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监狱风云之三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杨苦 书名:成了上门女婿
    杨凡死死的看着面前的这位相当的狱警,心中的那个恨呀,“看什么看?是不是还想在来一棍!”是啊,现在他是警,而杨凡是囚,妈的,跟他耗着那不是找死吗?“对不起,忘了是警官你了!”妈的,好汉不吃眼前亏!杨凡低着头,不让这狱警见到他那咬牙切齿的表,头上传来火辣辣的痛苦,也只有暗暗忍着,“警官,我能不能先去包扎下?”“什么!打架的时候怎么不见你叫要包扎?哼!让我下一次再发现你打架,就等着爆你**吧!”杨凡一阵恶感传来,差点就呕吐,忍着恶心的感觉,装出一副恭敬的样子,“警官慢走!”

    “兄弟,算你运气好,这次这白阎罗没有什么为难你,不然你不死也要脱层皮!”一位笑眯眯的,顶着个光头走到杨凡的面前;杨凡用手摸了自己的头,摸出了一大把血,恨啊,看着被他一拳打在肚子上的那小子,恨恨地上去再打他两拳才对那位走过来笑眯眯的说:“哦,大叔!可以告诉我下,那警官什么会被称之为白阎罗?”

    “叫我罗景松,或老罗也行,那白阎罗嘛!你看他是不是长得很白呀!”杨凡想了想,刚才打他的那狱警的确是相当白,可能他经常打像他这样的犯人吧,所以才叫白阎罗。“这只算是其中的一个原因,还有几个原因,其中的一个,他也姓白,叫白致敬,见到我们这些犯人就好像见了他仇人一样,只要比他抓着了,那叫一个惨呀,曾经我有位狱友就是被他活活打死的,而且他打死人不但没事,反而还升职了,所以说小兄弟你今天很是幸运啊!”罗景松感伤地说,看来他和他的那位狱友感很好。

    “罗大叔,谢谢你告诉我这些,我先去包扎下头。”杨凡想看来那个白阎罗又是个背景深厚的家伙了,郁闷,什么他自己都是得罪这些动动手指头就要人命的家伙呀,走到门口点头哈腰地要求那两个狱警中的一个带他去医务室包扎下,那两个狱警可能被他忽悠得太舒服了或是不耐烦了他的唠叨,其中一个带他去包扎了……

    “罗大叔,你后天就要出狱了呀,恭喜你了!”杨凡听罗景松说他过两天就要出狱了,替他高兴到,“小杨呀!你也不用为我高兴了,到这房间来的,迟早都要出去的,我只不比你先出去几天而已,到时你出来了,记得要来找我,我们俩去大吃一顿!”罗景松虽然看杨凡说得很高兴,但他那落寞的眼神却没有逃过他的眼睛,安慰他说到。“呵呵,希望吧!”杨凡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再见到这位大部分时间都在笑眯眯的光头大叔,明天他就要出庭了,也不知道结果会是怎样?对于他的事他并没有详细得和罗景松说,不是他不相信罗景松,而是说了他也帮不了什么忙,搞不好还增加他的烦恼;杨凡他觉得他已经借了好几个人的了,有陆明,宋文杰,陈瑶等等,他都不知道借了人到时该什么还了,不想再借人的了。

    “来,小杨,这个给你,出来后一定要打电话给我。”罗景松把一张纸条塞到杨凡的手里,杨凡打开一看,原来是一组电话号码。由于这间牢房大部分犯人都要出狱了,因此在管理上也相对的要宽松得多,一般都有笔和纸之类的东西,而不像别的牢房,是不可能有这些的,而且发现有谁偷藏着这些东西,那可就有罪受了。而罗景松给他这号码,应该是他家里的号码吧!看来他还是很信任他的。“看,这是我妻子,漂亮吧!当初我怎么都想不明白,她怎么就喜欢我这个大老粗,可我……哎!这几年苦她了!不算这些了;看这是我的儿子,今年就快十五岁了,马上上高中了,整整六年了!”罗景松手里拿着一张相片凑到杨凡的面前有点兴奋又有点忧伤地说。

    杨凡看着照片中的一家三人那脸的笑容,想想当时他们应该是很幸福的吧!有完整的家觉是不一样的啊!虽然这中间因为罗景松突然入狱使家不再是家了,但他们一家不是马上要团聚了吗?马上这照片中的笑容就要回来了。看着照片中那美丽的女子,杨凡对她只要深深的尊敬和敬佩之!一个女子为了个男人愿意等了六年,不但毫无怨言,而且还独自地照顾好了家庭,这样的一位女子是值得人尊敬的。不知道陈瑶为他能不能等一个六年或是更多?摇了摇把这些都抛开,“罗大叔,到时只要我出去了一定去看看你和大婶,顺便看看罗小弟的是不是比我长得还高!”杨凡坚定地看着罗景松……

    杨凡头包扎着一个白布到法院去,他作为原告,坐在那受审庭上,看着苏马鹤和对方的律师不停地辩来辩去,开始的时候他还认真的地听着,可他越听越觉得这两个家伙是超级的无耻混蛋,黑的说成白的,白的变黑的,所以的事到他们手里,管他真假都是他们的武器,哪怕你的一个表都有可能被他们说成一个故事。他只有深深的敬佩之,同时对律师行业也不在感冒,太吓人,颠倒黑白的高手就是律师,这是他最后总结得出的结论;就在懒得去听了,在那睡着了……

    “原告,原告……”法官一怒,一硾敲在桌子上,杨凡惊醒过来吓了一跳,还傻傻地问:“什么事?”陈瑶坐在离他不远的地方见他傻傻地样子,像个白痴似的,恨不得上去一巴掌把他打醒过来,看法官叫了好几次,才把这家伙的神给拉回来;知道他又在睡觉去,郁闷非常,别人在为他担心,他倒是好,还能睡得着,不知道该说他无知,还是佩服他的胆量……

    “被告说的你认不认?”

    “认什么呀!”

    苏马鹤现在也恨不得给杨凡一巴掌,到这个时候了,你还给装傻!这不次明摆着你在装傻嘛,不用说了,大部分人都可能认为你认了!

    法官无奈只好再把话重复了一遍,杨凡听是说要他认了那张认词是不是他自己亲自按上手印的,思考都不思考下,“不是我做的,我按上自己的手印干嘛!”

    “可那上面的手印的手纹的确是你的呀!”

    “你白痴啊!不知道什么叫屈打成招吗?何况我还在昏迷当中,谁知道他们对我干了什么呀?”

    …………

    “双方论据不足,延后三个月再审,退庭!”三个月,真的很长,长得有人都要发狂了,一个是苏马鹤,三个月说知道他们又能弄出啥东西出来啊!虽然打这官司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八成了。他的目的就是为了出名,苏马鹤自认自己不是个好人,但也不是个坏蛋,既然为了杨凡打这官司,现在已经到这份上了,如果最后的结果是输了,那他刚刚出的名也会受到损害;更何况陈瑶答应他只要官司打赢了还另付自己一大笔钱,而且杨凡的确是冤枉的;不管为了杨凡还是为了他自己,他都要拼下去,看到面前的一大群记者,他已经准备好了说辞……

    李菲儿这断时间来被锁在家,哪都不准去,她这断时间才发现这个以前很温暖的家竟然变得如此冷漠,所以的人都劝告她别去管杨凡的事,她爸爸会处理好,连她的妈妈都来劝她要听她爸爸的话。而且还整天寸步不离地跟在她的边,要是以前她一定很高兴她妈妈这样陪着她,而如今嘛!只不过是她妈妈怕她想不开去寻短见,才跟着……

    每天原本她是想去问下他查杨凡的事查出了什么结果没?可看到她爸爸的表,就放弃了,直到昨天晚上鼓足了勇气地问,才知道今天杨凡要打官司,就整天守在电视机旁,什么也不说,双眼盯着电视机的屏幕看,可惜没直播,傻女孩……

    陈雪很恨她的姐姐陈瑶,本来她也准备去W市法院现场的,可被她姐姐着窝在H市,她不听的话,她姐姐甚至用姐妹的感在威胁着她,只要她去了,那么以后她们俩就是形同陌路。一个人窝在她的房间生闷气,也不知道多久了,她走出来去打开电脑,搜索新闻才知道要延后再审,看着那记者不停地追问杨凡的画面,真想跑到W市去打这些记者两巴掌;是谁上传这些图片上来还是很规律的,先是杨凡头带个白绷带,还带点笑容,虽然那笑容比哭还难看,但总是比中期的一脸悲愤和后面的那满脸泪痕好。看着这些画面她的心也和杨凡的图片排版一样,先生闷气,苦涩,然后气愤和无奈最后忧伤,心痛……

    当然现在和陈雪有着同样的感不此她一个,陈瑶暂且不说,杨凡的小师姐李嘉妮可也是伤心不已,她在后悔把杨凡和她的是告诉家里人,原本她还准备让杨凡去见下她的家人;现在到是好了,她想去W市去看杨凡都不可能了,这断子她也就是去网上搜索杨凡的消息来劝慰劝慰自己的伤心,整天不停地回忆杨凡和她相处的每一个表,每一个动作,有时还莫名其妙地哭着或是笑着……

    而最终祸害的杨凡,现在却在监狱里郁闷不已,他不是郁闷延后的事,也不是郁闷自己会怎样?而是郁闷今天还没开庭的时候,陈瑶就偷偷找到他,说不管今天的官司是输还是赢,出来了要是见到记者,或记者见到了他,他都装出一副悲痛绝的样子出来,也不管他是真痛还是加痛,结果就是开始的时候他是拼命地挤眼泪出来,而眼泪流下来后,他又是拼命地收着眼泪,可不管他如何努力,最终都是惘然,不但把自己的眼睛弄肿了,而且累心更累……

重要声明:小说《成了上门女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