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噬血大法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漠河沧浪 书名:授天
    “别..别杀我!”小兵脸上一阵**,瞬间那个**又蔓延到全,他惊惧地看着发怒的女子,腔有窒息的感觉,又有脚步声响起..

    “你滚吧!那所谓的规矩也在等着你呢!”女子一脚踹飞那个可怜的小兵,狭窄的楼梯口处,又有五个人头冒了出来..

    那小兵猛地听见女子的话,如遭雷亟,一骨碌爬起,和又冲上来的五人一起,拖着刀,脸孔狰狞的又冲了上去…

    脚步声越来越急促,更多的人在朝着这小小的空间涌来,斩剑每划出一道弧,便伴随着一蓬血雨,那些前赴后继的兵却撼不畏死一般,一拨一拨朝着斩剑的剑锋迎上来。

    司马赋却没有出手,他看着那个守在他前面的的女子,看着她全浴血,握剑的手仿如神魔之手一般一个个生命从她手中黯然而逝,斩剑所到之处,一切丝皆为之断。

    在也熟悉不过的场景…人还是当初的人,只是有些东西却变了,但是那女子挡在他面前的那一份坚定却没有变。

    “先斩断楼梯..”司马赋一挥手将慢慢收紧的包围圈,震开一个缺口,又一掌按在女子的后心低喝一声:“去..”女子的躯如一道惊虹从一众人的头顶掠过。

    青薇在空中从丹田之内提一口气,手中一运劲,斩软剑剑一抖,倏地直,一剑挥出,众人直觉脖子一凉,只听“喀擦”一声,楼梯已轰然塌陷。

    “啊..”一声声惨叫从楼下传上来,楼上的人微呆一呆,看了一眼楼梯口的女子,又看了一眼靠窗的男子,最终目光停在楼梯口那个平滑的断口处,似是在思量,自己的脖子会不会比那楼梯还要硬。

    “楞什么,上呀!”不知是谁吼道,于是那一群被杀红眼了的人又疯狂的分向二人扑去,司马赋形微晃如穿花蝴蝶一般向楼梯处掠去,扑向他的人只觉眼一花,再看时两人又会合在一起。

    “只能从窗口突出去了!”男子冷声道。

    “是..”女子边挥剑阻退冲上来的人,边答道。

    “但是窗外布满了弓箭手,贸然冲出去必然会被成马蜂窝”男子又道。

    “那司马兄有何高见?”女子声音之中似乎有前力不继的迹象。

    “我喊一二三我们一起跳..”

    “好..”女子毫不犹豫地回答道。

    “一..”司马赋再次动了,他冲进人群之中,看着那些向着头上落下来的刀影,却置若未闻。“二..”司马赋扭动形,一柄柄刀或贴着他前、或后背斩落,却总也不能沾到他分毫,只见他脚一跺地面,怪异的事发生了,那些密集地围着他的士兵似是忽然被定住了一般,表还僵在他们上一刻呈现出来的模样,他们面色凶狠,手中的到或劈或砍..

    “三..”

    “轰…”

    “放箭…”

    弓箭刺穿皮,刺耳的摩擦声,让人心为之发酸,但是下一刻那些发着酸的心再感不到酸了,他们永远地失去了感觉。

    街面上的人忽然听到轰的一声,二楼靠窗的一面墙轰然倒塌,接着他们看到了不可思议地一幕,一群人一起跳楼..

    人群之中隐约有一个男子,青布长衫,被一众人围在中间,像是被裹了一层人护盾..

    “..”又一波箭雨向了那一群人,顿时最外围的人刺猬一般全上下挂满了箭支。

    “弓箭手掩护,其余人,杀..”冰冷的声音从人群的最后方响起,司马赋忽然感觉到有一双冷酷的眼睛正盯着他,这种感觉很不好,但是他又不能分神去找那双眼睛,这种感觉让他感觉好像他已是别人砧板上的一样。

    后传来打斗声,司马赋侧过头,却看见青薇早已和人交上手了,他看见她的出剑也不似先前那般凌厉。

    “啊…”男子暴吼一声,原本围着他的一群人,骤然飘向空中,如被风刮起的枯草一般,天空中下起漫天血雨,只见司马赋十指一起诡异地跳动者,空气瞬时变的燥,更诡异的是那漫天的血雨却并不落下,像是锅中炒爆的血色豆子一般跳动着,地面上的积雨混合着血水,也慢慢向空中汇集…

    那一刻时光像忽然倒流一般,空气中暴唳的气息让士兵们一阵阵闷,无论握弓箭、或握刀的手,都一起不自地颤抖起来,众人心里无端地不安起来,他们恐惧地看着突然变红了的穹顶,心地漫起无边的绝望。

    士兵门只觉在一个巨大的熔炉里,而他们则是将要炼化的对象,他们忽然发现浑的血液不受控制地奔腾着像是沸腾的开水,滚滚灼流一般流遍全

    “嘭..”血色的穹顶忽然炸开,士兵们像是一个到了窒息边缘的人,忽然嗅到清新的空气,浑一松,一股欢愉从灵魂深处涌出,他们贪婪地、畅快地大口呼吸,一滴滴冰凉的液体,撒在他们满足的脸上..

    那冰冷的液体,落在士兵们的脸上,手背上..诡异地渗了进去,而后像狂风刮过的麦田,大片大片的倒下,士兵们的脸上还清晰地呈现着畅快和痛苦的过渡..那是因为他们死时尚来不及享受痛苦。

    地面上氤氲着湿的水蒸气,暖洋洋地伴着淡淡地腥甜味,腻腻的,让人不自觉地慵懒起来,低洼处积水较深的地方,水兀自沸腾着!冒着白气。

    天地一时静了下来,死了的仿佛是这世界上所有的人…只有一丝微凉的风吹过…

    …….

    男子默默地回头,看着女子,看着她瞪着一双明亮亮的眼睛,逡巡着地面上尸体,他们之中有的脸上甚至还是一副享受的神

    “血噬**”女子面无表的、毫无征兆的两行清泪滑落。

    “你在可怜他们么?”男子笑道,脸上的血让那笑犹如恶魔的笑一般恐怖。

    “是,他们都是我吴国的子弟兵..”声音里有藏不住的哀痛,却依旧面无表

    “这就是乱世中的规则,你将要面对的敌人可能不止是你吴国的子弟兵,大公子既然出手了,吴国将要上演的是一出兄弟为权反目的大戏..”男子背过去,望着远处模糊了的山影,不知在想什么!

重要声明:小说《授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