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6 奶爸薄子衿

    宁宁拉着妈妈的手,跟安瑾阳挥手告别,得知今晚跟爸爸在一起,她心里还是很高兴的,家里自从没有爷爷(奶nǎi)(奶nǎi)在,爸爸是最宠她的人。

    病房的门关上,宁宁抬头对着苏青青,脸上挂着开心的笑容,满怀期待的问:“爸爸待会要来么?”

    “是的,宝贝,爸爸说今天晚上他带你回家,你要乖乖的早点睡知道么,等过几天安安出院,你就可以跟我一起回里约小镇了。”

    苏青青点点头对女儿解释。

    两人正说着,安安的声音从里面的屋子传来:“妈妈!”

    “安安?”苏青青听到声音,拉着宁宁走进里屋,看到病(床chuáng)上孩子,她又问:“睡得好么?”

    “妈妈,我怎么又睡着了,我记得跟邓阿姨在房间里画画呢!”安安疑惑,总觉的哪里不对劲。

    苏青青走上前搂着儿子,轻拍他的脑袋:“傻瓜,邓阿姨是帮你恢复健康的,治疗的时候需要你睡着,所以你是睡着回来的啊!”

    “妈妈,我生的病,能治好么?”安安抬起脑袋,看着苏青青天真的问。

    苏青青点点头:“只要安安配合,就一定能治好,安安一定能健康快乐的长大!”

    平时成熟的小大人,在这些天里突然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没有那么沉默寡言,总是有很多话要说。

    这是苏青青乐见的。

    只是苏青青看出安安的不安,她总是患得患失的样子,生怕大人们会离开他,就像方才,刚刚醒来就对这个空无一人的房子里大喊妈妈。

    他迫切的想要知道母亲没有离开他。

    按照邓教授说的,就是安安在这段治疗期间,很没有安全感,所以需要有人时时刻刻陪着,减轻他的不安。

    宁宁拉着安安的手:“你还疼不疼?”

    “不疼了!”安安看着手臂上裹着的纱布摇摇头。

    她坐在(床chuáng)边,低下头轻轻吹着纱布裹着的地方:“我给你呼呼,呼呼就不疼了。”

    苏青青看这一案双儿女相亲相(爱ài)的样子,嘴角上扬,心生安慰。

    薄子衿从公司离开,直接驱车直接回到海澜园,提着李婶给煲的汤,带着王婶来到医院。

    边走边嘱咐王婶:“青青最近一直很忙,她(身shēn)体不好你也知道,安安(身shēn)边要有人陪着,这今天你就在医院帮忙看着,等他们出院再说!”

    “好的,先生。”

    王婶没有想到薄子衿会高薪再把她请回来,这一家人的事(情qíng),她也是一路看过来的,虽然在薄家没做几天,可是薄家人对她还是蛮好的。

    所以她没有拒绝薄子衿的聘请。

    两人说着,便来到病房。

    宁宁跟安安看到王婶,顿时惊诧,连忙喊着:“王(奶nǎi)(奶nǎi),你怎么来了?”

    “安安宁宁,你们好啊,王(奶nǎi)(奶nǎi)想你们了,舍不得你们所以就来照顾你们,好不好?”王婶是个胖乎乎的中年妇女,笑起来也特别的和蔼。

    两个小家伙点点头,开心的回应:“好!”

    说着,王婶便走到苏青青的跟前,恭敬的招呼:“夫人,您晚饭还没吃吧,我帮你照顾他们,饭菜在外面的桌上,您先去吃点吧。”

    苏青青侧过(身shēn)子,看一眼薄子衿,她温笑点点头,对一旁的男人示意,两人走出去。

    王婶一直是照顾傅家二老的保姆,跟李婶一起招进来的。

    现在三位长辈都不在了,可是薄子衿却把王婶找来。

    走到外面的客厅,苏青青疑惑的问道:“你怎么把王婶有请回来了?”

    薄子衿坐到沙发上,将饭菜的保温盒盖子打开,一边回应:“她本来就是家里请的保姆,签的合同也是一年的,时间还没有到,合同也没有作废,前一段时间她离开,因为(身shēn)上有合同也没有找到别的工作,所以我就把她给招回来,熟人,用着方便!”

    苏青青没有反驳,顺势坐到沙发边上,沉默着吃晚饭。

    里面的孩子跟王婶的声音传来。

    就像薄子衿说的,安安跟宁宁都喜欢和蔼可亲的王婶,所以跟她聊的愉快。

    “王(奶nǎi)(奶nǎi),我告诉你哦,今晚我要单独跟爸爸一起睡,妈妈要在这里照顾安安,爸爸带我回去,哎呀,我好担心啊,爸爸都没有给我洗过头,他会不会吧水弄倒我的眼睛里。”

    王婶笑着:“没关心的,家里还有李(奶nǎi)(奶nǎi)呢,真是不想让爸爸帮你洗,就让李(奶nǎi)(奶nǎi)帮你,李(奶nǎi)(奶nǎi)是女生,爸爸可是男生呢,洗澡的时候可不能让爸爸看到!”

    “哎呀,我怎么办这么重要的事(情qíng)忘记了。”宁宁慌然大悟,说完之后整个人都蔫了,坐在安安的(床chuáng)边。

    只听安安声音温和,淡淡的回应:“谁让你尽想着要跟他在一起,还不如去兮烟妈妈家里呢,兮烟妈妈可以把你照顾的很好!”

    听这话,宁宁顿时不高兴起来,从病(床chuáng)上跳下去。

    生气的看着安安:“我看你就是喜欢早儿,所以连带着也喜欢兮烟妈妈,连爸爸都不要了,哼,我就不去兮烟妈妈那里,以后早儿来,我也不会让他见你的。”

    宁宁气呼呼的转(身shēn),一边走一边大声的刺激:“我以后都不要跟你玩,我去找小胖,他要是愿意做我哥哥,我就喊他哥哥,我再也不要你这个哥哥了!”

    这个兄控,简直无敌了,只要触及早儿,她立刻跳脚。

    安安嘴角直抽抽,在王婶的帮助下,他一下子从(床chuáng)上跳下去,拉住宁宁的手,挡在门口。

    看着满脸泪水的宁宁,他无奈的开口解释:“宁宁,你才是我最(爱ài)的妹妹,她们怎么能跟你比呢!”

    “真的?”

    宁宁收住泪水,一把盯着安安。

    “真,比真金还真!”

    听到安安无比认真的说出这句话,宁宁破涕为笑,伸手擦掉眼泪:“哈哈,我就知道,安安最喜欢的人是我,才不是连话都说不清楚的早儿!”

    晚上,宁宁抱着薄子衿的脖子,像个无尾熊挂在他的(身shēn)上。

    “爸爸,睡前要刷牙!”

    “爸爸,我的睡衣还没有换。”

    “爸爸,你不能偷看哦!”

    “爸爸,你给我洗脸,我要睡觉了,今晚继续讲灰姑凉的故事好不好?”

    李婶整完都听到宁宁一直喊爸爸。

    薄子衿希望自己当一个合格的爸爸,一整晚也没有让李婶帮忙。

    虽然有些地方做的不是那么尽善尽美,可是当他看到宁宁睡着,恬静的小脸就像童话故事里的睡美人一眼,钢铁之心也跟着化成绕指柔。

重要声明:小说《等你只为共春宵》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