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大康王朝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漠河沧浪 书名:授天
    “南司马、北长歌!大才闻名天下,却苟且与一隅,置天下百姓与水深火,而自得其乐,司马公子如此作为不怕天下人耻笑么?百年之后有何脸面去见乃父司马弘治”施无计施施然地说道,却自有一番凛然之气。www.

    “天下有大乱方有大治,方今天下大乱之初,说到大治却也不是时候,并非司马赋心冷,大康民气不纯遭祸与战乱乃是劫数,南司马、北长歌纵使大才又岂可逆天,况且司马赋试问两位诸侯之中又有谁能收拾大康这摊烂摊子?”司马赋看着眼前那个枯老的形也是有一些动容的。

    “司马公子这一番推辞未免太过牵强附会,要将百姓所受的无妄之灾推给虚无缥缈的天、神么?莫说我施无计不信神怪天命之说,纵使信却也要逆天而行,况且大康之过又与百姓何干?我倒忘了司马公子乃是云隐一脉的外门弟子,信的就是这些神怪之说”施无计干瘪的嘴唇上露出一副嘲弄,眼里却出高洁,他施无计愿做结束这乱世的第一把薪草。

    司马赋不以为然地笑笑,毫不回避的迎着老人的目光,感受着老人给予他的讽刺,纵使他诋毁他的信仰,因为这位老人确实是值得敬佩的。

    “乃父司马弘治一代伟才,亦是与战火之中扶起大康的,虽然大康王朝国运不继,但至少也有五十年治世之功,也为至少一代人谋了福祉,如果司马老先生也如司马公子这般畏畏缩缩,何来大康王朝五十年大一统的局面?”施无计慷慨陈辞道。

    “是这样的吗?”司马赋心里苦道,他如何能告诉眼前这个老人,他的父亲司马弘治正是因为逆天而行,以至于英年早逝,而他一手扶起的大康王朝也草草结束花冬放的命运,他如何能告诉眼前这个老人,他的父亲曾经是怎样的后悔,他还记得..

    落的昏黄中,老人佝偻着躯望着天边如血的残阳默默的忏叨自己因为一时豪义气逆天而行,本想强行结束这纷争的乱世,纵使成就了大康,却也造成了更多的杀戮,两行浊泪滑过老人疲倦的脸上那老人哭得像个孩子。

    父亲一手造就了大康王朝,最后又看着他昙花一现般凋零,抑郁而终!他更不能告诉眼前这老人他口中那个一代伟才的司马弘治,其实也是云隐一脉的外门弟子,是知天命之人。

    “施先生大仁大义确实令司马赋汗颜,但是有些事却也并非先生想的那样,司马赋答应过师门不会泄露天机,恕我不能泄露天机更不能打乱这乱世之中的平衡”司马赋朝老人一躬,无比诚恳地说道。

    “恕司马赋直言公子十三或许会成为这乱世之中强绝一方的霸主,庇佑一方百姓,但是倘若说一统天下,他却不能,如果一意孤行势必也只是多造杀孽而已!诸侯之中心图天下的又岂止是公子十三而已!”司马赋淡淡地道,他忽然也觉的十三公子或许是能给青薇幸福的那个人。

    “这么说司马公子是无论如何也不会..”

    “是,司马赋心意已决,回去告诉公子十三,司马赋既不会助他也不会助其他诸侯,让他善待治下百姓否则五塬侯就是他的下场”司马赋打断老人要说的话,说完把目光投向一直听着他们说话的女子上,看着她蹙眉思考的侧脸,心中又是一痛。

    “夫人那施无计先行告退,长乐镇外十里亭再会!”施无计向青薇略施一礼缓缓退去了,他能听出司马赋话中的坚决,他也同女子,他知道他们二人之间终须做一个了断,那么就让他们自己解决吧!

    终于,客栈空了!却还有伤心的人不曾离去,这里还有一个未划的句号..

    司马赋看着女子,女子却看着老人离去的背影,心里空落落的。

    “青薇你也走吧!我不想和你打”男子看着女子瞬间憔悴下来的容颜,心如刀割始作俑者是他吗?

    “青薇也不想和司马兄动手,但是今天我今天并不是以说客或者是十三夫人的份来的,青薇始终是一个捕快,吴国的执法者”女子凄美地笑笑,终于做了个请的姿势。

    “青薇呀!你是在我出手么?”男子也笑道,他突然觉得有些冷,好像抱抱眼前的女子,可是永远都没机会了。

    “请..!”女子一抹不赢一握的纤腰,一柄软剑,带着妖艳的冷光,剑尖微微颤抖,就是这柄剑将要割破一对男女之间的恩怨。

    “斩剑..”男子看着女子手中握着的剑,“斩、斩..”

    “青薇这柄斩剑是我无意之中得道的,送给你,倘若哪一天我们之间不得不刀剑相向时,就用它”那时女子还是个青涩的女子,甚至对自己要抓的那个男人有些依赖。

    “呵呵...哈哈..咳咳!”男子笑,疯狂的笑,笑到双眼含满泪水,是他,是他自己把那柄不详的剑交给她的呀!可是为何心这样的痛呢!

    “承蒙司马兄这么多年来对青薇的关照,青薇绝非无义之人,实在是一入侯门深似海,一切都是命!就算今青薇死在司马兄手中,青薇亦绝不会怪司马兄。

    “好,虽然你是官,我是贼,官贼殊途,况你这六年多本有无数次可以抓住我的机会,却都高抬贵手司马赋在这里也谢过了”男子说完蓦地出掌,一股燥瞬间弥漫开来,“膨”一声闷响。

    “蹬蹬..”司马赋后退三步,喷出一口血雨,“这一掌还你不抓之恩..”男子喘着说道,眼里有一抹倔强。

    “司马兄你...”女子心一沉,一股酸涩从心里升起。

    “膨..”又一掌,女子伸手阻,却不及,男子的体像被谁狠狠抛出,撞在窗棂上,双膝一软,苍白的手撑住窗棂,总算没有摔倒,“我司马赋屡次命攸关,蒙你相救这一掌还你救命之恩,咳咳..”男子无力地说道,苍白的脸颊,和唇边的猩红,有些妖艳。

    “司马兄你..”女子无力的伸出手去,却没有迈出一步,她怕自己好不容易堆积起来的坚定被摧毁,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不是不知道而是不知从何说起!

重要声明:小说《授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