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节 曹贤登位

    李冲问完话之后,并没有这几师的副将出来回答,不由大怒,大声吼道:“三师、四师、六师、七师出来说话!”只听见远处有人大声回答:“三师、四师、六师、七师已归降于我,李冲还不投降!”正是曹贤的声音,一会,曹贤带大队人马来到李冲踉前,李冲手下几个副将果然在曹贤后,看到李冲有点不好意思,李冲对曹贤厉声问道:“先皇对待你不薄,如今尸骨未寒,你就想谋反吗?!”

    曹贤听了哈哈大笑道:“先皇是先皇,沐青几岁小儿,知道什么理天下,由我来掌管天下不是更好吗?李冲啊!你以经被包围了,我念你是条好汉,现在投降还来得及,我保你高官照做!”

    李冲大怒道:“做你娘的狗!老子生是大沐的人,死是大沐的鬼,不象你这乱臣贼子、不忠不义、狼心狗肺的家伙,我恨不得剥你的皮,抽你的筋,喝你的血!弟兄们!冲啊!杀了这王八蛋!”手提长刀带头向曹贤冲去。曹贤被骂得狗血淋头,大怒不止,立即下今攻击,向李冲猛扑过去。李冲修练的是风系真气,速度很快,功力达七级八阶。而曹贤修练的是金系真气,功力达八级一阶,而且是修练奇才,以每一年提一阶的速度迅速提升实力。

    李冲一挥长刀,刀上飞出无数把风刃向曹贤呼啸击去,曹贤一挥大金锤,锤上发出一片金光,和风刃撞击在一起,“轰”的一声巨响,李冲倒退七八多步,而曹贤站立不动,李冲见硬拼不是对手,和曹贤游斗起来,但曹贤到底功力强上许多,李冲占不到半点便宜,而这时,手下的部队因为比曹贤少上许多,也处于下方,李冲见大势以去,知道今天的局而已无法扭转,想起怎么也得把小皇帝救出去,才对得先皇的一片厚,连忙舍充曹贤,往皇宫飞奔而去。曹贤因为要指挥兵马完全消灭李冲剩余四师兵马,所以没去追赶。

    这天晚上,太皇太后也就是沐青的已经入睡,突然被宫女推醒,忙问宫女:“什么事如此惊慌?”宫女道:“大事不好了!李冲将军来报,曹贤谋反,已入城攻破卫大宫,他只逃出,前来报信。”太皇太后大惊,忙起来道:“快请李冲将军进来!”

    一会李冲进来对太后下跪道:“太皇太后!微臣死罪!保护不周,未能及早发现曹贤谋反,杀此祸害,曹贤不久就会杀入皇宫,请太皇太后和皇上马上出宫,微臣誓死相随!”

    太皇太后道:“此事不全怪你,我也有责任,不说这些了,你马上带皇上出宫去,不要管我了,我老了,死不足惜,皇上就托付给你了,叫他学好本领,将来为我报仇,光复大沐。”太皇太后和李冲来到沐青房间,沐青正在打坐练功,听见有人进来,停了下来睁开眼睛,太皇太后对沐青流泪道:“孩子,曹贤造反,马上就要杀入皇宫,你马上带紧要的东西和李冲将军走,以后一定要学好本领,杀了曹贤,光复大沐江山,知道吗?”沐青道:“孩儿知道了,,你和我一起走吧,孩儿会保护您的。”

    太皇太后道:“别管了,老了活够了,你们快走。”沐青只好收好《爆雷步法》和《爆雷锤法》两本书放在怀里,带了一些金子,和挥泪告别,随李冲出城。沐青走了不久,太皇太后在皇宫放火**而死。

    卫大营,经过一个时辰的决战,李冲手下四师将土在优势敌人面前,全部壮烈牺牲。而曹贤手下也付出惨重代价。曹贤立即下令分兵驻守四门和主要交通要道,自带大军向皇宫扑来。

    等他进入皇宫时,并未遇到抵抗,只见火光冲天,曹贤立即下令士兵去查看原因,一会士兵带来几个太监,曹贤问众太监:“大火是怎么回事?”一个太监回答道:“回大将军,是太皇太后在宫里**而放的火。”曹贤问:“皇上在哪里?宫里的况怎么样了?”那个太监继续道:“回大将军,皇上已被李冲将军**去了,太皇太后在**前曾下令,宫中之人来去自由,已经有不少人逃出宫去了。”

    曹贤听了后立即下令得力干将带大批高手前去追击沐青和李冲。派大量士兵去抓拿宫中逃出之人。

    第二天,曹贤穿皇服前去上朝,文武百管已经知道曹贤谋反,竟然大部分未来上朝,朝堂之上显得冷冷清清,曹贤非常郁闷,立即下令侍卫:“去把文武百官都有请来,如果不来,就把他抓过来!”

    好大一会工夫,侍卫回报:“宰相陈基自杀亡。”接着百官陆陆续续到了大部,大都哭丧着脸,一脸的悲伤,看得曹贤大怒道:“下列之人,见了本皇还不下跪!”早以投降曹贤之人和部分官员跪了下去,但还有一半左右的官员没有下跪,纷纷要求辞官归乡。

    曹贤愤怒道:“天下不是一家所有,而是能者居之,沐青一个六岁小儿,知道什么治国之道,今天大家归顺于我,高官照做,如若不然,全家杀光!你们好好想想,不要白白送了命!连累了家人!”

    百官无奈,大部分跪下了但仍有三人不肯下跪,这三人是吏部尚书周阳明,刑部侍郎刘季,大学士张然。周阳明对曹贤大声道:“烈女不事二夫,忠臣不事二主,曹贤,你个王八蛋!你算什么东西,要我投降你,你个龟儿子!”

    曹贤大怒:“来人,快把他推出斩了!把他全家都有抓起来!”侍卫推着周朝阳外走,周朝阳边走边骂:“曹贤,你个狗贼,将来必不得好死,会后悔今之事的,王八蛋!”

    曹贤又问刘季和张然:“你们两人要学周朝阳吗?!”刘季道:“不要说了,死就死,没什么大不了的,我死得光荣!”张然道:“以死报国!虽死无憾!”曹贤下令:“推出去斩了!”曹贤又下今:“把陈基、周朝阳、刘季、张然的家抄了!全家全部杀光!”

    李冲带着沐青连夜翻城而去,一刻不停地往西南方大伍帝国而去,他知道,只有逃出曹贤的控制范围,才能正安全,由于沐青年龄太少,走路不快,李冲就把沐青背在背上,运起全功力,向西南急行,一夜过去已经走出三百里,天以大亮,李冲道:“皇上肚子饿了没有?我们去买点东西来吃。”

    沐青道:“李将军,我已经不是皇上了,你不要叫我皇上了。”

    李冲道:“您在我心中永远是皇上,不过在路上不方便这样叫,以后我就您主人吧。”

    沐青道:“不如这样好了,以后我叫你叔叔,你叫我小青,这样不见外,也不引人注意了。”

    李冲感动地道:“这样也好,小青你放心,我们一定能逃出去的,你一定要学好本领,将来灭了曹贤这贼!”

    请多多支持,收藏,推荐,点击

重要声明:小说《情圣之一统江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