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1 一起吃饭

    他有种不好的预感,放在心底,面色温和的拉了拉苏青青的手,只见她笑着:“就知道你也跟我一个想法,爸爸,好了,既然您已经决定了,今天就正式介绍我们认识吧。”

    葛天麟松一口气,点头轻笑:“我也是这么想的,这不就约她一起来妙芙吃饭么。”

    苏青青笑不忘调侃自己的父亲:“爸爸真厉害,瞒的密不透风,两年了才让我们知道,之前一点迹象都没有呢。”

    “哪像你们年轻人,子衿高调,结婚纪念(日rì),也能闹得全城轰动呢。”葛天麟也笑着说苏青青,她连忙转过(身shēn),对着开车的薄子衿:“子衿,你看爸,他笑话我们。”

    “呵呵,爸爸是替你高兴,找了这样的好老公,也替自己高兴,有这样的好女婿!”薄子衿脸不红气不喘的自夸起来。

    三人笑着一直到下车,苏青青眼角依然挂着笑容,薄子衿搂着她,同样温润如玉,笑的温柔。

    转(身shēn)的时候,陆晔瑾刚好下车,看到一家三口,这样甜蜜的笑容,微微怔住,这笑容像是有魔力一样让他浑(身shēn)如遭电击。

    包厢已经订好,长辈最早主位,苏青青坐在葛天麟的(身shēn)边,旁边坐着薄子衿,阿娟的旁边坐着陆晔瑾,一家人和和睦睦的样子,让阿娟打心眼里高兴。

    上桌的菜是两位长辈点的,荤素搭配的比较好,鱼汤上来,葛天麟便拿起勺子给女儿舀了一碗,转而又给阿娟送上一碗。

    薄子衿看陆晔瑾已经去卫生间十分钟都没有回来,他终于忍不住站起来。

    “我去一下卫生间。”

    来到包厢内的卫生间,陆晔瑾正站在洗手台的旁边,背对着镜子,依靠在洗手台上,若有所思的样子,抽闷烟。

    薄子衿走进来看到他如此模样,并没有多少(情qíng)绪,放水之后,来到洗手台,陆晔瑾移了移(身shēn)子,让他洗手。

    从他进来,一直到放水、洗手,把陆晔瑾当成空气。

    陆晔瑾终于还是忍不住:“薄子衿好像不高兴?”

    “没有……”

    “那就好,等到我妈跟葛总结婚,我们就是一家人了,苏青青就是我名义上的妹妹,而你就是我的——妹夫,薄总,你说是不是?”

    “嗯。”

    薄子衿眼神淡冷,听着他的话,按下洗手液,对着水龙头冲水,洗完之后,又拿纸擦手,一边平淡无波回应着陆晔瑾那(阴yīn)阳怪气的话儿。

    “呵呵,妹夫,不介意就好,走吧,他们等着我们商量结婚的事(情qíng)呢。”陆晔瑾嘴角上扬淡淡的说着。

    来到饭桌上,陆晔瑾毫无预兆的提出结婚事宜,阿娟一愣,看着儿子。

    只见他的眼神对上苏青青跟薄子衿,男人拉住苏青青放在桌子上的手,淡淡的开口:“我跟青青的婚礼也没有办过,既然这样,不如一起!”

    “啊,哪有父亲跟女儿一起办婚礼的,让人笑话。”

    苏青青连忙反对。

    “我觉得(挺tǐng)好,尤城谁不知道我葛天麟是单(身shēn),青青子衿你们本来就是夫妻,顶多也就是多举办一场婚礼而已,没人会说的。”

    “那就这样决定吧。”

    薄子衿听完葛天麟的话,拉住苏青青笑着开口。

    本来就欠她一场盛大而又隆重的婚礼,现在刚好乘着这个机会,把婚礼补回来。

    众人商量之后,满意的笑着,只有阿娟却低头怯懦的扯了扯葛天麟的衣角,小声的开口:“这样会不会太显眼了。”

    葛天麟笑着,轻轻的拍着她的手背,宽慰一笑:“没事的,放心吧”

    一顿饭敲定了婚礼,回到家,苏青青思来想去,觉的还是哪里有些不对劲。

    哄着两个孩子入眠,薄子衿抱着他们回到儿童房,主卧终于安静下来,她靠在(床chuáng)头,眼神直视前方,目无焦距。

    薄子衿来到房间便看到她这样呆滞的表(情qíng),上前坐到她的(身shēn)边,倾(身shēn)轻啄她的唇角:“怎么了?”

    “就是觉得有些意外,娟姨,跟我妈妈长的太像了。”

    “哦?”

    “衣柜里有个相册,你看看上面有我妈妈的照片,在看娟姨就知道我为什么这样说了!”

    薄子衿循着她的话,走到换衣间,拉开最底层的抽屉,拿出里面的相册,翻看之后,同样震惊,娟姨的确长的很像苏娟。

    这一次,他更有理由相信,这个陆晔瑾是真的‘图谋不轨’。

    搂着苏青青,薄子衿轻声宽慰:“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这是人(性xìng)贪恋的一面,爸爸因为没有跟妈妈在一起,所以才会喜欢长的像妈妈的娟姨,你也别纠结了,都说年轻夫妻老来伴,他该为自己以后做打算的,只要他开心,我们也会替他高兴的。”

    “你也是么,假如有一天,我不在了,你也会找个跟我相似的人在一起?”

    “我不会让你离开我,这种假设不成立。”

    “如果万一呢?”

    “那你呢,如果我不在了,你会怎么样?”

    “我会——”

    苏青青脑中一跟神经陡然一扯,她疼的立刻皱眉,薄子衿不在了,她也变成了活死人。

    怎么会,怎么会跟经历过这样的事(情qíng)一样。

    该死的,怎么会问到这个问题上了,薄子衿心中懊恼,连忙唤醒愣神的苏青青,将她一把抱住。

    “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这种假设你也不需要想,嗯?”

    苏青青反应过来的时候,整个人已经在薄子衿的怀里,深吸一口气,正准备问话,他唇瓣递上来,舌尖轻挑,轻而易举攻城虐地,吻得苏青青只剩下轻喘。

    温博渊自知这一次的事(情qíng)闹得太过分,他也没有再去找唐宁,知道薄子衿这样轻易放过他,肯定不是因为傅兮烟的关系,他想要放长线钓大鱼。

    可是就算他吧唐宁供出来又有什么意义,顶多是多死个人罢了,他不会放过唐宁,但自尊跟骄傲,不(允yǔn)许他利用薄子衿的手去教训唐宁。

    养了三天的伤,出院之后便回到海城。

    薄子衿第一时间得到消息,指尖轻点在烤漆的黑色办公桌面上,若有所思说着:“派人监视他的一举一动,若是有半点异动,立刻给我带回来。”

    “是的,总裁。”何瑾点头应下。

    转而放下手中的文件在薄子衿的面前,开口说道:“总裁,史密斯先生已经接过来了。”

    “好,安排好他,我们明天就在半岛国际酒店签约。”

    薄子衿拿起文件翻看着,回应他的话。

重要声明:小说《等你只为共春宵》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