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首战立功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黑猪侠 书名:枭雄刘备
    “大哥,探子已有回报,还有三十里的路程就到涿郡,再往前走就会进入敌方斥候地域了,而敌军还没得到公孙瓒攻打渔阳的消息。”负责探子的关羽走到刘备前面道,三天,刘备仅用三天,就从北平赶到了涿郡,但是军士也没了能立即投入战斗的能力。

    刘备抬头看看天上的太阳道:“全体休息,时间一下午,三弟你去安排众人扎营,二弟你去多安排警哨斥候。”“是大哥。”二人领命下去后又有传令兵安排下去。

    大帐内忙完安营扎寨设立警戒的关张二人跪坐在柔软的羊毛垫上,初的北方还是很冷的还不算过完冬,三人面色都有点兴奋,张飞很简单,是因为要有仗打,而关羽则是因为有可能去掉逃犯的份而兴奋,刘备则是因为第一次打仗而兴奋,因为在路上刘备就对此战反复推敲过,加上毕竟是度过穿越这道坎的人心理素质并不差,所以没有临战的恐惧害怕的负面绪。

    “大哥前面敌军是张纯张举兄弟二人带队本来有五万人,但经过几天消耗已不足四万,士气不足粮草到充裕。但每次攻城俱都倾巢而出,辎重俱都带在旁他们对边的人也不放心。”关羽已经利用短暂时间打探清楚了况。

    刘备沉思道:“二弟三弟,吾意今夜袭营如何?”。刘备虽然想过了但还是问道,一是表示尊重,二是让他们不要过分依赖自己,培养自主意识。“大哥放心,俺今晚就去去张纯二人的头颅给你。”张飞牛眼一翻立刻抢先道。

    “得,指望张飞给自己提意见也是白搭。”刘备暗思之下却是看向关羽。关羽沉思道:“大哥,我们人太少虽然对方战力不强但胜在人多啊。”关羽有点担忧。

    “不妨事,敌军一连四天的攻城战毕竟人困马乏,士气低下只要深夜以三弟的黑虎骑突然发动攻击,必可一战而破敌军营门,到时二弟你则率领陌刀营的人马卡住营门,三弟则在营内放火烧起粮草辎重,在合兵冲杀一阵则,到时敌军必定士气全无,军无斗志。

    没有了粮草他就是没了牙的老虎,到时敌军一退涿郡之危可解。”刘备说完又对关羽看到揶揄道:“难道二弟对自己没信心吗?”关羽也是子傲的人闻声道:“任他千军万马我自不惧。”

    这时张飞也道:“必为大哥烧尽其粮草。”接下来三人就是一边讨论这细节一边等着范阳方向刘虞的狼草补给。

    “报,主公城外三十里东南方向出现一支军队,大约三千人尽打刺史刘虞旗号。”不一会就有传令兵报告。刘备一听奇怪道:“不是说好了只要一千五百人的粮草吗?至于那么多人吗,比我的人还多。

    关羽道:“想必是刺史不放心临时凑得援军。”张飞怒道:“这刘虞忒不晓事来敢不相信我们三兄弟。”刘备只好道:“二弟你留下,三弟随我点齐黑虎骑去查探一翻。”

    在斥候的带路下刘备很快来到援军的面前。等刘备打出停下交谈的旗号后,就见一名年约三十许的汉子一甲胄的来到刘备面前,一抱拳扬声道:“前面可是刘备刘玄德带的援军?”刘备也在马上抱拳回礼道:“正是,汝可是刺史大人麾下?”

    那汉子回到:“正是这有刺史印信再次。”说罢遣一军卒前来刘备查核无误后也交过公孙瓒的印信,对方开后即来到刘备军前:“拜见大人”他比刘备官职高,张飞也是不不愿的拜了拜。

    “不用多礼,我乃大人麾下陈忠一校尉今特带五千人来助战,刺史有言以玄德命而行。”陈忠下马虚扶起刘备道。“那备便擅越了请大人跟我回营。”刘备便让过道路让对方先行,陈忠到也不客气地走在前面。

    来到大营安顿好人马,领出粮草几人便在大营分主次跪坐下。

    “敢问大人有合计破敌?”酒过三巡后,陈忠便抱拳向主座上的刘备问道,倒是务实之人。刘备一笑看看地图道:“敌军每次攻城无不倾巢而出,就是粮草辎重亦是带在边,在没有我们的况下这中方法固然很好,可领上下尽全力攻城。

    如今我们来到此便正是其死之时,大家看,有报显示敌军每到攻城之时,就留少数人看守后军辎重粮草,而后军离城内有二里左右,其俩侧有不大不小的土坡正好可埋伏,只要我们趁对方全力攻城之际从俩侧杀出,毁掉对方粮草辎重乱其军心,相信到时城内守将不是太笨便会从后杀出到,时以逸待劳前后夹击贼寇不过乌合之众如何不败?”上面刘备凯凯而谈下面人早上去盯着地图看去了。

    “如不胜岂不是全军覆没?”陈忠有点不相信刘备。“打仗如何能不冒险,只要计算得当必能一战而下,到时将军的大功定然不小。”刘备尽一步惑加解释。

    “好,大人如此自信某自当配合。”陈忠也没话说,毕竟他要听命刘备,这次救援涿郡是刘备为主的。“好将军今晚饱餐一顿子时出发,人声马裹足,赶到埋伏地点,但听号令而行,违反将命者皆斩之。”“诺”众人轰然应声道。等陈忠下去后,张飞在也忍不住了道:“大哥不是袭营吗怎么改偷袭了。”关羽也是不解道:“大哥如今有这五千人马袭营把握更大才是啊。”

    “袭营全在一个快字,多这五千人不会有什么更大的战果,还会坏事而对于明天的计划就作用大了,朝廷的官兵用计不行痛打落水狗是他们的专用,明天两相夹击敌军不是败退那么简单了,有可能可尽全功。”刘备耐心解释道。

    “嘿嘿,大哥好计策。”张飞干笑道。刘备一挥手笑骂道:“行了别怕马匹了,下去多多准备也抓紧休息迎接明天的大战。”“大哥放心明天必杀敌首。”张飞拍着脯保证道。三人有议一下就各自准备去了。

    清晨,涿郡城头到处都是伤员和熟睡的士兵,残破的墙体散发出浓重的血腥味证明这里发生过激烈的搏杀。

    “铛...铛铛,敌军攻城来了。”几名当值的士兵敲响铜锣叫道。引得以个个熟睡的士兵一个激灵抓住兵器便往岗位上跑去,那里有他们的使命。城门楼上一名四十岁的长者满脸络腮胡子的将军,正面色发苦的望向缓缓而来的攻城大军一阵难过。

    四天了,他凭借着七千老弱和厚实的城墙如今守了四天,可惜伤亡不小已经死了将近俩千人左右,兵器大部分军卒带伤,不及时救治的话要不俩天就会死掉,紧接着又摇了摇不清醒的脑袋暗道:“我想这么多干什么敌军的攻击越来越猛今天不一定能熬过去。”

    第一轮的攻击已经到了城墙一箭之地,弓箭手已是机械般的出手中箭支,不过由于贼军缺少必要的防具一时间到也伤亡颇大。但后面的士卒还是一往无前的往前冲去,今天他们的将军下了死命令必须攻破城墙,说是怕渔阳有难,并且许他们屠城三,在巨大的威胁和利下贼军是一**的不要命的往前冲。

    终于在付出巨大伤亡后还是接近了城墙根,自有辎重兵抗来登墙梯,贼军牙咬钢刀手脚并用的往上爬,官军慌忙投下檑木巨石滚油之物,一时间双方的战斗进入白化,可是在敌军人数优势又不计伤亡的猛烈攻击下还是有部分人登上了城头。

    “快快命人堵住缺口”守城将军一边吩咐旁边的副将一边亲自带人去杀城墙上的贼军。一次次的冲击一次次的登上城墙还是被官兵赶了下来。“混蛋混蛋城破之比不留活口。”贼军后军一位将军破口大骂。

    正是张举,一旁的张纯见此道:“不知道渔阳怎么样了,今天必须破城,你带剩下的全部投入战场我在这里看着。”张纯却也无奈。

    张举一听道:“大哥你这不要留人吗?”张纯苦笑下道:“我这能有什么危险?刘虞的军队被打散,公孙瓒还在千里之外不可能来到况且他和刘虞还有间隙。”

    他算的不错,可忽略了刘备这个异数加上要是让贼军做大他公孙瓒同样有罪,所以他注定失败。张举听罢觉得也是于是留下两千老弱后,带着他们最后的人马冲了上去。

    随着张举得介入城破只在旦夕间。守城将军上已经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口。

    “通通”这时只听一阵战鼓擂动,俩侧山坡上一阵军旗摇动,这时却是陈忠带的五千人从俩侧旗帜鲜明的冲了下来。虽说这五千人是各地凑到的官兵但比贼军好多了。张纯一惊只见满山遍野的官兵冲了下来。

    不片刻间贼军的俩千老弱就被冲散,杀的对方人仰马翻。俩千人前后被分成了无数份。“通通”又是一阵响。“吼”只听一声震天骇地的虎吼声响彻天地间。一支五百人的骑兵在一位着凶兽甲的将军带领下冲了下来直如敌营辎重粮草处。“顶住顶住,快来人去防卫狼草”张纯一边杀人一边乱叫可惜跟本没人听。这时张飞已经开始放火了可粮草太多他也没法一时烧完。

    眼看贼军的俩千人就要死绝,这时在前攻城的张举终于回兵了,面对几倍于自己的贼军官兵弱势马上就显了出来,构建的防线也快要崩溃。这时又是一阵鼓声“嗷”一阵叫喊确是红脸关羽陌刀营冲了下来刘备也是冲在前面鼓励士气。这时防线才稳了下来不过压力依旧不小,这时张飞还纠缠在后面。

    “杀”刘备大喝一声巨剑一挥就把几个贼军砍成俩半。巨剑在刘备分挥舞下一时呈现出巨大的杀伤力为敌军之胆寒。

    在看关羽比刘备杀的还猛,只需刀一推一引就见青光一闪敌军直接被腰斩,华丽非常,敌军跟本兴不起抵抗之感。

    陌刀营是刘备根据上辈子在网上初略的浏览组建的,每人手中的陌刀就象关羽的青龙偃月刀,不过刀比较长,无相之间三人配合成“品”字阵型,一刀砍上二刀砍下,遇到多人围攻则背靠背防御型进攻,遇到少数人则站成直线齐齐出刀最讲究气势。但是组建时较短没经过战阵,在加上刘备也不太精通,所以目前战力还是不行已经开始有大量伤亡。

    不过相信在它在经过无数战场磨练后,最终将成为刘备统一天下的强大助力。这时刘备心里在打突,其实他不敢保证守城将军一定会杀出来,要是碰到个二百五将军他刘备今天就说不定要交代在这里。

    挥剑,杀人,挥剑,在杀,已是机械的动作这个时候什么招数都不管用,唯有靠力量速度和运气。渐渐的刘备感到压力越来越大亲兵也开始死亡。

    涿郡城头:“大人是援军来了目前打的正激烈。”一名副将说道,其实不用他报告,大家都知道了。

    守城将军点点头大声道:“点齐人马随我杀。”“将军敌军太多啊,纵是我们都上加上援军不过万余人。”副将劝道。

    不想将军回头一脚踹在他膛怒道:“怕死鬼如不出城明就是成破。”说罢不顾副将带人就杀了出去。

    随着城内杀出的官兵本来就士气低落的贼军已经开始出现溃逃现象,任凭张举砍杀逃兵也是无济于事,跟本阻挡不住战场形势,加上贼军因为突然回军造成的队形散乱,命令根本不能传达,造成兵不知将,将不知兵。

    徒有几万人发挥不出应有的战力,再看官军范阳来兵是以逸待劳,而涿郡的官兵也是把憋了几天的火气都发了出来气势如虹。

    此时张飞已经冲后军杀了出来。“儿郎们随我去取张纯狗头给哥哥下酒。”张飞大喝一声。正在四处杀敌的黑虎骑迅速组成冲锋阵型。“原随将军杀敌,誓死报效主公。”接着又是一阵虎吼。

    张飞带人直插对方帅旗而去,本来就岌岌可危的贼军,这时随着张飞的铁骑已经呈现一面倒得形势。在亲兵保护下的张纯现在还不明白这支军队哪来的...。

重要声明:小说《枭雄刘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