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性感少女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艾疯 书名:都市未解之谜
    老头写完以后沉没了一会儿,又对刘飞道:“把你的手伸过来”。

    刘飞老实的伸了过去,老头握住刘飞的左手,仔细的看起来,约莫两分钟以后,老头又要求刘飞把右手也给他看,老头看完双手。嘴里轻轻的念叨:“不应该啊,怎么会这样?”

    董洪波听老头嘴里念叨不应该,立即问道:“老大爷,我朋友好像是被什么东西给缠上了”。

    老头这才抬头对刘飞道:“我一看就知道你被鬼缠,但是我刚刚看了你的八字和手相,像你这样的人,本没有什么鬼怪敢来招惹,为什么你会被鬼缠上?”

    刘飞一听立即问道:“我的命怎么样?”

    老头慢慢的回答道:“从你的八字来看,你属于极阳之人,六月六生人,一般阳气十分的重,你的五行缺金缺火,但是你是强水少木,世间万物都不离水,水是根本之源,而且水主智,你的命是非常的强硬。再者,我看了你的手相,你双手皆为断掌,断掌之人煞气都很重,像你这样克死魂之物的人,居然有鬼能缠,这实在是不可理解之事”。

    老头又道:“你快把你遇鬼的经历告诉我,这女鬼既然敢来招惹你,我估计这女鬼应该极其的强悍,稍微不甚你的命堪忧”。

    刘飞一听和命相关,那还敢怠慢立即一五一十的将自己做梦的事说了出来,老头听完沉默一会道:“你这事难解”。

    懂洪波立即又问道:“是不是,我们那房子的问题”。

    “不是你们房子的问题,如果是你们房子的问题,他做梦的地方就应该在你们房子内,还有我看此女鬼也根本伤不了他,三次掐脖都未能将他掐死,即使不掐死他也应该重病一场,或者精神错乱,做出一些过极行为比如:自杀,自残等自己伤害自己的事,但是他现在一点事也没有。”老头慢慢的回答道。

    刘飞一听这女鬼伤不了自己,心中一块大石顿时落地,老头又继续道:“她虽然现在暂时伤不了你,但是你的鸿运将逐渐消退。以后你做什么什么不顺,干什么什么不成,邪物缠你再好的鸿运也会被赶走,还有滴水石穿,如果时间长了我估计你也就危险了”。

    刘飞连忙问道:“有什么破解之法?我从昨天开始就霉运灌头,工作就极其不顺,你有什么避邪的灵付卖给我,我卖”。

    老头摇头道:“解铃还需系铃人,我估计你和这女鬼有很大渊源,从你讲的梦我推测,这女鬼并没时时在你边,而是她召唤你,你晚上灵魂出壳回到了自己的老家。”

    “什么?他灵魂出壳晚上跑回老家?”董洪波不相信的问道。

    “就是这点我也想不明白,一个鬼魂居然能召唤一个生人的灵魂,招魂这只有道家和佛门才会的法术,不过我只是推测,也不能肯定”老头回答道。

    老头继续说道:“如果真是他招魂,那么你上戴什么灵符法宝也没用,因为她根本就不在你边,是你自己去找的她,灵付法宝都是实物,只能放在你的上,你的灵魂是带不走的,既然带不走当然对他就无效”。

    刘飞急道:“难道我就没救了?”

    老者见刘飞一脸的紧张立即笑道:“当然有救,现在有两种方法,鬼缠上人无非就两个况,一个就是因为钱财,二个就是仇怨。所以,第一种方法就是你最好回老家给她多烧点纸钱,希望她以后别来缠你。第二种方法就是化解你们之间的仇怨,如果实在化解不了就请人除掉她”。

    老头又道:“今天是农历六月二十,我希望你最好在七月十五人前,把这事处理好。七月十五是一年一度气最重的一天,如果这天她还来找你,你还能不能抗过就难说了”。老头说完就收起草纸和水笔以及小凳上的旧书。

    刘飞立即掏出一百元钱给老者,老头却笑着说道:“给一元钱就行了,我为人看相本就不是为了钱,我儿子都一公司老总,不过看相算命本就是折福之事,我每天只为一人看相,我就只收一元作为善金”。

    刘飞又掏出一元钱递给老头,老头收起钱起离开。董洪波立即道:“结下来你准备怎么办?”

    “回家睡觉”

    成绵高速公路上一辆长运大巴,正飞速奔驰。在大巴车倒数第二排右边座一个约莫二十多岁,长相一般,但右鼻间有个明显红疤的青年正把头靠在窗边呼呼大睡。这年轻人不是别人,正是玩了一晚上游戏的刘飞,现在夜晚对刘飞来说是很痛苦的,因为只要晚上他一闭了眼就会被那不知名的无眼女子找上。好在大学玩通宵游戏时已经练就了一“黑白颠倒”的本领,他现在就如老鼠一般,白天睡觉晚上出来游

    不过,他现在并不知道他旁边坐了一位有着典型非主流发型,穿着白色吊带杉和迷你短裙的少女,短裙下露出那双洁白千细的长腿,从很远处就可以看出这少女穿的是黑色内衣,更何况刘飞就坐在这少女的旁边,那将看得是倍加清晰,如果他现在醒来,他一定会后悔死因为睡觉浪费了和少女聊天的机会。这少女也一直没有理会刘飞,因为她现在正拿着手机,一脸笑容的在聊天。

    高速公路本应该是直的,但是成绵高速路偏偏有几个湾,大巴车的速度很快,在拐弯处刘飞本靠在窗边的脑袋,一下栽到了少女的怀里。少女立即用两根手指拉着刘飞的耳朵,把他头拉到前大声道:“大叔,你坐好点嘛,坐车你还睡什么觉嘛”。

    刘飞被少女这一扯顿时醒了过来,他慢慢的把体坐正,用睡茫茫的眼睛看了少女一眼,又准备靠到窗边睡觉。突然他用双手揉了揉眼睛,看了看旁边的少女嘴里失声道:“哇靠,美女”。好在车上的乘客不算了多,并没有引起体乘客的注意。

重要声明:小说《都市未解之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