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节 大破宋齐

    朱正飞带十万大军往西门杀出,他知道,只要击溃温楚的中军大营,那么宋齐联军的士气就会尽丧,一定会无心厌战,那么自己这边就可以击败宋齐联军,取得这次战争西方战场的最后胜利。朱正飞也是一个功力达到七级七阶的高手,他一马当先从西门杀出后,宋齐联军无人可挡,他一直杀到战场的中心,沐青和温楚大战之处,立即加入战团,和沐青双战温楚,温楚本来和沐青斗了个不相上下,在朱正飞加入战局后,哪里抵挡得住,转达就逃,沐青和朱正飞紧紧跟在后面,因为战场上人太多,温楚钻入人群之中,消失了,沐青和朱正飞也无从追击,只得奋力击杀起敌军来,温楚的中军被沐青和朱正飞的两面夹攻下,人数上又处于劣势,连主将也逃走了,哪里能抵挡得住,开始溃退,兵败如山倒,宋齐联军见势不妙,纷纷选择逃命,在西门方向如此,其他三门方向见西门中军都败退了,立即无心对敌,也四散逃命,沐青大军和城内守军奋力追杀,一直追杀到天黑,消灭敌军大部,而剩余的宋齐联军也逃向本国方向,不敢久留在大伍的国土上,此一战,使大伍西方战场转危为安,大军回城后,朱正飞立即大摆宴席,庆祝难得的胜利,一面写秦折通过飞鸽传书向大伍皇帝报喜。

    不久后大伍皇帝通过飞鸽传书传来圣旨,对各人都有赞赏,表示等东北方战场平安后,再统一封赏,命令朱正飞带二十万大军继续守卫壶州,沐青带十万骑兵为前队,庞文带十万步兵为后队,马上增援东北方战场。

    在东北方向,大伍帝国与大曹帝国交界之处,有三座雄关拱卫着大伍帝国,分别为武州、金州、黄州,而大将毛科为这三州总管,他手下有三员战将,分别为:威武将军鲁雄,奋武将军杨东,勇武将军王英。在大曹进攻之前,由威武将军鲁雄带三十万大军驻守于金州,奋武将军杨东率三十万大军驻守于黄州,毛科自带四十万人和王英驻守于武州。大曹帝国大军一百万大军来侵后,分兵三路向武州、金州、黄州进攻,双方在三州展开血战,不相上下,双方各自求援,大曹帝国派来五十万精锐大军,而大伍由左军将军钱丰,右军将军高昌带四十万大军前支援。但援军的战斗力明显要弱于大曹的援军,钱丰和高昌到达后,由钱丰带十万人支援金州,和鲁雄同守金州,由高昌带十万人支援黄州,和杨东守卫黄州,剩余二十万人支援武州。双方援军抵达后,大伍这边采取守势,而大曹采取攻势,双方在三关大战展开大战,大伍虽然伤忘记亡惨重,但三关还是牢牢掌握在大伍手中。但要击退大曹大军,也是无能为力。

    沐青统率十万骑兵向武州三关夜兼程,全速前进,通过驿站获得前方最新战况,并发布军规严格要求部下,军规规在:“杀人者死,抢劫者死,**者死,偷东西者棒击,损人财物才赔偿三倍,并严格执行。

    这天,沐青率大军进入一个小镇,天已经全黑了,下令安营,明天一早上路。第二天一早沐青大军集合完毕,正准备上路,突然大批老百姓手拿锄头、锤子、棒子等器具挡住去路,沐青连忙走上前去,大声对老百姓姓道:“各位父老乡亲!我是这支大军的将军,大家不要激动,有什么事跟我说,我一定给大家做主!”沐青说完,只见一个相当英气的十七八岁姑娘,拉着一个十五、六岁的非常秀气的女孩走上前来,但脸上满是泪水,如梨花带雨一般,叫人生出几分怜惜来,那比较英气的姑娘道:“你今天要给我们一个公道,不然别怪我们不客气!”沐青道:“你说说况,我一定会公正处理的!”那英气的姑娘道:“事是这样的,我表妹一家在镇上开了一家酒店,你们军队一个将军带几个军官到我表妹家的酒店去喝酒,那将军老是盯着我表妹看,当时也没在意,等他们走的时候,那将军偷偷对我姨父、姨妈说,愿意出高价包我表妹一个晚上,我姨父、姨妈大怒,把他赶走了,他倒没说什么,走了。可是,等我表妹一家关门睡觉以后,那将军又来了,偷偷摸进我表妹的房间,想要**我表妹,幸亏我表妹从小跟我学修练,功力倒还不错,被我表妹发觉,两人打斗起来,但实力比那杂种要弱,况非常危险,我姨父、姨妈听到动静,连忙走进我表妹的房间,因为不会功夫,竟双双被那杂种杀害,那杂种还不肯放手,还想抓住我表妹,做那猪狗不如的事,正在这危急的时候,我正好来看望表妹,当即和那杂种大战起来,那杂种功力和我差不多,这才逃走。事就是这样,我姨父、姨妈都被杀害了,我表妹也差点被那杂种**了,你得给我一个满意的交待,不然我们没完!”

    沐表手下有一个副将军和三个偏将军,沐青立即传令四个将军站到前面来,站成一排,叫两个姑娘辨认,只见两个姑娘同时指着一个四十多的大胡子道:“就是他!”只见那大胡子脸色苍白,忙向沐青下跪道:“将军饶命!将军饶命!看在手下奋勇杀敌的份上,从轻发落,小人对将军一定以死相报!”沐青冷笑道:“我不公正办理,还有什么脸面统领大军,今天就杀你以振军纪!”说完,意念一动,功力瞬间达支巅峰,召唤出雷电双锤,一锤击向那胡子将军,胡子色狼来不及反应,即被沐青击毙,沐青又叫人拿来四百两银子,交给两位姑娘道:“这是我们的赔偿,请你们收下!”那英气的姑娘接过银子道:“银子我们收下,但是我们死了两个人,你们才死一个人,不公平,你得再杀一个人!”沐青道:“罪全在那个偏将军,我已把他正法,其他人没有罪,怎么能随备杀人呢!”那姑娘霸气道:“我不管,反正你得再杀一人!”沐青道“那不可能,没有那样的道理!”

重要声明:小说《情圣之一统江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