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 喜欢南爵爸爸还是叔叔

    53喜欢南爵爸爸还是叔叔

    可以这样没有顾虑的陪孩子,苏青青已经感恩戴德,不知道傅南爵又准备谋算什么,这个婚她知道自己逃不掉。

    安安的病需要庞大的医疗费做后盾,暂时她还不能冒这个险。

    况且薄子衿还找来托马斯医生。

    她坐在病房里,陪两个孩子玩耍,安安有些累,已经睡下,外面的休息室,宁宁窝在妈妈的怀里看书。

    粉嫩的小脸颊稚气灵动,远看就像是一个瓷娃娃,别提多漂亮。

    “妈妈,你喜欢南爵爸爸多一点还是叔叔多一点?”银铃般的声音穿过病房的木门,传到刚刚走近的薄子衿的耳朵里,他的手顿时停在门把手上。

    静静等着那个女人的回答。

    “宁宁为什么这么问?”苏青青愣住,转而问一句。

    “叔叔虽然只来过一次,可是叔叔超级好,他把我从坏人的手里救出来,就一直抱着我,我好喜欢叔叔,他就像爸爸。”小家伙扑闪着大眼睛,声音不大却刚好闯到薄子衿的耳朵里。

    “那你有没有好好谢谢叔叔呢?”苏青青心中划过暖流,却失落,随即抬头笑着问女儿。

    “当然啦,所以我决定长大嫁给叔叔。”宁宁坚定的开口。

    苏青青哭笑不得,这丫头是打算要以(身shēn)相许么。

    见她不说话,宁宁又问:“妈妈,你喜欢南爵爸爸多一些还是叔叔多一些啊。”

    “南爵爸爸呢一直都很照顾我们,特别是哥哥的病,所以我们一家人都要感激他,至于叔叔……”

    苏青青想了想,认真的回答。

    说到对自己的评价,薄子衿(身shēn)子往前,想要听得更清楚,却发现苏青青放在桌上的手机突然响起来

    “喂,哪位?”她恬静的声音带着礼貌。

    听到电话那头的声音,她顿时变脸,连忙站起来,走到里面病房的卫生间,连声音也让变得犀利:“赵绍阳,你还敢打电话过来,你该庆幸我的孩子没有出事,否则我一定找你拼命,我跟谁纠缠在一起,你有什么资格管。”

    “我是没有资格管你的事(情qíng),只是苏青青,你别忘了,你乡下的(奶nǎi)(奶nǎi)可不知道你未婚先孕生下私生子,我好多年都没有见她了,你说这一次我刚好去乡下,要不要顺便去看看她。”

    他威胁的声音,哪里有半点温柔,仿佛昔(日rì)的恋人是他杀父仇人一样,只有憎恨。

    苏青青顿时变声,几乎是咬牙切齿:“赵绍阳,你卑鄙无耻。”

    “如果不想让她老人家八十岁的高龄还要为你的事((操cāo)cāo)心,你最好让薄子衿停止对赵氏的一切行动,否则后果自负。”赵绍阳说完直接关断电话。

    苏青青从里屋出来就看到薄子衿从门外走来。

    宁宁见到薄子衿立刻兴奋的上前:“叔叔!”

    馨长的(身shēn)影蹲下,将小(奶nǎi)包抱起来,眼神却落在苏青青的脸上。

    捏紧手机,神(情qíng)躲闪一下,开口:“你(身shēn)体还没有恢复,去休息吧,宁宁过来妈妈抱。”

    她恢复正常,上前准备抱回宁宁,可是小家伙却紧紧搂着薄子衿脖子,摇头:“不嘛,我想要跟叔叔在一起。”

    “没事,我抱她。”薄子衿抱着她坐到一旁的沙发上,深沉的目光猛然落在苏青青的脸上:“谁给你打电话?”

    她一阵慌张,神(情qíng)闪烁,没有说话,只听薄子衿抱着宁宁,看似漫不经心的开口:“你不说我自然能查的到。”

    “是赵绍阳。”苏青青连忙开口,却没有说什么事。

    “给你这个旧(情qíng)人打电话求救么,知道我要弄垮赵氏,求救无门将主意打到你的(身shēn)上!”薄子衿俊颜沉郁,看不出悲喜却能感受那股寒意。

    苏青青惊讶,没有想到薄子衿真的要弄垮赵氏,可是赵绍阳如果真的把她的事告诉(奶nǎi)(奶nǎi),乡下人的观念,怎么能接受未婚生子,再加上赵绍阳现在对她的态度,不知道会在里面怎么添油加醋,到时候刺激到(奶nǎi)(奶nǎi)心脏,后果……

    想到这里,她更是慌张,想都没有想,直接抓着薄子衿的胳膊,急切的哀求:“你放过赵氏吧,放过他们好不好。”

    她的担心看在薄子衿的眼里,却是为赵绍阳求(情qíng),脸,顿时沉到深潭的最底处。

    “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说让你放赵氏一马,这件事已经过去,我不想在追究,况且我跟薄总的关系还没有深到,让你随随便便就弄垮赵氏的地步。”苏青青打定主意,不想跟他纠缠,他跟白浅浅的婚礼已经被她搅黄,她的目的已经达到。

    况且那个女人的真面目已经露出来,薄子衿这样聪明的人,应该不会蠢到再跟她在一起,所以她也该‘功成(身shēn)退’。

    薄子衿目光温柔,对着宁宁浅笑,这么可(爱ài)的孩子,他不忍心让她看到自己的铁青的脸,对上苏青青的脸,依然是那样笑着,口气却变成鄙夷与轻嗤:“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我薄子衿要收拾谁仅凭高兴,跟任何人没有关系,想让我收手,可以啊。”

    苏青青眼前一亮,还没有反应过来,薄子衿的鼻息便凑到她的耳边:“跟傅南爵悔婚,否则,想都别想。”

    “你……”苏青青一震,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转而反应过来,同样冷笑:“这么想阻止我跟傅南爵的婚姻,难道不成薄总(爱ài)上我了。”

    “哪里有宠物没玩够,就扔掉的道理。”薄子衿脸上的温柔如沐(春chūn)风,可是说出来的话却像是寒冬腊月的冷风,刺骨,冰凉。

    宁宁吃着桌上的葡萄,听到薄子衿说宠物连忙问:“宠物,什么宠物,叔叔也养宠物吗?”

    薄子衿黑睨玩味的落在苏青青惨白的脸上,拍拍小家伙的头:“是啊,叔叔养的宠物猫,就像是野猫一样怎么也养不熟,供吃供喝供住就算了,小野猫还不领(情qíng),不高兴就挠你一爪子,我气的准备把她的爪子都剪掉呢。”

    “哦,这样啊,那叔叔下次来,把小猫(咪mī)带给我养吧,我最喜欢小猫(咪mī)了,我保证让她乖乖的,听我的话。”宁宁骄傲的仰着小脑袋,自信满满的说。

    薄子衿轻笑:“说的也是呢,别人的她不听,说不定就听宁宁的,宁宁这么可(爱ài),相信她肯定舍不得抓你,让你受到伤害。”

重要声明:小说《等你只为共春宵》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