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青薇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漠河沧浪 书名:授天
    “你还是来了,捕神,青薇”男子临窗而立,孤高的形微显得有些落寞,欣长的背影,掠进窗的雨丝,夹着风,青布长衫微摆,雨一直都在下。www.

    “久违了,司马兄,青薇有礼了”清冷的声音隐隐有几分风雨的冷清,女子缓缓解下斗笠,恍惚间,仿佛这暗潮的酒楼里投进一抹阳光,耀眼的是女子清丽的容颜,轻轻的女子将斗笠放在桌面,并未落座,也是将视线投进屋外的雨中。

    “坐..”男子蓦地回头,却怔住,“青薇是你么?”男子问,眼中露出不信的光。

    “是青薇,司马兄别来无恙”女子微微一笑,却不坐,眼角微不可查地**了一下。女子看见男子颔下的一圈青黑,心跳慢了半拍。

    是青薇呀!当然是青薇,他怎么会认错青薇呢?他望着女子高高挽起的髻,心中一阵抽痛,很不祥的感觉。

    “坐呀!捕神青薇也会有顾忌的么?”男子露出一丝笑,伸手做出请的姿势。

    “司马兄有萧在手,小妹岂敢安坐”女子粲然一笑,拉开椅子坐了,又陷入了沉默,男子的眼睛停在女子左手护住的一个包袱上,他看见女子正异常温柔地看着那个包裹,那是一种熟悉却难以理解的温柔。

    “是什么样的珍宝可以让天下第一女神捕、捕神青薇如此紧张,在下有幸一睹否?”男子前跨一步,含笑而问。

    “是珍宝,对于青薇来说是最珍贵的珍宝,但对于别人却未必,司马兄要看小妹自无不之理,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女子轻轻拍了拍包裹,小心将其贴在心口。

    “有趣、有趣..”男子以萧击掌,看了一眼女子,复有退回到窗口,修长洁白的手指伸出窗外,椈一捧雨水,凝视不语。

    “司马兄,该谈谈正事了..”女子轻轻说道,一声叹息,似是有道不尽的无奈。

    “你要抓我么?我做错了么?”男子望着窗外的雨幕,蒸腾的雾气里几家屋宇若隐若现,声音有些低沉。

    “司马兄为民除害,高洁,小妹佩服,只是这次手段太过…..”女子黛眉轻蹙没有再说下去。

    “太过如何?毒辣么?天下事天下人管,难道还能指望吴卫王小朝廷么?”男子面露不屑,丝毫不掩讥诮之色。

    “吴卫王虽然荒无道,但是治下清廉民的官还是有的,律法不泯,小妹职责所在,司马兄海涵”女子凄然一笑,低头看着桌面,注定这只是一次尴尬的会面,女子只是也只能凄然一笑。

    “一百四十八条人命,依吴国律令,罪者该当如何?”男子问。

    “当诛”女子沉吟半晌方答。

    “几族?”男子问。

    “九族”女子答。

    “九族么?哈哈…我司马赋天生天养,我一个便是九族,不知这个答案、捕神还满意否?”司马赋仰天长笑,笑声里有说不尽的桀骜。

    “早在小妹出发前,已有一队人马前往梅岭,若小妹估计的不错,老夫人已然在去往吴郡的路上了”女子有些无力地说道,闪烁着,眼睛不敢再看眼前的男子。

    “噌….”刀剑出鞘的声音,肃杀而寒,司马赋握萧的手微抖,豁然转瞪视着眼前的女子“捕神青薇,果然好手段”男子声音颤戾,不怒反笑,那笑却有一种慑人的狰狞。

    “半个月前,吴卫王突患疾病,现在吴国暂时执政的是公子十三”女子似乎有些答非所问道。

    “十三公子,子恒么?他倒是有些手腕,你是想说梅岭之行是由十三公子授权地么?”司马赋一步步近,声色狠历道。

    “青薇并非为自己开脱,青薇只想让司马兄知道,青薇在官家,许多事不由己!青薇世代皆为吴王家臣,只能为吴国尽忠”女子迎着司马赋暴戾的眼神,淡然地说道。

    “只有你知道,家母隐居梅岭,若非你向十三公子泄密,家母行藏岂会暴露”司马赋终于在距女子三步之遥站定,握萧的指节隐隐发白,这三步便是他们兵戎相见的距离,进一步,刀兵相向;退一步,云淡风轻,这是他们最初的君子协议。

    “不是我…”女子长视司马赋瞪圆的双眼,眼眸中流转着最初的澄净与坦然,“大家都太低估了十三公子了”

    司马赋躁动的心瞬间冷静下来,那双眼睛会是他最好的归宿,他一直想。

    “青薇十四岁始协助家父办案,十六岁掌符,六年内虽破案无数,但迄今为止真正接过的案宗不过一卷,那便是《龙骧司马赋卷》,六年内青薇尾随司马兄辗转诸国,要说捕神之名更有资格获此殊荣的到应是司马兄,虽说司马兄淡泊,捕神之名也却不过虚名,但青薇仍要谢过司马兄”

    女子便迎着男子的目光,仿如第一次仔细审视眼前的男子,这个十六国通缉的第一要犯,只有他知道,他其实才是真正堪称侠之大者。

    六年内,她不止一次有机会抓他,但她没有,是因为她自己也觉得,这乱离的世道,该有一个人而出,迎着风口浪尖,敢叫沧海横流。

    司马赋何错?他劫富济贫,上至无道君王、下至贪官污吏、泼皮无赖,莫不敢诛,这个凭一己之力挽狂澜的男人,其实她心底里是景仰的,但她是天下第一神捕青薇,而他却是天下第一等的飞贼,有一战早已埋下伏笔.

    “青薇品行如何?司马兄当知!”她其实是想说,在没有人比他更了解自己.

    “六年了么?”男子轻声叹道.

    “是,六年了,马已是老马!”女子轻言,眼角涌出一丝似憧憬,似缅怀的光,又像是在感慨着什么?

    “希律律…”马鸣声适时而起,似是在提醒这两个有着共同故事的男女,这一路上它也都在,于是男人女人都不说话了,他们是在等那似是可以勾起记忆的唯一的东西.

    两人忽然间都发现,其实彼此的相识相知的见证,少的可怜,像是冥冥中有一只手再轻轻的擦去过往的岁月,有两个人迷失在了现在.

重要声明:小说《授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