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死亡祭司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严子肴 书名:血凌
    第二十五章死亡祭司

    哈里斯在何惧天的迫下现出形。与原本想象的不同,裹尸布下并非是一具干尸,而是一个长相略显柔的帅哥。瘦削的脸型,高的鼻梁,深邃而清澈的眼神再加上略为柔弱的材,很有一种中美。要是去拍在大寒冥国风靡不衰的脑残剧的话,绝对会让许多肥猪瘤从此迷上他,立誓终生不嫁,至于他要是伤害了某个国家的人民的感,那些本国的粉丝们不要说跪下替他道歉,就是为他杀人放火甚至自杀都不是没有可能。

    这就是木乃伊吗?不是说木乃伊里面包裹的都是没有内脏的干尸吗?眼前的哈里斯完全颠覆了何惧天对于木乃伊的认知,虽然何惧天对于木乃伊的了解也不比寻常人多上多少。哈里斯的变化虽然让何惧天很是吃惊,不过何惧天也没有忘记趁机利用自己的毒舌激怒他的机会:“我本来准备拔掉你的裹尸布看看你的里面是什么样的。原本以为是一具干尸,没想到真的很苗条,嗯,果真是如同女人般的曼妙感。”

    回应何惧天的是一个篮球大小的火球。何惧天轻轻松松地就避了过去,嘴里继续调侃着:“我说,虽然你是男人,可是你就这样赤**的和我战斗实在也不怎么好吧?我对男人可没有兴趣,尤其是像你这样的死去多年的老男人!”

    一串火球朝着何惧天袭来。手敏捷的何惧天虽然躲过火球的侵袭,可是衣角却被这诡异的绿色火焰给擦到,带着强烈腐蚀的火焰一下子就窜遍全猛烈地燃烧起来。如同一个火人的他发出夸张的大叫,动用自己体内的力量熄灭了火焰,可是他上的衣服全部都化为了灰烬。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哈里斯,他终于哭笑不得的说道:“好吧,我不嘲笑你了。我们都去找衣服穿上再打吧,在此之间我保证不会对你动手,你也不能向我动手。”

    哈里斯冷哼一声,算是答应了何惧天的提议,然后径直地朝着酒店内的服装店走去,丝毫没有戒备的样子。

    “你这老妖怪就对自己这样自信?”何惧天一边在心中腹诽,一边从储物戒指中拿出一衣服换上。刚把衣服穿好,自恋地对着街边的镜子照了一下,就发现哈里斯已经冷冷地站在自己后。何惧天转过去,嘴角怀着一丝诡异的微笑打量着面前的哈里斯。

    材匀称的哈里斯选择了一的西服,这银白色的西服在他的上,还真有一点大寒冥国的偶像冥星的气质。毕竟埃及人和亚细亚人的长相相差不是特别大,大家都是黑色头发黑色眼睛,只是埃及人的肤色偏向于古铜色,而亚细亚人则是黄皮肤,再除去鼻梁的拔度和眼睛的深陷度之外,其他的基本上没有什么区别。只不过大寒冥国的人天生就长了一双不比鼻孔大多少的绿豆眼,就算再整容也不会有眼前的哈里斯那种柔美的感觉和高贵的气质。

    本来嘛,大寒冥国就是一个依靠整容和愚乐业为主要经济的国度,他们自古就是中原帝国的附属国,想来也不会有什么高贵的血脉和传统,自然无法和为四大古国之一的埃及相比。哈里斯上的那种气质,大寒冥国就是追溯到祖上十八代,也绝对找不出一人来。只是近年来它们不断地吹嘘世界上的一切文明创造都和它们有关,并且制作了无数的脑残剧去误导毒害中原帝国的青少年,让那些无知的人认为大寒冥国是多么的先进和伟大,其中大部分受其精神文化侵蚀的青少年变得脑残起来,居然相信了这一切。何惧天在来到欧罗巴大陆之前的二十多年一直都生活在中原帝国,对于大寒冥国的人根本就没有什么好感,因此看到眼前的哈里斯有大寒冥星的感觉的时候,何惧天也不住皱起眉头,开始冷嘲讽:“不错嘛,帅气的,看上去和棒子像的。”

    “什么棒子?”哈里斯有些不解地问道。

    “有一个低级而无耻的国家的国民,我们都称它们为棒子。它们总是自吹自擂,把别的国家的文化传承和成果都说成是自己的。好像连你们古埃及帝国的文明到了它们的嘴里也成了它们的祖先的一个分支创造的。”

    “这不是乱认祖宗吗?”

    “何止是乱认祖宗而已,连历史都被它们篡改掉了。多年前它们拍了一部电影,电影的内容篡改了史实,原本是被奴役的它们打败了它们原来的主人,而且还是不同朝代的,结果这部电影居然被它们评为自己国家本年度的最优秀影片。哦,对了,你不知道电影是什么,你可以把它理解为用光影魔法录制播放出来的大型歌剧。”何惧天见哈里斯对此有些兴趣,所以很耐心地解释。

    哈里斯点了点头,两眼望着远处无数闪烁着霓虹灯高楼大厦说道:“一个灵魂卑微的民族永远也不会变得强大,它们只能给予自己精神幻想来麻醉自己,而忽视了别人对自己的嘲笑。我所在的时代我们的帝国曾经消灭了许多民族,那些民族之中也有类似你所说的棒子那样的,他们自以为是的生活在自己的幻想之中,最后被我们屠杀殆尽。同样的,也有坚强的民族,他们直到战至最后一口气也不言败。我虽然认为后者很愚蠢,不过也很钦佩他们的勇气。我在墓室之中沉睡了几千年,等我出来看见这个世界的时候,我知道过去的一切都已经烟消云散了。可是我知道我们的文明和历史的传承还没有消失掉,只要我们的民族信仰还在,哪怕只剩下一个埃及人,埃及依旧是伟大的埃及!”

    何惧天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缓缓说道:“想不到你还有这样的认识。我还以为你只是一个外表年轻的老古董而已。石板对你很重要,而我则是志在必得,所以我们之间必须有一个人要倒下。你要是还有什么遗言的话,你可以告诉我,也许我会为你做了。当然,让我杀死背叛你的那些族人的话就免了,你的一个诅咒束缚了他们几千年,现在应该放过他们了。”

    哈里斯哈哈大笑起来:“你就那么自信自己能够打败我?如果倒下的是你,那么我也会满足你的遗言。你要是还有什么未完成的心愿,现在就可以说出来。”

    何惧天坚定地摇摇头:“我还有许多未完成的心愿,我还没有手刃自己的仇人,所以我还不能死。我必须要坚强地活下去!所以,倒下你必定会是你!”

    “既然如此,那么我们便战吧!”

    话音未落,一连串的绿色火球就从哈里斯的手中发出直何惧天而去。早有防备的何惧天原地未动,周围的空气扭曲了一下,火球悉数熄灭。

    哈里斯的绿色火球威力强大,却被何惧天轻描淡写地破解掉了。哈里斯很是吃惊的问道:“你用的既不是空间魔法,也不是魔法护盾或者吸收魔法,为什么轻易地就破解掉了我的冥府之焰?我只感觉到了轻微的风系魔法的波动啊!”

    何惧天觉得这个死亡祭司还真是有意思,战斗中还要问别人为什么,或许是脑子秀逗了,又或许是几千年来太寂寞了吧。因此何惧天还是回答了他的话:“古代的魔法威力虽然强大,可是大部分都失传了。现在的魔法经过无数年的研究和改良,威力或许不及远古时代,但是实用变强了很多。火焰是需要借助一定的气体燃烧的,我刚才对着自己释放了一个改良的真空波,你的火焰魔法就被坏了。”

    哈里斯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不错,我明白了。你真算得上是个天才。”

    何惧天摇摇头:“不,这不是我的发明,这是我的老师研究出来的。”

    哈里斯露出欣赏的眼神:“你的老师很不错。”

    何惧天的脸色黯然:“可是他已经去世了。他是为了救我而牺牲的。我之所以要坚强的活下去,就是要为了替他以及我深的女人报仇,谁也不能阻挡我的脚步!”

    哈里斯终于对何惧天有所了解,很认真点了点头:“我现在有些理解你了。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我们就全力一战吧!”

    有了刚才的例子,哈里斯不再简单的释放威力巨大的冥府之焰,而是各种属的魔法配合着发出。迟缓、中毒、沉默、电解、灼伤……各种负面的魔法都朝何惧天袭来。何惧天变为吸血鬼,倒是把这样负面状态给硬抗了下来,然后不断地欺进哈里斯,贴着哈里斯打。战斗经验丰富的哈里斯给自己施加了例如加速、强化等各种有利的状态,然后绕着何惧天不停地释放出各种令人眼花缭乱的小型魔法进行攻击。

    虽然说近年来法师协会研究出了近战法师的战术,使得原本体孱弱的魔法师们都能够和**强悍的近战强者们近距离战斗,但是每个人的战斗素养不一样,近战法师也只是一种理论而已,除了个别强大的魔法师之外,大部分魔法师被人近的下场就是惨败。眼前的哈里斯无疑就是法师中的强者,无数的魔法根本不用吟唱就可以发出,各种魔法的配合得心应手,纯搏型的强者遇见这样类似移动炮台的魔法师还真是没有办法。

    何惧天在刚接触到的卡斯托的笔记的时候认为古代的魔法师们魔力虽然强大,但是战斗智慧未必有多高,毕竟后人总结出了无数极为有用的经验。现在看来,古代的魔法师的战斗智慧一点都不比现代人差,高手毕竟就是高手,任何处在那个时代尖端的人去了另外一个时代假以时的话,同样也会成为一个时代的风云人物。想到这里,原本就没有轻视之心的何惧天更是小心应对着哈里斯的魔法攻击。自己的魔法造诣太浅,能够释放的魔法太少,已经掌握的魔法只能拿来取巧而已。要想战胜强大的哈里斯,只有出其不意才行。

    无数眼花缭乱的魔法轰击之下,何惧天渐渐地失去了招架之力。乘胜追击的哈里斯释放出一个复合型的爆炸魔法,何惧天应声倒飞出去。强大的冲击力,让何惧天飞出去了差不多有500米。趁着这段距离,何惧天也开始吟唱咒语,连续释放出各种自己掌握的魔法。魔法一个接一个地朝哈里斯激而去,哈里斯也不断地使出各种法术化解掉何惧天的魔法,朝着何惧天冲过来。此时天空中无声无息地了出现一把通体黝黑的西式长剑,在青色真气的包裹下,垂直的朝着地上电而去。

    落下的长剑不偏不倚地落到哈里斯的头顶,毫无阻碍地刺破哈里斯的皮肤,刺进大脑,穿过喉咙,插破了心脏,最后由下体钻出,“哐当”一声稳稳地定在地上。原本还在吟唱咒语的哈里斯慢慢地失去了生机,眼神中流露出一丝丝不解,直勾勾地看着何惧天,最后不甘心的栽在地上。神秘而强大的死亡祭司哈里斯,就这样带着自己未达成的愿望和无数的不甘以及不解死去了。

    何惧天变回人形,看了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地哈里斯,长叹了一口气,随后放出一个火系魔法,把哈里斯的躯体化为灰烬。望着地上的一摊焦灰,何惧天回想起刚才的经历,终于蹦出两个字:“好险!”

    单论实力,何惧天是绝对打不过哈里斯的。何惧天甚至觉得,已经死去的黑暗议会议长奈斯也不是哈里斯的对手。如果哈里斯不是忌惮石板有所损坏的话,绝对有无数方法轻易抹杀掉自己,这也算是投鼠忌器吧。自己刚才无论是用卡斯托传授的魔法还是血族的天赋魔法,哈里斯都能够感觉得到并且做出相应的破解或防范。被打的没有脾气的何惧天认识到自己和哈里斯之间的差距,知道如果不出其不意的使用一些奇招的话,自己基本上没有胜算。这时候他想到自己刚见到哈里斯时替皮阿斯特挡下甲虫攻击时是随手使用的自己的先天真气,以哈里斯的能力,在先天真气打碎甲虫之前,他居然没有发现。说明先天真气虽然不如自己体内的血族能量强大,可是胜在与天地相融,不熟悉的人很难发现。报着赌一把的心,何惧天先是假装没有了招架之力被哈里斯所击飞,随后在倒退的过程中拿出卡斯托收藏的西式长剑用先天真气包裹之后定在空中,之后又假意发出一连串的魔法吸引哈里斯的注意力,最后果然奏效!

    一气呵成的计划让何惧天在兴奋的同时也对那把通体黑色的西式长剑感到好奇。先天真气虽然无声无息,但是作用有限。虽说卡斯托收藏的东西都不会是凡品,可是何惧天原本却不知道那把长剑强悍如斯,绝对不只是锋利那么简单。强大的法师都有自己同归于尽的绝招,哈里斯连杀手锏都来不及使出,说不定长剑具有的就是类似于破法的效果。看来是值得好好研究一番了。

    何惧天收起长剑,朝着自己所在的酒店走去。如今整个城市都陷入一片混乱,估计没有什么人会注意到自己。不过这样大范围的灵异事件出现,必定会引起有心人的关注,自己必须得尽早离开了。至于政府怎么样安抚民众并且向民众解释,那就不关自己的事了。自己虽然在无意中拯救了整个城市,但是也不用像超人一样站出来吧?那样的话,阿鲁卡多的人肯定马上就会找上自己。

    回到酒店的何惧天,唤醒了昏死过去的众人。皮阿斯特用不可思议地眼神看着他:“你打败了哈里斯?”

    何惧天点了点头:“不错。他现在已经化为了一堆焦土,再也没有机会依靠石板复活了。”

    皮阿斯特被何惧天的话所震撼,沉吟半响之后,皮阿斯特终于说话:“我知道你有疑问,我现在就告诉你。”

    何惧天面无表,塞万提斯则示意皮阿斯特继续说下去。得到回应的皮阿斯特开口说道:“其实,到了现在我才明白,我族的誓言只是哈里斯设下的一个骗局而已。当年哈里斯是我们族里最受人尊敬的死亡祭司。他的哥哥哈瓦斯还是阿努比斯的神守护者。有一天哈里斯告诉当时的族长,神消失了,石板是寻找神的关键。不过这块石板会给族人带来巨大的灾难,所以在他死后要把石板带进他的墓室保存,直到他的传承者拿着石板出现,才能够把族长所佩戴的宝石给他的传承者。

    那个石板上的凹槽,就是镶嵌宝石的地方,只有宝石和石板合二为一,才能够找到神的正确位置开启神。而那块宝石就是我们部落的历代族长的象征,现在那块宝石就在我父亲上。

    几千年来,我们的族人一直守护着这个誓言。直到之前哈里斯的出现,我才突然明白过来,我们都被哈里斯欺骗了。原来哈里斯所说的传承者就是他自己。他完全复活之后就会拿着石板去找到我们部落的族长骗到宝石,拿到宝石的他就可以把宝石与石板合二为一找到神和其中的宝藏。可笑的是,几千年来我们都以为真的会有传承者。刚开始的时候不少族里的人以为自己就会是传说中的传承者,所以他们千方百计的解开羊皮画卷的秘密,结果解开了秘密的人没有一个活着回来,而且每有一个解开秘密的人失踪,族里就会遭受一次灾难,久而久之,大家就认为这是哈里斯对本族人觊觎他宝藏的诅咒,只有外族的人才会成为他的传承者。可是没有人想到,这根本就是一个骗局,欺骗族人去他的墓**给他提供能量和**的骗局。

    千百年来,我的部落里为了这个骗局而失去的人不计其数,现在你杀死了这个邪恶的哈里斯,我们部落的不幸和诅咒也算是结束了。你完全有资格得到石板和宝石,现在我就带你去我的部落找我的父亲,然后让父亲把宝石送给你。不过你们一定要遵守当初的承诺,宝藏中至少有我们部落的一份。”

    何惧天与塞万提斯同时爽快地笑了一下,算是答应皮阿斯特的要求。随后塞万提斯又招呼手下们收拾屋内的残局,把清理现场干净,之后众人又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的喝酒聊天,等待物质准备充分之后便出发。

    第二天的一大早,整个城市的人们还因为昨晚的灵异事件而争论不休的时候,塞万提斯组织的探宝车队便已经出发,踏上去皮阿斯特的家乡的旅程。改造的如同酒店般奢侈舒适的汽车内,何惧天正在和皮阿斯特打趣:“喂,名字和钞票一样的家伙!你过去从部落出来或者回部落都是用骆驼作为交通工具的吧?”

    皮阿斯特露出不好意思的表,很尴尬的点了点头。塞万提斯则是拍了拍他肩膀,言语中充满了鼓励:“放心吧,只要这次我们能够找到宝藏,你的族人都能够坐上这样的汽车,拥有无数的美酒和佳肴。”

    皮阿斯特难得的腼腆的点了点头,露出一副憧憬的目光,随后的神变得有些担忧。看出一丝不对的何惧天开口问道:“对了,你所说的部落的灾难是怎么回事?”

    说到这里,皮阿斯特的神变得有些恐惧,好像看见了什么让他害怕的事,何惧天对着他释放了一个镇定魔法,他终于开口说道:“部落附近有无数的蝎子,每次有人解开秘密去了哈里斯的坟墓,族里就会出现大量的蝎子袭击人畜。不过现在哈里斯已经死亡了,这个诅咒多半已经消失了。剩下的灾难则是最近十几年才出现的。部落里有个女孩,只要她恐惧或者悲伤的时候,部落里就会出现水灾,而当她高兴的时候,部落里就要出现旱灾,族里的人都当她是魔鬼的孩子。她是一个部落长老捡到的,我们也不好驱赶她。而且在缺水的季节,我们需要她提供水源,蝎子来的时候,我们还需要她的水来驱赶蝎子。就这样多年下来,大家都畏惧她所带来的灾难,却又不能完全离开她,只好尽量少和她接触……”

    何惧天听到这里,点了点头,陷入沉思。他是明白了,这个女孩子可能是天生的魔灵体,是天生的修炼魔法的天才,卡斯托留下的典籍中就有类似的记载。皮阿斯特的部落,拥有如此多的玄奇之事,自己真的应该去见识一下。对于皮阿斯特的部落,何惧天是越来越期待了……

    ------------------------------------------------------------------------------------------

    PS:今6000字大章奉上,请各位多多投票支持。另外我在百度搜索了一下我的作者马甲,发现许多网站都了我的内容,甚至有几个网站连最新的章节都了。本书首发起点,其余书站的都是没有得到本人同意的。对于此我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希望各位要是喜欢我的书的话请多到起点支持我。不知道起点的朋友,可以通过百度搜索起点中文网点击进入。

重要声明:小说《血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