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监狱风云之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杨苦 书名:成了上门女婿
    杨凡想不到陈瑶会这么快就来看他,这显然出乎他的意外,他不是没有想过她会来看他。当他走进监狱的时候,唯一能想到的第一个来探望他的也只有陈瑶;见陈瑶风尘仆仆的,脸色苍白,莫名感动,他真很跑过去抱下她,表示自己的感激之。那铁窗就像是一条河一样,把他和她隔离在两个世界,但他们的心现在却是连在一起。

    也许在这样的特殊的环境下他们才认真正视自己的内心;也许是人为的隔离使他们更能正视对方的内心;也许是他们都从对方的眼神中都读懂了各自的内心;也许他在惊叹她的变化,她却在感叹他的蜕变;也许是前世的注定了他们今生的相遇相识;也许有种叫的东西正在他和她之间蔓延……

    他就是她的众里寻它千百度的那个人,而她是他的出水芙蓉。杨凡轻轻地走到陈瑶的面前拉着她的手,铁窗的冰冷并不能阻挡他火,她的手不停地在他的脸上抚摸,好像这样才能抚平他心中的忧伤;他也许为了用自己的火驱赶她的苍白,也不停地揉着她的手。

    她抚摸着他的脸就能感觉他心中所想的一样,他所受的苦她能知道,默默地流眼泪。他见她流泪心慌,忙得他不知所措;想替她擦眼泪,可那铁窗限制了他的动作,见到他那笨拙的动作,她扑哧一笑,就像是一朵盛开的花,他不一呆;“发什么呆呀!呆子,没见过人流眼泪吗?”杨凡饶了饶头,憨厚一笑,“呵呵,不是,是……”他和她现在那种淡淡之间的真,也许都是他们俩之间最需要的吧。这一刻他们忘记了在他们俩之间的不快,忘记了之前种种的;这一刻是他和她的关系的重生,为了经营他们俩之间的,他和她都心中暗下决定。

    时间就是他们之间互相诉说和凝望中渐渐地消失了,但他们之间已经没有悲伤了,他相信她,她也相信他,两个年青的心此刻碰撞在一起,牢牢地捆绑在一块,他和她都坚信能面对前面的困难。

    “瑶儿!你先走吧,只要我不是被陷害枪毙的罪,应该没多久就能出去了,不用为我担心。”不知什么时候他喊她已经变得亲密了,虽然她比他大了几岁,而她也只有欢喜,“我知道,我会查个清楚的。”“答应我如果对方势力太大了就放手吧,别在追下去了。”杨凡对她的格可是深有感触,害怕她一旦知道谁要陷害他,一定会查下去,怕她吃亏。“恩!我知道,会有分寸的。那我走……”

    杨凡在监狱医务室呆了几天,所受的伤基本上好得七七八八了,手臂上的枪伤已经结疤了,就被狱警扔进了监狱。杨凡看着那墙上挂着010号的门排,平静地走了进去,不管前面是什么在等他,他都要勇敢地面对……

    “记住!你是你的代码,1127。”杨凡接过那上门印有1127四个数字的卡排,把它挂在自己的前,和那个狱警走了进去。“那就是你的位,别惹事!”狱警指了指最里面的一杆说,杨凡看过去,所以的位都摆在两侧,一排有十个,每杆有两个位,也就是说就这间牢房有四十个人犯。默默地跟在狱警的后面走着,大部分人犯都在看着,有点则大声议论他是来头,杨凡跟着狱警来到最里面的,爬上了上面的位,整理下被子什么的,至于狱警什么时候走,那不是他的关心的问题。

    杨凡整理好了,就下来了才发现在下面有一大堆人,很郁闷,他又不是美女,这群人看嘛看他眼冒绿光呀!

    “小子!不管你在外面是怎样的,但到这里面来就地听彪哥我的。”一个长着马脸的汉子,肌一块块的凸起,很有爆炸力。**着的上,纹着一只雄壮的老鹰,鹰嘴正好纹在他的前,老鹰的翅膀都延伸到他的手臂上去了,什么都他都不可能有老鹰的雄姿呀!

    “听到我大哥说话不?小子,要懂得孝敬,不然什么死都不知道。”那马脸旁边的一个也是肌横条的汉子说到,杨凡什么看他都像是个傻大个,怪不得就只能给人打下手,也许他是个好的突破口,杨凡笑了笑,“不孝敬又怎样?孝敬又能怎样?”

    “不孝敬就……”那傻大个惨叫一声,杨凡在他说话的时候,就一脚向他的**踢去,那一脚可是用了他的全力了,由于他们离杨凡太近了,以至于听到那傻大个惨叫声才反应过来。杨凡那一脚就踢在他传宗接代的东西,还要没有全部击中,不然他以后就成了古代的太监了。“小子,你竟然敢……”又一声惨叫传来,是那自称叫彪哥的,只见他双手捂着自己的肚子,满脸的冷汗;杨凡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就一大步跨上前去,揪着那叫彪哥的,抓着他的双手反转过来,用力一按,这叫彪哥的就痛得弯下腰去,杨凡脸上带着满脸的笑容,说话的声音却是冷冷的,“彪哥是吧!”“是,是!”痛得他冷汗直流,那前的老鹰也就好像得瘟疫了一样阉了下来。“以后千万别来惹我,我这个人是很好相处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那叫彪哥只感觉杨凡的声音冷得都深入了他的体内,让他头上的冷汗冒得更急更快!

    杨凡见他不说话,也不在说什么,放了他用力一推,把他推离开他自己远些,走到被他一脚踢在**现在还躺在地下的汉子面前,“你叫什么名字?”见杨凡问他,他竟然感觉到害怕,什么看面前的杨凡都应该是那种人畜无害的,可谁知这家伙就是个不按理出牌的人,而且心又狠,那脚差点就废了他,虽然现在很恨,但又能怎么样?他是被他偷袭得手的,他不服气啊!他哪知道,要是以前的杨凡,别人在什么无理,他都不会先动手的,而且哪怕是出手了,只要不在命危机时刻,他都会留点力道,害怕把人打伤或打死了,那他就麻烦不断了,且要是自己也受伤了更不好受。可是从他被陷害心若死灰一翻后,知道人是不能不断地忍让的,而且他已经决定了不会让别人在踩着自己了,他也是有愤怒的,竟然迟早都要打,又何必惺惺作态呢,说他卑鄙也罢,无耻也好,他就喜欢在能偷袭的况下就一定采取偷袭,能一枪解决的事绝不用两枪……

    “孙煞!”那大傻个愤愤不平地说,“我要和你公平决斗!我不服气!”杨凡见他有不服当中又带点害怕的眼神,不由会心一笑,这叫孙什么来着的,又问孙煞他叫什么,孙煞以为杨凡子消遣他,转头过去懒得理杨凡,要不是现在他下面还疼痛难忍,他早就爬起来去和他决斗了。见他不说话,杨凡想了想,也不为难他,感觉这个叫孙什么的傻大个满有意思的,“服不服气那是你的事,不好别来烦我!你走吧,叫他们以后别来惹我。”转过来对着彪哥,“我在说一遍,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百倍奉还!”冷冷的声音回在冰冷的监狱010房里……

重要声明:小说《成了上门女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