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毕业聚餐(中)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尘凡 书名:蚁族
    “这肯定不是你家,这个我可以确定!”韩子墨故作严肃的说道。

    小妹扑哧笑了起来,有两小酒窝。韩子墨心里不由叹气:果然是个纯真MM,都这时候了,还能笑得出啊。

    韩子墨当然没心笑,毕竟谁在学位证泡汤,毕业证玄的时候还有心思笑,当然他小妹是不在此列的。作为报送北大研究生候选人之一的她,四年来就拿了一次二等奖学金的人来说,韩子墨觉得自己认的这个小妹就是老天特意来打击自己这个不学无术的人。

    “喂,我问你,你毕业后有什么打算?”

    “打算?”韩子墨歪着脖子说道:“这个想法我四岁玩泥巴的时候都有了。”

    “你又吹牛。”小妹不相信的说道。

    “其实我一直觉得我是上清华的料的,我那时想,我长大了肯定是科学家。小时候我做农活时,我就想,我要发明全自动的机器人,以后就不用做农活了。老家坡多,我就想,我要给自行车装上发动机。结果等我长大了,我上大学了,不过不是清华而是三流大学。机械化原来早都实现了,也有了电动车。于是我茫然了,我就想啊,以后我要农妇山泉有点田,做个闲云野农。你瞧现在农民多好,一年累死累活,还能存上万儿八千,比我们待业大军强多了。北京前不就不是有报道说,都有零薪就业的么?你说他们傻不傻?这社会养这么多傻子不浪费么?要不那些有钱人咋会把钱不当钞票呢?”

    “我听见你满腹的怨气,你是对这社会不满么?”

    “NONO,我可是人民的主人,我怎么会有不满。我只是小小同了下那些有钱人,你说他们眼里我们这些穷人多找人碍眼啊!穷人多作怪不是?”

    “世如霜,你不是喜欢古龙么?这句话你应该记得啊。”小妹有点不知所谓的叹气。

    “问题是人民的公仆太公仆了,如你我这样的小老百姓如何当家作主?”韩子墨有点气急的反问。

    “你管好自己了么?”小妹忽然生气的来了句。

    “我……”韩子墨没了语言,是,他自己从来就没有管好自己,但是师兄们很多品学皆优的也不每月为了可怜的1200而拼命挣扎。住最廉价的廉租房,还是合租。吃5元的盒饭,不敢抽烟,不敢喝酒。不敢结婚,甚至不敢恋。如果这就是我们的现实。那么去TM的现实。

    小妹叹了口气:心里也有点气苦,本来自己来是要给他说一件四年来都在心中很久的秘密,可是这个呆头鹅却又做起了愤青。

    韩子墨转回思绪,说道:“小妹,你去北大定了没?”

    “被计划外了。”小妹装着不在意的说道。

    “主席去了?”韩子墨肯定的问。

    “嗯!”

    “看来主席花了不少哦?”韩子墨有点神经质的噱笑道。

    “应该不少吧,听说有近三万。”小妹有点黯然,随后带点讥讽的笑容说道:“学校为了安慰我,给我弄天津师范去了。”

    “哟,学校很厉害嘛,竟然把档次从三流提为准三流了,了不起!”韩子墨最后不知道说什么了,最后安慰:“主席虽然成绩没你好,好在那人也还不坏,这个社会就这样了,能怎么样啊?要不你去读,好歹也是研究生不是。还不用考试了。”

    “八台大轿抬我都不去。”小妹很抵触地说道。

    “算了,不说这个事了,你要考研?”

    “嗯,南开。”

    “有时,我不知道是该幸运还是自卑?”

    “什么?”

    “有你这样有上进心的小妹不知道是幸运还是自卑啊!”

    “你怎么不去死?”小妹给了韩子墨一记粉拳。韩子墨大声叫了声:“受内伤了。”人坡上笑语一片,或许明的忧愁可以放到后天去悲伤。

    小妹最终什么也没说,就这样与韩子墨分道扬镳。看着小妹的背影,韩子墨忽然觉得一阵悲伤,或许自己错过什么,可是即使不会错过,结局又会有多美好呢?韩子墨自嘲的笑了下。

    韩子墨回到宿舍时,几个牲口已经在那兴奋地聊着毕业晚餐应该怎么大块吃,大腕喝酒了。

    老三说:“狗的,老子都吃了一个月的方便面了,今天大学最后一餐,老子不吃天昏地暗就对不起我的肚皮。”

    老六比较矜持:“哥几个,晚上我们先把一桌包圆了,各自带女伴啊!”

    “你个B,有女朋友了不起啊!老子没有难道你让我蹲桌子下面吃。”老大大骂。

    “和谐,要和谐知道不?”老四蛋定的说道。

    “和谐你个乌龟!”老五把英语书当暗器给扔了出去。

    韩子墨大声叫了声:以帮B玩意都干啥子呢?不知道毕业在即应该流露点悲惨的绪吗?好歹这学校是我们的母校,难道不应该留下点悲伤的泪滴?”

    “你个老二,我刚吃的康师傅吐了,你赔我三块五!”老三拉着韩子墨一脸哀怨。

    韩子墨给这个标准宅男一脚,“死远点!”

    一帮子大四毕业生,都在各自屋子里闹翻天了,谁也不知道将来会怎么样,因为不可预料与不可琢磨。韩子墨躺在上,无端地想起了那个已经躺在别人怀抱里的所谓前女友。现实再次给韩子墨一个响亮的耳光,韩子墨觉得这个世界彻底疯狂了,自己这帮兄弟,明起便四散逃亡,或许可以预料几年后,各自音信渐稀,最后归于寂灭!不断上路,不断结识,然后不断遗忘,彼此渐冷漠!提前死亡,友渐消亡。终究这个这回让感无处可逃。韩子墨忽然间悲伤得无法自溢。

    西北的八点半,彩霞还有余光。一群像是监狱里放出来的难兄难弟,还有花枝招展的姑娘,都涌向那个传说中的大饭店。每人脸上都好像在吃大户,尽管这钱其实全是自己的爹妈掏的,但是学校拿钱,总是感觉在吃大户,中国老百姓就是怎么善良,显然这善良是可以遗传的,为后代的我们继承与发扬了这种精神。阿Q随处可见,国人很善良,所以羊都被狼吃了。

    晚餐开始永远都是领导讲话,一大堆我以你们自豪,以你们骄傲,很开心作为你们的老实很荣幸……云云。韩子墨与兄弟们闷头大吃。其间杯盏换响,灯光摇曳。领导大概也觉得值此大吃之际,讲些这样的话是自己找不自在,还影响自己的食,实在是很不明智的想法。

    于是有关领导堪称四年来最简短的发言就无疾而终,各个大腹便便的领导们也展开了抢食大战,韩子墨不止一次的恶意猜测:这些领导们,大概从来都不会放过一次白吃的机会,就连这样上不得台面的聚餐都不会放过,领导之所以是领导,区别在此。

重要声明:小说《蚁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