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导师(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严子肴 书名:血凌
    第五章导师(下)

    “噢,我的朋友,你瞧你说的什么?我知道你也没有什么钱,所以我早就准备好了食物。82年的拉菲,以及我的私人厨师做的红酒牛排。大家一起品尝一下吧?不过我记得你们中原人平时喝的都是低劣的二锅头,而大狗先生最喜欢喝的则是劣质的伏特加。这些珍贵的东西,你们可能喝不惯吧?何你即将成为高贵的血族了,怎么能够不懂贵族的享受呢?今天的这些都是我的私人珍藏,算是我为过去的无礼赔罪。”冈萨雷斯说完的同时向着何惧天鞠了一个躬,随后示意山德鲁后的二人去门外接过了服务生送来的餐车。

    俄罗斯大汉科尔克听见冈萨雷斯的话气得咬牙切齿,以及到了暴走的边缘,脖子上的青筋一股股地暴起,隐隐约约地有了狂化的力量。何惧天扫描了一下四周的环境之后又暗示科尔克稍安勿躁,心中却是不断的盘算起来:冈萨雷斯带着山德鲁大师一起来拜访,多半是没有安好心的。而冈萨雷斯刚才所说的话,一是对自己的话的回击;二是打击自己和科尔克,嘲讽自己和科尔克低他一等;三则是分化离间自己和科尔克的关系,自己即将成为十三氏族中的贵族,而科尔克却依然是个狼人一族的普通护卫。自己当年和科尔克联手打败了冈萨雷斯,冈萨雷斯离间的目的就是想各个击破,因此绝对不能让冈萨雷斯的计谋得逞。

    “冈萨雷斯下,您今天到访就是为了请我们品尝您私人珍藏的美酒吗?那我们就却之不恭了。”

    说完,何惧天自顾自的给自己倒上了一小杯红酒。殷红的葡萄酒,如同血液一般妖异。倒完一杯,何惧天又拿过来一个高脚杯,随意地倒进了小半杯红酒,对着冈萨雷斯说到:“卡斯托老师和山德鲁大人正在冥想之中,就不要惊扰他们了。”

    之后又扭头对着科尔克正色道:“斯卡尔大叔,科尔克兄弟,也过来喝一杯吧。冈萨雷斯下盛地款待我们,我们能够拒绝吗?”

    然后何惧天又露出一副友善的笑容,对着山德鲁后的二人说:“我们东方人讲究来者是客,今天就接着冈萨雷斯下的酒邀请二位,也算是借花献佛了。二位也请入座吧。”

    冈萨雷斯见何惧天轻易地化解了自己的分化之策,嘴角不易察觉的动了一下,很严肃地对着何惧天说道:“尊敬的何惧天先生,您就不怕我在酒中下毒吗?”

    何惧天做出一副无所谓的表:“山德鲁大师是世界上数一数二的亡灵法师,制作出的毒药自然是不同凡响。冈萨雷斯下您是山德鲁大师最杰出的弟子,手段自然也不会差到哪里去。不过据我所知,下虽然傲慢无礼,却也不是下作之人。下毒之事,绝对不是下这样的人物能够做出的。再说了,卡斯托老师和山德鲁大人都在此地,他们也不会坐视这样的悲剧发生。更何况,这次盛会在世俗界是举世瞩目的,我作为卡斯托先生最得力的助手和学生,我要是出了什么事,你就不怕惊动了世俗之中的强者?乃至,梵蒂冈的那几位……?”

    何惧天在说到数一数二的时候加重了二字的读音,表面上是恭维山德鲁,实际上却是颇有调侃之味。可是对于中原文化一知半解的冈萨雷斯来说,自然是不知道其中的含义,反而认为何惧天是对自己老师的赞扬。随后何惧天又给冈萨雷斯戴上了对下作手段不屑为之的帽子,冈萨雷斯自然是不好发作。而之后何惧天又搬出了自己的老师和大家共同的敌人梵蒂冈,自认为顾全大局的冈萨雷斯也就不敢轻举妄动了。想到何惧天又轻描淡写地将了自己一军,傲慢的冈萨雷斯也不得不佩服何惧天的机智了:“噢,何先生,我总是听见人说东方人都是智者,过去原本不相信的,今终于明白了。”

    何惧天心中腹诽:“这个王八蛋过去言及中原人总是说什么黄皮猴子,今天居然恭维起我来,到底是安的什么心?”

    “伟大的古代中原人创造了四大发明,引领了世界科技的进步。可以说,中原人的武力未必有多么强大,智慧却是一等一的。”

    何惧天听见冈萨雷斯补充的话,嘴角不易察觉地冷笑了一下。这家伙果然没有安什么好心,拐弯抹角地就是想说明一个问题:自己也就是比他聪明一点,然后运气好碰巧造出了能够让所有血族都不惧阳光的秘药,而自己在实力上还是远不如他的。不过何惧天也没有任何表示,举起高脚杯轻呷了一口红酒,依旧是似笑非笑地看着冈萨雷斯,看看这个家伙接下来还会说些什么。

    “作为一个学者,您的智慧能够给世界带来巨大的贡献。可是作为黑暗世界的一员,您的实力却是太差劲了。黑暗世界是不讲面的地方,您在世俗世界的名气再响,威望再高,在绝对的武力面前也是没有用的。如果我是你的话,就趁早离开赛莉娅。以你的智慧,在世俗世界应该能够成为最顶尖的人物。而且,你会得到我以及我背后的势力的帮助。”

    “冈萨雷斯先生,赛莉娅是我的人,无论如何我也是不会离开她的。”

    “你的实力太差,无法保证赛莉娅的安全。”

    “冈萨雷斯先生,非常感谢你的关心,不过我并不赞同您的看法。完成了十三氏族为我准备的血之祭奠的仪式之后,我就可以拥有伯爵级的实力。配合上我的武术,我就是同级别的王者。这种实力虽然不算顶尖,也是自保有余。”

    “不,何,你还没有明白。你是十三氏族的功臣不错,可是你缺少了背景,十三氏族只是通过血之祭奠仪式还你一个人而已。之后你还是会陷入十三氏族的内斗。没有背景的你,绝对是大家的首要攻击目标。不错,卡斯托大人是您的导师。可是我们黑暗议会的任何人都不会卷入十三氏族的内部斗争。到时候你连自保都困难,又如何来保护赛莉娅?何,我们虽然是敌,可是我同样很佩服你的潜力。作为一个普通人类,你是当之无愧的强者。不过,那也只是针对普通人而言。所以,何,你还是离开赛莉娅吧。离开了黑暗世界,以你的潜力,再加上卡斯托老师和我们在背后支持你,你就是世俗世界的王者,到时候你想要什么,就能够得到什么。”冈萨雷斯说完这番话的时候,表激动,直勾勾地看着脸色渐渐发青的何惧天,眼神中居然还露出了一点少见的真诚……

    “哈哈哈哈哈哈……冈萨雷斯先生,您今天来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些吗?我还真是应该好好地“感谢”你。你自认为自己的实力很强大?不,你们兽人之间的争斗比十三氏族更加残酷。虎人一族与你们狮人一族关系微妙,敌友难辨。”说到这里,何惧天扫视了一眼站在山德鲁后的女人。女人听见何惧天的话,体颤抖了一下,满是迷茫的眼神望向了何惧天对面的冈萨雷斯。

    何惧天收回了目光,又接着道:“剩下的实力比较强大的狐人一族属于墙头草,摇摆不定。那只老狐狸最后会偏向谁,你们谁也说不清楚。不愿服从你们的狼人一族,几百年来一直被你们打压,可是却没有被你们打败,更没有向你们屈服。呵呵,狼人一族。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冈萨雷斯先生您几年前就是被一个狼人一族的普通战士和作为一个普通人类的我合力打成重伤的。您这样的实力,就算我离开了赛莉娅,您,又如何能够保证她的安全呢?更何况,赛莉娅的是我,我是绝对不会离开赛莉娅的。”

    何惧天说到这里,猛地一下站了起来。只听见嘭的一声,桌上的器皿全部粉碎。冈萨雷斯也和何惧天一样起,斗气激出,金发飞舞,如同一只狂暴的狮子:“该死的黄皮猴子!去死吧!”

    金色的光芒瞬间笼罩在了冈萨雷斯的拳头上,之后冈萨雷斯对着何惧天狠狠地挥出一拳。看着来势凶猛的一拳,何惧天并没有像以往一样闪避,而是轻描淡写的伸出手掌,架住了金色的拳头。冈萨雷斯的黄金斗气狂暴澎湃,而何惧天的先天真气悠久绵长、生生不息,再加上何惧天本来就擅长各种体术,以掌克拳,对于冈萨雷斯未尽全力的一拳,自然能够从容应对。

    “冈萨雷斯先生,看来你最近几年实力没有什么长进嘛。我看我现在都能够接下你的拳头了。这种实力,如何保护赛莉娅?”何惧天嘴上调侃着冈萨雷斯,还把刚才的话原数奉还。

    “该死的家伙!”冈萨雷斯有些诧异。自己最近几年的实力大幅提升,增长了十倍还不止,可是当年根本不住自己全力一击的何惧天现在居然能够轻易接下自己六成力量的一拳,实在是出乎自己的意料。在冈萨雷斯的设想中,何惧天这几年的进步就算再大,顶多不过相当于一年前的自己。毕竟,血脉的力量和修行的功法都是很重要的。自己在实力大增之后,眼界也有了相应的提高。可是眼前的何惧天看上去却和几年前没有多大区别。这如何不让冈萨雷斯在愤怒的同时还暗自惊讶。难道何惧天学习了卡斯托的魔法?可是根据自己所掌握的资料,何惧天所修炼的真气与卡斯托所修炼的魔法有些冲突,难道是报有误?又或者是卡斯托和何惧天找到了解决的办法?想到这里,冈萨雷斯血气上涌,收回拳头,蓄势作出全力一击:“去死吧!”

    何惧天避无可避,体内真气急速流转集于一处,也是对着冈萨雷斯作出了雷霆一击。

    “嘭……”

    两个拳头狠狠地撞在一起,凭空产生了一声巨响,空气似乎都被震动了。冈萨雷斯体内血气翻腾,却是站在了原地一步未动。而何惧天则被冈萨雷斯的巨力硬生生的轰退了五步,倒坐在沙发上,嘴角溢出了一丝鲜血。

    看来,何惧天的力量还是稍逊于冈萨雷斯的。不过,何惧天又岂是轻易认输之人?略作调息,何惧天毫无畏惧地看向冈萨雷斯,而冈萨雷斯则是用挑衅的目光看着何惧天,准备再度交手。

    此时,原本如同老僧入定的山德鲁突然睁开了眼睛,大喊一声:“住手!”

    此话一出,何惧天与冈萨雷斯同时罢手,仿佛被定在了原地。

    别人或许以为冈萨雷斯是听从自己导师的吩咐,其实只有何惧天最清楚,山德鲁的话语一出的时候,就如同少林绝学狮子吼一般慑人心魄,并且威力还远胜于狮子吼。看来,这就是死灵法师比较擅长的灵魂攻击了。黑暗议会的十大魔导师,果然不是浪得虚名!

    -----------------------------------------------------------------------

    PS:今天整个片区都停电了,晚上七点才来。现在上传一章,第二章稍后上传。

重要声明:小说《血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