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节 巫妖劫 ( 四 ) 完劫被困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遁去一如 书名:逍遥孔宣
    话说大巫后羿被杀,变成了巫妖大战的导火索,巫妖两族从原有的小有摩擦,直接就到了见面立判生死的境界,从此洪荒无有宁

    大战伊始人数众多的巫人在祖巫及大巫的带领下多次屠戮妖族,使得妖族元气大伤,十二祖巫组成的十二都天神煞大阵,更是号称屠圣之阵。即使是拥有周天星斗大阵和先天至宝混沌钟(太一未曾完全炼化)的妖族也是略有不足,于是想破巫族,灭其大阵成了所有妖族大神都极其头疼的问题。但是作为天道鸿钧怎能让其如此僵持下去破坏<平衡>,于是乎化轮回六道的后土娘娘再次的让短暂的和平消失了,少了一位祖巫的十二都天神煞大阵无有先前之威势,妖族乘势反攻,于是这次又轮到巫族元气大损了,但是随着其余十一位祖巫用精血再次融合的十三祖巫出现时,妖族又轮到劣势了。

    这一洪荒天庭妖皇中,帝俊,太一坐于上宝座之上,座下立着妖师鲲鹏,十大妖帅,三百六十五位周天妖神。

    “妖师,巫族大肆残杀洪荒大陆之上的妖族族人,你可有什么办法破其都天大阵?”帝俊问到。

    鲲鹏沉吟片刻说道:“陛下,如今我等不可轻出,可将散落于洪荒大陆之上的族人召集起来,退守天庭,布下周天星斗大阵,以待时机。”

    “也罢,如今只好如此,退朝。”

    帝俊说完刚准备起,就见十大妖帅之首白泽出班说道:“陛下,巫族虽皆为一体所出,但由于格暴躁易怒,不少部落关系并不和睦,我等可挑拨其关系让其互斗,以便渔翁得利。”

    “好!此事大妙,妖师,此事便由你去办。”说完便转进了后

    洪荒大陆祝融部落中,祝融正在帐中端坐,突然一巫人跑进来说道:“族长,大事不好了,大巫祝狂被人杀了,他为族长炼制的炎刀也不见了。”

    “什么!”祝融大怒,起便向外行去,可惜他却没有注意到那正低头禀告的巫人眼中闪过的一缕寒光。

    而与此同时共工部落中一巫人正将一把宝刀交给大巫共然。“大人,这是小人无意间得到的一把宝刀,特来献给大人,还望大人以后多多指点。”

    “恩,不错,我不会忘了你的功劳。”共然拿着刀细看一番说道:“确是一把好刀,就是不知是谁竟然能将如此宝刀失落,不管了,落在我巫族手中难道还能要回去不成。恩,祖巫刚好缺一把兵器,不如我将此刀献给祖巫。”

    想到此处,共然便不再迟疑转向共工帐中行去。共然来到共工帐中对共工说道:“属下见族长尚无称手兵器,便采集灵物为族长炼制了一把宝刀,今刀已炼成特来献上。”说完便将方才巫人送于他的宝刀拿了出来,递给共工。

    共工接过刀一看说道:“哈哈哈,确是好刀,共然你费心了,不错,不错。”

    数后,在祝融部落中到处流传这这样的话“听说了吗?大巫祝狂为族长炼制的炎刀被祖巫共工杀了后抢走了。”“不会吧!”“怎么不会,我们这刚丢了一把宝刀,他们那就得到了一把宝刀,有这么巧的事吗?”“这样说来确实有些可疑。”

    谣言终于传到了祝融耳中,“共工不会做这样的事吧?恩,还是去看一看吧,也好让这流言停下来,以免伤了我兄弟的感,”想到此祝融便向共工部落行去。

    祝融的速度虽不能和帝江相比却也是极快,不一会便到了共工部落中,到了后也不通报,直接就闯入了共工的大帐。

    进帐不多说,直接道:“共工,外界传言你杀了我族中大巫,抢了为我炼制的宝刀,你刚好又得了一把宝刀,快拿来我看!”

    本来就对祝融不经通报直接闯入帐中不满的共工闻言大怒,开口说到:“你我均为祖巫,地位相同,你若好好说,我还可将宝刀与你一观,但你如此口气,和招呼属下一般,我若给你看了岂不是很没有面皮,你让我怎么面对洪荒中诸位同道?”

    祝融闻言以为共工心虚不敢给自己看,又从共工怀中感受到一丝熟悉的气息便说道:“你给不给看?”

    “我若不给你又当如何?”共工答道。

    “那我就自己来取。”说完祝融便伸手向共工怀中掏去。

    共工大怒,闪躲开便向祝融打去,“祝融你太放肆了!”

    祝融本就是祖巫中脾气最爆之人,见共工不但不让自己看刀还向自己打来,顿时大怒,也不说话直接向共工打去,二人边打边躲,离了大帐,直往洪荒深处行去。

    共工见祝融不依不饶的追着自己打,怒气也越来越大,终于在不小心让祝融击中一次后,怒气全都爆发了出来。

    站定后对祝融说道:“你不是想看刀吗?好!我就让你看个够。”说完便取出共然所献之刀向祝融攻去。

    祝融初一听以为共工真要给自己看刀便停了下来,却发现共工并没有把刀给他让他看的意思,反而是提刀攻了上来,再一看,那刀正是大巫祝狂为他所练之炎刀。

    顿时大怒道:“我说你为何始终不肯将刀给我一看,原来祝狂真是你杀的,你是做贼心虚啊,如今人赃并获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共工听后也是怒气冲天,“你想要这把宝刀就明说,只要你开口,我念在你我同为祖巫的份上也不会不给你,不料你竟使出如此下作的手段。”想到此处便也不说话只是一味的猛攻,祝融见共工不说话便以为共工心虚不敢应答便更是骂不绝口。

    祖巫之间本就相差无几,共工手中有刀本就占优,祝融又骂不绝口未曾专心作战便落在了下风,被共工连砍数刀。

    虽说祖巫之不惧刀兵却也在上留下了数道白痕,令祝融疼痛难忍,顿时大怒,骂道:“共工,汝杀我大巫,夺我宝刀,如今不但不认错反伤我,我今誓不与你甘休。”

    说完便现出真来,只见一兽面人,脚踩两条火龙,手拿火焰所化的大戟高万丈,浑红色鳞甲的巨人立于地上,只一戟便将措手不及的共工打飞。

    共工没想到祝融竟然现出真来打,一时恍惚竟然被祝融一戟打飞,遂一声大吼,也现出真来,只见一蟒头人,脚踏两条黑龙,臂缠两条青色大蟒,浑蓝色鳞甲,手拿蓝色大戟高万丈的巨人出现在祝融面前。

    两位祖巫都是准圣级别的高手,打起来确实是山崩地裂,方圆数十万里内生灵不存。

    只见以祝融与共工为分界线,一边是洪水滔天,一边如天火灭世,只是可怜了死在二人手中的万千生灵。

    由此却也能看出,巫族残忍好杀,不将众生的死活放在心上,却也是合该陨落。祝融与共工二人相争,祝融慢慢占了上风,共工敌不过向远处逃去,祝融依然不依不饶的追在后,不多时便已到了不周山下。

    共工见祝融依然追在后,不由想到“我与祝融皆为祖巫,今败于其手又被他追赶至此,今后有何面目见人。”

    抬头看见不周山,遂一头向不周山撞去,只听“喀嚓”一声,半个不周山掉了下来,原来这不周山竟然被共工一头给撞到,共工更是直接撞死在了不周山下。

    诸位可能要问这共工乃是祖巫又企会轻易撞死,这其中原因有二:一则不周山乃是盘古脊梁所化,本就极为坚硬;二则不周山乃是天柱,共工撞倒不周山使万千生灵遭劫,更有可能始盘古开辟的天地毁于一旦,天道循环之下就是圣人也得脱层皮,不要说共工这位不修元神的祖巫了。

    而祝融也接着陨,共工撞倒不周山是由于他的追赶,故天道把撞倒不周山的因果也算了他一份,再加上他本体为火,被劈头而来的九天溺水一浇便直接淹没在了洪流之中。

    三十三天外娲皇宫中,女娲娘娘正在闭目参悟那鸿蒙大道,突然脸色一变喊了一声“不好”便已消失不见。

    下一刻已经出现在不周山所在之地。只见天已经破了一个巨大无比的窟窿。无数的地水火风,雷火罡煞从中蜂拥而出,而滔滔不绝的九天溺水亦从窟窿中狂灌而下。女娲娘娘一看忙祭起山河社稷图将那窟窿堵住。

    其他五位圣人不过比女娲娘娘迟了刹那便已赶到,不同于其他圣人孤而来,上清圣人通天教主还带着自己的大弟子孔宣。

    几位圣人到后互相施礼完毕后便各使神通将流入洪荒的九天溺水收起。

    女娲娘娘见众圣都已经来了便开口说道:“诸位道友既然都已经来了,可先助我将此处堵上,以便我去斩杀北方那只亿载玄龟,用它的四肢顶替不周山成为新的天柱,然后再炼化五色石补天。”

    孔宣闻言从通天教主后转出说道:“若师叔放心,可将此处交于弟子。”

    一看是这个让自己大出血的孔鸟,女娲心想交给你就交给你,最好你也被水溺死,于是女娲道:“既然师侄有此信心,那就将此处交与你吧。”说完便收回山河社稷图向北行去。

    孔宣在女娲娘娘收回山河社稷图的同时便祭起了寂灭神天。

    只见一道玄光冲天而起,瞬间化成亿万丈的七色玄光布满天上的窟窿,那不停翻涌的地水火风瞬间平息了下来,九天溺水也被寂灭神天锢在后面。

    几位圣人看到这一幕脸色各不相同,老子一脸漠然好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接引依然是万年不变的一脸苦色,原始天尊脸色一冷,通天教主满脸微笑,准提妒忌的眼神一闪而没。

    片刻之后,女娲娘娘从极北之地回来,拿出山河社稷图一抖,四根粗不可丈,长可达天的柱子闪出,女娲娘娘手一挥,四根柱子闪向东南西北四极,将天给撑起来了。

    女娲娘娘见天已撑好,便从袖中取出一三足小鼎,迎风一晃便化为百丈大小,正是女娲娘娘从分宝崖上得到的先天灵宝乾坤鼎,女娲娘娘手一指乾坤鼎的盖子便已揭开,手一抖便从飞出数百颗五色神石飞入乾坤鼎中。

    七七四十九天之后,从乾坤鼎中溢出一丝五彩霞气,女娲娘娘挥手收了宝鼎,转对孔宣说道:“师侄可以将缺口让出了,以便我将天补上。”说完伸手一指乾坤鼎,乾坤鼎飞到天上的窟窿旁,顺着天上留下来的缝隙缓缓将鼎中五色神石炼成的五色液体倒下,不一会便将整个窟窿堵了起来。

    就在女娲娘娘和孔宣将天补好之时,天上霞光阵阵,一道霞光飞下,快到女娲娘娘与孔宣头顶上时,霞光分为两份,一份约莫有三一之数的向孔宣飞去,而另一股则向女娲娘娘飞去,飞向女娲娘娘的一股被女娲娘娘用乾坤鼎收了,另一股也被孔宣直接吸收。

    且不说偷得功德的孔鸟如何的兴奋,失去部分功德大怒的女娲圣人。却说得知被妖族陷害损失两位祖巫的巫族众祖巫,勃然大怒,集合人马直接杀上天庭以报大仇。

    那一战真是天崩地裂死伤无数,亏得众圣护持,洪荒才无有破碎。随着一声

    “一切。都结束了!这是场没有胜者的决战。但一切本该如此。并不受我们控制,所有一切都已与我们无关了。别了,洪荒!”太一,帝俊与八位祖巫同时闭上眼睛。

    体连同元神同样都消失不在了,太一,帝俊与祖巫,全部损落在这最终一战中。

    而隐在旁肆无忌惮收着死人/妖/巫宝的孔宣却是大为得意,无数的灵宝,巫血融入其寂灭神天之中,修为迅速的飙升着.....

    而那个无主的混沌钟也在孔鸟无意识的地毯式收割时直接的吸收融合了,而这一切我们兴奋地孔鸟却是不甚了了的。

    而在消融混沌钟的一瞬,只听得一句“消化天道至宝,罚尔火焚万载!”鸿钧道祖一句话就将还在迷迷糊糊的孔宣镇压在朝歌附近的一座大山火眼之中.............闻及此老子依然一脸漠然,接引依然是一脸苦色,原始天尊脸色愉快,通天教主满脸苦笑,准提却是兴奋莫名。

    这正是

    争强斗狠为那般,一朝陨皆为空。

    马上就进入正文了,第一波的**要来了啊!大家顶住啊!呵呵!

重要声明:小说《逍遥孔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