之内没有攻下平野城的话,已被攻克了和未被攻克的城池全面反扑之下,自己这两千人马将毫无机会,况且平野城内的将士再和反扑之师里应外合的话,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或者他还可以赌,赌三天之内自己可以攻克平野,或者公子十三可以在这三天之内完全掌握吴王宫,但是大公子岂是会束手待毙的人,本来这里应外合的一步棋是自己要和公子十三下的,现在看来似乎是被人先走了。

    这平野城虽非天险,但是它乃是吴国国都得最后的壁垒,历代吴王都在平野城投入了大心血,倘若平野守将一心只守不攻,想要轻易攻破也是不能,然而诸如云梯等大型攻城器械,凭这两千人是根本不可能随军携带的..

    “公子十三还是年轻了些!”良久施无计长叹一声道。

    “或许他也是一个创造奇迹的人呢..”司马赋看着远方渐渐模糊了的云霞,有些陶醉地说道。

    “但愿吧!”施无计轻声说道,但是底气似乎不那么足。

    第一天过去了,无论施无计他们如何骂战,平野城里只是一声不吭,结果将士们一天骂将起来,到了晚上使其低靡之极,似乎比打了一场输仗还要不及。

    “小丐儿,去让胡破虏来见我”施无计停下来回踱着的步子,突然吩咐道,那个他从长乐镇**来的小伙计,几场仗打下来倒也有模有样了。

    “是先生请稍等..”小丐儿说完蹬蹬跑着去了..“看来先生这一次可能真的是遇到难题了,从来没有见过他一整天都愁眉苦脸的”小丐儿心里暗道,脚下不又加快了步子。

    不一会儿小丐儿便领了一个材极其魁梧的男子走进帐子里,那男子就是胡破虏,一银色盔甲被他健硕的体撑得说不出的亮眼、英,小伙子鼻正脸方的,两条卧蚕眉,一脸的刚阳,看上去精神劲十足。

    “破虏来来..有任务”施无计迎上去一把拉住胡破虏道。

    “先生尽管吩咐!我胡破虏必定赴汤蹈火”胡破虏一抱拳道,果然没有辜负他他那一子板,说话瓮声瓮气的。

    “今晚三更时分有任务,带上你的人,让他们吃饱喝足,现在就休息..”施无计拍拍胡破虏宽广的肩膀,严肃地说道。

    “是,属下知道了”胡破虏又一拱手道,说完转出去了,不该问的不问是军纪。

    吴地多雨水天气,总没有一个晴朗的夜,月亮像是害羞的女子一样,永远都蒙着一层淡淡的薄纱..

    夜色中的平野城神秘而又气势恢宏,朦朦胧胧的披着一层薄博得水气,就又多了几分水国的婉约,丝毫没有大战在即的紧张..或许是经历的多了,已足够淡定。

    一支百人队在胡破虏的带领下,正摸黑朝着平野城进发,他们已换上了施无计为他们准备的夜行衣,并且每人配备了一条飞天索,一把背刀,夜袭就是施无计交给他们的任务,此刻他们这一百人正一轻装朝平野城疾行而去。

    这支百人队,观其行军便知是一支百里挑一的精锐之师,步履如飞、落脚无声,随着胡破虏的手势变换着不同的行军速度,不远处的平野城像是一个淡定的老人,正等着不速之客的到来…

    忽然胡破虏手一扬做了个停止的手势,一百名疾行的士兵突然急停下来,队伍仍是丝毫不乱,亦没有发出任何一丝声响。

    “还有一百步左右就到平野城下了,但是似乎太安静了些..”胡破虏心中暗自担心,太不正常了,平野城楼上竟连个巡逻的哨兵都没有..

    忽然胡破虏伸出五指,连续做了同一个动作两次,就见队伍当中走出十个人来,随着胡破虏那只犹疑不定的手断然挥下的刹那,那十人已如离弦的箭簇一般朝城墙底下掠去..然而却依然没有发出一丝的声音。

    瞬间,那十人已至平原城下,胡破虏有些紧张地看着那些迅速掏出飞天索,然后抛向城墙垛上的士兵,他们的动作整齐划一,节奏井然有序,但是他却丝毫高兴不起来,并不是畏惧,而是凭着一个老兵的直觉,他觉得一定有事要发生。

    那十人宛如十只灵猴,又如星丸跳跃一般转眼已攀上了丈余高的距离,然而胡破虏心中的危机感却也在那一霎那,达到爆发的边缘..

    城头上忽然一片灯火通明,被拉成满月的弓上搭着一支冰冷的箭,箭尖则瞄向那爬上半城来高的距离得兵众,却也是功亏一篑的距离..

    “立即退兵,不然我让尔等又来来无回”清越的声音掺杂着一丝对事态炎凉的无辜、...无奈,胡破虏忽然发现自己的这一众兄弟,已全部在弓箭的程以内..

    胡破虏忽然发现一个白衣儒生模样的男子,就立于那高高的城墙垛上,他的手里攥着足以消灭这一支人马的力量,他忽然有些不甘..

    然而令他惊讶的是那些人的箭却并没有出,领头的那一名白衣儒生下令喝止了,他却并没有要赶尽杀绝,他忽然有些蒙了,因为他们已经失去消灭他们的机会了...

    胡破虏领着那一只小小的百人队,退着向后缓步走去,一直到了出了箭的程之外...

重要声明:小说《授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