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不速之客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无语抡笔11 书名:绝世传承
    每天石惊天和莫言起的是最早的,只要天刚蒙蒙亮,两人就已经洗漱完毕。莫言体痊愈之后,一三餐以及打扫卫生就是他的事,用石惊天的话就是,刚恢复之后需要活动。总之一天忙的团团转,四五个人的饭菜,还有这么大的院子三层的小楼,有时真想把自己的胳膊腿再打折。

    而石惊天起的是早,可什么都不干,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围着院子这走走,那逛逛,有时候也会骑着小黑飞驰一般的穿过朝朝雾气,在院子外疯跑一阵。

    小黑也喜欢去院子外疯跑,只要看到石惊天从小楼出来,便紧紧的跟在他股后使劲摇着尾巴。

    推开铁门,小黑就着急的先跑了出去,站在门口乖乖的等着石惊天,石惊天刚想翻骑上,却发现大门口不远的地方,竟然睡着一个人。

    皇城的天气,早晚都有些凉爽,可这个人只穿了一条齐膝的粗布大裤衩,光脚赤着上。虽然是躺在那里,但也能清楚的看到这人很高大,很肥胖,均匀的呼吸让肚子上的山像水纹一般来回波动着。

    这是一个流浪汉?石惊天看来看去也不怎么像,哪有终食不果腹的流浪汉能这么胖,浑都是油膘。边有一个半人多高的粗大铁罐子,脑袋光光亮亮的枕在一个麻袋上睡的正香。

    走到这人的跟前,酒气冲天,而且估计很久没洗澡一股酸臭的味道刺鼻。本来跟在石惊天后的小黑,被熏的使劲摇摇脑袋,不肯再朝前多走一步。

    大光头,满是赘的圆脸让五官都不是特别的清楚,半张脸上长满了浓厚的络腮胡子,呼呼的嘴唇上油亮油亮的,仿佛刚吃过什么大鱼大一般。

    “醒醒,唉醒醒!”石惊天更加确定了这不是一个流浪汉,应该是喝多了路过这,实在不想走便睡着了,便试着招呼几声。

    除了轻微的鼾声,这个胖子一动不动,石惊天无可奈何的蹲下子,用手指在他肚子上戳了两下。真的是很胖很胖,整个手指都好像陷进了里。

    “唔...别动俺,俺要睡觉!”醉汉嘴里嘟囔了几句,可体还是一动不动。

    “这位朋友,天都亮了,快回家吧!”

    “别烦,别烦,这...这就是俺家!”

    把别人家的门口当成自己家了,这个醉汉还真是不一般,石惊天摇摇头,看起来得等他睡醒了自己便回去了,对一个醉汉说什么也没用。走到小黑跟前,翻骑上,小黑便四腿生风在空旷的院外疯跑了起来。

    石惊天和小黑刚一离开,醉汉的小眼睛便睁开转了两转,嘴里嘀咕几句,“五阶以上的苍狼魔兽,吓得俺差点就躺不住了,要是扑上来就啃几口,可就坏了。还有这个人,也不简单,不过管它那么多呢,只要呆着这就有酒有!”

    早饭后离晗韵便带着妮子走出了小楼去学院,石惊天和双煞两兄弟以及莫言还在边吃边聊着,到底石头有多少的酒量,怎么喝都好像没事人一样。

    就听已经走到院外妮子清脆的声音传来,“哥哥,莫叔叔,门口有个很胖的叔叔在吃饭!”

    “什么,院外有个胖的人?”莫言站起来就想出去看看。

    “没什么,早上我就看到了,一个很高很胖的家伙,满的酒气可能喝多了,竟然就在咱们院子门口睡了一夜!”石惊天和小黑在外面溜达了一圈回来的时候看到他还在那呼呼大睡着。

    “和你们两兄弟一样,喝完就能睡上一整天!哈哈!”莫言指着双煞两兄弟笑道。

    “莫大,昨天只是想把石头兄弟灌多,没怎么照顾你是吧!下次,你等下次目标就是你!”残影瞪着眼睛说道,“看你到底能比我们强什么!”

    莫言撇撇嘴,没敢搭腔,这里酒量最差的就是自己了,要是他们灌自己,估计睡两天都不一定能起来。

    “吃完了!”石惊天站起来,朝外面走去,“我去看看那个胖子走了没!”

    铁门敞开着,一眼就看到了门外的那个大胖子,好像已经睡醒了,正坐在地上,手里拿着一只金黄的烤鸡啃的满嘴冒油,直把趴在门口的小黑馋的不住吐舌头。

    时不时的还放下烤鸡,双手抱起边的大铁缸,往嘴里猛倒几口,顺着嘴角从络腮胡子不住流淌。

    石惊天眯着眼睛,细看那铁缸,粗实厚重,少说也要有百斤,轻松的抱起放下,看起来这个胖子还有把力气。不过已经睡醒了,怎么还不走,坐在这又吃又喝的!

    几步走到他跟前,金黄烤鸡的香气以及酒水的醇美,让石惊天更加确定他根本就不是一个流浪汉,不问道,“朋友,既然醒酒了,怎么不回去呢?”

    “用你管?俺以后就睡这了!”大胖子挤在肥里的小眼睛漂了一眼石惊天,把吃剩的烧鸡放进麻袋里,头往上一枕,挨着酒桶闭眼又开始睡上了。

    石惊天一阵苦笑,哪来这么个家伙,把别人大门口当成自己家了,这么露天席地的还吃睡的如此坦然。但任凭在和他说什么,他也不在答话,就是躺在那呼呼大睡,一会功夫竟然发出了阵阵的鼾声。

    “莫大,莫大!”石惊天招呼着莫言,“你来看看,这有个把咱们院子门口当成自己家的!”

    莫言正好在院子,便走到了跟前。定睛一看,还真是个酒鬼外加又高又满的胖子。试探着喊了几声,鼾声依旧,理都不理两人。莫言只能无奈的摆摆手,“人家就愿意在这呆着,咱们有什么办法!”

    这会,鬼手和残影两兄弟也听见了石头叫莫大的声音,晃晃的走了出来。刚到门口鬼手一见到这醉汉眼睛登时竖立,大喝一声,“丈勇,你来此作甚!?‘

    喝问间,迅速从衣襟间拿出天蚕手,戴在手上一副严阵以待的样子。残影也同时嗖的一下,蹿到鬼手旁,手中细长的天蚕丝在阳光下纯白晶莹。

    丈勇这个时候哪里还躺的住,听到鬼手的声音便确定此人是谁,肥胖的躯腾的一下就站了起来,匪夷所思的灵敏。双手呼的把酒坛举过头顶,好像要和谁拼命了一般,脸上的肥都跟着剧烈的运动而一颤一颤,也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有点害怕,结结巴巴的说道,“俺...俺...在这怎么了?这是...是你家地方?”

    “丈勇,你废话少说,到底来这干什么?当,若不是倪天神医求,就凭你满手血腥滥杀无辜,早就把你剁碎了喂狗!几年不见,以为你改邪归正,怎么今敢找上门来!”残影尖细的声音散发出凌厉的杀气。

    石惊天有些不明所以,这个丈勇到底是谁呀!转看了眼莫言,他都是全神戒备如临大敌般的样子。走到鬼手旁边,歪着头问道,“这个是谁?你们有深仇大恨?”

    “杀手排行榜第一的丈勇,为了银子什么都干,视人命为草芥,犯下了累累罪行。而后师父让我们除掉他,在皇城东大战了接近一整天才将这头野猪一般的家伙制服,此人异常凶险!”

    这胖子一站起来比石惊天想的还要高大肥胖,跟个巨人一般。竟然是杀手排行榜第一的高手,光这威势就不容小觑。石惊天同样憎恨的就是这种草菅人命的杀手,不问道,“既然是木前辈让你两人除掉他,怎么还能留他到现在!”

    “当时正好倪天前辈路过,说留此人有用,再加上他有悔改之意。经过师父的同意后才容他活到现在!”

    石惊天点点头,倪天就是为自己治伤而还未道谢的那位神医。而且按照木显先前辈除恶人不如让恶人为善的想法,给丈勇一个悔过自新的机会的确有可能。但他跑到自己住的院子门口干什么呢,想到这语气顿时冰冷了几分,”丈勇,你说清楚,来这有何图谋?“

    丈勇肥胖的脸上大滴的汗珠噼里啪啦的往下落,天蚕双煞两兄弟他早就知道厉害,一看到他们兄弟两人就吓的不轻。听到石惊天的问话,又紧张了几分,赶紧解释道,“俺自从受了感化后,虽然没做过什么善事,但也没做过任何的坏事,除了喝酒就是....”

    丈勇话还没等说完,只见一道影快若闪电,疾如奔雷,噹的一声钢铁交鸣的声音,就觉得手中一轻,两百多斤的酒桶被踢的像球一般滚出好远。

    “说,你来这到底有何意图!否则,下次就踢碎你的脑袋!”石惊天仿佛没动过一般,站在原地语气更加的冰冷。是为了莫言,为了妮子,还是为了离晗韵,都必须要搞清楚。

    ”是倪天义女红绸让俺来的,说只要呆在这就管酒管,这几年俺也是一直听倪天的话在烟雨楼保护红绸的安全!“丈勇被石惊天吓的一点都不磕巴了,三言两句就把事交代的一清二楚。

    红绸,石惊天马上想到了那个妩媚惑的女人,而且她对自己的真实份早就起了疑心,让这么个家伙蹲守探查也不是不可能。但是红绸怎么成了倪天的义女了?疑惑的望向了鬼手,”拍卖会上的红绸可是丈勇口中的红绸?“

    ”这红绸的确是倪前辈的义女,倪前辈痛失了一个徒,最近几年听师傅说过又收了义女。不过我们兄弟两人也从没见过,所以拍卖会上的那个红绸也不知道是不是她!“

    ”是是!就是她!那会俺也在,俺在下面的地道里!“

    “算了,让丈勇随意吧。我们回去!”石惊天转向院子里走去,看起来两兄弟也不知道红绸就是杀手组织幕后之人,但倪天为神医怎么会支持呢,还有木显先一定也知道这些事,难道也是因为想查清无名死因的真相!?

重要声明:小说《绝世传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