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难以置信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无语抡笔11 书名:绝世传承
    石惊天知道自己说的在木显先那里根本就不可能成立,顶尖杀手的师傅,即使不懂修炼也定有过人之处。即便是他救了自己的命,有些事也不能告诉他。打定这个主意便不在说话,只是一口一口的喝着酒。

    其实对于石惊天真实的份木显天是有些好奇,但是人家不愿意说,也没什么必要强求。就算有救命之恩也不能打探他人的**秘密吧,木显天可不是那么无所事事的人。

    但是现在,打心里特别想知道他到底是谁,到底有着如何的经历。能擒角鹰,战汪破,想想都知道不是无为之辈。这还不是最重要,最重要的是他竟然能知道剑仙的死,绿荷在巨石峰上一字不漏说的每句话,还有竟然知道鬼手和残影便是天蚕双煞,木显天对他的强烈的好奇,终于想彻底了解一下这个石头。

    ”石头兄弟,不想说就算了,没什么的!“木显天一副常态的样子轻轻的抿了几口茶,”唉,不服老不行呀,年纪大了喝酒再也不如以前了。“

    ”对不起木前辈,您对我有救命之恩,可我还不得不有所隐瞒!“石惊天低着头,对救命恩人的隐瞒总些让他不好面对。

    ”不说了没事没事,来!再喝一口,咱们就都休息吧!你看,我两个徒弟都睡着了!“木显先和蔼可亲的笑着,将手里的精致茶碗往前一递,”喝不了酒了,以茶代酒咱们相遇就是缘分,干一个!“

    ”谢谢前辈!“石惊天二话不说的倒满了一大碗的酒,抬起头正要和木显天碰杯。

    就在这时,当石惊天接触到木显先的眼睛的时候,只觉得木显先双眼竟然清澈了许多。昏暗的天色,摇弋的篝火似乎让自己的视力有些模糊,或许是出现了幻觉,怎么那双眼睛竟然如湖水般清澈,泛着一层幽蓝的涟漪,一波又一波的侵袭着大脑,轻松而又疲惫

    石惊天不由自主的呆呆看着那双蔚蓝的眼睛,像天又像海甚至比它们还要广袤无尽,手里的酒碗悄然落到了草地上,双手垂下人却还是坐在那直直的盯着。

    就像石惊天能想到那般,木显先作为闻名大陆十大杀手排行第一的天蚕双煞的师傅,绝对不会没有什么一技之长。但他也没有骗石惊天,的确不曾有过任何修炼。可他却拥有着一种天赋,与生俱来在加上后天可以修炼的天赋,那就是天眼!

    天眼虽然不能杀人,但可以夺取人的意志,使其大脑陷入一种放松而随意的状态,随后便可以用意识从他大脑里得到一幅幅清晰的画面,只要是印象深刻难以忘怀的都能一一读出。

    就好比一个人存在于另一个人所有发生过事的现场一般,只要是双眼曾经看过的东西,不论是遗忘还是失忆都能被天眼在大脑的记忆中找出。不是一种很强的修炼方式,但却异常的无法接受,因为对上那双蔚蓝的眼睛,任何人都没有什么秘密可言。

    木显先一生花费了近百年修炼天眼,石惊天又怎么能抵挡的住,毫无防备的况下就沉浸在了一片浩瀚之中,无边无尽的空间任自己体飘来飘去,从没有过的舒爽,整个人没有一寸肌肤骨骼,没有一根神经不是放松的状态。

    似乎有两道淡淡的绿光,沿着木显天的蓝色的双眼出,奔向了石惊天呆呆看着自己的眼睛,随后便笼罩了整个大脑,也透进了脑海里的每一处神经。

    那么就从记忆最深刻的片段开始真正的了解一下这个神秘的年轻人吧!木显先如是的想着,一个个清晰的片段就仿佛临其境般出现在眼前。

    首先出现的是在一片汪洋大海之上,一个十岁左右的孩童,从天而落坠入了海中。任凭大声的呼喊,瘦弱的四肢拼命挣扎也无济于事的被海浪逐渐的吞没。

    果然是经历了很多磨难,这个叫石头的年轻人十几岁的时候就已经因为意外而坠海,死是不能了,那么到底是谁救了他呢?抱着这个疑问,木显先又迫不及待的开始从他记忆深处寻找起来。

    然而画面一转,便是一个浑**的青年,年约二十几岁,正站在一片密林之中,跟着一只七阶独眼白猿咆哮着向他冲来。七阶白猿,难道这片密林便是死地吗!

    木显先有些惊讶,那么这个年轻人从十几岁到二十几岁的记忆竟然一点都没有?不可能,即便是失忆了,只要双眼能看到便会在脑海里留下印记,这是怎么回事!带着这个疑问便更加快速的读取起石惊天的记忆。

    湖畔,一个如仙女般的魔法师正在使用冰系魔法,对手是四名剑阁弟子。

    石滩上,比石头略大几岁的高大魁梧的年轻人正在和他比试,大刀火焰冲天,可石头却是赤手空拳。那个魁梧的年轻人木显天认识,烈焰刀离思光,在殇大陆赫赫有名。

    黄昏中,大路上石头和离思光联手应战一名金枪金甲的人,这个人木显天也知道。十大杀手之金枪莫言!

    然后的画面就是一片片血雾,鲜血在肆意的奔涌,到处都是残肢断臂,生命仿佛秋叶一般的大片凋零,石头仿佛恶魔一般屠戮着所有能看到的生命。城墙上,德尔城几个字清晰入目,木显先彻底被震惊了,原来他就是屠杀数百军民的真凶。

    曾经一直以为屠戮德尔城的是天魔石惊天,那时便让自己的两个徒弟去截杀他,没想到真的是个误会。震惊之下,却是更想知道的多一点。

    没想到下一个印象深刻的画面就是自己的两个徒弟鬼手残影,带着弓箭手围住了石头,离思光,还有一个木显天也认识剑阁长老天赐。

    跟着便是剑阁巨石峰,石头齐腰长发肆意飞舞,手持残暴巨剑一魔气冲天,对面却是一颗长着人头的古树。忽然一转间,长着女子人头的老树灰飞烟灭,但卷起了一股旋风,石头怀中抱着一个绝美的女子,脸上带着笑容和满足,坠落了山崖。

    震惊还是震惊,看到这里,木显先不得不收回了天眼,蔚蓝的光芒从石惊天呆呆的双眼里收回,木显先双眼也同样恢复了正常,还是那般的浑浊。

    眼前这个年轻人仿佛睡着了一样,子一歪倒在了地上,平稳有力的呼吸声想起。

    木显天却一丝困意都没有,原来石头便是石惊天,天魔石惊天!昙花一现般的出现在殇大陆,又匆匆的离去,但是他竟然没死在剑阁,而是易容后作了一个普通人。那么他为什么能知道那么多东西,能力战角鹰,汪破手下仍能活命,似乎一切都迎刃而解了。

    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屠戮德尔城数百军民,双手沾满了血腥。而又剑阁之上,以命相拼半人半植的绿荷,同样也救了无数的人!是呀,只有屠杀数百人而面不改色的实力,才能面对半人半妖的了绿荷而同归于尽!

    木显天苦苦的思索,纠结的不住问着自己,我该怎么办?杀了他,还是放他回去,还是

    那张脸庞还是如此的年轻,赤着上所以清晰的能看到无数遍布的大小伤痕,谁能在二十几岁的时候经历这么多呢!是可怜,是无奈,是隐忍还是痛楚!

    整整一夜,木显先也没有回房休息,他想了很多很多,殇大陆以后会不会有什么变革,石惊天以后的路会怎么走,自己又该怎么办呢!趁他体没能痊愈杀了他,若是等到康复,或许自己两个徒弟都拿他再没什么办法。

    “唉!是上天不知何故选择了他,他是个恶魔,却只有恶魔才能不惧怕恶魔,从而拯救了剑阁无数的人。却为何又让拥有天眼的我做出抉择,冥冥之中到底是要我作些什么呢”

    石惊天此刻却浑然不知,自己已经在鬼门关转悠了几回,自己的命就在木显先不断纠结反复的斗争中。躺在草地上,心从没那么轻松过,太多的经历太多的心事,在天眼入脑的那一刻仿佛全部放下了,松软的草地,徐徐的夜风,沉沉的酣睡着。

    天一亮,阳光刚有些朦胧,石惊天睁开了双眼。上披着一件兽皮大衣,鬼手和残影可能已经忙去了,只有木显先坐在旁边的长椅上,喝着气腾腾的清茶。

    “木前辈,早!”石惊天站起,轻轻的舒展了一下筋骨,感觉着一觉睡的异常的舒服,神清气爽而且体好像又恢复了许多。

    “恩!早,昨天睡的还好吧!”木显先和蔼的问道,不过皱纹交错的脸上依旧可以看出一点疲倦。

    “好久没有这么舒服的睡过一觉了。”石惊天也觉察到了木显先的疲倦,问道,“前辈,昨天您没休息好嘛!”

    “呵呵!年纪大了,睡的就少了!”

    鬼手从屋里走出,看起来应该是很早就醒了,一直在忙碌,“师傅,石头兄弟,吃早餐了!”

    “走吧,小兄弟吃早餐去!今天心不错,一会吃完了陪我聊会天吧!”

    “恩!”

    ...

重要声明:小说《绝世传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