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愁肠百结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岁月叮咚 书名:战破魂
    没多久,一条矫健无比的影窜起,直往城外飞掠而去,战元力境界只怕已在五级战魄左右的级别了,在林家所在的这索玛城已经是个数一数二的强者了。可是如果这是一个才三十出头的女人的实力呢?那很多人怕是要惊讶掉下巴了吧。

    林家豪站在窗口看着飞跃出去的影,一抹温柔的笑容浮现了上来。整个索玛城包括林氏家族内,有几人知道林家豪的妻子拥有这等战元力修为,如今却甘心的做他默默无名的林家豪的妻子,做一个小家族的贤妻良母。

    而此时的林枫,正盘坐在上。冥神静气。过了半晌,缓缓睁开眼来。前世的林枫就一直是如此,睡前总是要修习一遍张少华教给他的心法,虽然说那时候无法修炼出内力,可是对加强经脉韧还是非常有作用的,所以林枫也从来没有间断过。

    “轮回心诀果然也不能冲破闭塞的经脉,看来真的要用那个办法了。那时候张伯的经脉严重受创,那么重的伤也能治好,这次也一定行的。可是我自己一个人办不到啊,背后的**位根本没有办法接触,可是这里的丹药师能用金针渡**吗?”林枫心里直犯嘀咕,小小的眉头纠结在了一起。

    林枫嘟哝了一句,“算了,明天出去打听下好了,可是没有钱怎么办?”很多问题摆在面前,心绪不由烦乱了起来。一时想破了脑袋也没想出什么好的办法来,有些沮丧便躺了下来。体本就已经很劳累了,精神也有些疲惫,很快就沉沉的进入梦乡。

    林家豪还站在窗前,端着茶杯望着远处墨黑一片的山林,茶杯里的茶早已经凉透。忽然,林家豪那温柔的笑容再次出现在了嘴角,远处一条黑影正疾掠而来,隐隐可以看出那曼妙的姿来。

    黑影穿过窗户,落地无声,掀开斗篷,露出一张艳丽的容颜来,正是龙碧秀。

    “碧秀,见到了吗?怎么说?”林家豪帮妻子摘下斗篷,问道。

    “嗯,刚好他从帝都延嘉皇城回来。他会想办法劝阻枫儿。对了,他说算上这次你已经欠了他三顿酒了,问你什么时候还上。”龙碧秀看着丈夫说道,心里也不由好笑起来。

    “呃……他怎么记得这么清楚?”林家豪一阵愕然,摸了摸鼻子,白眼直翻,“好了,碧秀。早些睡吧。”

    ……

    “天都这么亮了?”美美的睡了一觉的林枫,伸了伸腰,打了个哈欠,走到窗前,看着东方已经泛起了一层鱼肚白,揉了揉眼睛,嘟哝了一句。

    趴到下,拉出一个木制的箱子来。取出一对甚为沉重的绑腿,绑在了腿上。顿时腿上就传来一阵拉扯之力。每天坚持这样的炼体,不到十二岁的林枫比同龄的孩子具备了更强的爆发力和体能,虽说无法修炼战元力来炼体,可是林枫幼小的体并不比任何孩子差。

    穿上鞋子,走到院中。龙碧秀已经准备好了早餐,林家豪也已经洗漱完毕,正盘腿坐着在修炼。一层如雾状的战气正萦绕在林家豪周,从头到脚锤炼着体。林枫还是第一次见到过战魂师的修炼,看向父亲的眼神中满是羡慕。

    “臭小子,怎么起这么早?”林家豪收起战元力,周萦绕的战气也瞬间消失无踪。看着儿子眼睛中那种充满羡慕的眼神,林家豪突然有种犯罪的感觉。

    “父亲,枫儿明白。有些东西逃避是没有用的,枫儿会努力。没事。父亲,吃早餐了”林枫淡淡的说道。看着林家豪有些懊恼的神,林枫明白父亲在想什么。淡淡的语气里却充满着安慰和对自己的信心。

    “臭小子,这么深奥的道理都能明白吗?我林家豪的儿子没有战元力又如何,这份心智普通人可能拥有吗?”林家豪心里暗暗得意,拍了拍林枫的脑袋,开心的说道,“走了,臭小子。吃早餐了。”

    正站在院子门口的龙碧秀,双目隐隐泛着泪花,看到儿子如此的乖巧懂事,龙碧秀心里也满是自豪和快慰,“快点,早餐都快凉了。爷俩说什么呢?”

    三人围着桌子,吃着龙碧秀做的美味早餐,心非常舒畅。连小天都感觉到了林枫的绪,一个劲的缠着林枫要陪它聊天。小家伙在天心玉内上蹿下跳,倒是玩的不亦乐乎。

    “父亲,娘亲。我出去了。”吃过了早餐,林枫陪着父母说了会话,朝阳早就升起老高了。跟父母打了个招呼,迈着有些沉重的双腿就出门去了。

    出了城,林枫一路往昨天那处山泉走去。朝阳下,一路风景颇为迷人,点点露珠挂在树叶和小草梢头,眼光透过去,更是显的晶莹剔透,异常美丽。几只小鸟从树林间飞过,啾啾之声,份外悦耳。

    碧绿的山野,雾气缭绕在林间,远处风景若隐若现,犹如一幅浓墨重彩的水彩风景画,而这一切都让这索玛城外充满着蓬勃的朝气。

    来到山泉边,脱下衣物,跳进山泉池中,丝丝凉意顿时侵袭而来。秋后的池水毕竟已经有些冰凉。不过这对林枫来说并没什么,游到从山顶冲泄下来的小瀑布中,盘坐在一块凸出的巨石上,任由这瀑布冲刷着自己还显得有些幼小的体。

    瀑布虽小,可是山势颇有些高,这冲刷下来的力道并不小。很难让人相信这是一个才不到十二岁的孩子可以承受的力量,何况如此的锻炼,已经坚持了四年,无论冬夏,风雨不断,这是何等样的毅力。

    整整两个时辰,林枫从瀑布中走了出来,游上岸边,穿上衣服。依旧是那块大石,林枫坐了下来。看了看天色,已经快要到中午了。从怀里掏出两块用纸包着馅饼,就着泉水吃了起来。这是林枫走的时候从餐桌上带来的,这就是林枫为自己准备的午餐。

    边吃边想着该去哪找个丹药师,毕竟有些实力的丹药师在整个帝国都不多,何况在这索玛城中呢,要找个实力不错的丹药师就更难了。实力一般的,林枫也不敢找,万一失败,那结果可就难料了,好不容易有这样一个家,可赌不起。

    想的有些头疼了,林枫狠狠的把手上剩下的馅饼一下塞进嘴巴里,灌了口山泉水,咽了下去。小小的眉头又纠结在了一起,狠狠的嘟哝了一句,“看来必须找父亲帮忙了,要是不帮我就磨到他帮。”

    “林枫。”后一个声音传来,林枫回过头,一个看上去约莫六十多岁的老人正站在林枫后的不远处,正看着林枫,轻轻笑着。这个老人林枫一点都不陌生,老人就住在这山上,经常会陪林枫说说话。

    “腾老。”林枫喊到,朝着老人挥了挥手。林枫一直就是这么称呼这位老人,感觉很亲切。老人知道林枫无法修炼战元力,却经常陪着林枫天南海北的闲聊,两人也甚是投缘。

    “怎么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还在为经脉的问题苦恼?”老人走过来,在林枫的边坐下,看着林枫那纠结在一起还没舒展的眉头,不由问道。

    “嗯,想到了一个办法,可是却不知道怎么去办到。”林枫漫无目的的看着前方,幽幽的说出了自己的困惑,这么一个头疼的问题的确让他有些茫然。昨天以为自己可以实现的梦想,今天却困在了一个难点上。

    “哦,那不如跟我说说,有个人听总比闷在心里好受吧。来,给老夫说说看,是什么办法。”腾老看着坐在边的林枫,恍惚中有种不真实的感觉,林枫眼中的神色竟然有一种沧桑的意味,少年老成到这样的程度?

    “嗯。我想到了一个可以疏通开自己闭塞的经脉的办法,可是却找不到一个有实力的丹药师帮助我,因为我无法对背后的**位使用金针。”林枫继续说着,腾老说的没错,有个人听着自己的苦闷,的确是件很让人舒心的事。

    “金针?**位?你的意思是说用金针刺激**位,再从**位渡入战元力冲开闭塞的经脉?”腾老看着林枫,一脸惊讶的说道。双手已经不由得抓住了林枫的肩膀,神色间很有些激动。

    “基本上是这样了。可是战元力太霸道了些,我可以用**位之间的呼应引出气流来疏开闭塞的经脉,再用一些药物来培元固本,强健才冲开的经脉。可是,腾老。我背后的**位够不着啊。”林枫也没去在意自己的肩膀被腾老抓的越来越紧,依旧纠结着眉头的解释着自己的想法。

    “林枫,这是你自己想出来的办法吗?你怎么会懂得这么高深的医理?这些东西就是在这片大陆上一些比较出名的丹药师都无法想到啊。”腾老喃喃的问道,神色间已经是惊讶的无以复加了。

重要声明:小说《战破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