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险之又险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无语抡笔11 书名:绝世传承
    离思光一落在角鹰的上,角鹰便发现了。惊恐而又愤怒的剧烈拍打着庞大的双翅,尘烟四起夹杂着砂石一股脑的向地面几人吹去。让天赐几人连眼睛都睁不开,迫不得已的后退了几步。

    想要用利嘴啄去,可还够不到死死抓住自己脖颈处的离思光,值得扭动着,希望一下就能把背上的人甩出去。

    一切好像都有些晚了,当角鹰感觉到有人落在自己脖颈处,并试图摆脱的时候,脖颈处猛然间传来一阵剧痛。离思光手里的匕首已经恶狠狠的刺了进去。

    果然像兽行者四喜所说的一样,角鹰牙尖爪利,可是别的地方就柔软了许多。匕首很轻易的便刺了进去,可是还不等离思光心中一喜,只觉得体一轻,大手仍然死抓着角鹰的羽毛,体却被甩的悬空起来。

    可惜毕竟是八阶魔兽,即便仓促遇袭也是反应及时,就在扇动翅膀扭动形的时候,匕首只是刺入了一半,离思光就失去了平衡,匕首由刺变划,在角鹰那簇雪白的羽毛处割开了一道寸许的口子。

    没有谁比角鹰更清楚自己的弱点,以及受伤的程度。匕首刺透了皮肤,离心脏只有毫厘之差,要是在深那么一点,自己便会当场毙命。恐惧和愤怒让它不顾一切的扇动着翅膀,不断的甩动着脖颈和躯,希望能摆脱后背上的这个人。

    一声悲鸣震的所有人耳膜裂,离思光就那么挂在角鹰的上,被它带着摇摇晃晃的朝半空中飞去。完全不顾及着方向,飞升中巨大的三角翼乱挂着两边的木楼,断粱横木哗啦啦的往下落,左摇右晃的离思光更是难以躲避。

    本就是棋行险招,现在更是险之又险,被激怒的角鹰带着离思光在半空中翻腾乱甩,紊乱的气流一**的冲到下面几人的脸上。

    天赐几人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细看下角鹰脖颈处那簇雪白已经深红,然而刺中或是没刺中都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生怕离思光会从角鹰的背上掉落,那么非死既残。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可是却只能束手无措的站在那,没有一点办法。

    任凭角鹰在空中狂乱的翻腾,离思光可没一点惧色。一只手死死的抓住羽毛,一只手还是紧握着匕首。再想拿准时机刺入要害已经不可能了。心里一横,让你没事祸害学院,老子就拼个你死我活!

    管它什么三七二十一,体虽然被甩的东摇西晃,紧握匕首的手却是胡乱的刺了下去。刺到哪就算哪,反正你甩不掉老子,任你嘴尖抓利更是够不到我。刺你一百个窟窿,让你流血流的再也飞不起来。

    噗噗噗...想到这便更毫不留,手起匕落便是几个血窟窿。殷红的血浸透了角鹰的羽毛,阳光下变的黑亮。更加剧烈的翻腾甩了离思光一脸。腾不出手来擦一下,唰唰唰没完没了的用匕首往鹰上猛戳。

    半空中,角鹰和离思光的死斗看着都让人心颤。细细密密的血滴,轻轻飘飘的撒了下来,落在人的脸上,有些潮温还带着浓重的腥气,但同样也没人伸手擦一把,双眼都盯在命悬一线的离思光上。

    连续的上被刺了数次,疼痛已经让角鹰感觉到了生命的流失。任它无数次的翻腾也甩不开离思光紧紧抓住羽毛的大手,于是便歪歪斜斜的向地面坠去。

    在半空中甩不掉离思光,角鹰准备落地用体和地面的接触迫使离思光松手,所有人马上都想到了这一点,随着角鹰向学院外面飞落,跟随着一起向它的方向跑去。

    角鹰的坠势越来越急,离思光当然也意识到了角鹰向要作什么,扬起匕首又是狠狠的猛戳几下,让它浑都跟着一阵轻颤。随后一把扔掉匕首,用双手紧紧的抓住鹰毛。

    他知道,若是这会松手,带着惯自己一定会被摔的粉碎骨。只要角鹰落到地上,毕竟柔软的羽毛会卸掉大多的冲力,自己伺机跳下或许还能捡回一条小命。

    虽然已经料到,但是角鹰的速度以及对形的把控还是有些让离思光始料不及。

    角鹰一头扎向了地面,鹰爪微触大地略一弯曲便卸去了全部的冲力,跟着巨大的三角形翅膀一收。收起了翅膀,也收起了两只利爪,使劲的伸长脖颈,贴着地面就势滚了几滚。

    这下离思光可吃了苦头,角鹰在轻也要有数百斤,在地上被猛地一蹭,石子就把后背刮出了数道血痕,在加上角鹰用体翻来覆去的碾压几次,离思光就觉得头昏眼花,

    天得同为师门资质和天赋自然不低,而天赐虽然因无名之死深山隐修数年,并不清楚天得到底修炼到什么程度,以及武学的路数。

    不过凭借双剑之威力压天得贴剑道并无问题,只是刚交手时有些不适应而已。刚心神平静,准备使用水系魔法反攻,怎料他竟然是三师兄,一时间竟然有些无法施展痛下杀手,毕竟从小是三位师兄一手带大。

    眼见偷袭之剑袭来,更是又恼又怒,三师兄如此出手相,定有隐。受人威胁迫大有可能,而最大的可能就是那偷袭的银面人。

    天赐心一横,小胡子都跟着一颤一颤的。夜袭大福商号,掳走金大福,又迫师兄弟同门相残。今不杀你杀谁,宰了你再找机会和三师兄细聊。

    “水决,屏障之瀑!”

    天赐纵起连续后越,拉开了和天得几步距离,左手在前轻挥,顿时雾气朝现,水花凭空出现,真如瀑布一般飞流直下。在他前形成一个水光流转的宽大护盾。

    这屏障瀑布是天赐防御护盾中最坚固的一种,虽然不同于水幕天华般范围大可护住全,只能护在前。但天赐有信心能抵挡的住天得旋剑的攻击,好能容自己有出手的时机。

    “去!”

    瀑布形成之时,双剑猛然调转放弃了和天得的纠缠,光芒大盛以雷霆之势朝着银面人直扑而去。

    偷袭而来的飞剑和天赐全力施展的双剑合璧相比之下,所绽放的白芒真如米粒之光,毫不停滞的将其击飞,拖着长长的华光势要将银面人洞穿。

    银面小子哪能料到天赐竟有如此手段,闻听天得说过,剑魔双休,可没怎么放在心上。一见险象环生之时还能用水盾抵挡,腾出双剑以雷霆之势要取自己命,本就惊魂未定刚躲过一难,现在额头忽的又冒出一冷汗。

    剑被击飞失去了控制,连抵挡一下都实现不了。来势汹汹的剑气比那时似乎更快更有威力,转念之间已经到了眼前,一阵破空气浪忽的吹起了睫毛,带动双眼充满了恐惧。

    躲过已经来不及,急之下只能奋力朝一边跳去。只听银面人一声惨叫,剑芒切过撕碎了黑衫,也撕碎了刚刚挑起离地的一截小腿。

    人站立不稳,咣当摔倒在地。撕心裂肺的惨叫,疼的满地打滚,只剩下一只带着破碎靴子连着小腿的残肢留在原地,月光下一滩黑水慢慢渗入地面。

    “这...”天得大惊失色,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天赐这一意想不到的举动,让他想救人也来不及。

    只得尽力的施展剑术,绕之剑旋转更快,希望他能回防自保。可是以防御出众的水系魔法屏障之瀑,让自己的剑刚一进入水瀑之中,就感觉有巨大的阻力在其中,如同漩涡一般死死的咬住,不能再进分毫。

    猛听到银面人的惨叫声,天得回头一看,一截小腿连着脚都被生生截断,人在地上惨叫翻滚,心中已经知道败了。

    觉得剑上一松,眼见天赐双剑回鞘,前的水盾也已经化为雾气,正在定定的看着自己。天得再攻也是无果,早年曾闻师傅言过,天赐才乃一干弟子中的翘楚,果然如此。

    “你赢了!”天得默默的收回宝剑,准备带着受伤的银面人离开这里。

    “三师兄,你就无话可说吗?”

    “说什么?世事难测谁在主宰谁又被主宰,人世故又岂是你要如何便能如何!”

    “三师兄...”天赐急之下,话还没说完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嘴角还不住的淌着,顺着山羊胡子滴滴答答的流了下来。怎么也是剑阁长老,剑道威力水盾岂能轻易抵挡,狂乱的剑气和反噬已经伤及了內腹。

    “我已知你受伤,在这种形下,即使你实力高与我,最后也难免两败俱伤。你为金大福而来,我也带不走他了。剑阁覆灭,也再无师兄弟可言,多说无益,自此别过只望永世不见!”

    天赐微张着嘴,任凭鲜血不住留下,唇角轻颤着,却没说出一句话,看着天得转的背影心中一酸。本就孤儿的他,天得可能是还活着的唯一亲近之人了。

    “师兄...师兄,你真的丝毫不顾同门之谊,就这么走了?”

    天得转的背影停顿了一下,暗叹道,“物是人非,万般均不能挽回一切,各有各的路,只望能各自安好了!”

    “师兄....三师兄....”天赐心中阵阵的酸楚,天得也许是这个大陆上还活着的最后一个亲人了,可是却无言能挽留什么,內腹更加的阵阵绞痛,想抓住师兄衣角的手渐渐垂了下来。

    “走?休想!”

    并不茂盛的树林中一声暴喝,鬼魅般的形飞奔而来,除了因疾跑而飞扬的长发留下淡淡的黑影,人都不曾看清,便已经到了天得前。

    “你...你是...”天赐差点失声叫了出来,那矫健迅捷的形,齐腰的长发,竟是和剑阁坠崖的石惊天相差无几。不过借着月光看清长相普通的脸,再回想下几分沧桑的声音,才断定来者另有其人。

重要声明:小说《绝世传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