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魔气裂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无语抡笔11 书名:绝世传承
    “哈哈!你们都要死!”绿荷发狂般的大笑,“不是深意重生死相依吗!今天我就成全你们!”

    本体的树干和伸出的枝叶已经变的黝黑发亮,隐约中能看见不断流动的波纹,生命力和魔气都被疯狂的吸取着,顶在树干之上那颗诡异的头颅也在逐渐变黑,冲入体内的能量让她更加的兴奋,双眼都开始向外鼓胀着,狰狞而又恐怖。

    魔气在衰减,体也开始无力,若不是缠绕在上的枝叶紧紧吸附着石惊天,他早已跌坐在地。双眼不再忽黑忽白的转换,恢复了正常,但是仇恨和愤怒更盛,死死的盯着绿荷那颗诡异的头颅。

    “为什么?为什么要杀死这里所有的人?为什么要诬陷这些莫须有的罪名?为什么不让我和沁儿有一个幸福的结局!?”

    “为什么?哈哈!没有为什么!”绿荷大笑着,本是遮在鼻子以下的面纱早就不知所踪,牙齿竟然也变的黝黑,“弱强食,谁愿屈人之下,实力就是基础,征服便是杀戮,殇大陆将以我为尊!”

    “一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纵是实力冠绝天下,又何多何少呢?”

    “我不愿和你这种简直是幼稚的人多说一句,不过还要感谢你为我本体提供这么多的能量,我会让你们毫无痛苦的死去,当然还有这里所有人!”

    石惊天不再言语,头脑越发的清醒,也就越清楚自己的况,缭绕在的魔气已经所剩无几,体虚弱的也不想在说话,能陪着沁儿一起,也算是个美满的结局吧!从失忆到如今除了沁儿真是生无可恋,死无可叹!一切就都过去吧!

    哗啦的一声,伸展而出的枝叶全部收回,除了那颗诡异的头颅,一眼看去巨树更加的殷实,枝叶也更加的繁茂,黑色的光环不住的流转,绿荷闭上了眼睛享受着强大能量给予的快感。

    石惊天随着枝叶的束缚消失瘫软在地,手中的大剑依旧没有松开,支撑着体半跪在地。脸上再无一丝血色,但是死亡已经不再可怕,面对这太多的背叛和杀戮,和沁儿一起去另外一个只有两个人的世界,可以继续林中穿梭,可以促膝长谈,也可以默默相对。

    浑魔气已经全无,只有残暴巨刃还偶尔泛出丝丝的黑雾,摇摆不定。也没有了多少的力气,巨刃勉力支撑着体,拼尽所有力气站了起来,一步三晃的朝着沁儿走去。

    阳光还是那么灿烂,微风依旧和煦,只是寂静的可怕,没有虫叫鸟啼也没有一人说话。群山之巅巨石峰之下,黑衣杀手剑阁弟子以及众人除了难以忍受而昏迷,面对难以想象的实力和一变,即便清醒保持意识也是呆呆看着这一切,震撼和茫然!

    沁儿还是那么美,就如同自己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一样,沐浴在光中像个仙女,只是一动也不动,狭长的睫毛紧闭着,安详而又恬静!

    石惊天单手拄着巨刃,慢慢的坐到了地上,一只手静静的扶起沁儿,生怕打扰了她的香甜的熟睡,轻拢着瀑布般的秀发让她舒服的靠在自己的前。

    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汗珠,也许连流汗的力气也没有了吧,仔细的一遍又一遍看着怀中的人,喃喃说着,“那边一定是个美丽而又和谐的仙境吧!但是沁儿你要等着我,我还会追逐着你,陪着你,一生一世,永生永世!”

    “呼!”绿荷重重的舒了一口气,缓缓睁开了眼睛,得意和兴奋让脸上的皱纹深深的裂了几道缝隙,“石惊天!其实你真的很强大!”

    石惊天没有答话,只是静静的和沁儿依偎在一起,整个世界也许就只有两个人。

    “你所修炼和无名相似的魔气,我竟然不能完全的在你上汲取干净便饱和了起来,只是你根本不会用而已!谢谢你,现在我的实力有一种能劈天憾地的冲动!哈哈!”

    绿荷肆无忌惮的大笑着,激在整个山谷,连大长老天成内心里冒出的阵阵寒意和恐惧,都有些后悔自己到底都干了些什么?是争霸还是在创造大陆的灾难,创造一个切实的魔鬼!

    “其实,你可以活,也可以救得你心上人,也有可能会凭你一人之力彻底粉碎我的计划,但是你没能打败我!对吗!”想起石惊天手持残暴巨刃切下自己手腕的剧痛,还有现在闭上眼睛支撑着体的落败,绿荷不羞辱两句再下杀手都难解心头之恨。

    “多么强大的生命力,多么让人无法抵挡的魔气,可在你上真是浪费,你就如同废人一般最后不还成全了我!哈哈!要知道当年魔尊无名修气为实,可御空飞行可魔功催人肝胆俱裂,我竟然拿他和你比,想想自己都觉得可笑!”

    “怎么不说话了?放弃了?那我成全你们,没有来生来世,你们永远都是两具森白的骷髅!”

    “去死吧!”

    一条树枝缓缓的伸长,黝黑的树叶在凛凛作响,朝着石惊天和沁儿包裹而来,似乎在让人感受死亡的临近,一点一点一滴一滴生命的流逝。

    石惊天也缓缓睁开了眼睛,脸上竟然有了丝丝的笑意,淡淡的说道,“谢谢你!”

    “谢谢我!哈哈!当然要谢谢我,成全你们永世白骨!”又是一阵发狂的大笑。

    “不!是谢谢你告诉我许多,沁儿的死我也不想一人偷生,如果在这世间还有未了的心愿,那么就是杀死你这个凶手!”

    “是吗!那就来吧!”

    缠绕而来的枝叶已经就在眼前,石惊天连看都没有看一眼,依旧是抱着沁儿满脸的笑意,突然间脸色一变,“谢谢你告诉我该怎么杀了你!”

    “啊!”绿荷一愣随即轻笑着,连整颗树干包裹所有的枝叶都跟着轻颤,“是我告诉你,该怎么杀了我?石惊天临死前还要呈些口舌之快吗?”

    “魔.!”

    石惊天冷冷的迸出这个字,手中的残暴巨刃抬起一指绿荷,丝丝缕缕的黑色魔气已经淡的接近透明,但依旧在巨刃的剑浮起,迅速的连成一道细长的黑线,眨眼就和那异变的古树接在一起。

    “裂.!”

    裂字在如同震在绿荷的耳朵中一般,整个脑子一片空白似乎都想到了什么,疯狂的大叫,“不!不!你不是无名,不可能,不能的!”

    那一缕黑线刚一接触到巨树,苍老黝黑的树干清晰的传来咔嚓一声,坚韧的树皮四裂而开,三两片掉落在地,显出里面软嫩而同样发黑的植茎。

    紧跟着连锁反应一般在迅速的扩散,劈啦啪啦声不绝,整个树干的树皮掉落了一地,连树干之上绿荷发黑的脸都裂开,黑绿的液体渗满了整棵巨树。

    不仅朝着石惊天袭来的枝叶咔嚓一声软软的裂在了地上,本是枝繁叶茂的树冠,黝黑的树枝断落了一地,瞬间便只剩光秃秃的一截树干。

    落地的树皮和残落的枝叶黑气在不住的升腾,归顺的附在残暴巨刃伸出的黑线,让它更加粗壮有力。

    “不!不!”那种可撼天动地的力量眨眼就消失无踪,本体也受到了巨大的创伤,除了截已经没有树皮的树干,枝叶全部掉落在地,随着魔气的剥离枯萎而化作了尘土。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可以让沁儿复活,让你们双宿双栖,我也能放弃一切,以后安心做一个药师!求求你了,求求你了!”惊恐掩盖了绿荷的痛苦,狰狞的脸上不住的掉落着丝丝片片的残屑随即化在风中,大喊大叫的求饶着。

    石惊天冷眼看着绿荷,那一截枯木之上的丑陋头颅,淡淡的说道,“我的东西永远只是我的!强行得到的容易,失去就要付出代价!”

    “爆.!”

    轰的一声响,那枯木和丑陋的头颅在也不能说出一句话,便四分五裂,遍天的残屑飘飘洒洒的落下,残屑中凯旋而回的魔气全部收拢在一起,渐渐的在石惊天上隐没。

    石惊天再无一点力气来驱使魔气,残暴巨剑缓缓落下支撑在地上,已经是极限了吧,魔气依在可生命早已透支,意识在一点点的消失,闭上眼睛也就不会再醒了吧!

    强行克制着昏迷看了看满地大小不一的树干残屑,又细细的记住怀中的脸庞,大手又紧搂了搂怀中的沁儿,不由自主的闭上了眼睛,“沁儿,我给你报仇了!等着我,我马上就来了!就像现在一样,睁开眼睛的时候我还能看见你,好吗!”

    沉寂,却不是死一般的沉寂,石惊天手持巨剑怀抱着死去的沁儿依偎在一起,这一幕深深印在每个还有意识的人的脑海里。

    成功失败,无敌天下,比起它,生死相依,万世不离,哪一个更加在心里震撼,更加向往,每个人心里都是在问着自己,我今天为了什么而站在这剑阁之峰?后悔吗?值得吗?

重要声明:小说《绝世传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