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各展绝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无语抡笔11 书名:绝世传承
    也不知是过了多久,天赐才从昏睡中醒来,真是浑浑噩噩的一夜,肚子里翻江倒海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睡了过去。

    眼一睁才发现天已经大亮,忽的从上坐起,整理了一下衣衫冲出房门,心道,千万别误了大事!

    来到村子的正中,稀稀落落的只有几个村民在忙来忙去。天赐拦住一人便急切问道,“从昨晚到现在可有人在村落中歇脚投诉?”

    “没有的!从昨夜到现在只有你们这几名帮了我们大忙的贵客了!”

    “噢!还好还好!”天赐一听这话长长的舒了口气,自己快马加鞭夜兼程的从剑阁赶来,估计那个叫烈焰刀离思光的还没有到。这个村子是到剑阁的唯一途径,附近又没有什么村镇,他们一定会来这歇脚投宿,养精蓄锐等着便是了。

    “您吃点什么?看昨夜你们几人都喝的大醉,唯独您好像什么都没吃,等我给你拿一些吧!”村民客气的说道。

    “那就不客气了!”天赐空腹喝下几碗酒,然后吐的死去活来,现在为止肚子的确饿的难受,这才明白一定是那两人故意灌酒,不由的问道,“昨同在酒桌的那几人呢?”

    “他们一早就走了!”村民答道,而后又敬佩的说,“那几个牧民不光乐善好施都是大好人,而且那武功也厉害的很,今早那人舞着一把长刀真是威风凛凛呀!”

    牧民会用兵器而且是长刀?长刀!难道是烈焰刀离思光?想到这天赐一拍大腿,正值壮年孔武有力,而且还能拿出四阶魔晶石,哪里会是一般牧民,化妆成牧民的样子,一定是掩人耳目,重金遣退马贼也是不愿意暴露份。

    “您进屋里等吧,饭菜马上就给端过去!”牧民说道。

    “不了!我还有要事!”天赐咬牙切齿,这等险之人,乔装打扮还多带一女子让自己没能一时认清,“哼!看你们能跑出多远!”

    马车还再一直前行,大路上没有什么行人,只有车辙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在寂静中有些刺耳!

    几人经过一夜的休息精神饱满,可是气氛尴尬的很,石惊天坐在车前一言不发,呆呆愣愣的眼神都发直,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conAd1();

    一路的行程从没这么沉默过,一个发愣的,一个呆在车棚里连头都不露,平时有说有笑的氛围不知道哪去了,离思光实在有些受不了。

    “哎!我说兄弟,你这一言不发的想什么呢?”用手推了推一边的石惊天问道。

    “我想去了剑阁之后澄清了沁儿的事,以后我们作何打算呢?”石惊天一脸的迷惘。

    “打算?反正我还是想回去死地那继续修炼,有朝一能达到魔尊无名一般的武学巅峰。”

    “那我呢?我失忆以后忘了很多以前的事,也不知道该何去何从呀!”

    “那没有事!你不是还有我这个大哥呢,再说了,咱去了剑阁救了李沁儿,人家还不得以相许?”离思光呵呵一笑,一歪脖子努了努嘴,“马车后面这不还一个呢,你怎么不嚷嚷着把她留在那个村子了?”

    “大哥!!这事就别说了!”石惊天一脸的无奈。

    “其实!你现在想这么多,还不是因为觉得对不起人家紫繁了,就算都装聋作哑的,心里也都清楚。不过事要一步步的走,等去完剑阁慢慢在作打算!”离思光宽解着。

    石惊天低头看着不断后退的大路,离剑阁是越来越近了,朝思暮想的沁儿也不知道在那怎么样了,不管如何也要救她出来才是眼前最要紧的,以后的事在慢慢打算吧。

    群山和绿林渐渐的抛在了后,大路两边低矮的树木以及松散的草丛显示这片土地并不肥沃,太阳高挂当空,没有了微风和林荫,阳光直在人上,焦灼的有些烦躁。conAd2();

    石惊天两人倚坐在车头,任凭马车前行,不觉的有些昏昏睡。路上本就没什么过往车队,一下寂静起来。

    哒哒哒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打破了沉寂,一匹黑马从马车后面疾奔,清脆而密集的马蹄声就知道这是一匹好马。

    直的阳光让马车前两人不想睁开眼睛,以为是匆忙赶路的行人根本就没放在心上。

    马蹄声越来越近,转眼就已经超过了石惊天一行人的马车,“站住!”一声大喝,夹杂着骏马的嘶鸣,马车被硬生生的拦下。

    马车骤停,让昏昏睡的石惊天两人差点从车前摔下,紫繁也不由的探出头来,是何人叫停了马车。

    石惊天猛的睁开眼睛,只见一黑马上端坐一人,宝剑青衫,下巴处一撮小黑胡,竟然是昨喝酒吐的死去活来的天赐!也不知为何突然追来拦住去路。

    离思光一见是他,不耐烦的跳下马车,嘴里嚷嚷着,“喂,你喝多了不好好的睡觉,跑这干什么?是不是想送送我们!”

    天赐翻下马,面色铁青,手一指离思光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呵呵!怎么,喝了一顿酒现在才想到问我的名字?想报仇吗?等后练好了酒量在来找我离思光!”

    “烈焰刀离思光?”天赐脸色一沉,凝重的说道。

    “恩!?你认识我?”离思光歪着脑袋看着他。

    “哼!的确是找你有仇,但不是喝酒!是要你的命。”天赐怒哼一声,杀机突显,单手一扬宝剑挣鞘而出,四的冲天剑芒似乎已经遮住了烈,正正的悬在天赐的头顶。conAd3();

    “嗨!什么东西?说动手就动手!”离思光怪叫一声,转从包袱里拔出长刀,刀柄处血红的宝石闪闪发光。

    天赐定睛一看那把长刀,虽未见过这把烈焰刀,但今一看便一下认定,“果然是你,那你旁边的那人就是从死地走出来的吧!今,谁也别想活着离开这里!”

    “等下!这怎么回事?”石惊天不明觉厉,跳下马车挡在两人之中。这天赐昨天晚上还好好的,今天怎么一路追来说变脸就变脸,张口闭口要打要杀的必是有什么缘故。

    “就让你们死个明白!你们可是要前往剑阁?”

    “正是!”

    “可是因为几后关于雾灵山杀害劫持剑阁弟子的大会而去!”

    “的确!”

    “那还有何话说?”

    “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说起话来也冠冕堂皇,原来也是和那十大杀手同流合污之人!今我就来会会你!”离思光听到这眼睛一立,心中已然认定这天赐是和杀手同流之人,转头对石惊天说道,“护着紫繁姑娘下马车,我来看他有何本领!”

    石惊天也没想到剑阁之人也会如同杀手一般被人重金收买,同样不知什么原因,受何人指使阻止去剑阁!问了也是白问,转扶着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的紫繁下了马车,走到路的一旁。

    “大哥小心点,估计这个人不好对付!”石惊天的关切的说道,想起马贼来袭那暴长的剑气精准的切断木梁,想必也是高手。

    “放心吧!对付他绰绰有余!”

    “废话少说!”

    天赐早已按捺不住,单手一挥宝剑带着丈长的白芒以迅雷之势直劈而下。空气似乎都为之滞纳!

    形未动,只是手一挥之间,便有如此气势,暴长的剑气无限增长了宝剑的长度,那里还是柄米长的宝剑,如同天降神器一般气势凌厉。

    来的如此突然又迅猛,离思光明知那剑气如同宝剑一般锋利,硬拼可不是什么好办法,一个侧翻躲过。

    骏马受惊,调头就朝着路边跑去,剑气袭来马车摧枯拉朽一般被正中切的粉碎。没有了马车的束缚,两马策蹄狂奔,朝着矮树林中跑去。

    好强大的剑芒,这就是灵剑之境,挥手之间便有着开天之势。而人却还在几米之外一步未动。

    即使如此,便不和那宝剑相持,近缠斗我看你天赐还能如何。离思光心念一定,一个前滚挥着大刀就朝天赐双腿斩去。

    离思光速度和矫捷程度按理应该远高于剑阁之人,若是被近缠斗,天赐必败无疑。

    可是他快,那宝剑更快,天赐翻手一横,手势到那剑芒就紧跟而到,贴着地皮就横斩而来,一时尘土飞扬,略大一点的石头都被切的粉碎。

    哪里还顾得前扑,只怕人还未到天赐前,自己已经被横切成两半,离思光翻滚中双脚用力一蹬,子凌空而起堪堪躲过,落地间已经衣衫破碎,满脸的尘土。

    “剑阁的果然有一!”离思光擦了擦脸上的细汗,仅仅两招就让自己整个心都提了起来,凌厉凶悍,连被击飞的碎石砸在上都阵阵作痛。

    “拿命来吧!”天赐一声暴喝,手掐剑诀。那宝剑带着白芒上下纷飞,将离思光紧紧围住,风卷残云般的袭来。

    一片白芒之中,离思光叫苦不迭,快而又凶狠异常,让自己连横起长刀格挡的机会都没有,只能在躲闪腾挪中满头大汗。丝毫不能分心,略有分差便是尸分碎,下手真是辛辣无比。

    石惊天紧皱眉头,大哥这况不妙!天赐如同绳系宝剑一般杂耍着,靠着体力充沛离思光才能勉强应付,根本没有什么还手之力。而那天赐面色淡然,似乎还未尽全力。

    生死似乎就在一线,连紫繁都睁大了眼睛,紧紧的抓住石惊天的胳膊。

    PrintChapterError();

重要声明:小说《绝世传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