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再次见了陈启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杨苦 书名:成了上门女婿
    陆明签了合约就走了,杨凡本来是准备去睡觉了,但陈瑶偏要拉着他回去见她的父母。过年了什么说都得回家嘛,不管发生了什么事,还得去吃个年夜饭什么的。

    由于上次的事,杨凡和陈瑶也懒得买东西回去了,反正买不买都一个样,又何必浪费那个钱,杨凡如此说,陈瑶也就跟着杨凡的思想走了。于是当杨凡和陈瑶空着手再次见到陈启的时候,陈启冷冷地说:“这年头都是不懂尊敬老人的年青人,这国家也教育得太失败了!”

    杨凡什么看也都不显老的陈启也跟着冷冷地说:“老人要是老人的样子,别总以为一副倚老卖老就想让人尊敬的老人了!”

    “信不信我再扔你进一次监狱!”杨凡的话气得陈启把脖子上的围巾给扔了,狠狠地说。杨凡脸色还是没变,刚想说话就被陈瑶母女三人给打断了。

    “爸……”“阿启……”

    杨凡听到陈瑶的老妈姜舒兰喊陈启叫“阿启”,上一阵鸡皮疙瘩,扑哧地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母女三人现在又把矛头对准了杨凡,急得杨凡赶紧把嘴闭上,但眼睛望着陈启满是戏谑的笑意,又把陈启给惹毛了,气得眉毛横竖着,把自己的风衣也给甩了,“土包子!你笑什么?要是没我,现在你还在监狱里蹬着,老子救了个白眼狼!”

    “呵呵!敢我还得感谢你害我进去又救我出来了咯!”表还是没变,脸上还是笑容的杨凡说。

    “老子很想把你这土包子弄进去,但那不我干的,看来你得罪了很多人呀!”

    “你们……大过年的,你们就不能安静些吗?”

    杨凡见姜舒兰又说话了,急忙说:“伯母,我只不过在和伯父开玩笑而已,是吧!”说完还不停地对着陈启猛打眼色。

    “是呀!就是,我们在开玩笑的,难得见一次嘛,看吧,我们俩的演戏如何,是不是可以拿奖,把你们都骗了吧!”陈启见杨凡在对他打眼色,原本想不理的,但又见母女三人的表,想想还是算了,也跟着杨凡的话配合道,但心却像是吞了苍蝇般难受。

    虽然现在很多人都流行年夜饭在外面去酒店吃,但姜舒兰的厨艺又不差,而且还有个,不管什么说都应该是她的女婿的人来,出去吃总是不好,所以也就在自家吃了。于是这年的年夜饭对陈瑶,陈雪和姜舒兰三母女来说,吃得还不错;而杨凡和陈启吃就有点难以下咽了,但又得装出一副吃得很开心的样子。

    更可笑的是开始的时候,两人还在那表扭扭捏捏的,吃口饭还得互相瞪对方三眼才吃,结果被母女三人发现,说了一下。杨凡就想,管他先吃饱再说,就不管陈启的眼色,只顾着自己的肚子,不停地扒饭,而且陈启越看他吃得越有劲,把陈启郁闷得像吃到了苍蝇一般;最后陈启也和杨凡一样,不停地扒饭,好像杨凡就是碗中的米饭一样,要把他吃掉。于是两人在互相较劲似的,把桌子上的菜四分之三都吃光了,把母女三人看得那个惊呆了,不停叫他们慢点吃。

    最可笑的则是当他们俩都吃饱了,好不停地拍着自己的肚子,一个毫无豪门家主的风范,一个也没有做晚辈的觉悟;而当母女三人问他们俩是不是很好吃,平时都不见他们吃这么多?两人则一起回答不知道饭菜是什么味道;把母女三人弄得莫名其妙,特别是姜舒兰感到非常失败,你们都吃完了,让谁看都以为很好吃,你们才吃得那么猛,现在倒好了,吃完了就抹干嘴不认了。

    陈瑶忍不住又问:“你们刚才吃了什么菜应该知道吧?”

    “都有什么菜?我都没注意,精力都放在对面的那家伙上去了,他吃什么我就吃什么,绝不能输给他。”陈启如是说。

    姜舒兰忍不住了,站起来怒道:“你……给我起来!既然还跟晚辈较劲,不要脸的老家伙!”说完就走向二楼去了,留下陈启在那站着也不是,走也不是,眼睛不停地朝着杨凡打眼色。开始的时候还带点祈求的色彩,希望杨凡能帮他说上几句好说或是和没吃饭前一样,望杨凡说还是开玩笑;可见杨凡还是一副悠闲不已的样子;眼色慢慢地充满了愤怒,杨凡看着陈启眼里的一团火一样,不朝着他做了个鄙视的眼色和手指,才向姜舒兰的背后说:“伯母!伯父其实是说你做的菜太好吃了,他都忘了看是什么菜了,而且把我都吃完了,所以才跟着晚辈抢着吃而已,其实他是开玩笑的。”

    说完就朝陈启看去,只见他丢一个杨凡自认为他的那个眼神有点“暧昧”,心中暗自警戒,不地问自己,难道他又是个老玻璃,而伯母姜舒兰也只不过借题发挥,主要的还是对被他给冷落的愤怒吗?忍不住又看向陈启,见他眼睛还对他一眨一眨的,心中狂叫完了!

    要是陈启知道他的心中所想,会不会爆起拿着一把枪把杨凡给爆头了,还好他没有读心术,不然现在杨凡可能已经是体无完肤了;其实陈启见杨凡说话了,而且是为圆他的话,不由地感激下杨凡,多望了杨凡两眼而已!

    姜舒兰转个头来说:“没想到你们俩来合起来欺负我们母女呀!那好,今晚你们俩就睡在一起吧!我和女儿们一起睡。”

    啊的两声大叫分别从杨凡和陈启口中传来,陈启听到要他和杨凡谁在一起,这不是在折他的寿嘛;而杨凡却是更加肯定了心中的所想,陈启就是个老玻璃,姜舒兰为了惩罚他们俩,这惩罚也太那个了,一阵鸡皮疙瘩!

    “伯母!我看我就睡在客厅比较好!”跟那老玻璃一起睡,那还得时时刻刻保持着自己的“贞洁”。

    “对!对!舒兰,你看他睡客厅也不错呀!”虽然客房很多,但这小子就只能睡客厅而已,别的地方就是不行。

    “可以呀!那你们俩睡在客厅。”

    又是两声啊的惨叫!

    …………

    三更半夜,陈启站起来踢了杨凡一脚说:“臭小子,我可被害死了,我都快二十几年没睡在沙发上了,要不是你,我现在还窝在那暖暖的被窝里!”

    “还说呢!要不是你这老家伙,我会这么憋屈地和你一起窝在这沙发吗?”

    “你说什么?和我在一起你竟然还感觉憋屈,我都没说我委屈呢,你这臭小子倒先叫起来了!我饶不了你!”

    “来啊!谁怕谁呀!你这个老玻璃!”

    “啊!我不杀你这臭小子,誓不为人!”

    “啊!你这老玻璃玩偷袭!我靠!”

    “臭小子你就是个土包子,什么能和我一样英明神武,什么能……啊!小子,放手,竟然敢抓我的头发!”

    ……………………

重要声明:小说《成了上门女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