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说客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漠河沧浪 书名:授天
    “青薇不解的是,司马兄向来游走于各国,行踪飘忽,况且亦曾答应过小妹,吴国之属不与小妹‘抢功’凡佞妖邪、殆祸百姓者必小妹亲手将之绳之以法,何以这一年多屡次行凶与我吴国,且手段一次比一次…难道诸国之中再无司马兄声张正义的地方了么?”女子忽道:“司马兄未免有僭越之嫌”。Www.

    “不然,我见吴国这一年多歪风戾气每况愈下、民如锅煎,而捕神青薇不但不闻不问,甚或了无行迹,是故才出手,不知捕神你作何解释”男子不疾不徐地问道。

    “吴卫王昏庸,吴国势渐危矣!只是苦了吴国万千子民”女子微微苦笑,又道:“至于青薇这一年多么,呵呵..不提也罢”

    “你曾答应与我,必倾尽心力保吴国安定,本来已做的很好,可这一年多..青薇我想听你解释”司马赋长叹道,他是信任她的。

    “司马兄庙堂之深,不知几何?青薇拜服司马兄解天下百姓与倒悬的宏愿,不过青薇一介女流虽有心却也明白,这天下非青薇这等小女子能守护的,青薇有些累了,只想守护自己想要守护的寸地,而非天下”女子微微拢紧了怀里的包裹,神色迷离而又有一丝哀怨。

    “所以呢?”司马赋霍然背过去,声音冰冷。

    “大一统,这天下需要再一次大一统”女子不卑不亢地说道,“然而这等超卓的志向却非青薇一介女流配拥有的”

    “好青薇不愧为女儿中的丈夫”老者微微点头,停下手中‘噼啪’作响的算盘,嘴里轻轻念叨,“此女见识不凡,可惜了女儿呐..”

    “掌柜的,又在念什么呢?您可是还告诉过小的,非礼勿听呀!”小儿突然出现在柜台前,一脸的狡黠:“不过这为女客人倒真是有些见地呢!”

    “哈哈..小丐儿你小子..讨打么?”掌柜的伸手给他一记巴掌,小二却早已笑着跑远了。

    “那你们吴国的十三公子子恒呢?他有么?”男子晃动者手中地玉箫,不经意地问道。

    “十三公子雄才大略,确有”女子答道。

    “子恒竖子胃口倒是大的很呐!吴国以至危亡之秋,他到心图天下,我听说他可是长公子**雄骑呢!”男子大刺刺地坐下,面上揶揄之色,可手掬。

    “十三公子忍辱负重,示敌以弱、击敌以强,青薇以为伸、曲、方、圆无不能者真丈夫也!”女子掷地有声道。

    “是么?司马赋孤陋寡闻了,这么说这公子十三倒也算的上奇男子”司马赋面含笑,一手握萧,一手五指从右至左规律地口打着桌面。

    “十三公子素言,司马赋九斗之才荒捐于野,甚为可惜乎,有心结交、溢于言表”女子不自然地笑笑,玉手轻抚鬓角散出的一缕秀发。

    “所以这一年多你究竟在忙些什么呢?”司马赋似有意无意地叉开话题,桌面上律动的五指不自觉地加快。

    “司马兄一定要知道么?”女子低头幽幽道。

    “是..”男子忽然坐定,律动的五指倏地停下,这才是他最想知道的。

    “奉旨完婚”女子似费尽了全力气说道。

    “啪..”一声脆响,司马赋握萧的手一颤,玉箫地一端被生生掰断,断口处犬牙眦咧。

    “奉旨,奉谁的旨?吴卫王么?”司马赋笑笑问道,指间殷红的液体‘咝咝’冒出,却浑然不觉。

    “是”女子轻声道,轻若不闻。

    “青薇妹子,恭喜了,不知谁人,幸何如之,可以娶到青薇妹子这等奇女子”司马赋看着女子高挽起的髻,又似自答道:“我早该猜到的”

    “司马兄谬讃了,愚夫十三公子”女子轻声答道,她抬起头望着眼前正掩饰换乱的男子,望着他眼角的疏离,心里隐隐有些愧疚,有些刺痛..

    六年前。离水。风临渡口。

    一管箫音穿越氤氲的氺气,婉转悱恻,离水似乎也幽怨了起来,凝沉不流,恍若真载着无尽的离愁别绪,江面不见舟舸。风临渡口,狂风如注,人烟荒芜,一片寂寥,冬天的临风渡此此景,却司空见惯。

    有男子。白衣。玉箫。临江而洞之,不胜凄怨,啸声初时圆润、雄浑,切玉段金、雨打新荷一般;后渐复低靡,间或断断续续...

    忽有扁舟一叶涉水而来,少女一袭水绿色武服,哼着不知名的曲子,缓缓而至,齐眉的刘海迎风而动,女子嫩的脸颊被萧条的北风刮得通红,脖子上系一条青灰色貂尾,红唇微微发紫,张嘴哈出一口白气,楚楚可怜。

    “你就是司马赋,看来斥候这一次总算没有误报”女子展颜一笑,精致的五官粉扑扑挤做一团,一跃而起上了渡口。

    “你连燕国国君五塬侯都敢杀,你是我的偶像,偶像我叫青薇,是吴国的小捕快,来抓你的”女子一脸崇拜道。

    “哦,是么?你,来抓我?”箫声终停,男子望着眼前的小女孩,喘息地笑道。

    “可是我打不过你怎么办呢?我打不过你自然抓不着你,而你自然不会跟我走,怎么办呢?”女孩扑闪着一双水灵灵的眼睛,若有所思道。

    “先回去,等能打过了再来”男子笑着遥遥头,接口道。

    “那怎么行,不过你真的会等我吗?”女子眨巴了一下眼睛,巧笑嫣兮道,

    男子不置可否地笑笑,不答。

    良久,女孩突然又开口道:“你受伤了?听说五塬侯剑法绝冠一时呢!”女孩狡黠地笑笑,续道:“燕国那一战必定是一场苦战吧!五塬侯手下高手如云,偶像你能全而退,青薇可是佩服的紧呢!”

    “是受了点小伤,不过对付你这小东西,还是绰绰有余,不信试试!”男子笑着,长萧一摆,横与前。

    “试试就试试”女孩小嘴一噘,看着男子微抖的握萧的手,作势就扑上。

    男子从容地咳出一蓬血雨,笑笑,等候着女孩,他知道这看似傻傻的、行为乖张的女孩其实机聪明,她一直在观察自己,看自己究竟有否一战之力,还有他在拖延时间。

    “不打是吧!那恕在下不陪了”男子转就走岂料刚一转便听道:“啊..我想到了,既然你不肯跟着我,那我便跟着你,直到我打败你,嘻嘻..”说罢竟蹦蹦跳跳先走了,一头乌黑的长发,跳跃着,肆意地摆动,这一跟就是六年,当年那个不知名的小女孩,已是名震天下的捕神青薇,而今那一头跳跃着的长发,终于被另一个男人盘起。

重要声明:小说《授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