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苏醒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严子肴 书名:血凌
    第十九章苏醒

    非洲海边的一座小木屋外,有一片树林。Www.树林之中,有一座新坟。新坟的坟头上有一座简陋的石碑,石碑上刻着一排苍劲有力的大字,字体呈暗褐色,仿佛风干的血迹。字体的主体内容是:伟大的导师卡斯托长眠于此。落款则是:偷生者何惧天。

    这座坟茔是昨天才做好的。做这个坟的人,现在正对着墓碑磕头,双目之中噙着泪水。磕完头之后,他对着墓碑说道:“卡斯托老师,你安息吧。我一定会杀了阿鲁卡多为您和赛莉娅报仇!我现在将按照您的吩咐离开这里,等到合适的时候,我会就回来陪伴你。”说完之后,他站起来转离去。此人正是破茧而出的何惧天。

    一个月以来,何惧天不断地吸收着巨茧内的能量,巨茧也因为何惧天的吸收而越来越小。直到两天之前的夜里,完全吸收掉巨茧能量的何惧天终于醒了过来。苏醒过来的何惧天看见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小屋里,觉得很诧异。然后他又看见屋里的一具尸体,顿时吓了一条。虽然说他不怕鬼神,自己的女人就是别人所说的吸血鬼,可是在黑暗中突然看见一具尸体绝对是会吓到自己的。何惧天凝神看去,发现这具尸体所穿的衣服和自己的老师卡斯托的衣服很像,心里顿时凉了半截,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这个时候他急忙跑到尸体边上,发现尸体居然没有一点腐烂。看其面目,真的是卡斯托老师。

    心急的何惧天刚一触摸到尸体,尸体上就掉出一颗闪闪发光水晶。何惧天捡起水晶,水晶就出现了投影,原来就就是卡斯托所留下的记忆影像。何惧天眼见卡斯托出现在影像之中,顿时没有了声音,专心地盯着卡斯托的影像,仔细聆听卡斯托说着什么。

    影像中的卡斯托满脸慈祥的微笑:“我的孩子,当你看到这段影像的时候我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了。你也不要太过于悲伤,生命的死亡是一种必然。拿山德鲁那老家伙的话来说,死亡只是另外一个开始而已。你们东方有轮回的学说,说不定在某个时空,我们能够再次相遇。下面我就开始讲重要的事了,你一定要仔细听清楚不要忘记了。因为这个魔法水晶的魔力有限,在你读取了影像之后就会失去作用。不要妄想找人注入魔力,因为事关重大,我用了自己特有的魔法频率加了密。你要想再次观看,除非你学习我的独门魔法,并且法力超过我。这应该是很久以后的事了吧?在这之前,你必须努力地修行,增强自己的实力。因为,有一场巨大的灾难在等着你。而有些事,则是你的责任,你必须去做。

    血之祭奠仪式进行到最后阶段,你被包裹在巨茧之中失去了意识。阿斯顿亲王告诉我,你是在吸收巨茧的能量,等到你把能量吸收干净了,自然就会苏醒。就在这个时候,阿鲁卡多出现了。阿鲁卡多是教廷的新任的异端裁判所所长,他的另外一个份则是德拉库拉的儿子。德拉库拉虽然是血族,不过却不属于十三氏族。根据我的判断,德拉库拉可能是传说中的二代血族,而他的儿子,那个阿鲁卡多则是第三代血族。阿鲁卡多出现在仪式的现场,是想趁众亲王在仪式完成处于虚弱的时候收服他们。可是整个十三氏族自亲王到下面的末裔,到了最后也没有一个人屈服于他。阿鲁卡多的实力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地步,议长大人还未来得及出手,就被他一招杀掉了。之后他开始与十三氏族的人战斗。战斗的过程中,德纳亲王受了重伤,担心他的伤势的赛莉娅跑了出来。阿鲁卡多看见了赛莉娅,居然要求赛莉娅成为他的妻子。赛莉娅因为你的原因拒绝了他。阿鲁卡多恼羞成怒,就以你为威胁,发出剑气准备杀掉裹在巨茧中的你。赛莉娅为了救你,就在他的边自爆了。孩子,别伤心,听我说,孩子。现在还不是你伤心的时候,你应该听我讲下去……

    赛莉娅为了救你自爆了。可是实力恐怖的阿鲁卡多却没有多大的伤害。愤怒的他开始大开杀戒,不少十三氏族的成员都被他杀死了。之后他用剑气对你进行攻击,结果能量却被你的巨茧给吸收了。这时了我完成了炼金攻击的准备,开始与他战斗。由于我使用了伪贤者之石,他无法伤害到我,最后在我使诈的况下他终于离去。

    由于我使用的不是真正的贤者之石而是自己所造的仿制品,所以我的生命也被燃烧的差不多了。我耗费最后的生命把你带到这里来,就是为了告诉你几件重要的事

    首先是十三氏族有一个传说中的宗老会,你一定要找到他们。我就是因为不知道宗老会到底在哪里,所以才把你带到这里来。这个木屋是血族天才卡塞罗的一个修行地点,你要是能够在这里碰见他的话,就告诉他一切,他会告诉你怎么做。需要提醒你的是,在你有实力战胜阿鲁卡多之前,千万不能出现在阿鲁卡多面前,他想得到的就是你体内的传承血脉。

    第二件事则是关于贤者之石的事。经过我多年的研究,对于贤者之石有了一定的认识。我之所以造不出真正的贤者之石,是因为缺少一种材料。这种材料非常稀有,叫做死亡之翼。不过在不久之前我听见一个考古学家的朋友提起过,在古代的尼罗河流域,非常流行死亡信仰。木乃伊的发源,就是来自于死亡之翼。现在的埃及已发现的金字塔和神庙都被人盗窃的差不多了,死亡之翼也可能遗失不见。要想找到死亡之翼,则要去到尼罗河流域的沙漠深处,那些古老的神和部落之中应该会有那样的东西。你要是能够炼制出真正的贤者之石的话,对于你的战斗是非常有帮助的。

    第三件事就是,我的手上或者衣服口袋里会有一枚专门为你炼制的戒指。为了不引起太多人的注意,我使用魔法把整个戒指变得很不起眼了。这枚戒指可以抵御一定的灵魂攻击和精神魔法,除此之外还能够缓慢地恢复体力,分解毒素,最重要的是,这枚戒指含有地球上最稀有的星辰金,他可以用来制造空间储存道具。以我的技术,最多只能够做的出一个5米的立方空间,总大小也就和一个小房子差不多。不过也足够让你储存不少物品了。我给你留下的许多珍贵的材料,也都储存在这个空间之内。这个戒指唯一的缺陷就是,不能储存活物,适当的时候,你可以把它当作消毒柜来使用。呵呵。

    最后要提醒你的是,千万不要去黑暗议会。因为卡格罗什已经背叛了黑暗议会。阿鲁卡多就是卡格罗什指使史蒂文去通风报信请来的。卡格罗什借阿鲁卡多的手杀死了议长大人,留守在议会的议长的死忠们肯定会受到卡格罗什的清剿。所以在你有足够的实力之前,千万不要去黑暗议会。等你有了足够的把握的时候,一定要找到卡格罗什并且杀死他,替黑暗议会的所有人报仇,铲除那个处心积虑的叛徒。这一点,算是我对你的请求。

    除此之外,存储空间里还有我给你留下的魔法笔记,里面包含了我一生的心血。完成了血之祭奠仪式的你,学习魔法应该很轻松的。努力学习吧。除了魔法笔记之外,还有一本联系录,其中记录了世俗界与我交好的科学家与政要的联系方式,如果有需要的话,可以拿出我的信物去找他们。你是我最亲密的弟子,你应该知道我的信物是怎么吧?通讯录的最后一页,有一个姓名和地址,那个地址的主人是一个70多岁的老头,他是我当年留下的私生子。他的母亲早就已经去世。这件事现在除了我之外只有你知道了。你不要惊扰他和他家人的生活,在暗中保护好他们就是了。其实,有时候作为平凡人的生活也许会更好。好了,我剩下的时间不多了,还要抓紧时间给你炼制戒指呢。你不要太伤心难过了,我们就此永别吧。一定好好地活下去。孩子。”

    卡斯托的话说到这里,影像就开始变的黯淡,最后慢慢地消失不见。何惧天失神的看着手中的水晶,眼角留出两行清泪。突然间何惧天像是疯了似的冲出门去,卡斯托布下的魔法陷阱如同虚设,没有对何惧天发出任何攻击。出了门的何惧天狂奔到海里,不断地咆哮着,双手疯狂地击打海水。巨大的海浪一个接一个地向何惧天袭来,何惧天不闪不避,任由海浪撞在自己的上。最后何惧天终于失声痛哭起来。

    流干眼泪的何惧天步履蹒跚地走会岸边,然后用掌劈开了一块巨大的石头,取出一块最大最完整的扛在肩上,默默地走进了树林之中。走到一小片空地的时候,何惧天放下石头,用双手在地上刨土。坚硬的土质给何惧天造成了不小的麻烦,渐渐地,何惧天的双手都变得血模糊。何惧天一声未吭,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地上的泥土,疯狂地用一双掌继续挖掘。不知过了多久,何惧天终于挖出了一个大坑。

    挖好大坑的何惧天回到木屋,捡起地上的戒指在手上,然后抱起卡斯托的尸体,走到了树林之中。何惧天轻轻地把卡斯托的尸体放到坑中,然后用手指在石头上刻出一行字迹。刻完字后,何惧天把这块石碑插在坑里,然后慢慢地用土掩埋上。做完这一切,第二个夜晚已经来临了。何惧天就这样在卡斯托的坟前枯坐了一夜,直到清晨的阳光进树林之中。

    知道前因后果的何惧天决定离开这里,所以在离开之前和自己的老师道别。只是天地茫茫,自己又该何去何从?

重要声明:小说《血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