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剑圣VS剑圣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严子肴 书名:血凌
    第三十六章剑圣VS剑圣(下)

    之所以何惧天放出话要与对方比拼剑术,一是因为自己想借助本的强大实力来配合自己的剑法打败对方引以为傲的剑术,给对方的势力造成心理上的打击,二则是想通过对方的剑术来磨练自己的剑术,为自己的强者之路打开一扇新的窗户,最后一点则是何惧天的属于青莲剑气的先天真气已经大成,真气的修炼已经到了一个瓶颈阶段,只有通过使用这种真气不断的与强者战斗才有突破的可能,而面前的柳生无极就是一块最好的磨刀石。

    柳生无极两手紧握住剑柄,剑尖朝上,双腿不断的调整着自己的位置,眼神则是一直盯着面前的何惧天,剑术高手的风范尽显无遗。何惧天则是右手持剑,剑尖指向后的地上,左手食指与中指并拢,捏出了一个剑诀的姿势,眼神紧盯着柳生无极,脚下踏着八卦步不断的绕着柳生无极游走,看上去倒有几分像是作法跳大神的道士。

    何惧天的动作看上去虽然有些滑稽,却是正宗的道家步法,每一步都暗合星辰之相,进可攻,退可守。何惧天知道,自己若是用尽全力去击杀柳生无极的话,要杀死他是轻而易举的,若是用剑的话,胜负还是两说,因为自己明显的能够感觉到柳生无极的剑术造诣远远高于自己。

    柳生无极不是不知道何惧天的想法,可是他根本不能拒绝。首先对方的实力比自己强大,要杀自己的话自己多半没有机会逃走,若是比拼剑术的话,自己胜出的可能到是占了七成以上。因此柳生无极丝毫不敢怠慢,全心都投入到了比斗之中。之所以凝气未动,完全是因为扶桑剑术首重杀伐之道,讲究杀气凝聚一击必杀,自己若是贸然出手,气势就会弱了几分。

    何惧天正是明白这一点,所以才会使用道家的八卦步法跳来跳去。两者一动如脱兔,乱中有序,颇符道家所讲的虚实之道;另一者则静如处子,蓄势待发,隐有苍鹰博兔之势。

    何惧天虽然是个强者,可是毕竟年轻,在耐心上是绝对不如柳生无极那么一个老头子的。所以在明知道对方在等待自己出招的况下还是按捺不住率先出招了。

    长剑由下至上挥出,柳生无极侧躲过。然后长剑再顺势朝着柳生无极的头颅削去,柳生无极却是急速后退,一下子就退到了几丈之外。何惧天凝气于剑,几道剑气交叉而出,朝着柳生无极劈去。柳生无极不闪不避,陌刀也未出鞘,只是聚掌为刀,对着袭来的剑气隔空劈出,空中便发生了强烈的空气爆炸的声音。

    第一次的试探,被柳生无极如此轻描淡写的化解,其实是在何惧天预料之中的事,若非如此,又如何敢称剑圣?何惧天赞叹地说道:“扶桑剑圣,果然名不虚传。”

    柳生无极没有在乎何惧天的称赞,表反而更加凝重,因为他知道,接下来才算是真正的战斗开始。

    不出柳生无极的所料,何惧天把长剑指向自己,做出了一个起手式。然后一飘逸脱俗的剑法开始舞起。剑法看上去没有什么杀伤力,更像是一种舞蹈,舞者舞姿优雅,剑光绚丽夺目,让人沉迷其中。柳生无极却是知道,这如同舞蹈般的剑法之中隐藏了多么强大的杀招。

    渐渐的,青色的莲花一朵朵的在虚空中绽开,一片片莲瓣随着何惧天的剑势起落。一道道流光溢彩上下翻飞,无一例外的朝着柳生无极飞去。柳生无极看也不看这些华丽的景致,反而是闭上了眼睛,不让那些缤纷的色彩蒙蔽了自己的心灵。闭上眼睛的柳生无极仿佛无处不是眼睛一般,自己的陌刀挥出的每一道轨迹都刚好迎上飞来的剑光,金铁交戈的声音此起彼伏,连绵不绝。

    渐渐地,何惧天舞剑的速度越来越快,出的剑气亦是越来越密集。金铁碰撞的声音竟然没有了停顿,仿佛机关枪出的子弹一般连续。此时再看柳生无极的陌刀,上面竟然起了一层淡淡的薄雾,凝结成了几滴水珠。

    晶莹的水珠在柳生无极的陌刀挥动下**一丝涟漪,顺着陌刀的刀剑激而出,无声无息的朝着何惧天飞去。

    第一滴水珠打在一道剑气之上,粉碎成了无数的水雾;第二滴水珠如同第一道剑气一般,同样撞在了剑气之上。两滴水珠的破碎其实只在一个瞬间,寻常人若不是用慢镜头捕捉的话单凭眼绝对是看不见的。两滴水珠仿佛没有起到什么效果,实际上,何惧天的剑气到了水珠附近都有了一种稍为一滞的感觉。

    第三、四、五滴水珠在前两滴破碎之后陆续飞出,可是飞出的角度竟然刚好是剑气的空隙之中。无所阻碍的悄声无息地朝着何惧天的面庞飞去。

    反应极快的何惧天意识到了自己的危险,体后仰,一个空翻躲过了一滴水珠;手中的剑依旧挥出,斩碎了第二滴水珠;第三滴水珠避无可避,竟然擦着何惧天持剑的手腕儿过,在上面**了一道殷红的血痕。细细一看,伤口上还凝出了一层薄霜。

    何惧天变攻为守,剑势顿消。他捂着手腕看了柳生无极一眼,然后把目光挪到了柳生无极所持的陌刀之上,缓缓说道:“传闻扶桑岛上有无数神兵。其中一柄名为村雨。此刀锋利无匹,刀上会凝结水汽,在斩杀人之后,刀锋上会有水流出清洗血迹。莫非阁下手中的便是传说中的妖刀村雨?”

    柳生无极吐出两个简短的字:“正是!”

    何惧天称赞道:“此刀果然无愧妖刀之名,比起传说中还要凶险万分。至少,传说中没有提到村雨的水汽可比寒冰。”

    何惧天说的一点都不夸张,村雨的水汽岂止是可比寒冰那么简单,完全就是像液氮一样的极寒液体。何惧天在手腕被划上的一瞬间,全都感觉到了巨大的寒气,所以才会停下来用体能的能量驱寒。至于和柳生无极说话,完全就是为了拖延时间驱走寒气而已。这还不算什么,那水珠中所含的锋锐之气也不简单。虽然说它是靠柳生无极的力量催出的,可是能够轻易的划破自己硬如铁石的皮肤,其威力已经不小于高强度的狙击子弹了。

    柳生无极没有回答何惧天的话,仿佛已经看出了他的目的,只是淡淡的说道:“你的进攻结束了,现在该轮到我了。”说完,把陌刀插进土中,然后双手捏在了刀刃之上,缓缓地向下移去。只是一瞬间,血液就染红了刀

    此时柳生无极握住刀柄,从地上拔出陌刀举过头顶,口中大喊:“水火同源!”

    就在声音发出的同时,刀上的鲜血发出了红色的光芒,竟然燃烧起来。燃烧的火焰越来越旺,慢慢的与刀上的水汽纠结在一起,却是各不相干,平时所见的水灭火的况竟然没有发生。

    两种不同的能量在柳生无极的控下朝着何惧天袭来,何惧天运气于剑,持剑抵挡。两剑相撞,巨大的爆炸声响起,不同的能量在激烈的碰撞下相互抵消,消散的能量产生的气流割得何惧天的皮肤隐隐作痛。

    “再来!”

    未等何惧天做出任何反应,柳生无极再次攻来,何惧天只好出剑抵挡。面对气势如虹的柳生无极,何惧天可是节节败退。连续几次下来,二人的周围已经形成了一个方圆数十米,深有数米的大坑,而何惧天更是被柳生无极强大的力量砸得半截体都陷在了土里,已经避无可避。

    柳生无极乘胜追击,腾到空中,双手把刀举过头顶,对准何惧天所在的位置狠狠劈下。

    命悬一线的何惧天此时也顾不得那么多了,调用出全的能量,一半形成能量罩护住全,另外一半则是集中在长剑之上,对着柳生无极的剑迎了上去。

    “嘭!”

    一阵巨大的响声发出,原来的巨坑再次扩大,刚才还不可一世的柳生无极则是倒飞了出去,连续飞了几百米才落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吐着黑色的血块,看来五脏六腑都受了重伤。旁的村正刀,亦是只剩下了半截。

    何惧天从坑中爬出,走到了柳生无极的边:“看来强大的力量所造成的效果果然不是精湛的技巧能够弥补的。”

    柳生无极白了何惧天一眼,很吃力的说道:“你确实很强大,不过你的剑术还是比不过我的。”

    何惧天点点头,若有所思的说道:“这一战算是你赢了。你走吧,我不杀你。”

    柳生无极苦笑着摇了摇头:“我的五脏六腑都已经破碎了,若不是凭借强大的真气支撑,我也活不了多久了。在死之前,我只希望你能够答应我一件事。”

    “说吧。”何惧天皱了皱眉。

    “咳,咳。如果我的弟子不再来找你的话,你不能赶尽杀绝。”老者提出了一个要求。

    何惧天虽然很不喜欢扶桑人,不过对于面前这个坚强的武者还是有一点好感的。答应一个已经命不久矣的强者不算过分的要求,算是对他的尊重吧。更何况,自己本来就有无数麻烦,哪里来的功夫去追杀别人。所以何惧天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

    老人从地上艰难的挣扎起来,郑重的对何惧天深鞠一躬,然后捡起只有半截的村正刀,一步一挪的朝着沙漠深处走去。

    何惧天摇摇头,叹了一口气。想起部落中只有露西亚和乌特两个强者防守,而乌特刚才还受了重视,所以马上化为一只蝙蝠飞走了。

    两位剑圣都相继离开了这个地方,只有这巨大的深坑,印证了这里曾经发生了一场属于强者之间的战斗……

    -----------------------------------------------------------

    PS:今天事比较多,第一章先奉上,晚上更新第二章。

重要声明:小说《血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