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会议(上)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严子肴 书名:血凌
    第七章会议(上)

    清晨的阳光散发出金色的光芒,透过明亮的窗户洒落在何惧天的上,给人一种暖洋洋的感觉。何惧天盘膝而坐,五心朝天,对着太阳的方向吐纳真气。除了头顶冒出的屡屡轻烟,整个人仿佛与周围的景致融为了一体。昨天与冈萨雷斯的交锋,何惧天也是大有收获。一是先天境界的突破给了自己巨大的信心,原来自己面对非人类的子爵级巅峰高手也有一战之力。二则是卡斯托等人对自己的关,弥合了自己心灵上的空缺。心灵上的圆润无缺,绝对是提高境界增强实力的关键。

    何惧天搬运完一个周天,起打开窗户。望着窗外如诗如画般的美丽景致,何惧天的心大为舒畅。想到今天自己将在万众瞩目之下公布自己的科学成功,何惧天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激动。自己多年来的心付出终于得到了回报。也许在大海的另一边的家族里的亲人们,会对自己当年的决定感到后悔吧?只是,后悔又有什么用呢?

    何惧天收回了远眺的目光,甩开了自己心中的想法。回到卫生间洗漱一番,换上了一的西服。这西服穿在何惧天的上,在给人庄重感的同时,却不会让人觉得呆板,配合上东方人的含蓄,给人一种贵族优雅,却又不失男的阳刚之美。想必这西服一定是一位顶级大师为何惧天精心设计的。

    何惧天走出卧室,与众人打着招呼。

    “早啊,何。”

    “何,你的这衣服很不错啊。一定是哪位大师为你设计的吧?看着那种古典的裁剪技术和十足的现代感,我真想不出到底是哪位大师的作品?”

    “呵呵。其实,这位大师你们都认识。”

    “我们都认识?何,到底是谁啊?”以科尔克的智商,显然不会去猜这些问题,所以科尔克直接把疑问抛给了何惧天。

    “这服装是赛莉娅亲手为我设计缝制的。你们想不到吧?”

    “赛莉娅?不可能吧?”在科尔克的印象中,赛莉娅是一个高贵的血族公主,对于生活上的应该是一窍不通的。

    而卡斯托则是点了点头,一副果然如此的表:“十三氏族传承千年,对于各种技艺都有所涉及。赛莉娅艺术天赋很高,设计出这样的作品不足为奇。最重要的是,她为了自己心的人可以努力钻研裁剪技术,并且亲手缝制了这西服。”

    众人点头称是。

    “好了,时间也差不多了,准备一下,我们要去会场了。”

    ……

    会场内人头攒动,闹非凡。无数人早早地就挤进了会场,相识的人都凑在一起相互交流。各大媒体的记者穿梭其间,采访着各个领域的泰山北斗。有的人耐心地解答着记者的提问;有的人连顾左右而言他,对记者的提问避而不答;也有人打出了外交辞令,推说无可奉告或是会后再说;甚至有人以上厕所为借口,尿遁离开……

    卡斯托几人到了会场,刚一进门,就有人高喊卡斯托教授来了。众人听见这个消息,原本吵杂的会场顿时安静了不少。那些还没有找到采访对象的记者蜂拥而至,来到卡斯托面前,争相发问。

    卡斯托保持着一贯的笑容,十分绅士地回答着众人的问题。一名会场的工作人员走到卡斯托的边耳语了几句,卡斯托看了看手表,对着众人说了声抱歉,匆匆地走到了主席台上就坐。众人看了看时间,缓缓地散去。不一会,整个会场就安静下来,会议在主办方的组织下,有条不紊地开始进行。

    作为特邀嘉宾之一的卡斯托自然是坐在主席台的。在众人致辞之后,会议拉开了帷幕。这次会议的重点在大力发展民用科技,用于改善人类的生活环境和医学技术,军事方面的东西,大家都一致的避而不谈了。何惧天对于这些公式化的东西并不感兴趣,百无聊赖之下,何惧天拿出卡斯托给自己的水晶把玩起来。不一会,何惧天似乎找到了窍门,按照卡斯托所传授的方法,开始进行冥想。

    “嘭!”

    一声巨响传来,打断了何惧天的冥想。何惧天睁开眼睛一看,发现会场一片混乱。整个会场的灯光熄灭了,应急灯被打开。不少的人发出了尖叫,随后又传来了一阵阵子弹扫过的声音。看来,有人袭击了会场。

    “在场的各位朋友,我很荣幸能够在这个地方和各位见面。这个地方已经被我们所接管,希望你们能够配合。”一个材彪悍的中年人持着话筒对着场内喊道。

    全场的人面面相觑,反应不一。此时有一个靠近门口的人试图趁着混乱逃出去,结果被手持冲锋枪的暴徒扫成了马蜂窝。

    中年男人看都不看那个倒霉的家伙一眼,继续对着话筒喊道:“在座的各位都是世界上的顶级人才,为世界作出了巨大的贡献,我们对各位也是充满了敬意的。可是各位如果试图反抗的话,我们的子弹就会穿过你们的体,到时候我们就成了千古罪人。这样的罪恶,我是非常不愿意看见它发生的。所以,我希望各位乖乖的与我们合作。谢谢!”

    何惧天扫视了整个场内的况,发现控制会场的暴徒穿的都是这个酒店的工作人员的服装或者是会场保安的制服,看来这是一场早有预谋的绑架。

    刚得出这样的判断,就再次从会场内传来了断断续续的枪声,闻声望去,倒下的都是一些彪形大汉,应该是与会者所带来的贴保镖。这些保镖在进入会场的时候就被匪徒装扮成的工作人员们以保证会场安全的名义收走了上的各种武器,所以这些保镖现在是手无寸铁。再加上进入的时候所进行的物品登记,匪徒们轻易就知道哪些人是具有巨大威胁力的保镖。因此现在出现在会场内的保镖就成了待宰的羔羊。这些凶恶的匪徒拿着名单和照片一个个地对照,遇见研究人员就赶到主席台的一侧,要是遇见了安保人员,马上就是用子弹招呼。不到两分钟时间,整个会场又多了几十具尸体。

    眼看着匪徒们离自己区域的人越来越近,何惧天有些着急。其实以何惧天的手,自己一个人就可以把这些匪徒消灭得干干净净,只不过这样做了的话一来会暴露了自己和自己老师等人的另外一个份,二则有可能伤及无辜,因此何惧天不敢轻举妄动。两个持枪的匪徒分开面前抱着头的人质,跨步走到了何惧天的旁,对准科尔克就是一脚。科尔克踉跄一步,满脸尽是怒色,却被何惧天伸出手阻拦了一下,科尔克只好骂了一句:“混蛋。”

    两个匪徒很是冒火,眼前这个大汉死到临头了还敢骂自己。一个拿枪控制住其他人,而另一个则是对着科尔克的脑袋一枪托,科尔克应声倒地。那个匪徒在砸了科尔克一枪托之后还觉得不解恨,又拉动了枪栓,把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科尔克。

    “戴维,住手!”貌似首领的中年男子喝停了处于暴怒之中的匪徒,走到了何惧天等人的旁。

    “这个科尔克虽然对我们有一定威胁,不过他可是卡斯托教授的助手,应该享受一些特别的优待。”说话的同时,中年男人拿出一个电击器,打开了开关。

    电击器上面的电芒嗤嗤乱窜,发出噼噼啪啪的声音,有种群魔乱舞的感觉。最后只听见“啪”的一声,科尔克软绵绵的倒在地上。

    中年男子吹了一口气,很绅士地对着何惧天等人道:“放心吧。他只是晕过去了。只要你们乖乖合作,我一定保证你们的人安全。”

    何惧天当然放心。这点电压,对于皮糙厚的狼人来说,不过就是挠痒痒。何惧天更感兴趣的是,科尔克那小子什么时候有了演戏的天分,居然倒在地上装死。但是表面上何惧天还是做出一副很着急的样子:“你们到底需要什么?这里的人都是顶尖学者,背后都有大财团的支持。我的老师是卡斯托,只要他愿意,你们就能够得到很多钱。但是,请你不要伤害这里的任何人。”

    “NO,NO,NO。钱对于我们来说并不是十分重要。不过,多多益善也是好的。我们需要的是你们的合作。”

    “合作?”何惧天挑了挑眉毛。

    “你不会明白的。中原人。虽然我不知道卡斯托教授为什么会收你这么一个中原人为学生,可是我看你的样子肯定还不够资格知道那些秘密。”中年人对何惧天不是很感兴趣,绕过了何惧天,径直走到了冈萨雷斯的面前。

    冈萨雷斯对于现在的处境非常不满:“你想怎么样?”

    “你,冈萨雷斯,山德鲁教授的学生,莱茵家族的继承人?”

    “既然你知道我是谁,就对我尊重一点,否则你将承受整个莱茵家族的怒火。另外我旁的这些人包括那个中原人都是我莱茵家族的朋友,我有义务保证他们的安全!”

    冈萨雷斯异常愤怒,自己来参加会议不过是为了增加自己的名声,却想不到这次盛会本就是一个圈。自己居然被一群普通人用枪威胁,绝对是个巨大的耻辱,甚至还在何惧天对自己的伤害之上。可是现在他却因为不能暴露份的原因而无法动手,心里更是憋屈。为了顾全大局,保证议会的成员不被伤害,自己更是违心的提出要保护何惧天的安全,让冈萨雷斯的怒气达到了极致,后果非常严重。可是现在他也只能忍,必须忍,所以他在心里愤怒地大喊:这该死的会议!

重要声明:小说《血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