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莫欺少年穷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岁月叮咚 书名:战破魂
    “主人,小天太讨厌这些人了。小天有办法帮你,小天懂些战技,你彻底的放松体,不要抗拒,小天就可以借用主人的体。只是,小天的魂力穿越位面乱流的时候消耗的太多,时间恐怕不会坚持太长。”

    “小天,你……你真的可以做到吗?可是我没有内力根基。”林枫一想到这,刚刚的一点希望就破灭了。

    “主人,没有战元力也可以发挥战技的,只是效果差很多,不过对付这些人,小天有足够的把握。”

    “战元力?战技?”,小天说的东西总是那么匪夷所思,听的林枫一头雾水,暗自嘀咕。可也来不及细想,有这样的机会,无论是真是假,林枫都不会拒绝让小天占用他的体。只要能帮上忙就好,哪怕只是能帮一点。

    缓解下自己的绪,让自己彻底的放松下来。

    突然,感觉到灵魂深处一阵震颤,一下子多了些东西,接着林枫就失去了自己的意识,如陷入了混沌一般。

    “让我过去。”林枫对护住自己的几个人说道。

    “你过去不是送死吗?在这里没人可以随意伤你,我答应过张少华就要做到。”陈氏长老陈胜拉住林枫,沉声说道。

    “谢谢,让我过去。”林枫再次说了一遍,说完竟然挣脱开去,缓步走向战圈。

    “这小子,虽是没有内力修为。蛮力却是不小。不过这子,我喜欢。”陈胜看着走去的林枫那略显单薄的背影,微微有些诧异。

    “张伯,林枫陪你一起战!”此刻的林枫虽然是小天在主导灵魂思想,可是小天对张少华却是非常有好感,此时的林枫浑血上涌,双目之中竟然泛出一片赤红。

    “小枫,你来干嘛。呃……”看到踏进了战圈的林枫,张少华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心里除了担心焦急,还有点感动。分神之间,却是被击中了一下,闷哼一声。

    围攻的人怎么会在意踏进战圈中那个找死来的废材少年,看到张少华分神被击,顿觉机会来临,攻击猛然间加剧了不少,意一举将张少华擒下,那绝学轮回三式似乎正对着他们拼命招手,惑着他们体各处的神经。

    一时间,掌影纵横,拳影交加,战圈中充斥着内力劲气,强大的攻击瞬间袭至。

    张少华要挡下这一击,很难。战圈外的人心也是不由悬了起来。

    可是接下来的事让所有人几乎都忘记了呼吸。

    “咔嚓……咔嚓”连续的几声骨骼断裂的声音,却没有一下是从张少华上发出来的。场上却是瞬间躺下六人,无一例外的抱着自己的左腿膝盖,嚎叫不绝。

    一个飘忽无定的影,在人群中穿梭不已,舞起拳影重重,足有狂风暴雨倾泻之势。人影过处又是几人躺了下来,同样的抱着膝盖,阵阵哀嚎。

    林枫!正是林枫!那个废材少年!

    踏着诡异之极的步法,看似毫无章法,却又妙至毫巅。

    “嘭。”一声拳交击声传来。

    王家家主王博年捂着鼻子,满脸痛苦而又震惊的神色,那如鬼魅一般飘忽的影甚至让他有了些许恐惧,捂着鼻子的手上,滴滴鲜血落下。

    原本哄闹的场面,瞬间安静下来,落针可闻。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场中那个已经收拳退后,挡在张少华前的废材少年。

    “这,这就是闵家那个人人口中的废材?双臂绝脉的废物?那么地上的那些所谓的高手算什么?闵王两家家族高手算什么?在场这些人都算什么?”所有人都是想着同一个问题,一种啼笑皆非的感觉充斥心头,久久盘旋不去。

    闵家众人的表更是精彩。满是错愕、惊恐和无法置信!是梦境吗?绝对不是!可是为什么一个废材竟然如此的强悍?拥有超绝的医术还罢了,一个不能修炼内劲的废物还拥有这么强绝的武力?

    “如此诡异玄妙的步法,毫无破绽,闻所未闻。那招式更是让人难以捉摸,避无可避。这是真的吗?”陈氏长老瞪着双眼直直的看着场中那个傲绝的影,轻声问着旁一位老者。一个废材拥有如此手段,犹如天翻地覆般的错觉汹涌袭来。

    “陈老弟。我又何尝不是百思不得其解。我现在还在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或者还是在梦境里,听刚才那张老弟话中的意思,此子还拥有一手强绝的医术。这是废材?真是瞎了他闵家人的狗眼。”老者也是双目定定的看着场中,脸上的表何止是震撼!

    “听说当年此子被带来闵家后,因为双臂绝脉而受尽凌辱。如今却是这等强绝的表现。一天之内闵家失去两位这样的‘废人’,今天的闵家一族只怕已经是痛苦不堪了吧。多行不义,报应不爽,古人当真诚不欺我!”

    的确,正如陈胜所说,闵家一族的痛苦,已经很难用言语来表达。原本那卑鄙的算盘打的的确不错,眼看着快要到手的收获,却被这样一种方式击的粉碎。废材?这就是闵家一度认为的废材?华丽丽的耳光扇的闵家族人眼冒金星,昏天暗地。

    卑劣的手段肯定已是让在场的武林同道鄙夷不屑了,原本以为可以轻松到手的绝技也没了,偷鸡不成蚀把米的滋味当真很不好受。闵家一族老小,怔怔的看着傲然站立着的林枫,张大着嘴巴,却没有办法能说出一句话。

    “张伯,我们走吧。”林枫轻声的说了句,此时的小天因为灵魂力量的消耗已经退出了自己的体,再出点意外,那林枫就真没有办法了。

    张少华看着林枫,张开口却有些说不出话来,“小枫,你……怎么会?”原本已准备拼死一搏,却被林枫挡了下来。一个双臂绝脉的习武废材,竟然拥有这么超绝的武力,张少华到现在还是没能回过神来。

    “边走边说吧。这个地方多待下去,不觉得有些太无聊吗,对吗?张伯。”林枫走回去,提起自己的行李箱,对着陈胜等人施了一礼,“谢谢各位,承蒙各位照顾。”

    说完,转和张少华举步向门卫处走去。

    “好,我们也走了。各位,陈氏一门就此告辞。张兄弟,找个地方喝上一杯。”陈胜抱了抱拳。紧跟上去。

    “林枫,站住。”又是那位亲的姑妈,只是见林枫就要离开,急之下,语气竟然是一贯的冰冷强势。旋即反应过来,脸上立刻攀上罕见的慈,带着哀伤的眼神,哭着说道,“小枫,别走。在这里帮帮姑妈。好吗?”

    这样的一个声并茂的表演却让陈胜等一众武林大豪失笑不已,连连摇头,真是没有最无耻,只有更无耻。林枫还是废材的时候这位姑妈在哪里?刚才激战的时候这位姑妈又去了哪里?闵家厚颜无耻不折手段的程度倒让大家饱了眼福,也算是今天没有白来了。

    可是利益当前,对这位亲的姑妈来说,别的都不重要。她需要得到她想要的东西,就如当年要得到林家家产一样。亲是她现在唯一的本钱,怎么能轻易放弃。

    “小枫,留下吧,帮帮姑妈。这是姑妈当年为你保存着的林家财产。”说完迅速掏出了一张支票,短短的时间准备好这些道具,也真是难为她了,如此的演技,不去做个演员还真是有点浪费人才的意思。

    “是啊,小枫弟弟。闵家这么些年来一直都没有亏待过你,在这里闵家也能更好的照顾你,我们也能对得起死去的舅舅了。何必急着要离开呢。”刚才趾高气扬的闵家大小姐,此刻居然也是笑意密布,很有她母亲的风范,称呼也从废材瞬间升级到了小枫弟弟。

    “我如果不留,是不是还准备用强呢?看在父母份上,我已经手下留。无需多言,我只是个废材,没资格做这闵家座上宾。”正在门卫室门口站着等张少华的林枫,撇过头来,冷冷的看了眼慈的姑妈和突然异常懂事的表姐。

    人的丑陋,竟然能发挥到如此的深度。林枫也觉得好笑,真不知道在她们眼里,这个世界是什么样的存在,为了些利益,可以什么都不顾,极尽无耻之能事。

    看着闵家众人那脸上丑陋的表,拙劣的表演,林枫实在没有心再待下去,哪怕一分钟。看到张伯提着行李出来,就赶紧催促着离开,不是怕自己心志不坚,是怕自己再多待一分钟,会吐。

    “小枫……!不要姑妈了吗?”凄厉的呼喊在林枫的背后响起,这声音用的确是相当浓厚。可惜用心之耻,却是其心可诛。

    若是不知的人,看到的就是一出人间悲剧,一个感人至极的分别场面。可是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剧的背后是另外一番景象,现在只是在上演着一出人世丑恶贪婪的闹剧。

    闵家老太爷也是觉得这些女人的表演太过了,这个脸他再也丢不起了,转回了庄园的大厅。今天一天发生的事,只怕是会盘绕着他的余生了吧,苦水自饮,人一下子苍老了更多。

    “老张,林……小枫。你们慢走,有空回来看看。”原本一脸鄙夷神的保安黄忠,现在却换上了一脸笑容,只是这笑容里还藏着些不解,不解这世界为何变化的这么快。

    张少华回头瞥了一眼经常和自己一起值班的门卫保安,淡淡说道,“黄忠,曾记得我对你说过,莫欺少年穷!”说完,张少华转追上林枫,走出了庄园。

    林枫、张少华、陈胜等人很快就离开了,闵家的聚会也在这个闹剧中草草收场,最终却是一无所得,老天如有眼,只怕也在嘲笑着这么一个结局吧。

    欺山欺水,莫欺少年穷!人在做,天在看。做人真的不能太决绝,得到了一时的利益,失去的却是自己永远都意想不到的东西,甚至失去的会是一切。可是有多少人理解这些懂得这些?失去的时候才明白自己原来是多么的无知。

    人生如梦,短暂百年。做人但求无愧于心。

重要声明:小说《战破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