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部落(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严子肴 书名:血凌
    第三十三章部落(六)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进屋内的时候,习惯了早起的何惧天便从疲累的沉睡中醒来。其实到了何惧天现在的境界,如果不是损耗太大的话,根本是不用睡觉的。醒来的何惧天打量了一下四周,发现自己的原本沾染了一些尘土的外被折叠得四四方方的,仿佛洗好了之后熨过放在那里的,而自己的鞋袜也在边摆放的整整齐齐。

    何惧天清醒的记得,疲劳无力的自己到了房间之后甚至连鞋都没有脱,把外胡乱一扔倒在上就睡了。那么眼前的一切到底是谁做的呢?

    一个名字刚在他的脑海中浮现,此人便端着一个盛满水的铜盆出现在他面前向他打着招呼:“早安!”

    何惧天对着她笑了一下:“你也早。”

    那人没有回应何惧天,而是拧了一把毛巾递到何惧天的面前。何惧天没有接过毛巾,而是很惊奇的问道:“露西亚,你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难道你昨晚没有休息吗?屋里的这些都是你做的吗?”

    露西亚微笑着点点头:“你的外我给你洗过了,我用水系魔法把上面的脏东西清除之后又用水洗魔法把水分脱去,它就成了一件干净的衣服了。怎么样,很方便吧?”

    何惧天愣了一下,然后点点头:“是很方便。可是,露西亚,你完全不用对我这么好,这样我会很不习惯的。”

    露西亚毫不在意地说:“我愿意为你这样做。再说了,部落里的女人都是这样为丈夫服务的。女儿对父亲也是这样。”

    听到露西亚这样说,何惧天有些尴尬,一时间也答不上话来。露西亚没有理会这些,把毛巾递到他手上:“先洗一把脸吧,然后我们去吃饭。”

    何惧天只好接过毛巾擦了一把脸。用完毛巾的何惧天想把毛巾放回盆中,却被露西亚一把抢走,然后端着铜盆走了出去,无奈的何惧天只好尾随其后,刚一走到门口就遇见了正朝屋内迈进的塞万提斯。

    年事已高的塞万提斯平时没有多少睡梦,每天很早就醒了过来,无事可做的他一个人在部落里闲逛,刚才去了何惧天的房间却没有发现任何人,出门之后一打听才知道他换到了隔壁的一个房间之内。看着何惧天所住的那个房间的门是虚掩着的,塞万提斯就推门走了进去,迎头便撞见何惧天与露西亚二人。

    看着两人走在一起,而且露西亚的手中还端着一个放着毛巾的铜盆,塞万提斯对着何惧天露出了一个暧昧的笑容,然后还悄悄地伸出右手竖起大拇指。露西亚发现了塞万提斯的举动,脸上一红,什么都没有解释,端着铜盆就小跑了出去。塞万提斯看着露西亚渐渐远去的影,转对着何惧天哈哈大笑起来。

    何惧天没好气的说:“你这死老头,到底在笑什么?”

    塞万提斯用一种讨好的语气边说边笑道:“那女孩子对你有意思。你不会还想收她做你的弟子吧?要是让她拜在奈斯大人的门下的话,说不定你到时候还能成为黑暗议会的议长呢。”

    何惧天听见塞万提斯的话顿时无语。倒不是说什么塞万提斯不知道奈斯已经战死的事,而是他想的也太多,还一副是为何惧天着想的样子。可是何惧天又不能打击他的啊,所以何惧天就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愣了一下,何惧天还是只有开口解释道:“无论你是怎么想的,可是我和她实在没有什么关系。刚才的事你可能有些误会了。”

    塞万提斯摇摇头,用一付过来人的口吻说道:“我看出来了,我保证她还是个处女。而且我也绝对不会看走眼,她对你肯定是有意思的。我可以用我几十年来的信誉保证!”

    何惧天半是打趣半是讽刺地骂道:“你这个国际文物贩子兼盗墓贼,能有什么信誉可言?”

    塞万提斯有些不好意思:“那是两码事。总之你要知道她对你有意思就行了。”

    何惧天没有理会喋喋不休的塞万提斯,自顾自地走出门去了。感觉自讨没趣的塞万提斯不再说话,也跟着何惧天走了出去。

    昨夜的动静惊扰了不少人,部落里的人都在议论着刺客的事。可是他们都不知道,族长大人已经在何惧天的初拥下成为了血族,原本致命的伤势早就已经复原。由于何惧天与乌特定下的计划,所以出现刺客的消息并没有完全扩散开来。

    这种看似盖弥彰的做法,几乎让所有人都以为族长真的是受了重伤命不久矣。而何惧天若无其事的在部落内闲逛,还对着族长之子皮阿斯特大献殷勤,更是让一些所谓的聪明人误认为刺客的出现与皮阿斯特有关,说不定这个来历神秘的何惧天就是凶手。可是这部分所谓的聪明人虽然是这样想,但是他们的做法却是去讨好皮阿斯特,以求得到皮阿斯特的赏识,皮阿斯特也将计就计的答应了这些人的“效忠”。看一看,谁说古老而封闭的部落就是人人纯朴啊,在利益面前,任何普通人都不能免俗,这些人就是最好的例子。

    在何惧天等人刻意制造的氛围下,有些人坐不住了。先是有人求见族长,却被侍卫们拦下。后来有几个胆大的声称什么族长被皮阿斯特控制了,然后想硬闯进去,结果被何惧天一招毙命。在场的人都噤若寒蝉,心中也坐实了族长伤重病危,大权被皮阿斯特掌控的想法。

    ……

    就在部落中的人人人自危的时候,两条黑色的人影正在沙漠中飞奔,速度竟然快过了奔跑的羚羊。这两人到了一个小型绿洲之后停了下来,来到一个水塘边。水塘的左侧有三颗树,树下杂草丛生。其中一人走到杂草丛中,扒开杂草按住两个石头,然后把两个石头朝着相反的方向一拧,只听见咔嚓一声,树下的一张石板分开,出现了一个一米见方的洞**。朝洞**内望去,隐隐可见石梯朝着黑暗之中延伸而去。二人拿出照明用具,钻进了洞**,不一会就来到了一个宽阔的大厅之中。

    昏暗的大厅之中有两人席地而坐,却是纹丝不动,应该是在进行某种修炼吧。旁边有一男子仿佛坐立不安,在这个面积并不算大的大厅中来来回回的走了不知道有多少遍了。看见通道处传来光亮,这个男人停止了走动,迫不及待的朝二人走去,很是急切的问道:“怎么样,事成功没有?”

    进来的二人摇了摇头,其中个子较矮的人说道:“我们失算了。没有想到乌特上的宝石具有强大的神奇力量,居然发出线击伤了我们,要不是我们足够强大并且有老师赐给我们的宝物的话,我们就死在那里了。不过乌特也被我们偷袭一刀贯,虽然没有伤及心脏,但是绝对活不了多久。只有宝石没有治愈的能力,他必死无疑。”

    男子听见这话,表明显的有些失望,原本就不怎么好看的脸变得更加扭曲:“该死的。如果是这样的话,若是我现在不赶回去,那么族长的位置就便宜别人了。”说话的时候,显得很是愤怒和焦急,还不时的把目光望向地上坐着的二人。

    刚进来的高个劝到:“埃里森先生,你现在要是回去的话,无疑是送死。因为你的突然消失,已经有人怀疑到你的头上。并且现在的局势已经被那个皮阿斯特所控制,有几个反对者都被他从外面带回来的人打死了。当时我们就在附近,看见那个东方人的出手的。从那个人的手来看,绝对在我师兄弟二人之上,所以我们才赶回来报信的。不过我相信只要我们的老师和斯柯达先生出手的话,灭掉整个部落也是轻而易举。”

    埃里森惨笑了一下:“灭族?那不是我要的。那些都是我的族人。我要的只是族长的位置和宝石带来的传承而已。那个不学无术的皮阿斯特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找来的人,居然打乱了我的计划。早知道当初在外面学习的时候就应该干掉那个没用的家伙,也就不会留下现在的祸根。现在一切都只有依靠各位了。”

    二名从部落回来的刺客点了点头,走到了其中一名老者的边。此名老者长着一副东方人的面孔,即使紧闭着双目也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从眉目间依稀可以辩出老者年轻的时候一定是个帅哥。老者见二人靠了过来,马上停止了修炼。二人仿佛本武士般恭敬地跪在地上,低头喊道:“师尊大人!”

    老者依旧双目紧闭,轻轻地点了点头算是回应二人。二人也不再说话,原地保持着跪拜的姿势。突然间,老者猛的一下睁开双眼,充满无限杀气的眼神中竟然带有丝丝银光,朝着大厅的通道方向看去,眼神所及之处,居然在石头上划出一道道痕迹。

    此时通道内飞出了一只蝙蝠,毫无轨迹地左闪右晃,堪堪避开了这些剑气的袭击,最后缓缓地落在地上,变成了人形。厅内的众人定眼望去,此人正是他们此次的刺杀目标,塔纳部落的族长——乌特!

    ----------------------------------------------------------------------

    PS:回到第八名了,不错。请各位继续支持。

重要声明:小说《血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