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精锐之师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漠河沧浪 书名:授天
    长乐镇也剧烈地颤动了一下,偶尔传来房舍倒塌的声音,接着街面上以施无计抓向地面上的手为中心裂开一条尺余宽的裂缝,一直蔓延到未知的黑暗里,彷佛大地也在这夺天地之造化的一击之下被生生撕裂开来。

    司马赋心中忽然涌起一丝难言的兴奋,他看向施无计的眼神也变得炙,他心中深埋的好战的本能被悄然发了,每个男人心中都有一颗好战的火种。

    施无计忽然又动了他一掌拍向地面,大地似乎又颤了一下,借这一掌之力施无计以站了起来,随手将那三名修罗杀手撇出。

    施无计若有所觉的亦朝着司马赋看去,四目交汇的瞬间,施无计忽然发现他的心头亦涌起一丝狂躁,莫名的想要战斗,他看见司马赋眼中闪烁着的星火,却不是挑衅

    “司马贤侄也要和老朽切磋切磋吗?”施无计笑着问道,那笑容慈和却又似有一种无坚不摧的力量。

    “不敢,晚辈失礼了..”司马赋忽然惊觉,忙拱手施礼道。

    “可是我分明在你的眼中看到了战斗的**,每一个男人都是好战的,为什么要压抑呢,战斗可以让你获得你想要的一切,包括女人”施无计仍是笑着看着司马赋,那笑容充满惑,那笑似乎可以勾起男人心中最本能的**,一股难以形容的魔力!

    司马赋英俊的脸上空空的没有一丝表,仿佛魂真的被那老人那个惑的笑勾走了,忽然他笑了,笑得在这浊世中显得蹁跹而温文:“晚辈必当谨记前辈的教诲!”

    “司马公子果然了不起,年纪轻轻却心智坚定无比,老朽服气了!呵呵..”施无计笑道,然而这个笑却是真诚的,带着一个老人的赞许。

    “施前辈真的要放过他们,他们已然知道了太多了..”司马赋伸手指着那被施无计抛出去的三名修罗杀手的问道。

    “不妨,大公子既然已经动手了,吴王宫一场大战必定一触即发,这些迟早是要面对的!”施无计亦看向了那三人,无所谓道。

    “我很好奇你这一镇子的奇兵是否真的能替公子十三改变什么,吴国有一大半兵力都掌握在大公子手中,而其余的也由以各个公子为一系分散掌握,况且吴国想做公子十三的又岂止公子十三一个,先生自以为这一战有几成胜算?”司马赋看着无比从容的施无计甚至有些尖锐的问道。

    “是呀!先生我很担心..”青薇轻声问道,但终于还是没有说出那个名字。

    “夫人大可放心,司马公子可愿随老朽一起看一场好戏?”施无计对二人故作神秘地笑笑道。

    “好我就去会会这公子十三..”司马赋突然无比豪地说道,但他心里亦是在豪着的么?没有人知道,青薇却忽然觉得有些悲哀,悲哀命运的残酷**..

    终于三人走的远了,远到刚刚那两场惨烈的刺杀,仿佛是历史长河中久已落定的尘埃,长乐镇就是这样一个地方,一个让人觉得永远也不会改变,却又时刻都在改变的地方,乱世注定不会有一个可以长乐的地方。

    三天后,长乐镇一镇民众集体消失的消息传到吴王宫,大公子震怒不已,下令凡吴国辖内,若有人发现这一支暴走的乱民,杀无赦..公子十三极力劝阻不果,一场酝酿已久的政变,终于拉开帷幕..

    同一天吴国境内突然天降奇兵,以破竹之势先后攻克了数个县镇,大军直压吴国国都吴俊。

    吴国国境被离水划分为四大块,吴国漕运、灌溉乃至食用可以说八成都是取之于离水,可以说是吴国的命脉,吴地的交通工具车、船各占半壁又被称之为水上的国家。

    吴国人暗弱大多不善战斗,尚文抑武,兵力以水兵为主,被各国将士戏作水做的兵,意思是和水一样软弱的兵,然而水兵虽然暗弱,但是那些长年刀马国家却不敢侵犯,原因是一到水上,他们连水做的兵也不如。

    “司马公子,我这一镇的奇兵怎么样?”施无计面有得色的问道。

    司马赋望着眼前这一支大约两千左右的人马,心中微微动容,如果说吴国的兵是水做的,那么他们就是当之无愧的虎狼之师..人人精悍而勇武,粗犷而透着残暴,无不是百里挑一的汉子,且无不精通水陆两栖作战,更重要的是没有一点水兵的水里水气.

    更重要的是装备,纯银打造的战甲、战靴、头盔、银丝网面罩都显得毫无破绽,一般的箭弩根本无法穿,做工精良与普通战甲重量相仿,且穿脱都极其简便,武器都已一支亮银枪为主,配刀、剑、弓马,每百人一个编队,配以一个武职一个文职..凭心而论无论是战斗力、装备、还是编制都堪称堪称完美。

    而且他们每一个人的家庭早在几年前就被安置妥善,每个人都孑然一了无牵挂,来去如风,这是他们战斗力最有利的保障。

    “公子十三就凭他们逐鹿天下吗?人马还是少了一点!”司马赋淡淡地说道,叫人看不懂他脸上的表

    “那么用他们来平定吴国呢?”施无计仍是问,老脸上流动着自信。

    “足以...但是这两千兵马却有一个致命的战斗弱点”司马赋笃定道。

    “哦,司马公子请直言”施无计两道花白的眉毛微微皱起,苍老的前额被拉出一条条沟壑。

    “吴国,小国,各省、县、镇三司一府,然一府辖下兵马鲜有超过一万五千人制,是故籍这两千兵马的战力,倒也所向披靡,唯独这吴郡,所屯之兵不下四万,纵然这两千兵马战斗力超然,这二十比一的概率,胜算还是没有”司马赋有些惋惜地说道,他将目光投向远处正在练的将士,更远处一个女子怀里抱着一个婴孩,脸上幸福而满足,阳光将她的上笼上一层暖色,让人忍不住心窝也软软的..

    施无计没有言语了,显然这也是他最担心的,大公子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人,他独断专横、嚣张跋扈、狠厉,却心细如发,十三公子答应过他,在他率军攻打到吴郡时,他会掌握吴郡所屯的至少一半以上兵马,也就是最少两万..

    可是他现在已然兵压平野了,公子十三那边任然没有消息,平野城已是距离吴郡的最后的必经之地,攻克平野似乎并不难,但是正如司马赋所说,吴郡的一战呢?

重要声明:小说《授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