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姬家药铺 初露医术(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岁月叮咚 书名:战破魂
    林枫正准备说出来意,一个声音急切的从内堂传来,“姬二,快点准备些夜鸣草,熬成汤汁,急用。”

    “好的,大掌柜,马上就来。”小二回应着,转过头对林枫说道,“对不起,林公子。要不你先等待一下或者改再来。今小店的确有些照顾不周,还请林公子海涵。”

    林枫站起,对小二说道,“既然有事,那您忙,我不碍事。”

    “嗯,谢谢林公子谅解。那您坐会。”姬二抱了抱拳,转取了些药草,挑开帘子匆匆进了内堂。

    林枫坐在椅子上,喝了口茶水,不由好奇起来,“夜鸣草,用以治疗内腑损伤的一种珍贵药材,莫非姬家有人受此重创吗?可是如果是这样,为什么不用夜鸣草搭配玉树寇呢,这样才有奇效。”

    一念及此,林枫又不由摇了摇头自嘲起来,咸吃萝卜淡心了不是?片刻之后,门帘挑动,姬二从内堂急急的出来。

    “林公子,抱歉了,今怕是不能招呼您了。要不,明再来如何?”

    “行,无需客气。那我明再来也无妨。对了,小二哥,可否请问下,贵店是否有人内腑受创了?”

    “林……林公子,你如何会知晓?”正忙的焦头烂额的姬二,闻言忽然抬起头来,眼中竟带着一丝戒备神色,更多的却是惊讶,张开嘴,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小二哥,别误会。我只是看你们用夜鸣草,才猜测了一番。只是如果伤势严重的话,光用夜鸣草起不到很好的效果的。”

    姬二正说话,店里另一位小二正好跑出来,“姬二哥,跟这个林家废材公子有什么好说的,大掌柜让你赶快准备好汤药。”

    林枫不由一愣,虽说没有太生气,可是原本对这家店铺的好感瞬间下滑,站起来,就离去。

    “对不起,林公子。这是新来店里跑堂的小二,不懂事理,姬二为他道歉了。”

    “姬二哥,他不过就是个废……”

    “住口,你不知大掌柜和大小姐怎么说的吗?来者是客这话你懂还是不懂,如果你真不懂,那姬家药栈不需要这样的伙计!”姬二的嗓音不由大了起来,喝斥着那个小二,从言语间可以看出来,姬二在这家店铺地位并不低下。

    “我……”

    “住口!对不起,林公子。伙计无理放肆,让您见笑了。”

    “算了。林枫的废材之名索玛城中早就人尽皆知。只是你家那位内腑受创而且还尚有淤血的朋友,如果自无法运用战元力震散并迫出内腑淤血的话,单单是用夜鸣草是起不了太好的效果的。”

    “林公子懂医理丹药之术?其实不瞒公子,小店虽然也有几名实力不错的丹药师,只是我家这位……所受内创甚重,非要五品丹药不可治,可是公子你也知道,五品丹药岂是说有就有的,眼下也没有时间去寻那五品丹药了,更别说能寻到个五品的丹药师了。”

    姬二说完,旋即摇了摇头,苦笑起来,“奇怪,林小公子,我跟你说这些干嘛呢?”

    看了看姬二,林枫正色道,“内腑如有淤血,眼下最好先想办法散去淤血,如果没有五品丹药,可用夜鸣草配合着玉树寇,熬成汤汁服下。保住一命再细细调理方为正道。好了,林枫就先告辞了。”

    “林小公子,且慢走。”正离去的林枫回过头来,竟是药铺大掌柜。

    “老朽姬洪年,林小公子可是懂这医理之术?”姬大掌柜姬洪年走上来问道,言辞之间竟带着恳切的语气。

    “不瞒大掌柜,林枫的确修习过医理之术,想来老大掌柜也知道林枫的废物之名,林枫就曾为此习过此术。”

    “那林小公子可懂如何医治内腑受创的伤势?”

    “略懂。”

    “请小公子进内一叙,不瞒公子,老朽已无它法。想请公子过去看一看。”

    “姬大掌柜,我林枫只是个小小少年,负废材之名,掌柜如何敢信我。”

    “林小公子,老朽的确不敢信,可老朽已无别的任何办法。”

    姬洪年的回答令林枫一时有些错愕,转念便又释然,的确有谁会在还有办法的况下相信自己?我自己不也从不轻信任何人吗?

    话又说起来,如果是一个普通伤者,林枫的确有把握,可是修战者受此重创,因为战元力的关系林枫并无多少把握。

    “掌柜的可否帮林枫回家通传一声,就说林枫陪着腾老在此处医治一位病人,需晚点才能回去,以免我家人挂念。另外可否派一人上城后山一趟,将腾老请来,另外将金针一并带来。”

    姬洪年抱拳道,“那是应当,老朽即刻派人去府上通传,那还烦请林小公子移步内堂。”旋即,如想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事一般,惊讶道,“城后山的腾老?那位三品丹药师?林公子跟腾老很熟吗?”

    “三品丹药师?能炼制六阶丹药的三品丹药师?腾老倒是瞒的紧。”林枫一听,不由腹诽起来,不过林枫倒也不会莽撞的说些什么。

    能炼出那么完美的六阶丹药,腾老起码也有近七阶丹药师的实力,这样实力的丹药师在整个帝国乃至整个战魂大陆恐怕都找不出几个来,称呼其为丹王一点都不过分。即便一个五品的丹药师那都是各大势力争抢的对象,腾老既然选择隐瞒,当然有他自己的道理,这点林枫很明白。

    “对,就是腾老,将他请来,告诉他我在这里,需要他的帮助就可。”

    “既然这样,我即刻派人去办。没想到林小公子竟然还结识腾老那等人物。林小公子里边请。”姬洪年听到腾老的名字,神色间更是恭敬了很多。也难怪,一个三品丹药师在帝国内的份已经是非常尊贵的了。

    姬洪年将林枫领进了内堂,转眼看去正有不少人围着一张榻,眉目间俱都一副愁眉纠结着。榻之上一个中年人正躺着,脸色乌青,解开的衣裳间,口很明显的一片淤肿。

    两个穿着药师袍的人正坐于榻前,想来就是药铺里的丹药师了,此时正无计可施,满面愁容。一时之间,众人并没有注意到林枫的存在。

    “两位药师,我六叔的伤势,可还有解救之法?”一道声音传来,犹如黄莺出谷,清脆悦耳,好听之极。只是言词间满是急切。

    林枫抬眼望去,一个十五六年纪的妙龄少女正从内堂的里屋快步走出来,手上端着一碗刚熬好的汤药,还正冒着气。

    林枫一下子都找不出什么恰当的词汇来形容此女子。不施粉黛却颜如朝霞映雪,芙蓉如面柳如眉,双瞳剪水,俏的秀鼻更是将女子的整个面容衬托的精致无比。略显紧却又非常合体的衣服,更显出其玲珑有致,凹凸分明的材,感惹火却又不失端庄的秀美。

    林枫心中不由暗道,“腰着流纨素,耳垂明月当。指若削葱根,口如含朱丹,纤纤作细步,精妙世无双。当得起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之赞。如此年纪,神色之间竟有种风华天下的大气之感。”

    若是有人知道林枫现在心里的这些赞美之词,只怕一个个都要吐血三升以示鄙夷,一个才十二岁的少年哪来这么些想法的?可惜林枫的灵魂年龄已是十八,再说了林枫并没有秽龌龊的念头,纯粹的赞赏有何不可,林枫倒是欣赏的无比坦然。

    “对不起,大小姐,六爷的伤我等还真是没有办法,除非有传闻中的百创复原丹,可是这样的五品丹药眼下根本无法短时间内就可以找到,五品丹药师更是难寻,何况还是在这索玛城中,就更是难上加难了。”其中一名丹药师回答着女子的问话,神色之间显得有些内疚。

    “诸位,可否容林枫看一看?”站在众人后的林枫见此况也不好再待着不动了,遂出声说道。众人纷纷回过头来,刹那间脸上表异彩纷呈,惊讶者有之,好笑者有之,不屑一顾者有之,当然鄙夷者也有之。

    “这位是……?”姬家大小姐一看竟是个如此年幼的少年,非常好奇这少年怎么会在这里。

    “大小姐,这位是索玛城林家的小公子林枫,是老朽带他进来的。”姬大掌柜躬向女子解释道,然后便转过,“林小公子,这位是我们姬家大小姐姬冰燕,前几才到这索玛城中,故不认得您,榻上的是姬家六爷。”

    “你就是那个废……”姬冰燕惊讶的直脱口而出,一下反应过来,赶紧捂上小嘴,“对不起,姬冰燕不是故意……”

    林枫看着姬冰燕捂嘴的样子,倒觉得商人特有的精明之中多了些这个年纪的少女该有憨之感,心下也并不多在意,摆了摆手,自嘲道,“姬小姐无需道歉,林枫的废材之名,早已算的上是名声在外了,索玛城中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只是不知道我这样算不算的上是一种另类的‘如雷贯耳’了。”

    姬冰燕听完不由抬眼看了看面前这个少年,倒是觉得此时的林枫竟然有一种幽默风趣的意味,可是一个十二岁的孩子,又如何能与幽默风趣挂上钩,一念及此,更觉得有些怪异起来。倏尔,想起榻上的六叔,顿时收敛起心神。

    “姬小姐,可否容我看一看六爷的伤势,我虽是个出了名的废材,可也还略懂些医理之术。所谓久病成医大概就是指我这样的了吧。”

    ————————————————————————————

    叮咚又要厚着脸皮要推荐,要票了。各位大大能不能很威武的甩下两票呢?叮咚拜谢!

重要声明:小说《战破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