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噩梦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艾疯 书名:都市未解之谜
    黑夜,没有一丝光明,万籁俱寂。www.

    在一个乡间老屋前,刘飞在墙壁前不停的摸索着,他非常的慌张,可以感觉到他全都在发抖,上的汗水已经打湿他的上衣,他自己都可以听见自己的心跳声。他拼命的摸索,终于他摸到一跟细细的长绳,摸到绳子的一瞬间,他心跳骤然加速,明显可以感觉出他抓住这跟细绳的兴奋。黑暗需要光明,这跟细绳正是这老屋的路灯拉线开关,现在这细绳犹如一跟救命灯草,他用力的一拉。

    只听见“啪”的一声,响彻整个夜晚,但是路灯并没有想象的那样,光芒照人。夜,还是漆黑一片。刘飞突然感觉有个东西慢慢的向他靠近,黑夜,连自己的手指都看不见,何况是靠近自己的东西。刘飞急了,他现在把所以希望都寄托在这路灯,他用力连续的拉了五六次这根救命灯草,但是,只听见长绳上边的开关连续的“啪啪”响声,灯却没有一丝变化。

    他感觉那东西离自己越来越近,刘飞的汗水也不停的往外流,他的手抖的越来越厉害,最后他用尽全力的一拉。他的希望破灭了,他全一阵冰凉,他手里多出一根拉断的细绳,他完全愣在那里,他绝望了。

    那看不见的东西离他已经很近很近,他甚至可以感觉出那东西正要伸出手来抓他,刘飞不敢停留,当看不见的东西快要接近他时,他拼命的往外跑。刚刚跑出老屋外边的台阶,脚下一空,直接被摔出几米远,感觉自己鞋里出现了粘稠装的东西,两只手掌一阵火辣疼痛。此时,他也顾不得疼痛,爬起来继续往前跑。

    在离老屋三十米外有一个土墙房子,刘飞跑到土墙房子木门前,用力挥打木门道:“秦雪、二娃快开门,有鬼追我”。但是里边一点动静也没有,他没有放弃仍然继续敲打房门。

    终于,木门内有一丝灯光出。门开了,刘飞直接冲进屋内,闭上双眼摊到在地,在地上躺了大约一分钟,他突然感觉有点不对。秦雪、二娃怎么一直都没有说话,他慢慢在睁开双眼,环顾了屋内四周,屋内一个人也没有,只有一个小电灯炮发出微弱的暗红色光芒,而且这灯光忽明忽暗,好象一不小心就要灭掉。他立即叫道:“秦雪、二娃”,但是一点回应也没有了。

    刚刚松弛下来的心,又开始加速跳动起来,他一古溜的爬了起来,看见门已经紧闭。刘飞心里开始发麻,他不敢在这屋停留,立即冲向木门。但是,不管他怎么用力,那木门始终纹丝不动。

    突然,他感觉一直追他的东西出现在他背后,现在门已打不开,他横下心往回一看,只见一个穿着清朝红色结婚礼服的中年妇女,正不带一丝表的盯着他,此妇女脸色刷白,没有一丝血色,头发也非常的凌乱。

    刘飞见此,头脑发黑两腿发软,就要栽倒在地。那中年妇女,立即伸出双手,在刘飞还未栽下时,就用双手卡住了他的脖子。刘飞被卡住脖子,立即又清醒过来,脖子处一阵冰凉,刘飞立即用双手,握住中年妇女是手臂,中年妇女的手臂也没有一丝温度。

    刘飞不停的往后退,中年妇女也不停往前走。最后,刘飞的背已经抵在了木门上,刘飞已经没有了退路,中年妇女却还继续向前走,慢慢的刘飞的双脚逐渐离地,他已经被中年妇女用双手举了起来。刘飞已经呼吸困难,但是他现在却能近距离的看清中年妇女的面目,特别是那双眼睛,中年妇女的眼睛由为恐怖,没有眼珠两眼就是两个黑色的窟窿,窟窿里还不断有血液流出。慢慢的,刘飞感觉呼吸困难,慢慢的逐渐昏了过去……

    成都,一座来了就不想离开的城市。

    城东,一个出租房内,一个青年男子睡在上,双手捂着大喊道:“放开我,放开我……”一个**着体的人推门进入青年男子的房间,他走到青年男子的边,打开头灯。见青年男子手捂部,两腿乱蹬,突然他将右手高举只听见“啪”一声,一巴掌狠狠的打在青年男子的脸上,青年男子顿时醒了过来。

    青年男子醒过来以后,旁边**体的人立即跑到门口坏笑道:“刘飞,这可是你说的,只要你以后做噩梦就打醒你,我可不是故意打你,这是为了满足你的要求”。

    刘飞摸了摸左脸道:“董洪波,你个王八蛋下手还真重,现在还火辣辣的”。

    懂洪波,高约一米七五,长发,长相一般,刘飞大学同学也是刘飞现在最铁的哥们,河南人。

    “喂,这可是你自己的要求,别怪我,自己想找打,我可是做好人成全你,你可得好好谢谢我。”董洪波站在门口,不敢靠进刘飞满脸坏笑道。

    “不过,这次真的要谢谢你把我打醒,刚刚那个梦太可怕了,我现在想起还一阵后怕,不过也奇怪,这么多年我可从来都没有做过噩梦,而这个月做这个噩梦已经两次了,而且两次做梦的内容都一模一样。”刘飞坐起道。

    “难道又是那个女人在卡你脖子?”董洪波走到边坐下道。

    “对,一模一样,只不过这一次比上一次更加清晰,上次我根本无法看清楚那女人的脸,这次我居然可以看出她没有眼珠。”

    “哈哈,我在想你小子上辈子是不是一个大坏蛋,欠了这女人的风流债,现在人家来找你还债了,我以前就经常教导你,做人要厚道,你娃就是不听,现在出问题了吧,那女人也是太过份了,两次了居然都没有掐死你,唉,遗憾啊。”董洪波满脸坏笑着洗刷刘飞。

    刘飞并没有理会懂洪波的调侃,要换着平时两人早就又都斗上嘴了,刘飞慢慢说道:“这事真他妈的邪门?”

    刘飞第一次做这噩梦就给董洪波讲过,董洪波根本就不相信,因为刘飞和董洪波两人经常开玩笑,还有上次刘飞也没多认真的说。但是,这次刘飞又说做了这梦,而且表也不是和他开玩笑的样子,董洪波马上关心的问道:“你真的两次做了这个怪梦?”

    “你看上的汗,像是在骗你吗?”刘飞搽了搽额头上的汗水道。

    “如果你真两次做这同样的梦,我估计真的有点蹊跷,说不定你真撞上鬼了。”懂洪波认真的回答道。

重要声明:小说《都市未解之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